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水遥(上.下册)》试读:一点相思千万绪

第二十一章 一点相思千万绪 她弯起眼角,自己踮起脚尖,伸手攀上他的脖子——应该要投入一点,不是吗? 七日后。 睿王府疏桐院。 已是四月底,天气微微热了起来。艳阳高照,暖风徐徐。柳已成荫,白水依旧。 不知不觉在睿王府呆了将近一个月。烟络抬头看了看晴空万里的湛蓝天空,深深吸了一大口气,轻轻叩响了门扉。 门“咯吱”一下打开,露出一张温和的脸,“施姑娘?有事?” 烟络点头,“王爷府上太无聊了。” 李希沂微微一笑,道:“姑娘要去哪里,本王不是也管不了你?” “那怎会一样?”烟络不满地撅起了嘴,“什么时候,王爷回了皇上的旨意,准烟络回御史府,我就谢天谢地了。” 偷偷瞄他一眼,他波澜不兴地答道:“此事可容日后商量?”她已经是第十二次提起要回去的事情,并且死活不信他办不到,只是他不愿去开这个口而已。 好吧。烟络无奈地咬牙,“那王爷给烟络搭个棚子吧,要遮阴温暖潮湿的那一种。” 李希沂好笑地看着她,“姑娘要棚子何用?” “养东西。”她瞥他一眼,答得简洁。 “姑娘在王府养东西?”李希沂仍然微笑着问,“本王可否得知姑娘养的是何物?” 这个男人真的很罗索耶。她有些不耐烦,苏洵从来不会小心翼翼地问她这么多。 “王爷如果觉得麻烦,烟络就另择良地好了。”她风风火火地转身要走。 身后一片安静。 李希沂苦笑,他当然明白她所谓的良地是哪里。 御史府清欢楼。 一袭白衣的清冷男子立在庭院里,衣袂飘飘。 “苏洵——”女子悄悄扑了上去,一把死死抱住他,“猜猜我是谁?” 苏洵好脾气地听她把问了无数次的话讲完,然后任她上下其手,笑答:“烟络。” 烟络从他身上自己掉下来,佯怒道:“你不觉得老是这样出场,很是无聊吗?” 苏洵笑得宠溺,轻轻揉着她的黑发,柔声道:“我以为你喜欢。” “拜托。”烟络双手改为环上他的腰际,赖在温暖结实的胸前不走“你还真是死脑筋。上次的案子最后结果如何?”她赖在他怀里,仰头问道。 苏洵脸色微寒,仍旧努力笑道:“六王爷无罪,老鸨流放,入室抢劫杀人的男子已经收进大牢,秋后问斩。” “那人该死吗?”她忽然认真地问。 苏洵不语,缓缓点了点头。 烟络复又开心地腻上他的身子,笑道:“好喜欢你。不管苏洵变成什么样子,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喜欢你,心疼你!” 苏洵微微一怔,温柔地拥她入怀,轻声问道:“你不觉得堂堂御史台、邢部以及大理寺,费了这许多时日和人力三司推事,就这样结了案,实在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而我,也做不了什么?” 烟络闷在他怀里没有丝毫不快,迅速回答:“你就是想的太多。有老皇帝从中作梗,你能查到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苏洵,做人不要太苛刻自己。你在其中,既不为权,又不为利,何必把自己弄得这样辛苦?” 苏洵缓缓将下巴抵上她的黑发,手上加了些力道拥紧怀里的女子,良久不语。 “啊。”烟络陶醉半晌,蓦地推开他,“差点忘了。” “什么重要的事?”苏洵好脾气地看着一惊一咋的她。 烟络不好意思地笑笑,“你可不可以在御史府里给我搭个棚子,要遮阴温暖潮湿的那一种?” 苏洵温柔地点点头。 烟络虽然料到她的男人一定会是这种反应,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就不问我是拿它来做什么的?” 苏洵柔和地看定她,笑答:“烟络准备拿它来做什么?” “你,”烟络好笑地叹气,“你还真是听话。” 苏洵伸出手去,轻盈地搂过她不盈一握的腰际,“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罢。这些日子在睿王府苦了你。” 烟络满心感动,又腻了上去,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话来。是谁说过,在恋爱人格养成期,有幸遇见了这样宽厚包容的男子,会让女人其后的一生都能够在爱情中健康成长。不知道她现在算不算呐?嘻嘻。 “那,”她对着他笑得好不灿烂,“我还要面饼,柑桔,甜瓜,玉米汤,肉汤,蘑菇……” 苏洵耐心地听她絮絮叨叨地念完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好脾气地点了点头。 “你都记得?”烟络不信。 苏洵微微一笑,“面饼,柑桔,甜瓜,玉米汤,肉汤,蘑菇……蘑菇你后面又重复念了一次,加起来一共是两次。”他毫不留情地指出她的罗嗦。 烟络讪笑道:“苏大人果然厉害。不过,不要纠正我,好不好?” “好。”那个男人又帅又乖地点头答应。 