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革命》试读:第一部分

数字技术改变了我们的大脑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电视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而且今天的人们还在继续承受着电视的狂轰滥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们近日发现,美国人平均每天看电视或电影的时间接近3个小时,远远超出了花在休闲体育活动上的时间。然而,在当今的数字环境下,因特网正取代电视,成为大脑的首要刺激源。10个美国家庭中已有7个连上了高速因特网。娱乐、政治讨论乃至社会变革,以及与朋友和同事们的交流,无不依赖因特网和数字技术。 随着大脑的进化,其焦点逐渐向新的技术性技能转变,大脑正日益丧失基本的社交能力,比如在交谈中参透对方的面部表情,或把握对方一个微妙手势的情感内涵。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我们在电脑前每度过1小时,用传统方式与他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就将减少近30分钟。随着控制人类交流的神经回路的退化,我们的社交技巧将变得笨拙不堪,我们会经常曲解,甚至忽略微妙的非语言信息。试想,如果我们的社交能力继续退化,10年后的一场国际首脑会议就可能会受到影响。那时可能因为一个被误解的表情暗示,或者一个被误解的手势,就会造成军事冲突的升级或带来和平,这两种结果可是天渊之别。 高科技革命不仅正重新定义着我们的交流方式,而且也改变着我们接触和影响他人,改变着政治的实施和社会的改革,乃至了解同事、邻居、名流和政客私生活的方式。一个默默无闻的发明家,一旦他的发明在因特网上被迅速传播,很可能一夜成名,成为媒体红人。手机摄像头能够拍下公众人物一时失足的情景,在数分钟内,这段视频会成为You Tube上下载最频繁的视频。社交网站,如My Space和Facebook的用户已超过一亿人,它们成为数字化时代新的营销巨头。相比而言,传统媒体,如报纸和杂志则黯然失色,不复往日气派。 年轻人的大脑往往最易受到数字技术的影响,同时对数字技术也最为敏感。今天,被称为“数字土著”的十几或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从未体验过这样的世界——一个没有电脑,没有全天候的电视新闻,没有因特网,没有带视频、音乐、相机及带短信功能手机的世界。这些土著中的大部分很少去图书馆,更不用说阅读传统的百科全书了,他们往往只使用谷歌、雅虎及其他搜索引擎。这些数字土著大脑中的神经网络和“数字移民”大脑中的有着显著的差异。数字移民,包括所有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作为成年人来到这个数字和计算机的时代,可他们的大脑是在常规的、直接的社会交往时期发展成熟的,要知道数字移民们早期的技术通信和娱乐只是收音机、电话和电视。 势不可挡的高科技刺激着早期数字土著的大脑。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尽管只是在短短的一代人之间,年轻人和年长者出现深度的大脑鸿沟,即脑沟。父母与子女之间在价值观、音乐、习惯方面的分歧,曾被简单地认为是代沟。可是,这种分歧目前已经变成了鸿沟,甚至衍生出两种不同的文化。从刚刚学步的婴儿期开始,年轻一代的大脑就已深受数字化的影响,但这往往以牺牲面对面的沟通能力为代价。上一辈人面临着这样的世界——他们的大脑必须适应高技术,否则他们将跟不上政治、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步伐。 年轻人创造了他们自己的数字化社交网络,包括短信速记式的语言。研究表明,以休闲娱乐为目的而阅读书籍的青少年人数,比上一代少。自1928年以来,在18~34岁的人群中,阅读文学作品的人数已下降了28%。哈佛大学托马斯·帕特森教授和他的同事在一篇报告中说,在18~34岁的人群中,只有16%的成人看报纸,而对于36岁及以上的人群,该比例为35%。帕特森预测,未来新闻的载体将是数字媒体,而不是传统的印刷品或电视。 在树林中散步时,这些年轻人没有抛弃报纸。伊利诺伊大学生物学家奥利弗·佩哥斯近期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这个关系表现在人们用在新技术上的时间,如玩电子游戏、网上冲浪和观看视频,与人均游览国家公园次数之间呈反比关系。 数字土著兴高采烈地抢购最新电子产品和玩具,并且经常拿到工作场所使用。然而,父辈的数字移民往往是不情愿地进入了计算机时代,不是因为他们不想通过因特网和便携式设备让自己的生活更有效率,而是他们觉得这些设备很陌生,令他们感到不安。 在这个大脑进化的关键时刻,土著和移民都可以了解他们所需的工具,掌握自己的生活和大脑。他们在跟上最新技术步伐的同时也保持着人的本性。我们不要成为技术僵尸,也不需要丢弃我们的电脑回到纸笔时代。我们应该帮助自己的大脑适应不断加速的技术发展,并取得成功。

>大脑革命

大脑革命
作者: 盖瑞•斯默尔(Gary Small), 吉吉•沃根(Gigi Vorgan)
副标题: 数字时代如何改变了人们的大脑和行为
isbn: 7300109934
页数: 160
译者: 梁桂宽
定价: 28.00元
出版社: 湛庐文化策划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07
书名: 大脑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