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家康》试读:夏之阵

和议成立后不久,大阪城内,淀君、大野治长都为能够回到以前的安慰日子而心情大悦,他们举行能的表演、设茶店、开酒席来犒劳城内的各位兵士。 守城的十万余浪人们中间,合战结束后马上就离开的人很少,他们在林立的战地小屋里,一副等待暴风雨再次来袭的样子。 秀赖对于怎样进行赏赐颇费了一番脑筋。对于迎击天下敌人、守护大阪城善战的勇士们,秀赖想要给予他们丰厚的奖赏,可是土地和金钱都是有限的。 正月二十三日秀赖向正在三河的吉良享受鹰野美景的家康那里派去了使者,向家康献上了两套染色箔的棉睡衣、一套绯红色绫制的棉睡衣、一床被子、一床绯红色鹿点花纹的被子、一个泥金画枕头、一个有红梅图案的枕巾,这些礼物都被装在两个梧桐木的衣柜里。另外,大野治长还献上了十匹的纯白纺绸。家康则将在猎鹰时射到的鹤当作礼物送给了秀赖。 秀赖跟身旁的侍从们都在猜测家康会不会在最近一段时间之内就开始谋划二次进攻大阪城。 大野治长在议和谈成后不久,就向担任大津代官的铃木左马拜托让他帮忙无色有能力的人才了,铃木左马是德川的家臣,与治长的弟弟治房从很早之前就有很深的交情。 左马介是古田重然的女婿,以前曾经是大久保长安的手下。他通过与治房的关系,跟大阪方面有私通,在冬之阵中他经常向大阪城中送箭书,通报东军的情况。 大野治长和治房都对左马介没有任何的戒心,他们偷偷的见了他之后吐露心声到: “这次的议和完全是骗人的啊。恐怕家康与将军在江户、骏府招兵买马之后就会夺取京都的吧。家康要求让右府公将次守城的浪人的扶持撤掉,只怕是家康很快就会上书违背对右府公所许下的诺言。 然而,背叛诸大名的文书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可是家康和将军重整兵马、夺取京城、加固防线的话,深受太閤恩典的各位武士恐怕都会向右府公投降的。即使一旦开始了战争,一两年之内也不会完全结束,而照家康的身体看的话,只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那样的话,各位谱代降服于右府公这也是毫无疑问的。” 治长、治房所说的都是大阪方面主战派武将们的意见。 他们之所以会答应议和,是由于看到仅靠坚守在大阪城的力量是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而能够响应他们的各国的同仁们也没有什么希望,基于这样的判断他们才接受议和的。 另外,率领浪人们的队长中间,不可信的人也不在少数,内部崩盘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正是由于这样的事情,治长兄弟不得不放弃了一味防守的既定方针。然而在大阪城中所有的壕沟都被填埋掉的现在,他们认为唯一的正确的做法就是要整顿阵容、招募精英、采取积极的进攻策略。 淀君这里完全没有再与幕府之间起波澜的打算。她认为在冬之阵中家康应该已经见识到了大阪方面强大的防卫力量,现如今家康也应该会尊重丰臣家的立场了吧。 但是,在真田幸村、后藤又兵卫等身经百战的老将看来即使是并不强硬的大野兄弟也没有乐观的将前途预期的如此之光明。 丰臣家的延续除了依靠家臣们用血来换取之外别无他法。 治长他们对铃木左马介说到: “从今往后不得不招揽优秀的武士而将那些不好的人驱逐了。在去年之战中,加贺筑前(前田利光)的部队当中有一个进攻真田大本营的人名叫小幡勘兵卫,如果是您认识的人的话,能不能拜托您想办法把他召过来呢。” “勘兵卫是在武田家里有名的军师,作用非常之大,我会尽快前去办这件事,请您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于是铃木左马就前去找小幡勘兵卫,以秀赖提出来的条件对他进行劝诱。 勘兵卫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我们侍从中间有人受了很重的伤,我必须要先带他们回伏见一趟进行休养,那之后请允许我再接受您的邀请前往大阪城。” 勘兵卫回伏见后不久,就收到了大野治房写来的联络信。 勘兵卫将信交给了伏见城代松平定胜那里。定胜与京都所司代板仓胜重进行了商议后,叫来勘兵卫,对他命令到: “这次你向我们紧急报告的京都的事就不用说了,关于大阪方面的事也已经传到了上面的耳朵里,你一定要巧妙周旋,以最终一定会回归德川为责任,先答应了大阪方面的请求吧。” 松平定胜、板仓胜重决定以让小幡勘兵卫作为德川家的家臣为条件,命他以间谍的身份加盟大阪方面。 勘兵卫受到大野治房家臣五十人的骑马相迎,来到了大阪。