《第五个孩子》试读:9

四个孩子被带到医院来看新弟弟。和海蕊同房的两个产妇已经下床,抱着孩子去康乐室。海蕊拒绝下床。她告诉医师和护士说她需要时间复原体内的瘀伤;她的语气有点挑战反抗、毫不在乎,漠视他们批评的神情。 大卫站在床尾,抱着小保罗。海蕊想念这个宝贝,这个出生后没多久母亲就和他疏离的小娃儿。她喜欢他的模样,柔软有趣的小脸、温柔的蓝眼睛像蓝色风信子,还有小小柔弱的四肢……海蕊的手顺着他的四肢抚摸,好像两手就能合握他的双脚。一个真正的小宝宝,一个真正的小娃儿…… 三个大孩子低头瞪视这个和他们不大相同的家庭新成员,海蕊认为他恐怕连本质都异常。或许是她看他的眼光还带着回忆———他在她子宫时的异于常人;也可能是他黄色结棍粗笨的 身躯。还有他形状奇特的脑袋,眉骨以上全部往后倾斜。 海蕊说:“我们要叫他班。” 大卫说:“是吗?”“是的,这名字适合他。” 路克站在小床的一边,海伦站在另一边,握住班的小手说:“哈,班。”“哈,班。”但是小宝宝并未看他们。 四岁的珍抓住班的脚,两手合握,却被他猛力踢开。 海蕊心想,天知道什么样的母亲会欢迎这样的小孩———异形怪物。她足足卧床休息一星期,直到她觉得可以面对即将来临的苦斗,才带着班回家。 那晚在主卧室里,她背后垫着枕头,坐在床上给班喂奶。大卫在旁观看。 班吸吮得实在用力,不到一分钟,便吸光一边的乳汁。根据前几天的经验,乳汁快干时,班便会用牙床死命磨咬乳头,海蕊必须用力拔开他的头,免得他开始咬人。这动作看起来好像海蕊无情地不让班吃奶,她听到大卫的呼吸变了。班愤怒咆哮,好像吸血虫般锁紧另一只乳头吸吮,力气大到海蕊以为她的乳房都要被班的喉咙吞没了。这一次,她没马上扯开班,他却用牙床大力磨咬乳头,痛到海蕊哭喊出声,扯开班的脑袋。 大卫说:“他的确不寻常。”给海蕊需要的支持。“是呀!他的确‘非’常人。”“但他没什么毛病,他只是……。” 海蕊尖酸引用医师的话:“正常、健康的好宝宝。” 大卫沉默了。他没法应付的正是海蕊这种愤怒与苦楚。 她将班举高。他扭动、挣扎、抵抗,用他的特有方式哭喊———听起来,倒像是怒吼或咆哮,脸庞因哭喊而由黄变白,不像一般孩子发脾气时会哭得满面通红。 当海蕊抱着班拍拍背让他吐气时,他好像想从她的手臂中站起来,想到不久前这股可怕蛮力还在她肚子里,全盘掌控她,她就觉得恐惧虚弱。好几个月来,他撕打着要跑出娘胎,现在又抗拒她的掌握,挣扎要独立。 海蕊把班放进摇篮(如释重负,因为她的手酸痛极了),他愤怒大吼,但是过一会儿,便安静躺着,没睡着,完全清醒,眼神专注,以海蕊非常熟悉的动作死命伸头踢脚、弹动身躯,班还在她肚子里时,就是用这个动作几乎撕裂她。

>第五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
作者: 莱辛, lessing, D.
isbn: 7305053732
书名: 第五个孩子
页数: 181
译者: 何颖怡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