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红楼:大观园的后门通梁山》试读:园林与人同命运

贾府修大观园,和乾隆爷修圆明园,慈禧太后差修颐和园差不多;也和北方农村一个富了的老乡花钱修门楼一样的道理。 中国园林之胜,独步天下,虽然经过白云苍狗的世事变幻,许多园林成了废墟,“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供后人抒怀古之幽情。而另一些园林今天还存在,已经成了全体人民的财产,被有关部门圈起来向人民售门票赚钱,但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犹存的园林几番易手?当初的主人是谁? 以前我总以为中国人爱修园林是因为天性爱美,后来才渐渐明白,爱美之心对修园林的动机来说,根本不是主要的,主要就是来张扬主人家的气派。元春省亲就停留半天,贾府却要花巨资修那样一个豪华的大观园,尽管当时贾府财政情况已显窘境,然而大观园非修不可,这笔钱在当时的政治生态下,不能节省。同样的道理,号称“十全老人”的富贵皇帝乾隆爷在位时,清朝国力强盛,他集中了能工巧匠修建了让国内外人士赞叹不已的圆明园;慈禧太后当国时,大清的国势一天不如一天,但为了老佛爷的六十大寿,哪怕挪用办海军的钱,也要重修颐和园;明清时扬州赚了大钱的盐商,苏州退休回家的大官,也大多不惜花巨款修建园林。 中国古代的政治其实真正是“以人为本”的,但这个“人”当然不是普通大众,而是拥有权力、一言九鼎的人,一切的活动都必须围绕他转,而修园林就如今天的妙龄女郎买时装一样,是一种给自己长脸添彩的奢侈性消费。因此,贾府就是东借西挪也要把大观园修起来,来显示贾府依然有公侯之家的气派,也显示对皇家的忠诚。大清哪怕内忧外患不断,当家人老佛爷的生日是不能简单了事的,因为老佛爷有面子就等于大清国有面子,这颐和园非得重修不可。而那些发财的商人、致仕的官员,要在地方显示自己的地位,获得别人尊重和艳羡,也是修园林。 世上是否真有大观园我不知道,但贾府败落后,它要么废弃要么落入新贵的手中。而京城里尚存的恭王府、明珠府等园子,它们的历史就是一个个显赫家族的败落史。乾隆的圆明园再美丽,也挡不住在他后代的手中,让英法联军一把大火烧个干净;颐和园的太平景象也左右改变不了黄海上大清水师的败局。据说朱元璋带领淮西一帮老兄弟打下江山,定都金陵。各勋臣亲贵争相建豪宅、修园子,从龙首功之臣的徐达,家里人对建筑工人说:干活好一点,房子给我盖结实,别住着住着就塌了。一位老工人回答说:我参加修建的宅子数不胜数,没有一家是好好住着而房子塌了,大多是宅子还好得很,那家就败落了,大宅子换了主人。 杜牧当年面对西晋首富石崇的金谷园遗址,感慨万千地写了首绝句: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这大观园和世上所有园林一样,它们的命运确与主人的命运关系甚大呀。

>闲话红楼:大观园的后门通梁山

闲话红楼:大观园的后门通梁山
作者: 十年砍柴
isbn: 7802411165
书名: 闲话红楼:大观园的后门通梁山
页数: 269
定价: 26.00元
出版社: 语文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