他于二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两天跟真田幸村、后藤又兵卫、明石全登、长宗我部盛亲、毛利胜永、渡边糺、木村长门守、织田左门等人一起参加了军事评定会。 他于二月二十八日的中午之前离开了大阪,在夜里巳时(晚上十点)以后回到了伏见城。 勘兵卫将大野治长发的要给他俸禄反而文书以及秀赖赐给他的有天正十六年(1588年)印的赏钱全部交给了松平定胜。 定胜让板仓胜重将那些东西做了检查,胜重很高兴的说到: “大野主马的文书就是秀赖谋反的铁证啊,秀赖在誓词中写到不会再对各位浪人发放俸禄,可是他却拉拢小幡勘兵卫这不是明显的违背誓书吗?另外,给勘兵卫的天正十六年的赏金是小田原之战两年前的金子,这就说明了江户城中的藏金所剩无几,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件事必须赶紧上报骏河方面。” 板仓胜重将勘兵卫时年七十五岁的老母亲、五十六岁的姐姐以及四十八岁的哥哥等五名亲人收做人质以后,赶往家康那里向他汇报情况。 家康得到了秀赖谋反的实证,命令勘兵卫要继续留在大阪城内探察各种内情。 京中的商人们都认为如果家康治世的话肯定会不景气,都十分仰慕秀赖,向他详细通报了京都的状况。家康向本多正纯下令道: “要让勘兵卫再次前往大阪城中,然后根据他的报告我们就要再次出征了。” 勘兵卫于三月三十一日再次前往大阪,他隶属于治房手下。 治房向勘兵卫询问了京都、伏见的情况,然后在大阪城内的军事会议上做了披露。将勘兵卫劝诱至大阪方面的大津代官铃木左马介则于三月九日在日岡被浪人们杀害了,因为浪人们认定铃木是自己哥哥的仇人。 这个时候,左马介所招募来的一等人带的衣物柜里出现了私通大阪的秘密文书。这件事被认为是板仓胜重所筹划的。 三月十二日,板仓胜重在骏府通报了大阪的情况,他如是说: “在大阪,米和木材被大量购进,囤积在船场。 向大阪的商人们询问米是从哪里买来的,他们都回答是从兵库买来的。各国的巡视船也都不往幕府官厅所在地的尼崎去,而是纷纷往大阪天保的港口聚集。 守卫大阪城的武士们在那之后也没有一个人离开,他们都继续留在阵地上的屋子里。而根据町人的闲话,现在在秀赖手下的从诸国聚集而来的浪人们比太閤在世的时候还要多。 写有幕府新规定大纸就贴在大阪城的前面。其内容就是不准再招募新的浪人,尽管如此大阪方面却还对希望做官的人十分优待,甚至连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都替他们养着。 大野治房目前拥有一万两千人的浪人,由他来供养着这些人,而钱的正是来自大阪城的金库。 治房与哥哥治长并不和,治房是强硬的主战派,正在讨论着要与幕府进行二次开战呢。” 板仓胜重认为大阪方面是企图再战的,他们一直在挖掘已经被填埋的壕沟,浅的地方到腰、而深的地方已经齐肩了。 聚集在大阪城中的浪人数量较之冬之阵最激烈的时候还在增加,每夜都有一两百人在京都市中出没,进行破坏活动,于是京都会被烧毁的传言也就四散而开了。 另外,为了修缮京都方广寺大佛殿而储备的众多木材也开始被移往大阪。 京都、大阪的町人们都害怕这样不稳定的形势,而开始行动起来,将财物都藏进山里去,这样的骚乱简直就是像在合战的前一夜的景象一样。 前去探察大阪紧迫形势的小幡勘兵卫在启程之际,从松平定胜、板仓胜重那里得到了这样的命令: “首先,你一定要用你的口才劝说他们不要来到京都、伏见,如果京都伏见都被烧毁的话,即使取得了胜利也是天下之痛啊,会遗臭万年的。接下来,在大御所大人、将军大人出兵大半之前,一定不要让他们烧毁濑田的桥,不管怎样,你要尽量劝阻敌人在五月之前不要出动,这就是你的任务。” 秀赖下令禁止在大半城内外将士们操练兵器、进行合战演习等的传言也传到了京都。 但是,重新挖掘总壕沟、在惣城郭的后面再建一道两层的栅栏的工程却在日夜兼程的进行着。据说被招募到大阪城内的浪人数量已经达到了十五万人了。 三月十三日,勘兵卫出席了在大野治房的府邸举行的军事评定会议。新宫行朝这样主张道: “在下认为应该尽快向京都进发,家康没有奥州部队的陪同下是不会出兵的。趁这个时机夺取京都是绝佳的计策。” 勘兵卫对于行朝的意见表示了反对,他说到: “在下认为这第二次开战的话,家康出兵会比以前快,家康抓住良机的机敏有如神算,身经百战却没有任何危险的原因就在此吧,姊川、长久手、关原之战之时都是以寡敌众的,其中在长久手之战中的进退是最为高明的。天下近十六年以来都是德川家的,如果听到有人进攻京都的话,家康为了保住德川家门肯定会以史无前例的神勇速度赶来参战的,这样看来,比起如此草率出兵还不如守卫这座大阪城更好,一心守卫大阪城,能够坚持上几年的话,这期间一定会有良机到来的。” 