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试读:第三个电话

下午一点二十分,我打电话给斯蒂文森中学校长莫里森。 我说话时,用手帕捂住话筒。“这不是开玩笑。十五分钟之内,一个炸弹将在你的学校里爆炸。”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莫里森生气地问道:“你是谁?” “这你别管。我这次不是开玩笑。一个炸弹将在十五分钟之内爆 下午一点二十分,我打电话给斯蒂文森中学校长莫里森。 我说话时,用手帕捂住话筒。“这不是开玩笑。十五分钟之内,一个炸弹将在你的学校里爆炸。”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莫里森生气地问道:“你是谁?” “这你别管。我这次不是开玩笑。一个炸弹将在十五分钟之内爆炸。” 然后我挂断电话。 我离开加油站,横穿过马路,回到警察局。然后乘电梯上到三楼。 我走进值班室时,我的搭档彼得•托格森正在打电话。 他抬起头。“吉姆,斯蒂文森中学又接到一个那种电话。莫里森又把全校人都撤出来了。”“你跟爆破小组联系了吗?” “我正在联系。”他拨通了121房间的电话,把详情告诉他们。 斯帝文森中学共有1800名学生,我们到达学校时,所有的人都撤出来了。上两次学校接到这类电话时,我们告诉过学校老师,遭到这种事应该怎么办,这次,他们按照我们吩咐,把学生疏散到离大楼至少二百英尺之外。莫里森校长身材高大,头发灰白,戴着一副无边眼镜。他离开聚集在拐角的那群老师,迎了上来。“电话是一点二十分整打来的。”他说。爆破组和另两个小组的汽车紧跟着也到了。我儿子大卫和他的五六个同学趴在铁丝围栏后面,他挥挥手。“怎么回事,爸爸?又一次炸弹恐吓?” 我点点头。“但愿这次也只是一次恐吓而已。” 大卫咧嘴一笑。“我才不在乎呢。我们正准备考历史呢。” 莫里森摇摇头。“大部分学生都很喜欢这件事,他们乐得休息一下。” 又有几个总部来的小组到了,我们开始搜索全楼。 两点三十分搜索结束。 我回到莫里森身边。“这又是一次恶作剧。我们没有发现炸弹。” 莫里森命令学生们回去上课,然后带我和彼得到他的办公室。 “你听出是谁的声音了吗?”彼得问。 莫里森坐在他的办公桌后。“没有。像前两次一样,声音很含混,听不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叹了口气,“我马上让人去拿考勤记录。你们确信是其中的一个学生干的?” “这种事一般都是学生干的,”彼得说。“一个学生因为自己考试不及格,就痛恨某个老师或学校,于是用这种方式进行报复。也可能他就是开开玩笑而已。” 有人把考勤记录送到莫里森手上。他瞥了一眼,然后递给我们。“九十一个缺勤。”彼得和我浏览着缺勤的名字。 我知道鲍勃•弗莱彻会在那上面,但这没关系。我希望莱斯特•贝恩斯下午已经回到学校。“有弗莱彻的名字,”彼得说,“当然,可以排除他。”他的眼睛又回到名单上。“莱斯特•贝恩斯也缺勤。”他匆匆看完剩下的名字,抬起头,微微一笑。“就是莱斯特,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莫里森让人把莱斯特的记录送来。他一边看一边摇头。“他十七岁。没有受过处分,但他经常缺勤。他的成绩很差。上学期他两门课不及格。” 彼得从莫里森的身后望过去。“你认识他吗?” 莫里森疲倦地笑笑。“不认识。任何一位老师认识的学生都比校长多。” 彼得点着一根雪茄。“吉姆,这事看来马上就要解决了。你应该高兴起来。” 我站起身。“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孩子被牵扯进去。” 我们开车去贝恩斯家。那是一栋两层楼的房子,和街区里的其他房子没有什么两样。 贝恩斯先生个子很高,眼睛蓝蓝的。他开门后一看到是我们,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你们又来了?” “我们想跟你儿子谈谈,”彼得说,“莱斯特今天没有上学。他病了?” 贝恩斯的眼睛闪了一下,他说:“为什么?” 彼得淡淡地一笑。“和我们上次来的原因一样。” 贝恩斯勉强让我们进去。“莱斯特去药店了。他很快就会回来。” 彼得坐到长沙发上。“他没有生病吗?” 贝恩斯盯着我们。“他感冒了,所以我没有让他去上学。但他的感冒并不严重,他还能到药店去买瓶可乐。” 彼得的态度很和气。“今天上午十点半时,你儿子在哪儿?” “他就在这儿.”贝恩斯说。“他没有打过电话。” “你怎么知道?” “今天我休息,我整天都和莱斯特在一起。” “你妻子在哪儿?” “她出去买东西了。但十点半时她就在这儿。莱斯特没有打过任何电话。” 彼得微微一笑。“但愿如此。一点二十时,莱斯特在哪儿?” “就在这儿,”贝恩斯说。“我妻子和我可以作证。”他皱起眉头。“今天有两个电话?”彼得点点头。我们坐在客厅等待。贝恩斯坐在椅子上,不安地扭来扭去,然后他站起身。“我去去就来,我要去看看楼上的窗户关了没有。”彼得看着他离开客厅?