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奥纪实-亲历中国重返奥运及两次申奥》试读:恢复我国在国际大学生体联的席位

    早在1959年时,我国就派队参加了在意大利的国际大学生比赛。但由于当时意大利仍与台湾当局保持着所谓“外交关系”,意方不允许在赛场升五星红旗,由此而引起许多国家同情我国,纷纷降下本国国旗,以表示对我国的支持,造成了赛场上竖立着许多光头旗杆的奇特局面。此后,我国不再派队参加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的活动。    1973年4月,来华访问的国际大学生体联副主席、南通社总编辑奥里奇先生明确提出,希望中国加入国际大学生体联。    1974年年初,阿尔及利亚青体部副司长、国际大学生体联执委塞尔卡先生再次向我国体总提出希望我国提出入会申请。同年国际大学生体联主席内比奥罗先生在与我国体总领导谈话中,也提出希望我国加入国际大学生体联。但由于当时江青“四人帮”正忙于在国家体委打击、排挤王猛同志,抢班夺权,所以虽然我们把尽早提出申请的请示报上去了,但当时的领导仍然坚持“暂不接触,待大多数会员都欢迎我们时再表示”的做法。    直到1975年初,国际大学生体联秘书长比诺(法国人)告知,台湾当局已正式提出申请,要以中国名义入会。他个人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不能代表中国。他已把台方申请压住,希望我方尽早提出申请,这时才惊动了体委领导。在宋中同志的力促下,3月28日,我们上报了“关于参加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的请示”。4月12日,宋中同志以中华全国体总秘书长的名义致函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主席内比奥罗先生,表示中国大学生体协是中华全国体总承认的在全中国管理大学生体育活动的唯一合法组织,全国体总支持它加入国际大学生体联。同一天,由中国大学生体协主席史道同志签署并向国际大学生体联发出了入会申请。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台湾方面从他们在意大利的代表机构了解内情后,随即向国际大学生体联执委会展开了猛烈的抨击。我们在分析了国际大学生体联17名执委的情况后,也及时发函电做了重点人物的工作。    6月20—22日国际大学生体联华沙执委会会议顺利通过了我方的入会申请。执委会决定提交9月份的代表大会讨论,并向我方发出正式邀请,希望我方派代表参加9月份在罗马召开的国际大学生体联代表大会。    1975年9月9日,我作为国际大学生体联外事主管和翻译陪王亦洲同志前往罗马出席国际大学生体联代表大会。10日抵达罗马后,我们就马不停蹄地拜会了国际大学生体联主席内比奥罗、秘书长比诺、首席执委海尔米达(西班牙人)以及几位副主席和塞卡尔(阿尔及利亚人)、冈巴纳(比利时人,后为大体联秘书长)等执委。在代表大会期间,我们与许多国家的代表进行了交流,获得了十分积极、有利的信息,并争取到了最广泛的支持,特别是国际大学生体联领导层的支持。    1975年9月16日上午,代表大会对中国的入会申请进行讨论,请我们俩临时退席。后来我们听说,内比奥罗主席和秘书长比诺先生在大会上作了倾向性十分明显的说明。他们向会议解释说“请各位代表注意,不仅是中国需要大学生体联,我们更需要一个八亿人口的大国”。来自伊朗、罗马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的国际大学生体联代表都作了很有说服力的发言。    代表大会在内比奥罗主席的引导下进行了罕见的公开表决,以42票赞成、1票弃权、无反对票通过我国大学生体协入会。当我们被邀重新进入会场时,会场全体代表起立对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王亦洲同志随即向主席、执委和全体代表表示了感谢,并表示中国将积极参加国际大学生体联活动。    会后,内比奥罗主席对我们说:“在代表大会上接纳新会员,这是第一次采取公开表决的方式。以往只要有一个代表要求秘密投票,就不能公开表决。这次没有反对票也是空前的,说明你们无论如何也该入会了。”    这次会议给我们一个启迪,即在国际体育组织的重要大会上,由于代表间的地区分布、语言障碍和其他因素,会议主席和高层核心的导向十分重要,做好执委会领导层的工作是解决我国席位问题的关键。

>申奥纪实-亲历中国重返奥运及两次申奥

申奥纪实-亲历中国重返奥运及两次申奥
作者: 张清
isbn: 7500469349
书名: 申奥纪实-亲历中国重返奥运及两次申奥
页数: 282
定价: 28.00元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