行朝嘲笑了勘兵卫的说法,他说到: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就用不着进行议和,只要固守在城中就好了,守在城中没有任何的胜算才进行议和的,现在总壕沟都被填埋掉了,第二城郭第三城郭也被摧毁了,现在再说什么守城是什么牢骚啊。家康要想聚集起奥州的部队怎么也得需要五十天吧,我们趁机夺取京都,烧毁濑田,挡住敌人的去路的话,这场仗肯定能打得长一点吧。而家康在这期间也就会慢慢老去,差不多就不能亲自上阵了吧。如果不首先进攻京都还能怎么样呢。” 勘兵卫说出了让在座的各位将领都震惊的话: “这次家康不会用伊达、上杉等外样大名的部队,一定只会用谱代大名的士兵来进行作战的,一旦有什么事的话,就算只调动五万大军的话,若有一百个人叛变,我们的同伙就算再强大也只是相互之间害怕而已,输是肯定的。” 行朝瞪了勘兵卫一眼说到: “就算把所有的谱代都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一万人,家康如此吝啬,只怕谱代们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不依靠外样大名的话根本无法打仗。” 勘兵卫反驳道: “德川的谱代大名分布在三河、远江、骏河、甲州、信浓、佐渡、越后、越前、近江、尾张、美浓、关东伊豆的九国,加起来共有二十一国,安房也全都是谱代啊。就按一国有八千人算的话总数也有十六万之多。倘若诸国留守六万人,剩下的十万人里将其中一半留在将军秀忠那里、让他们守卫江户,家康自己率五千兵马来袭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吗?我们如果将濑田的桥烧毁的话,他肯定选择由坂本来袭,自古在宇治、濑田打仗者,一定是东方常胜、西方必败的啊。” 行朝拼命地坚持说: “守住志贺、唐崎,筑好防线的话,那么大津的米不久全部成了我们的兵粮了吗?” 勘兵卫很冷静的将行朝的话推翻了,他说到: “板仓胜重、松平定胜经常在江州安排很多的间谍情报人员,恐怕早已将各条小路熟记在心了。我们如果在大津布阵的话,东军就会从叡山的暗道或者山间小道进入京都吧。看他们的气势的话,前田、藤堂的士兵即使没有命令也能够出兵,而我们守卫濑田的部队不久就会变成俘虏了吧。” 行朝发怒道: “我才没有闲功夫在这里听你这狡猾又狂妄自大的小子多嘴多舌呢,敌人如果走山路的话,就用枪炮攻击他们那被拉长的阵地,或者用枪、矛都可以进行不断的猛烈攻击啊。” 勘兵卫像是火上浇油似的对着愤怒的行朝说: “哎呀呀,武功谋略浅薄的人真是靠不住啊。在坂本狭窄的土地上,五万士兵就能将所有的阵地都拿下吗?家康将所有的部队分成几部分,每支部队那里都修建上围城,后备部队经过之后围城不也就空了吗?如果我们的部队从后方开始进攻的话,敌人就会从高处用枪炮往下进行射击、或者投掷横枪等也说不定。从低处进攻的一方一定会败,这不是定律吗?” 听到勘兵卫和行朝两人争论的岡部大学说话了: “出征京都不就是为了赶走板仓胜重吗?如果形势不允许的话,就直接前往伏见讨伐松平定胜不也很好吗?” 大野治房一拍大腿,说到: “正是正是啊,现在立刻就找右府公要黑印,准备出兵吧。伏见的敌军只有区区那么一点,简直跟没有是一样的啊。” 勘兵卫表现出的是无论如何也反对出兵的态度,他又说: “伏见城十分坚固,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轻易攻破。而说起井伊扫部(直孝)的话,虽然今年只有二十六岁,确实一个勇敢粗野的武士。他经常将士兵安排在各个地方,据说军队人数达三千人,井伊佐和山的三千人能抵得上其他地方的三万人,这种情况下,我们也选拔精兵不紧不慢的前往京都不是很好吗?” 治房采纳了勘兵卫的意见,决定选派精兵出击京都。他听从勘兵卫的话,在麾下的部队里聚集精锐部队,将残兵若卒都放逐掉,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荒废了许多时日。 大野治房根据勘兵卫的指示,在所拥有的两万士兵中间,将那些伪造军队履历、急着鼓吹要争得功名却还领着很高俸禄的人都驱逐了出去。 治房麾下的部将武藤丹波在评定之后的两天之内,已经将自己队伍中有欠历练的六百余名的弓箭手、枪炮手开除出去了。 虽然混杂着并不熟练的射击手,可是一下子减掉了六百人的步兵,要想在短时间内进攻伏见城的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而勘兵卫这个不让大阪方面尽快采取行动的意图却是很成功的实现了。 治房信赖勘兵卫,让他带领着五十名骑兵、三百名的弓箭、枪炮手,还给了他两千两黄金。当时的一两黄金换算成现在的日元的话是六十万日元,因此两千两黄金总共就是十二亿日元。 “用这些钱能再招揽更多的人吧。” 