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孩子》试读:10

她回到床上躺在大卫身旁,他伸出手让她躺在臂弯里,她觉得自己背叛了大卫,不值得信任,因为他可不会喜欢她此刻内心的真正想法。 没多久,海蕊就因为哺乳而筋疲力竭。班倒是长得颇快,满月时胖了两磅,他还是早产呢,如果换算成足月,他现在才一周大。她的乳房痛得要命,制造出前所未有的大量奶水,喂奶时间快到时,它们胀得像几乎要爆开的白球。班已经在怒吼,她开始喂他,不到两、三分钟,他便将奶水吸得一滴不剩。她觉得奶水好像喷泉般涌出流干。班现在有了新把戏,他会在吸奶时数次停顿,死命阖紧牙床磨咬乳头,让海蕊痛得哭喊。班的冷淡小眼珠看起来充满恶意。 她和朵拉丝说:“我要让他改喝牛奶。”朵拉丝以一种奇特眼神(也是大家近来的眼神)观察海蕊与班的哺乳战斗,安静、专注、着迷,近乎被催眠,带着一丝嫌恶,还有恐惧? 海蕊原本以为母亲会抗议说“他才五周大呢!”但是朵拉丝说:“你必须改喂他牛奶,否则你会生病。”稍晚,看到班又在怒吼、扭动、挣扎,朵拉丝说:“大家马上要来度暑假了。”她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口吻说话,仿佛讲给自己听,又仿佛害怕自己即将说出的话语。海蕊认得这种语气,这正是她近来说话的口吻。人们的脑海如果盘旋着不欲人知的思绪,说起话来就是这样。就在那一天,朵拉丝走进主卧房,看到海蕊正在给班哺乳,扯开班的脑袋时,乳头处一片青紫。朵拉丝说:“现在就给他换喝牛奶,我已经买了奶瓶和奶粉,正给奶瓶消毒。” 大卫也立即附和:“现在就给他断了母奶。”但是她前面四个孩子都吃好几个月的母奶,那时家里连奶瓶都没有。 当孩子们上床睡觉后,四个大人———大卫、海蕊、艾莉思、朵拉丝———齐坐厨房大桌,海蕊试着让班喝奶瓶。不到一下子,他就喝光了,身体不断弯曲弹直又弯曲,膝盖弯到肚子,又如弹簧般射开。他对着空奶瓶大声嚎哭。 朵拉丝说:“再给他喝一瓶。”起身泡奶。 艾莉思努力说些客气的场面话:“胃口真好。”却掩饰不住恐惧。班又喝完第二瓶,用两个拳头撑住奶瓶,几乎不用海蕊帮忙。海蕊说:“真是个小原始人。” 大卫不安地说:“别这样,可怜的小家伙。”“老天爷,大卫。”海蕊说:“‘可怜的海蕊’还差不多。”“好吧,好吧———只能说这次的基因有点特别。”“重点是———什么基因,”海蕊说:“他到底是什么?” 另外三人没说话,或者,以沉默表示他们不愿面对其中的暗示。“好吧,”海蕊说“就算他只是个好胃口的宝宝,这样大家都快乐了吧。” 朵拉丝抱起在海蕊怀中扭动反抗的班,海蕊颓然倒坐在椅上。当朵拉丝感到班的结实沉重与毫不妥协,脸色变了,连忙调整姿势,以免被班活塞般弹动的双脚踢到身体。

>第五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
作者: 莱辛, lessing, D.
isbn: 7305053732
书名: 第五个孩子
页数: 181
译者: 何颖怡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