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翅膀的天使》试读:第八节

8 “洁西。”蒂丽在洁思附近的某个角落轻轻呼唤:“嘘!洁西!” 洁思坐在僮仆区前廊,听到朋友唤她,东张西望。后面大宅子扬起祈祷与圣歌,伊芃以铃鼓伴奏,中场停歇时,响起铃声。四周杂音纷乱,洁思无法判别蒂丽的声音来自何处,但立即回答。 “哎——嘿,蒂丽蒂丽,你在哪里?” 大宅院后门边的一棵树丛开始飒飒作响,洁思看到树叶间荡起微波,听到蒂丽的轻笑。 洁思也笑着跳起来。“嘿,蒂丽,这不公平!出来吧!” 蒂丽又笑出声,“好吧,好吧。”她蒙着声音说。 蒂丽从另一个角落的树丛里跳出来,在飒飒响树丛的遥远右方。洁思从齿间吹了个惊讶的口哨,那是她跟渥勒姨丈练了一个早上的成果。渥勒姨丈看到阿姨准备与烟熏鱼一块炖煮的玉米面数量时,吹了个类似的口哨。 “你确定你煮的不是五千人份的餐食吗?”他半信半疑地说,“你要煮的只是二十人份的餐点,这个你知道吧!” 他还想继续多说些什么,洁思开始缠着他,要他再吹一回口哨。 现在,洁思真的有事要吹口哨了,她想利用口哨传递一点讯息。她看着蒂丽,走回树丛,再度发出“嘘——”声。 “你跑快一点。”她鼓舞。 蒂丽望着洁思刚刚走下来的走廊,有点烦躁。“好。”她回答着。 洁思发觉蒂丽换下了古怪的衣服,和前一天的装扮不同。这次,她穿的是一件看起来像灰白色网状窗帘的衣服,手臂和颈子的地方扎起来成为袖子与U形领,长度比之前的衣服还要长,几乎拖到灰蒙蒙的地上。 洁思望向别处,万一蒂丽发现她盯着瞧,肯定会不高兴的。如果她穿成这样,有人一直盯着她看,她也会不高兴,即使那个人是朋友。 “谢谢你的书。”最后,她说。 蒂丽蒂丽微笑,耸肩,说:“没什么。” 洁思把手插入短裤口袋,看一看四周,觉得有点尴尬。 蒂丽皱紧眉头牢牢盯着地上,仿佛正在思考一个难题。 她抬起头。“你想不想,”突然屏住气,问:“去游乐园?” 洁思想起她和妈妈以及妈妈的老同学一起去过。和蒂丽蒂丽,她相信,会不一样。但是…… “蒂丽蒂丽,今天是星期天哎!”她叹道,“我想今天应该没有开放吧!” 蒂丽蒂丽叉着双臂,丢了个轻蔑的眼神。洁思觉得一股血气冲上脸颊。 “你外公的书房开放吗?”蒂丽质问。洁思慢慢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蒂丽问的是她闯进书房之前或之后。“来吧!” 蒂丽先走了。洁思站在那儿几秒钟,之后,笑一笑,赶上蒂丽。 还未到达游乐园门口,洁思已经精疲力竭,棕色凉鞋粘满了沙尘。从波帝加宅院步行到游乐园所在的伊巴丹市中心这段路,叫人疲累不堪,洁思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一直在爬坡,眼神游满疲倦因子。她不止一次建议蒂丽蒂丽掉头回家,一起坐在客厅里喝饮料。 “我只要解释你是谁,然后我们就可以……”她才开口,蒂丽蒂丽就打断她的话。 “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有关我的事,洁西!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应该出现在那儿的吗?” 洁思米觉得她好像要去某个地方。“所以,你真的住在僮仆区?”她紧接着问。 蒂丽蒂丽默默走着,衣服后摆拖在地上。洁思望着她的衣服越拖越脏。 最后,蒂丽停下来,狠狠地瞪她一眼,说:“对,有时候。” 