治房这样对他说,勘兵卫却拒绝了,他说到: “我们有这五十名骑兵、一百名枪炮手就足够了,如果招揽来更多的人的话,反而会使得勘探地形、探察敌我双方的虚实变得更为艰难。” 勘兵卫得到治房充分的信任,在大阪城的这段时间,转眼就到了三月十七日,治房收到了京都妙心寺长老和其弟子佐蔵主写给他的信。 佐蔵主虽然是个僧人,可是他为了报答以前秀吉的恩典,冬之阵时他在大阪进行了守城。治房打开信一看,书信上写的是勘兵卫是间谍的事。 长老给治房的信如下: “特地向您报告。敬启。 小幡勘兵卫这个浪人,是东军依据策略而派来的间谍人员,您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啊。 二月二十四日,他前往大阪而紧接着他就于二月二十八日返回,将您那方的情况一一向隐岐(松平定胜)大人、伊贺(板仓胜重)大人详细进行了汇报,他又称会返回江州,而即刻去了伏见城。他可能又会有什么阴谋,也会向某些不同于我们的别的知音汇报情况,望您千万小心。 诚惶谨言。 三月十七日 妙心寺 大主马(治房)大人” 书信用的是写秘密事项时用的横着写,和纸有竖着的纹路因此很难横着撕开。 佐蔵主给塙团右卫门的直之的侍从山形三郎右卫门写了一封信。信内容的大意如下: “小幡勘兵卫是东军的间谍,进入大阪成是由于战略所需。千万不可大意啊。 他二月二十四日前往大阪,二十八日就返回了京都,将右府(秀赖)大人所赠给他的赏金作为证据带回来,将大阪方面的情况向隐岐(松平定胜)大人、伊贺(板仓胜重)大人详细做了汇报。 两三天之内他又会返回大阪,请千万不要放松警惕。这会是过失,所以想要禀告主马(大野治房)大人、塙团右卫门大人,希望各位能留心观察。” 勘兵卫对于大阪城中士兵的反映所发生的变化很敏锐地察觉到了。 从三月十七日的未时(下午两点)开始,勘兵卫就已经察觉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屋子外面迅速来了很多的手拿丁字钩棒、钢叉的捕快。到了申时(下午四点)左右,平常这个时间都是给勘兵卫送饭的时间,但是那天却迟迟没有动静。勘兵卫就自己拿着小鼓敲了起来,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捕快们看到自己根本没有动摇的样子。 天黑后不久,勘兵卫就派人前往送饭的人桥本弥右卫门那里派了使者,让他去问候一下。 “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是米卖光了吗?要是那样的话可真是不好啊。那我就在四月初一之前把它解决掉吧。” 十八日早晨,桥本弥右卫门出去巡视之时就听到了小鼓的声音,勘兵卫邀请弥右卫门过去做客,在勘兵卫的屋子里,他笑着对弥右卫门说到: “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就想找个东西来解闷儿,所以就打起了小鼓,真是拿不出去手的东西啊,是不是很无聊啊。” 弥右兵卫就这样跟勘兵卫天南海北地侃了一阵,回去以后就向大野治房汇报说: “勘兵卫那里实在看不出来有任何嫌疑的地方啊。” 治房将诸将都聚集起来商量关于勘兵卫的处置问题,一个名叫武田永翁的部将说到: “妙心寺所说的事情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啊。在伏见城中如果真有间谍的话,勘兵卫只要派自己的手下去观察大阪城的情况就完全够了啊,又何必亲自来两趟大阪城呢。另外,昨天您不是还赐给他黄金两千两让他去招募新的士兵吗,可是他也没有收啊,这就能看出来他没有要背叛的二心。总而言之,东军方面听说勘兵卫来到了大阪城,那个谋略家伊贺守(板仓胜重)就故意去通报那些出家人,让他们来告密,估计他这是谋划着让您杀了勘兵卫啊。而且如果是将军家将勘兵卫安排在大阪的话,那么您惩罚他就会变得很奇怪了,有可能就会像去年大佛钟铭的难题一样在引起矛盾、再次战争也说不定呢。在下认为还是先将勘兵卫叫到这里给他问话,看看他的反应再做定夺吧。” 十八日申时(下午四点),勘兵卫收到了大野治房的传唤,使者这样说到: “这将是一个十分隐秘的谈话,你就没有必要带侍从一起过去了。” 勘兵卫在心里都做好了死的思想准备了,可是他却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这样的话,那我就一个人去好了。” 勘兵卫就带着一个拎草鞋的人前往了大野治房的房间,进去一看,岡部则綱、武藤丹波、法华僧随云院等人都在等他。 他们向勘兵卫质问道: “最近在京都、伏见流传的大阪城兵暴乱、放火烧町屋等的谣言都是你的杰作吧。伏见城代松平定胜大人的手下已经通知了妙心寺,寺僧们已经送来了这样的书信了。” 勘兵卫接过了长老和佐蔵主的书信 他看后大笑说到: “各位大人就是凭借这个东西就对在下产生了怀疑了吗?