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者无心·海内篇Ⅰ》试读:序章

    〈一〉    “要去龙虎山?!”    金翻译有些莫名其妙。他是鹰潭唯一的意大利语翻译,今天被分派一个任务,说有位意大利朋友想去附近的龙虎山观光,由他负责接待。他道:“为什么要看这些四旧?以前的外宾不都是招待他们参观红旗大队,看看社会主义新农村吗?”    缪司长叹了口气,道:“这是这位意大利朋友自己提出来的,不知道他们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他是意大利一个望族的人,对中国人民很友好,这次也是作为水利专家来的,上面发下过话,要尽量满足他的要求。这样吧,我派部车给你,一路上你给他联系。”他想了想又道:“对了,伙食费尽量控制在每顿两元以内。四菜一汤,两荤两素。现在鱼虾便宜,多吃点,也足够了啊。”    金翻译叹了口气。作为任务,他是没有反驳的余地的。如果是以前,听说龙虎山倒也不错,道观建得巍峨壮观,可自从停课闹革命以后,那儿作为封建迷信的大本营,也不知被红卫兵冲击过几次了,恐怕也看不到什么了。他道:“那,缪司长,什么时候走?”    “马上就走。”缪司长走到窗前,“看到没有,那辆坐了个黄头发外国人的吉普车就是了。”    〈二〉    这是两个小时前的事了。金翻译走在龙虎山镇的街上,默默地想着。街道是用长长的青条石砌成的,总有个几百年历史,但大多完好,还很平整。可是这么个灰蒙蒙的镇子,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路边的围墙上,红漆刷上了一些诸如“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或者“走资派还在走”之类的标语,几个穿了蓝布衣服的老头子则坐在门口边晒太阳边下棋。他们一进镇子,镇上的小孩见有外国人来了,登时拥过来围观,这些老头子倒是见怪不怪,只是瞟了一眼便又下自己的棋去了。    到处都一样。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鸡屎臭,还不算太难闻。虽然听惯了“我们的朋友遍天下”这样的光辉教导,但金翻译还是有些恼怒。这些外国人,一个个不知道为什么都喜欢自讨苦吃。红旗大队是专门为外面参观的人预备的,户户通自来水,家家有电灯,可以充分显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气象,可这意大利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难道就为了看看这么一个破败的小镇子吗?这种样子只能给社会主义抹黑。他看了一眼身边这个正在兴致勃勃拍照的名叫克朗索尼的意大利人,心里升起一团疑云。    他真是一个友好人士吗?说不定,是苏修派来的特务,专门来抹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吧。    “金,请问那是什么地方?可以进去吗?”    克朗索尼的问话打断了金翻译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头,顺着克朗索尼的手看去。前面在一片黑瓦白墙的民居当中,挑出一角飞檐,显然那儿有座古建筑。只是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道:“我去问问。”    他看了看旁边,两个老头子在下棋,另一个正背着手看着。这老头子倒是颇有观棋不语的古风,站着一声不吭。    “老同志,那儿是什么地方?”    金翻译指了指那一角飞檐。那个看棋的老头子抬起头来,道:“那儿啊,是大队仓库。”    “可以进去吗?”    那个老头子笑了:“这两天正在交公粮,门都开着,随便进。不过也没什么好看的,一九六八年有红卫兵来,里面砸了个稀巴烂。”    “以前是干什么用的?”    “以前啊,”那老头沉吟了一下,“以前那是天师府的伏魔殿。我还记得小时候看过,嗬,气派!”    一个下棋的老头子忽然抬起头,拿一个吃掉了的炮敲了敲桌子,抬起头道:“阿狗伯伯,你这张嘴也吃苦不记苦吗?还要多嘴。”    听到这话,那个看棋的老头子一下不说了。也许,以前他是因为说过伏魔殿如何气派,吃过点苦头吧。金翻译点点头,回到克朗索尼身边,道:“克朗索尼先生,那地方原先是一个宗教场所,现在是个仓库。”    “宗教场所?是不是‘伏——魔——之——殿’?”    这后四个字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而且居然是中国话,虽然并不标准。金翻译吃了一惊,道:“克朗索尼先生,你听说过?”    “当然,”克朗索尼搓搓手,已掩饰不住兴奋。“怪不得一模一样。金,我们去看看。”    他说完,把照相机往肩上一挂,已大步向前走去。