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色道》试读:好色纵欲又浪漫的一休和尚

在室町时代(1333—1603年)日本人的心目中,“女色不一定是弱点。男色也一样”。即使是僧人也不回避讨论色情的诱惑与肉欲的体验,这只要翻开这一时代的日本高僧一休宗纯和尚的《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就可以得到验证,其中“风流”一词像机关枪一样发射出来,尤其是在《续狂云诗集》中,平均每四首中就有一首谈风流,大多是指性爱的风流。 这个聪明的一休,传说是后小松天皇的私生子,出家后自号“狂云”,诗集《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因此得名。一休1460年去世时享年87岁,和尚临终的时候一般都要作偈语辞世,他当时的辞世诗是这样写的: 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这里一休所谓的“风流”就是云雨之事,说到“云雨三生”,一休还有一首诗讨论参禅的体验与性爱的经验: 临济儿孙不识禅,正传真个瞎驴边。 云雨三生六十劫,秋风一夜百千年。 诗中“瞎驴边”就是指一休宗纯自己,1447年一休离开大德寺后就住在京都瞎驴庵,于是自称“瞎驴庵主人”。他反复发誓要“云雨三生”的对象便是盲女森侍者,他认为两人之间三生相爱,三生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一休甚至认为,他这样才是得临济真谛真传,才是真正的悟道,他曾对着祖师临济的画像这样吟唱: 临济宗门谁正传?三玄三要瞎驴边。 梦闺老衲闺中月,夜夜风流烂醉前。 虽说一休自信“禅”即“云雨”,云雨一夜即度百千年,云雨三生可超越六十劫生死,但他有时还是不免担心自己沉溺淫欲,会堕入畜生道,不过,他权衡得失之后,还是觉得应该抛开一切顾虑,及时行乐为好,于是他写了一首《吸美人淫水》的诗自勉: 蜜启自惭私语盟,风流吟罢约三生。 生身堕在畜生道,超越沩山戴角情。 既然有此雄心壮志,一休就洒脱多了,从来不为难自己,压抑自己,即使在忌日,他也想寻欢就做爱,毫不约束自己。一次,在他尊敬的大灯国师忌日法事的前一天,他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大概感觉不错,兴奋之余作了《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的诗来纪念: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一休不仅爱女色,还好男风;不仅有风流好色之举,还喜欢写风流诗,像记普通日记一样记下自己的风流韵事。如果将一休和尚的诗集分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有一类就是好色的汉体诗,最有名的就是那几首歌颂晚年同盲侍者森女相恋的诗。一休写风流诗还喜欢拿中国高僧、文人、帝王、美女说事。 一休最崇拜的高僧是圜悟,他的《续狂云诗集》中抄有圜悟的一偈,那写的是圜悟大师在云居的时候的事。一天,有一个老姑娘来找圜悟,老姑娘来自西蜀,寓居于寺门外,可能是大师少时的情人,如今想续前情,无奈的圜悟只好送她这样的一偈: 三十年前共一头,一头夜夜讲风流。 而今老矣全无用,君的宽兮我的柔。 可见,一休眼中的风流就是指性爱,我们从一休“鱼行酒肆又淫坊”的诗题中就可以看到他的生活态度及时代风貌。“聪明的一休”在日本是智慧的象征,他是最受日本人崇拜的和尚,日本人既然认为他是偶像,自然接受他的价值观,模仿他的生活方式。 川端康成最崇拜的良宽和尚曾经写了这样一首诗:“望断伊人来远处,如今相见无他思。”这首诗是川端康成最喜爱的古诗之一,他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特意在授奖大会的演说上朗诵了这首诗。原来,这首诗是有来头的:一生求道的良宽在衰老交加的六十八岁的时候,“偶遇二十九岁的年轻尼姑纯真的心,获得了崇高的爱情。这首诗,既流露了他偶遇终身伴侣的喜悦,也表现了他望眼欲穿的情人终于来到时的欢欣”。从“如今相见无他思”的感慨看来,他在这位女菩萨这里找到了解脱。

>日本人的色道

日本人的色道
作者: 郝祥满
isbn: 7216058909
书名: 日本人的色道
页数: 192
定价: 28.00元
出版社: 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