烟络双眼一眯,趴上他的胸膛一阵敲敲打打,问道:“还痛不痛?” “不痛。已经好了很久了。”苏洵趁她又来劲之前,轻轻拉下她不听话的小手。 烟络瘪瘪嘴,“小气。人家又没有故意占你便宜。” “你还没有?”苏洵一脸揶揄。 烟络脖子一拧,复又不甘心转了回来,“我忘了问你,六王爷的事情算是结束了,皇上也不要求彻查真凶,可是,你自己的事情呢?” 苏洵脸色温和,佯装不知地问道:“何事?” 烟络一跺脚,咬牙道:“就是你在两仪殿上遇刺的事情啊,你不查了?” 苏洵笑着按住她乱动的身子,“我本来就无所谓。”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烟络有些生气,“你无所谓,可是我有所谓,好不好?” “不查也好,免得……”苏洵突然噤声。 “免得什么?”烟络一脸迷惑,随即逼问道,“你又知道是谁,对不对?” 苏洵静静看她,沉默不语。 烟络急道:“自始至终,你什么都知道得很清楚,对不对?当日八亲王府中是谁下的毒,红袖是为何被杀、为谁所杀,六王爷又是被谁嫁祸,两仪殿上敢那样明目张胆行刺你的刺客又是受谁支使,你都知道,对不对?” 苏洵温柔地笑了起来,幽黑清澈的双眸专注地直视着正在气恼不已的女子,话音低柔,“烟络,我知道的,皇上未必不知道,皇子们也未必不知道。正如你所说,我在其中,既不为权,又不为利,何必把自己弄得这样辛苦?自始至终,苏洵不过冷眼看帝位之争,而不是身陷其中的那一个。” 烟络平静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这种时候,偏偏你就这样想得开。” 苏洵笑意柔和,不置可否。 “我明天会再来。”她变脸似的,忽然笑着抬起头来,“记得准备好那些我要的东西。” 苏洵略有犹豫,答道:“睿王爷那里……” “不要管他啦。”烟络摆摆手,“我觉得他那么聪明的人一定会想得开。毕竟爱一个人,又不是找罪受的。” 苏洵浅浅地笑,动了动嘴角,却没有说话。 她也许还不太明白男人的执着,究竟会到何种地步…… 次日清晨。 睿王府疏桐院。 烟络推门出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哈呼”一声,满足地吸了一大口晨间清新的空气,拎着雪白的裙子,在院子里轻轻跳了一圈。蓦地发现自己厢房外的角落里多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她迟疑片刻,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那是一个完全避光的角落,立着不知何时搭建而成的一个木棚,约莫有一人高。烟络撩开门帘,探了头进去窥探,里面又黑又暗,水汽很重,有点潮热。烟络直起身子,放下帘子,暗忖道,他还是给她做了一个遮阴温暖潮湿的棚子啊?她环顾左右,缓缓走开。 她已经有了一个了,就在御史府,那是她天天偷溜的借口啊,偏偏这个男人好死不死地又给她做了一个。算了,思量着日后的工程会很复杂且毫无定数,她决定两边一起养。养什么?她一手掩口,偷偷地笑,苏洵见了会不会一脸厌恶啊? “清风。”她在清晨静谧的院子高声叫道。 那个蓝衣小童快步出现,必恭必敬地问道:“小姐有何吩咐?” “王爷不在?”她笑问。 “王爷一早去了中书令杜槿杜大人府上。” 烟络柳眉纠结,他为何无端去杜槿家里?他不是不愿见那个杜小姐的吗? “王爷临去前吩咐,小姐有任何要求,下人只管照办。”清风不紧不慢地回答。 “那……我出去逛逛。”她转身走人。 清风几步拜在她身前,“小姐去哪里不打紧,只需记得皇上的旨意便可。” 烟络回头瞪他,这孩子真的被教坏了。 御史府吟风院。 庭院的背后搭建了一间宽敞低矮的房子。 烟络一身白衣,双臂交叠于胸前,杏眼圆睁,叹道:“这、这么大?” 如意在她身后,调皮地笑,“小姐要什么,大人每次不都给的双倍?” 烟络上前摸了摸房子的墙,回首答道:“这个恐怕不止双倍吧?” 如意摇摇头,“如意又不知道小姐问大人要的到底是多大的房子。” “我要的不是房子,是棚子。”烟络无力地叹气,好吧,就算他爱她,可是这样未免也太夸张了。 烟络推开大门,走了进去,非常不妙地发现了屋内谨然有序的现象。 整个屋子被划分为若干区域,分别非常整齐堆放着——真的是堆放着——一堆一堆的面饼,柑桔,甜瓜,蘑菇……当然,玉米汤和肉汤是一大缸子一大缸子的。 他该不会是在玩儿她吧?她吃痛地揉着额角。她要的东西倒是一件没少,不过每件这么多,要弄死她啊。 “哇!”如意跟在她身后进来,一看到眼前的景象,禁不住惊呼出声,“小姐这些都是你要的?小姐要这么多东西做什么?”她一面往里走,一面啧啧叹道,“这个是面饼,这个是柑桔……老天!这两大缸子里的——”如意俯身下去闻了闻,奇道,“玉米汤和肉汤耶!小姐——” 烟络烦恼地甩甩头,“你要帮忙。大人给的东西太多了。他最近俸禄又涨了吗?” 