金翻译比他要矮一个头,克朗索尼步子大,他得小跑着才能跟上。还好那个仓库不算远,拐过几个弯就到了。    远远看去,还看不出规模来,走近了才发现原来那座伏魔殿的大门着实不小。这时候大门洞开,不时有人挑着担进来,担着的都是谷子,那大殿上的确空空荡荡,靠门口放了一台磅秤,一个耳朵上夹了根烟的中年人正在过磅,另一个戴眼镜的人则秉了支毛笔在记账,多半是个会计。看见克朗索尼和金翻译进来,里面的人都有些吃惊,几个乡民看着克朗索尼的满头金发,连谷子都忘了下肩。克朗索尼却不管别人拿他当猴子一样看,急匆匆地到处看着,摸摸大殿的柱子,又对着墙上一些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可辨认的壁画看着,还不时拍几张照片。    “喂,你们是什么人?”    好半天,那个正在过磅的中年人才问道。克朗索尼和金翻译来得太突然,他一时摸不着头脑。金翻译连忙走过去,道:“那位是意大利朋友,国际友人,他想看看这儿,你们忙你们的吧。”    “国际友人?”中年人琢磨着这个词,忽然露出笑意:“是不是和白求恩一样?”    “对,对,就和白求恩一样。”金翻译松了口气。还好这个人老三篇读得熟,倒省了不少口舌。    中年人点点头道:“看吧看吧,反正也没东西。”他看了一眼克朗索尼,又小声道:“意大利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加拿大?”    “差不多,隔着几里地。”    “明白了。就跟这儿和北京似的。嘿嘿,我常听收音机的,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嘛。”中年人又点点头,忽道:“他在做什么呢?”    金翻译扭过头,却见克朗索尼正一瘸一拐地走着,但显然不是因为脚扭伤了,他脸上一脸的正经,每一个步子都踩得很小心,倒像一种样子不好看的舞蹈。金翻译也愣住了,嚅嚅道:“大概,是在跳舞吧。”    “是禹步。”    那个记账的眼镜忽然说了一句。金翻译一怔,中年人倒是恍然大悟,道:“对了,三眼子,我小时候见过你师父做法事,他也这样走过。”     这个三眼子想必是个还俗的道士吧。现在红卫兵闹得不凶了,金翻译还记得,前些年大破四旧时,那些和尚道士全被红卫兵勒令还俗。他越发惊奇,心中的疑虑也更深了。    这个克朗索尼到底是什么人?    在仓库里走了一圈,克朗索尼似是意犹未尽,在大门口拍了好几张照。这副架势,总让金翻译想起以前在电影里看到过的美国特务。如果不是知道这儿不是什么人防工程要地,也没有兵工厂,他恐怕马上就要去汇报了。    克朗索尼似乎对这儿很熟,难道以前来过?可是他年纪不过三十多岁,不算太大,如果他曾来过龙虎山,又该是什么时候?    “金,山上,是不是有一个叫‘烟——发——官’的地方?”    金翻译道:“什么?”他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来时看过一点资料,似乎也没有这个地名。    “‘烟——发——官’。”克朗索尼见金翻译听不懂,也有些着急,伸手比画着。    “‘烟发官’?我也不知道。”金翻译摇了摇头,实在不明白克朗索尼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个名字闻所未闻,也不知道这意大利人哪里听来的。他回到仓库里,问那中年人:“同志,你听说过‘烟发官’这么个地方吗?”    那中年人还没回答,边上的会计忽然大声道:“同志,这位外国朋友是不是说的演法观?”    这几个字克朗索尼也听懂了,他兴奋起来,叫道:“对,对,烟——发——官!”    中年人抬起头来,道:“有个演法观吗?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天师庙。”那会计抓了抓头皮,“这名字知道的人很少的,我也是以前听师父说过一次。”    “天师庙啊,那我知道。”他走出门外,指着上山的路道:“从这儿上山走一段就看见了。不过现在已经塌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东西。”    〈三〉    演法观果然已经颓圮不堪,屋顶几乎整个塌了下来。站在门外,金翻译皱了皱眉,道:“克朗索尼先生,不要进去吧,很危险。”    克朗索尼却似不曾听到,呼吸也有些急促。他忽然掸了掸本来就非常干净的西装衣袖,向前走了一步,伸手做了个手势。金翻译这倒看懂了,知道这是道士常做的稽手。他大吃一惊,心道:“他怎么会这个?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其实克朗索尼的稽手很不标准,只不过约略有点意思而已,金翻译自然看不出其间的细微来。克朗索尼每走一步都做个稽手,又在里面拍了几张照。只是照片实在没什么可拍的,尽是些残垣断壁,地上倒有一些泥块,尚有些彩色,大概是当初的神像,后来被推倒砸碎后剩下的。    