就因为这样愚蠢的事老练的家康就会跟大军展开战争吗?那各位的想法岂不是太浅薄了吗?” 治房本来躲在帘子后面听勘兵卫的辩解,这时他现身出来说到: “你刚才所说甚是在理啊,这下我就明白了,你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地方。我测试你真心的事情也希望你能有所谅解,但是为了能使右府大人能够安心,还是得请你写下一封起誓书。另外,也请你住在佐和山的令堂搬来大阪城内住吧。我会在我家附近再建新房子,让老人家住在那里的,你也一起住过来吧。” 勘兵卫按照要求写完了给秀赖的誓文,在新房子落成之前,勘兵卫被允许住在堺。 十九日到达堺港口的勘兵卫身边,多了两个耳目。勘兵卫于二十五日回到了大阪城,会见了大野治房,听说新房子会于二十七日建成后,他高兴的说到: “如果是那样的话,在下想要二十八日就搬进去住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勘兵卫那日住在了在大阪城下的京极备前那里任职的朋友那里。治房信任勘兵卫就没有让耳目们跟着他。 二十六日,回到堺的勘兵卫立即准备了船只,于二十七日月出时分从海里北上了,亥时(晚上十点)过后他到达了尼崎,二十八日他又回到了伏见城。 秀赖虽然也推算到家康可能在谋划着再度进攻大阪,但是他让随从在幕府现身,想通过这样来延后开战的时机。 而淀君则根本没有想过与德川家进行再战,家康在世这段时间确实是不能麻痹大意,可是秀忠是淀君的妹夫,大阪城里还有秀赖的正室千姬。有如此紧密的血缘亲戚关系在,一直这么打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阴险且顽固的大御所大人去世了的话,德川、丰臣两家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和睦吧,淀君对此表示了十分乐观的态度。 三月十五日,秀赖的使臣青木一重和淀君的使者常高院、二位局、大蔵卿局、正荣尼来到了骏府拜谒了家康。 一重向家康献上了金线织的花锦缎十卷,常高院等进入了内殿谒见了家康,并向他诉说了淀君的诚恳请求: “我认为两位御所大人能够一起平安无恙的回归大阪城的话实在乃万民之幸事啊。去年丰臣家的领地河摂两国大旱,实在是经受不起战乱了,如果士民四处逃散的话,税收实在是很难保证啊。城中上下实在穷困得很,万万请大御所、御所两位大人身怀善心、慈悲为怀啊。” 家康在心里暗暗嘲笑淀君的想法天真、见识浅薄。他像往常一样没有当场拒绝而是回答说: “如果宰相(义直)的婚礼在尾张举行的话,我不几日也会赶往尾张的,出身乡野的尾张家的女人们关于典礼之事实在是不在行,能不能请你们各位提前一些日子前去做一些知道呢。一重前往江户完成使者的使命后赶过去就可以。我出席在尾张的婚礼后不久就会上京,然后就会赶往河摂两国去查访当地民情,然后就会考虑税收的增减情况。” 家康在义直的婚礼结束之后上京就是为了灭掉秀赖和淀君以解除德川家的后顾之忧。 这日京都所司代板仓胜重传来的飞报到达了骏府: “京都城中,大阪城的士兵即将来攻城、放火的流言四散,町人们都非常害怕,他们纷纷前往醍醐、鞍马、爱宕、高雄山躲避兵乱。另外也有人说他们只烧町而不会冒犯皇宫,因此很多人在忙着将自己的财物运往皇宫或者山洞里、抑或将财产寄存在各公家家中,骚动将不断发生,难以抑制。” 家康这日将松平忠明、本多忠政派往了京都,将内藤信昌派往尼崎,将藤堂高虎、井伊直孝、三宅康信等部队派往淀城,下命令让他们前去警戒。 胜重的通报有些夸大其实了。他是根据家康的指示,为了得到开战的机会而将这社会上的风言风语统统收集起来、紧急汇报了。 十七日,胜重的儿子板仓重昌从京都来到了骏府,紧急报告了大阪的状况。大阪城里正在紧急进行着二次作战的准备:他们将天王寺一带的田地里的井都填埋掉、将土地都平整掉,正准备着进行战斗。 第二天的十八日土井利胜作为秀忠的使者从江户赶到了骏府,与家康进行密谈。 二十二日家康命令骏府加护鼻的火炮师傅制造了大量的五十贯文目的火炮。 二十三日,幕府向各位大名下达了军事改制的告示。以前的规定是每一万石配备二十人、一百支枪,现在装备改成了五十支枪、二十挺火炮。 二十八日,幕府向各位旗本发布了临阵前准备的命令。 “大御所将于下个月的二日从骏府启程前往名古屋。将军也有会即刻上京的命令。诸士兵做好随行的准备,等待接下来的命令。” 家康为了得到再次开战的理由,已经向秀赖母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秀赖在讲和之后并没有将浪人们放逐,反而比起冬之阵的时候给予他们更多的俸禄,增加家臣的数量。 另外他还重新挖开壕沟、设置栅栏等,一直在采取不安分的举动,成为了在世人们中间散播的各种各样的流言。