如意听话地点点头,学着烟络挽起袖子上前帮忙,又摇摇头,道:“如意不知道大人的俸禄是多少,这些事情如意都不太明白。” 烟络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扳着指头,喃喃道:“我走之前,皇上给职分田正一品十二顷,一百亩为一顷,同时给的官俸正一品米六百五十石。算下来……”她其实也不是很算得清楚,“反正应该很多就是了。” “哦。”如意似懂非懂地忙不迭点头,“可是,大人很节俭。”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烟络狠狠点头,“大人是个好官,对不对?”苏洵为官尽可能的两袖清风,个人用度亦是尽可能的节俭。他衣服不多,除了官服,日常衣物仅够替换,也没有一般达官贵人收藏金银古董的嗜好。对她,他也没有刻意的奢侈。 “是。”如意也用力点头,提起她家大人,她就是这个佩服到不行的样子。 苏洵自御史台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个光着臂膀的女子,在一堆乱七八糟的食物里赤着双足跳上跳下、跳来跳去。 “烟络。”他铁青着脸,语气隐忍。 “大人。”如意一着急差点摔了下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跪了下去。 烟络提着鞋子,恶作剧地笑,“你回来了?” 苏洵忍了又忍,对如意冷冷说道:“怎么由着小姐胡闹?” 如意慌了神,结结巴巴了半晌,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烟络笑着走到冷冰冰的男子身前,隔开他,冲如意温和地笑道:“大人累了,如意先去备茶,这里我来收拾。” 那个乖巧的女孩子磕了头,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你干嘛吓她,人家不过是一个孩子。”烟络暖暖地笑,碍于一手污物,没有去拉他。 苏洵紧绷的脸微微柔和下来,仍是隐忍着说道:“你……用这些做什么?” 烟络笑得神秘,“我师父总是不相信有细菌这种东西,不过,我想自己试一试能不能造些药出来,日后也可以应急。” 苏洵不是太明白她的说法,那种早已熟悉的陌生与惶恐渐渐涌上胸口,他硬生生地压了下去,语气平和地问道:“这种天气,被你弄成这样的东西,过不了几天岂不是要坏?” “对对。”烟络猛点头,“我就是要等它们长霉坏掉,我要那种蓝绿色的霉衣。” “嗯?”苏洵明显皱起了眉头。 “我家乡的一位前辈就是这样发现的青霉素。”烟络微微有些得意,“青霉菌的种类很多,但是只有产黄青霉、特异青霉等才能产生青霉素。黄绿青霉、桔青霉和岛青霉产生的毒素会对脑子造成损害,桔青霉素会损害肾,而岛青霉会损伤肝。苏洵?”她见他突然走神,伸出手去,在他眼前挥了挥。 “嗯?”他终于回过神来,微笑着看她。 “你累了?”烟络不是很放心,他很少这样失神。 苏洵笑着轻轻摇头,“没有。你……”他想要问她,她的家乡到底在哪里,却迟疑着没有开口。 “什么事?”她笑意融融,等他说完。 “没什么。”他突然释怀而笑,柔声问道,“你在谷里没有试过吗?” “没有。”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师父有洁癖。”她那个容若师父独好白衣,见不得一丝尘埃,怎会受得了这些长毛的东西? 苏洵淡淡一笑,微微探头,再看了看凌乱不堪的屋子,笑道:“烟络。” “唔?”她贴在他身侧,仰头笑嘻嘻地看着他佯装认真的脸,“何事?” 苏洵微微后倾,一双亮泽的黑眸里笑意横溢,“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也有洁癖?” “嘎?”烟络一时诧异,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他洁白的衣裳。 “烟络。”他无奈地看着衣裳上彰显的十个橙黄色的手指印记,轻轻吐出一口气。 “哈哈哈哈。”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窜上湛蓝的天际,“我,哈哈,我故意的,哈哈……” 苏洵静静地站着,温柔地笑。 只要她快乐,他便不会觉得难受,自相爱的那一天起,他便如此决定了…… 三日后。 御史府吟风院。 明晃晃的太阳乐呵呵地挂在天空,清幽的后院里偶尔传来一两声流莺的啼叫。 一间新建的房子内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叫声,“不要过来!” 苏洵听话静静地停住了脚步,身着一袭白衣朗然立在门前,略微惊讶地看着那个白布裹头、白布掩口的女子。 烟络冲着他一个劲地摆手,“不要过来。