扭头对我说:“吉姆,你一句话也不说,尽让我一个人问了。” “彼得,这种事一个人问就行了。” 他点着一支雪茄,“好啦,这事看来很快就要解决了。”他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电话听着,过了一会儿,他用手捂着话筒。“贝恩斯在用楼上的分机。他到处打电话。他不知道他儿子在哪儿。”彼得又听了一会儿,微微一笑。“他在跟他妻子说话。她在超市。他告诉她我们来了,要她见了我们时,说莱斯特整天都在家,没有打过电话。” 我向窗外望去,刚好看到一个金发少年向这里走来。 彼得也看到了那孩子,他放下电话。“莱斯特来了。我们抓紧时间,在他父亲下楼之前盘问他。”莱斯特•贝恩斯晒得红扑扑的,腋下夹着一条卷起的浴巾。他走进屋子,一看到我们,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莱斯特,今天你去哪儿了?”彼得问道。“我们知道你今天不在学校。” 莱斯特咽了口唾沫。“今天我身体不舒服,所以就在家里,没去上学。” 彼得指指他腋下的浴巾。“那里面是不是裹着湿游泳裤?” 莱斯特脸红了。“呃——今天上午九点左右,我身体又好了。也许我没有感冒,也许我只是有点过敏,它很快就好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于是我决定去游泳,晒晒太阳。” “一整天?你不饿吗?” “我带了几个汉堡包去。” “你跟谁一起去的?” “没跟谁,就我一个人,”他不安地摇来摇去。“是不是又有人打那种电话了?” 彼得笑笑。“如果你觉得身体好了,那你为什么下午不去上学呢?” 莱斯特双手扯着浴巾。“我本来想去的。但是等我想起来时,已经过了一点钟,来不及了。”他轻声补充了一句,“所以我决定干脆多游一会儿。” “如果你本来只想游一个上午,那你为什么要带着汉堡包呢?” 莱斯特的脸更红了,最终他决定说实话。“今天我没有感冒。我就是不想去学校。妈妈和爸爸不知道这事。今天早晨考公民课,下午考历史课,我知道自己考不好。我以为,如果今天晚上我好好复习一下,那么就能通过明天的补考。”我们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就等着。贝恩斯一看到我们和他儿子在一起,就停下脚步。“莱斯特,什么也别跟他们说,让我跟他们说。” “太晚了,”彼得说。“你儿子已经承认今天他不在家。” 莱斯特惊慌地说:“那些电话不是我打的。真的,不是我打的!” 贝恩斯走到他儿子身边。“为什么老找莱斯特的麻烦?” “我们没有找莱斯特的麻烦,”彼得说。“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电话是一个学生打的。但是,那些电话打来时,学校正在上课,这意味着,打电话的是一个缺勤的学生。” 贝恩斯不为所动。“我确信莱斯特今天不是唯一缺勤的学生。” 彼得承认这一点,但他继续说道:“第一个电话是十八天前打的。那次我们检查了斯蒂文森中学的考勤记录,发现有九十六个学生缺勤。其中六十二个是男生,我们跟他们全部谈了话——包括你的儿子。你儿子那次感冒在家……而且是一个人。你在上班,你妻子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去了。但是,你儿子否认他打过电话,我们只能相信他的话。” 莱斯特恳求他父亲说:“爸爸,我没有打过那种电话,我不会做那种事的。” 贝恩斯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看着我们,脸上毫无表情。彼得继续说:“第二个电话是今天上午十点半。我们又检查了考勤记录,发现只有三个男孩这次和上一次都缺勤。”贝恩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希望。“你们查过那两个男孩吗?” “我们正准备去查,但接着今天下午又有一个电话打来,这就省了我们的麻烦。我们再次检查考勤记录。三个嫌疑人中的一个下午回学校上学了,所以不可能打电话。” “另一个呢?”贝恩斯问。 “他在医院。” 贝恩斯马上反驳说:“医院也有电话。” 彼得微微一笑,“那孩子上个周末和他父母到州外玩时,得了猩红热。他住在五百英里之外的医院,而那几个电话全是当地的。” 贝恩斯转向他的儿子。 莱斯特脸白了。“爸爸,你知道我从来不对你撒谎的。” “你当然没有撒过谎,儿子。”但贝恩斯脸上露出了怀疑之色。 前门开了,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走进来。她脸色苍白,但态度坚决,她停下喘了口气。 “我刚出去了一会儿,买点东西,除此之外,我一整天都在家里,我完全清楚莱斯特的行踪。” “妈妈,”菜斯特可怜巴巴他说,“没用了。今天我逃学,他们全知道了。” 彼得伸手拿起他的帽子。“我希望你们俩晚上和你们的儿子好好谈谈。我相信你们能做得比我们更好。”他把一张名片放在桌子上。“明天早晨十点,希望你们三个人都到警察局来。” 来到外面后,彼得开车转过拐角,他说:“如果他们决定继续为他们儿子撒谎,那我们就难办了。” “会不会是学校外面的人干的呢?” “但愿如此。