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持天下的安稳,秀赖母子不得不暂时搬离大阪城移居和郡山,以此来解除天下人的疑虑。在幕府修复大阪城之后有朝一日一定会让秀赖母子回到大阪城的。” 秀赖母子肯定不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现在,以京都的骚乱为理由出兵的话,就很容易找到再次开战的借口。家康是无乱如何也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将丰臣家彻底消灭掉,所以他有些心急了。 大阪城内,随着对于家康会再次进攻的事实越来越清晰,秀赖和身边的近臣们不得不卡是加快进程做好迎战的准备了。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对幕府表现出了一味顺从的姿态。 大阪方面的部队将会烧毁京都的传言蔓延开来以后,町人们都为了避难而引起了大的骚动,而这正是所司代板仓胜重发言的原因。 胜重对在京城中的各町的年寄曾经打过这样的招呼: “敌人会从大阪来袭、会火攻京城的消息可都不是空穴来风,你们都要提高警惕啊。” 家康故意引起这样的骚动,并以此为理由向违反了议和条款的丰臣家提出了更换领国以及与此相对的放逐新招募的浪人的要求。 秀赖陆陆续续的收到了幕府为了跟丰臣家再战而不断下了连珠炮似的命令的报告。 四月初一,幕府的年寄酒井忠世、土井利胜向五畿内的大名们下达了命令: “要统计从去年至今年进入大阪城者的住所及姓名,从大阪城逃往走的人,不论男女老少都要将其逮捕,对于那些消息不详的人就将其妻儿逮捕、无妻儿者就调查其亲戚的名字然后上报。” 同一天,幕府向武蔵在国的武士发布了出征的命令: “由于大阪之事,上面会于本月九日至十一日之内出征,在此之前,要先攻打至近江的濑田,以此作为前阵,根据去年的军令各部队和议之后等待命令。取道东海道或中仙道的那一条路都可以。为了战马的开销,每一万石应该配发三百份的军粮。” 四月初三,家康第二天就离开骏府下令前往名古屋。名义上是为了九儿子义直的婚礼而前往的,实际上是为了再次进攻大阪的出征。 麾下的将士为了冬之阵将储备全都用光了,现在实在是穷困之极,所以根本拿不出征途用的旅费,因此想要借钱的人很多。 本多正纯向家康汇报了这件事情,可是却被家康拒绝了: “我平日里给你们发俸禄可不是要让你们去养妻儿、享受美食的。在临战之前已经没有贮备金钱而无法准备充分的人,立刻就将其放逐吧。” 四月初四午时(正午),家康与十儿子赖宣一起率领旗奉行的庄田安信、枪奉行的大久保彦左卫门、火炮指挥成濑正成及部下数千人的旗本从骏府出发了。 军令如下: “一、严禁喧哗打闹。如有违法者则不论是非,都会对双方进行严惩。如果是因为亲戚的关系或是凭借朋友的关系加入到队伍中来的人,其罪名要重于本人。如果有手下留情而日后暴露的话,其主人也要以重罪论处。 二、违法军令者必将会被定罪。即使争得先锋立下战功也不例外。严禁不跟先头部队打招呼就进行侦察活动。无故进入其他部队者,应将其武器和战马一并没收。” 四月五日家康抵达了挂川城。这日,从大阪赶来的大野治长的使者来到了家康的大本营。 家康召见了使者并听他汇报了详细情况: “关于大阪交换领国之事,右府大人及其母亲(淀君)坚决拒绝表示歉意,常高院受其命令前来陈述了理由。” 家康带着十分担忧的表情的回到说: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得办成啊。” 藤堂高虎作为家康的先头部队于四月二日从伊势的津出发、到达了伊贺的上野城。四日他们由伊贺上野城出发前往淀城。 高虎率领的部队有骑兵的武士四百五十人、负责火炮、旗帜的步兵六百余人,加上仆役长和马夫总共有五千人左右。 藤堂的队伍经过山城国玉水(缀喜郡井手町),于五日到达了淀城。淀城的土豪木村与三左卫门的府邸是一座古城遗迹,也就是极其坚固的要害之地。 高虎将大本营就安在这里,他们深挖壕沟、筑栅栏,等待着家康的到来。阵营里有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 “有谣言在传大阪城的间谍进入了京都,他们会放火烧城,水路上骚乱不停,看这情况必须要出动水手部队了。” 高虎派了火炮步兵队伍前往宇治川、桂川巡察,让他们实行严格的昼夜警戒。 另外,他在淀城的大桥、小桥两处地方设立了哨所,盘查往来的行人。 井伊直孝于四月六日率领总兵力三千二百人从彦根出发,于八日到达了伏见城。成濑正成也率领六百八十人于四月四日离开桑名,在当日就到达了伏见。 四月四日,秀赖接到情报:关东的各位大名们都陆陆续续抵达京都、伏见,于是他将诸将都召集在大本营的大屋子里,举行了军事会议。 