蒂丽大大地叹一口气,一口烦躁的气。“看看你干的好事,洁米,你的问题让我心烦气躁。”她轻轻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洁思想要问她是不是和爸妈住在僮仆区里面,但从朋友的肩膀看来,她觉得应该闭嘴,不要再多问了。也许蒂丽和莎娜·克鲁一样,爸爸妈妈都死了,所以藏在僮仆区里头,成为偷蜡烛的好手。也许那是她唯一可以生存的方式。 也许吧。 “蒂丽,你在生我的气吗?”洁思急忙追上朋友后头,几乎哭了出来。 蒂丽带着莫名其妙的眼神望着她。“没有。” 洁思觉得不安,似乎应该道歉。“对不起。”她说。 蒂丽疲累地继续向前走,但开始轻轻摇荡手臂,表示心情好多了。 “没什么,洁西,我没有在生你的气。” 骗人,洁思想,你在骗人,你是个骗子。 洁思眨眨眼,讶异自己竟然有这么背叛的想法。是什么原因让她对蒂丽突然产生敌意?蒂丽如此神秘,几乎像魔术般神奇,可以打开锁着的门,可以住在废弃的屋子里而住在旁边的一大家子人竟然都没有发现! “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了,这不公平,我并没有问你什么问题。”蒂丽挑明地说。 “但你第一次看到我时,学着我说东说西的。”洁思提醒她。 蒂丽蒂丽一脸困惑,惊慌失措地把手放在额头上,“什么?”她打断说,“闭嘴!” ? 洁思闭紧嘴巴。现在,蒂丽蒂丽说话的样子很像学校里的同学。她想一个人掉头回去,但害怕,因为不知道路怎么走。最后,决定继续跟着蒂丽走,但要让蒂丽知道她对此不太高兴。 “你真的很难搞,蒂蒂欧拉。”她语气强硬地说,不在意这话说得非常英国式,“很难搞”有两种意涵。 蒂丽不退缩也不生气,反而关怀地望着洁思。“对不起。”她突然说。 洁思马上改变看法。蒂丽蒂丽已经向她道歉,回复原来的地位,是她心目中最有意思的人。“没关系。”她高兴地说。两人圈着手臂,一起并肩走。 游乐园门口锁着,四个大大的泡泡字体“娱乐自己”以黄色、红色与绿色油漆涂在门上,非常鲜明夺目。 蒂丽蒂丽勘查了一下门口。“你可以攀得过去吗?”她问。 大门高高耸立。 “不行!” 说完,她静候回复。 蒂丽扬起头,若有所思地望着洁思。“你确定?我觉得你可以耶。我可以。” 洁思猛烈地摇摇头。“我不行,蒂丽蒂丽!” “算了。”蒂丽蒂丽说着,张开手臂,靠在游乐园铁门栏杆上,推开大门。 一阵暖空气飘过去,大门向后退。大锁落在地上,铁链松开,沉入沙中。洁思看看脚边的巨锁,再抬头看看大门,看看蒂丽蒂丽,看看四周。 四周没有人。谢天谢地! “蒂丽,”她说,“你干吗……?” 蒂丽抓住她的手腕,拖着她一起跑入游乐园。游乐园里空无一人,但充满律动,四处沉积了深褐色的泥沙与尘土。洁思绕着蒂丽转圈圈,但又叫又跳的欢呼声被碰碰车场子里的音乐和各式各样旋转机器的呜呜声所掩灭。摩天轮就在离滑梯不远的地方,闪耀着红红绿绿的霓虹灯。蒂丽与洁思高兴得互相拍掌碰臀,难以置信地笑个不停。洁思跑向黄色的大橡皮滑道,攀到顶端,双臂举高高,张开嘴巴准备大呼小叫。她开始蹲下来,滑下去,侧着滑,碰碰撞撞地滑,以便滑得久一点。 游乐园似乎活了起来。碰碰车快速旋转,星罗棋布的色彩在玻璃圆穹的屋顶上翻飞闪烁。洁思恍恍惚惚地幻想着转疯了的游客偏离轨道,冲到地板上。 然后,洁思又爬到滑道顶端,望着摩天轮。起先,摩天轮转得很慢,接着慢慢加快,成为一个稳稳地转的灯光盘。她左看右看,确定所有景象都是真实之后,不禁目瞪口呆,突然坐了下来。 “蒂丽蒂丽,”她说,待发现自己在滑道内自由落体般往下滑时,声音变成又长又尖的叫声。 滑到底端时,她几乎停止呼吸,看到蒂丽蒂丽在碰碰车圆顶旁跳上跳下,她跑了过去。 “来吧!”蒂丽说着跳上一部活动的碰碰车。 洁思犹豫着,担心没跳准会跳在车子外。蒂丽蒂丽不耐烦地向她摇摇手。另一部碰碰车随意撞过来,蒂丽从原来的车跳上那部撞过来的碰碰车,驶着离开。 “你光站在那儿干嘛?”蒂丽站在椅座上大声喊,方向盘拼命向右转,几乎撞上墙壁。 洁思笑着跑向一部碰碰车,没想到那部碰碰车突然转向。另一部碰碰车朝她后腿撞过来,吓得她赶紧跳离开。她听到蒂丽大笑,叫着她的名字,开始手足无措。 “你可以的,洁思!你可以跳得到的!只管跳上来就是了!” 洁思就近抓住一部朝她开来的碰碰车,跳上去,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坐上座位,小腿前端在镀铬铁上磨来磨去。 蒂丽马上朝她开过来。洁思还未掌稳方向盘,蒂丽就撞击她的车。这一阵摇晃颠簸,晃得洁思的身体抖个不停,牙齿也打颤。蒂丽回头大笑,驶向一部空的碰碰车,撞在一起。洁思咬紧牙齿,一意报仇雪耻。她先躲着蒂丽的碰碰车,把自己定位后,用最大的冲击力朝蒂丽猛撞。 她做到了!蒂丽的嘴巴张开成为一个粉红色黑洞,露出小小尖尖的白牙齿,惊讶得轻声叫出来,大喊:“酷毙了!” 后来,她们玩过所有的游乐设施,控制箱的电力完全断灭。游乐园又恢复寂静无声。 这时,洁思才看看四周,发觉太阳已经落山了。 “哦,天啊!蒂丽,我们……我有大麻烦了!” 想到妈妈会跟她说些什么,洁思开始焦虑不安。 蒂丽看起来没有那些担忧。“那么,我们现在回去吧。”她说着,带头走出游乐园。 “我们……,你要让门一直开开的吗?”蒂丽沿着道路往下走,洁思小跑步跟在她后面问。 “我累死了,没力气关门。”蒂丽转头丢出这句话。 “我可以帮忙。”洁思说。 蒂丽停下来,走向洁思,拥抱她。洁思也胆怯地拥抱蒂丽,双臂不太习惯环抱着一个比她瘦小的身体。蒂丽突然对着两人中间的空气轻声说话,呼吸搔得洁思的卷发好痒。 “谢谢你想要帮忙。”她说,“但你现在必须回家了,不要担心这事。” 蒂丽在大宅院后门和洁思分手,离开得匆匆忙忙,完全没有回头。 蒂丽和洁思早上离开大宅院时,外面停了很多车辆,现在全都开走了,只有外公的车子还停在那儿。 阴暗中,深蓝色的车型只剩轮廓。 洁思小心地从边上通过,妈妈和司机突然从车子里面跳出来。两张没有面孔的人挡在面前,洁思向后退,开始呜咽起来。两个人离她越来越近,洁思看到妈妈紧绷着脸,终于崩溃哭了出来。 “哦,老天,洁思米!你?自私了!你躲到哪儿去啦?” “对不起,妈咪。”她扑向前,脸埋入妈妈的长T恤里。但是基于某些原因,她无法跟妈妈说明白,连对自己也说不清楚。妈妈看不到她的脸,洁思后悔自责的表情不禁渐渐释放,嘴角向上扬成一缕微笑。

>遗失翅膀的天使

遗失翅膀的天使
作者: 海伦·奥耶耶美HELEN OYEYEMI
副标题: THE ICARUS GIRL
isbn: 7208083630
页数: 256
译者: 马渔
定价: 20.00元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纪文学出品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
书名: 遗失翅膀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