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血与圣杯》试读:清洁

事实上,雷恩堡地区的历史自始至终都侵染着清洁派教徒的鲜血。 研究是从我们相对熟悉的清洁教派或者说阿尔比教派及所引发的13世纪十字军东征开始的。我们已经意识到,清洁教派与围绕着索尼埃和雷恩堡的谜题不无联系。首先,在中世纪时,雷恩堡及其附近地区有为数众多的异教徒,该地区在“阿尔比圣战”中可谓饱受蹂躏。事实上,雷恩堡地区的历史自始至终都浸染着清洁派教徒的鲜血。甚至时至今日,他们的鲜血与磨难的遗迹依然可以被感受得到。现在,由于再也没有了宗教裁判所的压迫,许多当地的农民公开声称同情清洁教派,阿尔克甚至还有一个清洁派教堂和一位所谓的“清洁派教皇”,这位“教皇”于1978年去世。 我们知道索尼埃对其家乡雷恩堡的历史和民俗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因此他肯定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大量的清洁教派思想和传统。索尼埃不可能不知道雷恩堡在12-13世纪乃是一个重镇,而且是清洁教派的大本营之一。同样,索尼埃也肯定熟悉许多与清洁教派相关的传奇故事。他一定了解很多关于奇妙的圣杯的传言。而如果理查德·瓦格纳真的为了寻找与圣杯相关的物品而造访过雷恩堡的话,索尼埃也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此外,1890年,一位名叫朱尔·杜瓦内尔的人成为了卡尔卡松的图书管理员,并建立了一座新清洁教派的教堂。1杜瓦内尔撰写了大量关于清洁教派思想的著作,并于1896年成为当地一个名为卡尔卡松艺术科学协会文化组织的重要人物,颇有威望。1898年,杜瓦内尔当选为该协会的干事。这个学会的成员有很多是索尼埃的同事,索尼埃最好的朋友———亨利·布代神父便是其中一员。而埃玛·卡尔夫又是杜瓦内尔私交圈子中的一员,所以索尼埃与杜瓦内尔很有可能是相识的。 还有一个更为有力、更为刺激的理由使我们将清洁教派与“雷恩堡之谜”联系起来。在索尼埃找到的一卷羊皮纸文件中,文本中零星散布着几个,确切地说是八个字体稍小的字母。这显然是为了刻意地与其他的字母区别开来。其中三个字母朝向羊皮纸顶部,而另外五个则朝向羊皮纸底部。按顺序读,这八个字母组成了两个单词———“世界主宰(REX MUNDI)”。这不折不扣地是一个清洁教派的术语,任何对清洁教派思想有所了解的人都能一眼看出。 基于这些原因,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从清洁教派入手进行研究。由此,我们开始深入研究清洁教派,详细地研究他们的信仰、传统、历史及背景。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揭示了谜题新的方面,提出了不少我们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圣血与圣杯

圣血与圣杯
作者: (英)亨利·林肯, (新)迈克尔·贝金特, (美)理查德·利
isbn: 7501230153
书名: 圣血与圣杯
页数: 408
译者: 李永成
定价: 39.80元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