他认为与东军的再战不可避免,而事情已经到了最坏的境地了。他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了各位将军: “我早就对于家康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约定而感到恼怒,去年举义兵时,大阪城中就没有就议和之事达成一致的意见,只是大家都觉得要坚守城池实在是有些困难,所以才答应了议和之事。只是没有想到家康不念旧情,不断对我们进行欺诈,将我们的惣城郭摧毁、将所有的壕沟进行填埋、在京都聚集兵力,他不是一直在对我们示以敌对的脸色吗? 平日里一直稳重的秀赖如今眼里有着平常见不到的尖锐的眼光,脸色通红激动的一直在讲,诸将们都认真听着。 秀赖接下来终于讲了他们等待已久的话: “事到如今我们不该再有任何的犹豫,如果家康来袭的话,我们就要倾尽全力与其相抗衡,一直战斗到弹尽粮绝的那一刻,我们要将自己的尸骨留在这片土地上。” 会议在场的各位群情激昂,豪言壮语不断。 七支队伍的头领甚是激动,他们向秀赖表了自己的决心: “我们接受右府大人做的慎重决定,一定会不惜性命、为您鞍前马后直至战死沙场!” “现如今没有了惣城郭,东军一定会向南走取道天王寺来袭的。我们将全部力量放在八町目口,分成两组进行进攻的话,便一定会取得家康和秀忠的首级啊。” 在会议现场,织田长赖向秀赖请求道: “这次的战役能否让在下担任大将军呢?末将一定会倾尽全力进行战斗的。” 秀赖有些犹豫,暂时没有回答,诸将当中表示反对的声音也很高: “能接受像云生寺一样的人吗?” “那可是行为怪异的人啊,不是关东的间谍吗?” 长赖怒道: “我可是总见院(信长)的侄子,完全具有指挥大阪诸军的能力和身份。如果不允许我担任大将军一职的话,就算与右府大人一同暴尸城头也是徒劳无益的啊,在下现在就申请退出。” 长赖于是乎离开了大阪城赶往了京都。大阪城中的织田有乐斋和他的儿子尚长也追了出来。 四月五日秀赖来到城外巡视各部队的阵地。历练战术。后藤又兵卫和木村重成率领两支队伍作为先头部队走在前面。 紧随其后的是丰臣秀吉的侍从老武士津川亲行,他高举着秀赖的金葫芦的马标。 津川之后是秀赖的近臣俊良列的一支队伍,一路风尘仆仆的前进,毛利胜永在秀赖身边手捧头盔前行。 在晚春的强烈阳光的照射中,装饰了绮罗的整个队伍的行列十分威严,这阵容甚至让人想起太閤在世的时候。 明石全登、生驹正纯、真田大助、一木远雄等诸队的队尾还跟着长宗我部盛亲、真田幸村、大野治房三支队伍在后面加固防线。 七支队伍守护诸门,而大野治长则守护大本营。 秀赖出了大本营的追兵门,由安倍野前往住吉,在返回的路上了。途中他登上了茶臼山观察周围的情况。东军来攻之时这一带就会成为决胜的战场吧。 秀赖让自己巨大的身体在马上摇晃,脸上毫无倦色地从天王寺到岡山进行考察,申时(下午四点),他回到了大本营。 这日,诸队都将旗帜插满了阵地,在城门进出口的地方敲击大鼓,城下的居民们都被这严肃的军队阵容吓到了,个个都面露恐惧的神色。 四月七日,本多正纯根据家康的命令,向岛津家久、锅岛胜茂、大村喜前等西国诸大名送去了如下的书信: “特意给您写信,敬启。眼下大阪城中正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谣言,不久两方就会决裂的吧。希望中国、西国地方的部队能够前往兵库西宫、尼崎附近进行准备,等候命令。 也就是说没有这方面的命令,即使大御所大人上京也不要轻易出兵,就请各位在自己的领地上静候命令。 抑或是由我们这一方面安排使者过去,如有变动的话,就会有所通知的。惶恐谨言。 卯月(四月)七日 本多上野介正纯” 四月九日夜里,大阪城内发生了大野治长遭遇刺客袭击的事件。 大阪城内的军事会议结束了以后,治长就开始往住所赶,刚出了樱门外,从嫩树叶味道笼罩的黑暗当中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来,他手持腰刀刺向了治长的肩膀,然后就迅速逃跑了。治长的左侧腋下到肩膀受了很重的伤,他扶住一个叫平山内匠的侍从的肩膀,拔出刀来,要去追那个人。 侍从岡山久右卫门抄小道去追那个行凶的刺客,将他的退路挡住紧紧逼上,而这名刺客见无路可走就又从原路返回了。 “你这小子,能跑的掉吗?” 治长一边喊着一边追上去。 平山内匠对准刺客向他斜砍了一刀,刺客当场毙命。 大家打着火把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的面容实在是没有任何印象。 “将这家伙的尸体进行暴晒吧,不久认识他的人就会现身的吧。” 治长忍着剧痛下达了命令后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的傍晚时分,不知道从那里就传来这样的消息: “那具尸体是大野主马组的成田勘兵卫部队里的人呢。” 