但你我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学生干的。”彼得叹了口气。“我不喜欢看到这种结局。炸弹恐吓电话已经够糟了,但这对那个家庭的影响更糟。” 下午五点我离开警察局,五点半到家。我妻子诺娜正在厨房里。“我从报纸上看到,今天上午斯蒂文森中学又接到一个恐吓电话。”我亲吻她。“今天下午又有一个。太晚了,报纸来不及登。” 她揭开锅盖。“你们发现是谁打的吗?” 我犹豫了片刻。“是,我认为我们已经发现了。” “是谁啊?” “一个学生,名叫莱斯特•贝恩斯。” 她脸上露出怜悯之色。“他干嘛要做这种事呢?” “我不知道。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承认是他干的。” 她仔细打量着我。“吉姆,你看上去很疲倦。这种事是不是很糟糕?” “是的,非常糟糕。” 她的眼睛中流露出关切之情,但她微微一笑。“晚饭马上就好了,你去叫一下大卫吧。他在车库里修他的车呢。” 大卫把化油器放在台子上。他抬起头。“你好,爸爸。你看上去热坏了。” “今天很累。” “发现打电话的人了吗?” “我希望发现了。” 大卫的眼睛和他母亲一样,是灰色的。他皱起眉头。“是谁打的?” “一个叫莱斯特•贝恩斯的男孩。你认识他吗?” 大卫盯着面前的零件。“认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卫耸耸肩。“我跟他是泛泛之交。他看上去是个不错的人。”他仍然皱着眉头。“他承认那些电话是他打的?” “没有。” 大卫拿起一个螺丝刀。“你们怎么找到他的?” 我告诉他我们的方法。 大卫似乎不会拧螺丝。“他的麻烦是不是大了?” “看来是这样。” “你认为他会受到什么处罚?” “我不知道。他没有前科,有可能被从轻发落。” 大卫想了想。“也许他这么做只是开玩笑。我的意思是说,没有人因此受到伤害。他只不过让学校停了一会儿课。” “很多人可能受到伤害,”我说。“如果人们惊慌失措的话,那可就不是开玩笑了。” 大卫显出固执的神情。“我们演习过火灾时怎么疏散,不会出什么事的。” 是的,我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敢打电话的。 大卫放下他的螺丝刀。“你认为是莱斯特打的吗?” “有这种可能性。” 是的,前两个电话有可能是莱斯特•贝恩斯打的。而第三个电话则是我打的。 大卫沉默了一会儿。“爸爸,当学校接到第一个电话时,你找所有缺勤的学生谈过吗?” “我没有,但我们局里的人找他们谈过。” 大卫咧嘴一笑。“爸爸,那天我也缺勤。没有人找我谈话。” “我认为那是不必要的,儿子。” 别人的孩子可能会做那种事,我的孩子不会。但现在我等着他说下去。 大卫吃力地说:“今天早晨我也缺勤。” “是的,”我说。 他看着我的眼睛。“最后追查到几个孩子身上?” “三个,”我说。“但我们发现,其中一个不可能打电话。他在另一个州的医院里。”我打量着大卫。“那就只剩下两个嫌疑人了。莱斯特•贝恩斯——还有你。” 大卫勉强一笑。“很幸运,是吗?今天下午第三个电话打来时,我在学校,那就只剩下可怜的莱斯特了。” “对。可怜的莱斯特。” 大卫舔舔嘴唇。“莱斯特的父亲站在他一边,是吗?” “当然,父亲总是这样的。” 大卫似乎在冒汗。他一言不发地摆弄了化油器,一会儿,然后他叹了口气,抬头盯着我的眼睛。“爸爸,我想你最好把我带到警察局。莱斯特没有打那些电话。是我打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那么做是想开开玩笑,闹着玩,没有任何恶意。” 我不想听到这些话,但现在我还是感到骄傲,我的儿子不愿别人代他受过。 “但是,爸爸。我只打了两个电话。今天下午不是我打的。” “我知道。那是我特意打的。” 他的眼睛瞪大了。然后他明白了。“你想掩护我?” 我疲倦地笑笑。“我不应该做那种事,但是,当牵扯到他的儿子时,一个父亲并不总是很清醒的。我希望也许最终真是莱斯特。”大卫用破布擦擦手,沉默了一会儿。“我想我应该告诉他们,那几个电话都是我打的,爸爸。”大卫说。“没有必要把我们俩都卷进去。” 我摇摇头。“谢谢,儿子。我会告诉他们我的所作所为。” 当大卫看着我时,我觉得他也为我感到骄傲。 “我们先吃晚饭,”我说,“然后我们打电话给莱斯特的父亲。晚半个小时没有关系。” 大卫咧嘴一笑。“对莱斯特和他父亲可是关系重大啊。” 我们一回到屋里,我就打了电话。
2人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
作者: (美)希区柯克
isbn: 7511700136
页数: 740
译者: 王强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中央编译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9-9
书名: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