金翻译在门口看着克朗索尼,心头疑云越来越重。克朗索尼这人身上实在有着太多的疑点,但他也不敢多说。一会儿,克朗索尼走了出来,道:“金,我们回去吧。”    他脸上有些黯然。金翻译也不好多说,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走。”    下得山来,坐上那辆吉普车,上了回鹰潭的路。路上克朗索尼一言不发,若有所思。金翻译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今天这趟莫名其妙的差事。    “金,为什么那儿都没有了?”克朗索尼忽然问道。    金翻译一时没回过神来,道:“什么?”    “为什么,那个伏魔之殿改成了仓库,演法观破成这样也不修?”    金翻译笑了笑:“这些都是四旧,应该破掉的。”    “为什么要破掉?这些都是祖先留下来的。”    “不破不立。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这些都是封建统治者用来麻痹人民的精神鸦片,当然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金翻译暗暗舒了口气。他知道外国朋友们纵然对中国很友好,但对破四旧这一伟大运动却几乎一致地不理解。用领袖的光辉语录来回答,那是滴水不漏,冠冕堂皇。    “唉。”克朗索尼长长叹了口气。也许这种回答听得多了,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金翻译看看天色,已日近黄昏,得快一点。可是路上不时有归耕的农夫赶着牛回来,想赶得快也不成。他正有些着急,却听得克朗索尼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是一句意大利方言吧,他也听不懂。金翻译没往心里去,笑道:“克朗索尼先生,有句话想问问您,请问可以吗?”    “是什么?”    “请问克朗索尼先生,您为什么要到这儿来看看?”    克朗索尼又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龙虎山镇的影子,道:“这是我家的祖籍。我这一族最早,就是个中国人。”    “什么!”金翻译这一惊,差点把车也开到田里去。他刹住了车,扭过头道:“克朗索尼先生,您是位华侨?”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说得不对。克朗索尼哪有半分华侨的样子,金发碧眼,他就算想冒充华侨,一百个人里肯定一百个不信。他道:“您真确认您是中国人的后代?”    “是啊。”克朗索尼道,“很久了。大概还是十四世纪时的事了。”    金翻译险些要喷出来。十四世纪!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后半叶了,居然是六百年前的事!他笑了笑,道:“您倒还记得。”    “是啊,”克朗索尼点了点头,“我们这一支是美第奇一族中比较特殊的,第一代受教宗封为‘没有心脏的骑士’,他就是个中国人。”    美第奇是佛罗伦萨的第一望族,从中世纪开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人出任佛罗伦萨的执政官。这些金翻译虽然不清楚,但也知道克朗索尼这一家子在意大利名望很高,现在还有很多大富翁,所以是很有用的国际友人。而这个“没有心脏的骑士”,却让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内参电影来了。那部叫《堂·吉诃德》的电影里,那个堂·吉诃德自称“哭丧着脸的骑士”,与克朗索尼说的“没有心脏的骑士”倒是一对。只是中国话里,“没心没肺”可不是一句好话。那个没有心脏的骑士,金翻译八成不信他是中国人。    可能因为年代久远,以讹传讹吧。    他笑了笑,道:“是吗?那可真的很久远了。”    克朗索尼显然发现金翻译并不相信,他脸涨得有些红,道:“金,这是真的,我们代代相传。‘没有心脏的骑士’生前在好几个国家都有名望,他的墓直到现在仍然在,上面还刻着我们这一支的家训。听人说,只要一到中国,一说这句家训,人人都听得懂的。”    “是吗,能说来听听吗?”金翻译倒有了几分好奇心。    “我刚才就说过了,你大概没听清。”克朗索尼清了清嗓子,用相当不标准,但尚可听清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道者无心·海内篇Ⅰ

道者无心·海内篇Ⅰ
作者: 燕垒生
isbn: 7229002117
页数: 218
定价: 12.80元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01
书名: 道者无心·海内篇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