你看看你,又没戴口罩,又没戴帽子,很容易找惹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回清欢楼忙你的正事去吧,不要管我。” 苏洵站在门口,纹丝不动。 烟络侧头看他,“还不走?” 苏洵远远看着那个犹自忙碌的小小女子,不放心地问道:“烟络,你自己呢?” “我?”她不解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怎么了?” 苏洵眉心微蹙,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会担心。让我看着你。” 烟络突然笑出声来,“呆子,我自己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倘若连我都栽在这些长毛的东西上面,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她冲他大咧咧地挥了挥手,“你放心。”说罢,低头又去侍弄那些蓝蓝绿绿的毛乎乎的东西,浑然不觉门前的身影一动未动。 苏洵低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不顾她的反对,自己抬脚避过一地开始腐烂霉变的食物,轻轻走了进去。当他站到烟络身后,看清楚眼前的东西时,还是忍不住胃里一阵不适。他疑惑地皱起好看的眉头,这个女子当日见了尸身,夜里就吓成那样,而现在,侍弄着这些东西居然安乐如饴? “啊!”烟络蓦地转过身来,看见他站在身后,一下子叫了起来,“你、你……” 苏洵微微笑,好耐心地等她自己缓过气来,“别急。” 烟络气得一跳而起,“苏洵,你找死啊!这个样子就跑进来了!?出去出去!”她又不敢伸出脏手去推他。 苏洵弯腰拾起她身边多余的白布,笑问:“可以用?” 烟络瞪他一眼,不情愿地点点头。 他勾起润泽的唇角,浅浅地笑了,学着她的样子,依样画葫芦地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俯下身去,好奇地细细看了看那一片蓝蓝绿绿的霉衣,柔声问道:“这个就是你那天说的叫‘青霉菌’的东西?” 提起这个,原先还怒不可遏的女子瞬间双眼放光,“对。很神奇吧?” 已经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苏洵笑着配合地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不太明白她养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这样就可以了吗?”他指着她收集在陶罐里的一堆霉衣,轻轻地问。 “不是。”烟络微微直起身来,却突然发现他静静地站在自己身后,两个人靠得很近,近得她能毫不费力地感觉到他身上温暖干净的热气和着淡淡的甜香,还有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正柔和地拂过她微微发红的脸颊耳畔。 “嗯?”苏洵发现她的僵直,靠了过来,话音一贯的轻柔,“你怎么了?” 烟络小脸愈发烧灼了起来,支支吾吾地答道:“没什么……那个是可以用的青霉菌……不过……数量不是很够……还要……还要……放在肉汤里重新长过……”她眼神闪烁,不敢直视他含笑温和的脸,好不容易讲完这一段话。 苏洵侧头看她,原本幽黑的双眸此时更加深邃,却笑着问道:“你怎么了?”他早已看见她于白布边缘露出的通红脸颊,和一脸极其不自在的神情。 “没、没有。”她觉着他愈发靠近的熟悉气息,勉强回答。 那个男子安静地凝视着她,不语,蓦地弯下腰来。 “唔?”烟络一愣,看见一只大手一把摘下她脸上的白布,一张男子俊逸的脸庞随即贴了过来,然后双唇上传来一阵久未体味却熟悉之至的温热润泽。 “苏……”她含混不清地只来得及吐出一个音节,其余的便全数没了进去。 她睁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张双眸微合的脸。那两道细细密密的睫毛就像是一双漂亮的蜻蜓翅膀,正在微微颤动。她鼻尖窜入的是如自己血肉一般熟悉的温暖洁净的气息。她有些埋怨地想,怎么可以是在这里?这里好脏啊! 蓦地,后脑一道大力将她的头轻轻往前一扳,于是,她的唇就愈加贴紧那片温润。她迷迷糊糊地定睛一看,苏洵睁着一双清亮却潮湿的眸子,正在瞪她。

>烟水遥(上.下册)

烟水遥(上.下册)
作者: 唐韫
副标题: 知与谁同
isbn: 7536056109
书名: 烟水遥(上.下册)
页数: 440
定价: 36.00元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版年: 2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