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遥(上.下册)》试读:楔子:花田错

烟水遥 楔子:花田错 青峦环谷。 明朗的天际之间,数只流莺翩然而过。 山坞中央唯见一大片绚烂的白色花海。风来,便是袅袅幽香。 一条丈余宽的溪流分开花田旖旎而过,在阳光下熠熠生光。 溪寒嶂翠之境。 洁白桔梗的花海。 宁和知足的生活。 这三年来,从未变过。 施烟络于花田之中仰面望天,以手掩去些许刺目的日光,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柔和的弧度。 三年前,当她落入这个陌生的时空,为瘴气所侵之际,是容若师父救了她。 自此之后,幽居深谷的日子平静却和暖。 人生不过如此——有活干,有饭吃,晒晒太阳。 她也没有大志向,所以就这样吧。 山脚下的古木林中,却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烟络一惊,侧头看去,有些错愕地打量着分开灌木缓缓走出的男人和马。 那是一匹体态俊美、通体火红的马,在宽阔的额头上有一点雪白的印记。 不过,她很老实地承认,她第一眼看见的其实只有那个穿着白袍的男人。 突兀出现的男人。 很久之后,才注意到那匹喷着热气的大红马。 而且当时,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目光肆无忌惮。 雪白的锦袍服帖地穿在颀长的身形之上,下摆沾染了些许尘埃。 应该是有些狼狈的罢。 而这个男子,却生了一张极其清俊恬淡的脸。唇色极淡,微微扬起的唇边,也一直挂着如唇色一般浅淡的微笑,甚至连眸子的颜色也是浅淡的棕色,只是瞳彩浓重。 显而易见,这是个英俊而深藏不露的男人。 他怎么会糊里糊涂地出现在山谷中? 烟络在走神,他却微微欠身,彬彬有礼地对她说道:“在下只是路过。取了水,自当离去。”说罢,牵过马走到溪边。 烟络侧头瞧着他俯身蹲下,右脚却是闪了闪,险些站不稳,又见他低头看着右脚渗出的血渍,剑眉微蹙。而她在一边好没良心地偷笑。 他取了水,又低头看了伤处片刻,右脚的伤口显然已经发黑。 烟络瘪了瘪嘴,看来他并不知道谷里瘴气向来是如何了得。 而他见着伤口,却只是怔了怔,嘴角仍旧挂着一丝不以为然的笑意,转身取过马背上的水袋,修长的双手接着浸入幽冷的溪水中,缓缓将袋内灌满水,以手支膝,吃力地站了起来。 他的马还在喝水。 山谷中凉风习习,于是,那一身白衣就在风中轻轻飞舞,有清爽的男子气息隐隐传来。 而她,却无法自己地又多看了他两眼。 他像是终于察觉到她的目光,蓦地转过身来与她对视。 烟络脸一红,迅速背过身去,不再理他。 年轻的男子嘴角轻轻一挑,棕色的双瞳里刹时泛起精锐却难得柔和的复杂光华,追随着她小小的背影,轻轻说道:“多谢姑娘。” 谢什么谢?烟络又瘪了瘪嘴,她又没答应为他做什么? 虽是夏季,山谷中却有一丝难得的清凉。 他对她微微一笑,然后随便拣了个方向,带着赤炼慢慢离去。 烟络瞧着他的背影,沉吟片刻,含混地咒骂了一句,快步追上了他。 一双素手攀上了缰绳。 他低眉,便瞧见一张女子白净的脸庞。 只见她装做不怀好意地嘿嘿笑了两声,迅速低下头去,用奇怪的手法在辔头上利索地打了几个结,一串白色的小花便挂上了马头。风一起,便闻到她身上淡爽的草药香气。烟络忙完就背上竹筐,往后小跑了几步退开,远远地站着。 他看不清她的脸,却清晰地看见她手指的方向。 一阵凉风拂过,空气中传来异样的淡雅香气。 他于恍惚之间有片刻的失落心境,思绪却渐渐恢复了以往的清晰。赤炼一声长啸催他上马,一纵身轻巧地翻上马背,离去前,他于马上回顾,刹那间,心头涌上一丝莫名的怅然。 不明就里,他犹豫片刻,双脚稍一带力,赤炼便朝着她指的方向奔去。 后来。 每一次记起,总不免更深地感伤。 如果,他和她,没有遇见,或者,他不是那样离开—— 结局,会不会就不是这样?

>烟水遥(上.下册)

烟水遥(上.下册)
作者: 唐韫
副标题: 知与谁同
isbn: 7536056109
书名: 烟水遥(上.下册)
页数: 440
定价: 36.00元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版年: 2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