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孩子》试读:11

没多久,班的食量就是同阶段孩子的两倍,一天喝十瓶以上的牛奶。他喝牛奶腹泻,海蕊带他去看布莱特医师。 他说:“喝母乳的孩子不会拉肚子。”“我没喂他喝母奶。”“这不像你的作风,他才多大?” “两个月。”海蕊说,拉开衣领,让布莱特医师看她的乳房,好像呼应班永不餍足的需要,它们仍在汩汩泌奶。乳头一片瘀青。 布莱特医师沉默看着可怜的乳房,海蕊也望着他———这张高尚、关切的医师脸孔终于面对了他能力不及的麻烦。 他让步道:“顽皮的孩子。”海蕊不可思议地大笑。 布莱特医师脸红了,与她短暂眼神接触,认同了她的谴责,随即转开眼睛。 海蕊说:“我只要你开点治疗腹泻的药。”她瞪着布莱特医师,强迫他看她,然后故意说:“毕竟,我可不想杀死这个顽劣的蛮小子。”布莱特医师叹口气,拿下眼镜,慢慢擦拭镜片。他皱眉,但不是对海蕊不敢苟同。他说:“做母亲的讨厌孩子,不算不正常,我看多了。不幸得很。” 海蕊没说话,但知道自己面露不悦的笑容。“我检查他一下。” 海蕊将班从婴儿车抱出来,放在诊疗床上。班马上翻身趴下来,试图挺直四肢起身。他还真的撑了一会儿才倒下。 海蕊瞪住布莱特医师,但他转身到桌上写处方笺。 他说:“班显然没什么毛病。”语气困惑嫌恶,这是人们谈到班时常有的口吻。 海蕊追问:“你可曾看过两个月大的孩子就能这样?”“我必须承认没有。唔,让我知道以后的发展。” 消息迅速传开,两家的亲友都知道海蕊顺利产下一子,一切安好(意指海蕊还好)。许多人写信或打电话致意,期盼暑假的聚首。他们说:“我们急着要看看小宝宝。”有的说:“小保罗还是一样可人吗?”暑假到时,他们带着酒与夏日蔬果,从全国各地赶来,和艾莉思与朵拉丝一起做渍水果、果酱与酸辣酱。大群小孩在花园玩耍或到林子里野餐。有趣的小保罗人见人爱,成日被抱在膝上,到处都听得到他的笑声,这才是他的本性,可惜被班与班的需索无度给掩盖了。 因为屋子客满,大一点的孩子被赶到同一间。班已经从摇篮换到有栏杆的小木床,他成日抓着栏杆试图站起身、跌倒、翻身,又奋力抓住栏杆起身。这张小床放在大孩子的房间,希望他和兄姐们一起,会学着合群友善。结果不成功。他完全忽视他们、不理会他们的接触,他的哭声(应该说怒吼声)常惹得路克对他气愤大喊:“闭嘴!”———随即因为自己对弟弟太不友善而哭了出来。海伦的年纪懂得疼小宝宝,试着抱班,但是他太强壮了。 所以这些大孩子只好全被赶到阁楼,在那儿,爱怎么闹都成,班则搬回自己的房间———婴儿房,在那儿使蛮力起身又摔倒,屋里人人都听到他的咆哮、大声吸气与怒吼。

>第五个孩子

第五个孩子
作者: 莱辛, lessing, D.
isbn: 7305053732
书名: 第五个孩子
页数: 181
译者: 何颖怡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