治长为了辨明真假,派了五十名骑马的武士前往,结果发现勘兵卫已经放火将自己的房子烧掉、自尽了。 大阪城中,各位武士之间都开始用怀疑的眼光来打量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又出现谋反的人,城里一片骚动。成田勘兵卫派人刺杀治长是受了家康的指示呢,还是治房不满由于其兄长优柔寡断的态度导致大阪城中士兵们的士气低迷,他感到很气愤于是命令勘兵卫行凶的呢,事情还没有眉目,因此又是谣言四起。 治长在那之后为了养伤长期卧病在床。 四月十三日在大阪城里,大野治长、治房兄弟、木村重成、渡边糺、薄田兼相等人将长宗我部盛亲、真田幸村、后藤又兵卫、毛利胜永的将军召集来,在秀赖面前召开了军事评定会。 治长九日夜里受的伤还没有痊愈因此他坐在担架上出席了会议。 与东军的再战迫在眉睫,必须尽快决定作战方针了。 真田幸村不再像以前似的拘谨缄默,他强力的主张自己的政策: “这座城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名城,去年的守城也很牢固,只是现在连惣城郭都没有了,壕沟、第二城郭、第三城郭也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只有主城堡的裸城了。如今向我们尽忠的大名也不再那么多了,在这种情况下,右府公如果能尽快上京进宫,并且派七支队伍的五千余人控制伏见城的话是再好不过的了。在此基础上,让大部队撤离宇治、濑田的桥,在志贺、唐崎对峙的话,相信倒向我们这一边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回让我们转运也说不定啊。而如果我们自己离城出征的话,就只剩下等着这座城灭亡了。” 长宗我部、后藤、毛利同意了幸村的意见。后藤又兵卫催促着大野治长尽快做决定。他说到: “渴望生的话就会灭亡,而一心求死则可能生存下来。如果不做好思想准备在死的危险中求生存的话,在下认为是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的。” 大野治长开始犹豫要不要离开大阪城。他说: “我方十万兵力,只有集中在这要害的城中,才有可能齐心合力应对敌人,如果四散在各处的话,很有可能被人钻了空子、遭遇到偷袭啊。” 幸村声音急迫地催促治长道: “如果只依靠主城堡的话,真正大敌当前的时候,在这里就等同于灭忘啊。我们只有抢先一步前往京都、派人到江州才有可能更多的同盟者会现身,缩在大阪城里能有什么策略可用啊?” 在秀赖身边任职的治长以下的官员们,平日里净学习城中的礼仪或者佛学了,根本就没有学过军事战略方面的东西,因此即使是到了主人人身安危受到威胁的时候也没办法提供丝毫的意见。幸村等将军们都紧锁眉头。 七支分队的头领们终于发话了: “大阪东面是深深的泥地、西面被海所环绕、北方又有河流流过,因此关东军必定会从南面进攻而来。现在没有惣城郭,我们就将十万部队分成两支队伍,向南面进攻。家康来袭的话,我们就进行猛攻,在下认为很快能一决胜负。” “关东军依仗人数众多,不会做好必死的准备战斗,如果我们抓住一点点的机会拼命进行战斗的话,一定会取得胜利的。” 秀赖同意了治长和七支队伍头领们的意见。 他虽然是有着聪敏瓷质的成大器者,可是在大阪城中长大的他并不了解他国的情况,所以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出征京都、近江。 真田幸村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后说到: “修理(治长)大人是担心右府公的安危,怕如果他亲自出征的话会有危险,所以才没有同意。总而言之出征的事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大野治长等人指使天王寺附近的居民,让他们平整天王寺一带的土地、将壕沟、井都填埋掉,开始准备大军决战的战场。 治长于四月十五日派侍从吉村平左卫门前往和歌山,会见浅野长晟的家老浅野右近、同左卫门、龟田大隅三人,劝说他们加入治长这一方成为他们的同盟。他们这样说到: “浅野家世世代代就与丰臣家有着深厚的渊源,这份情义是无法割舍的,去年冬之阵时但州(长晟)转投了关东方面军,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啊。如果您还没有忘记与太閤的旧缘的话,就请您迅速入大阪城吧。如果真是可以这样的话,但州可以得到千枚金子、三个法马,您的年寄也可以每人得到一个法马,三十匹战马。” 一千枚金子就是一万两,法马就是秤砣状的金块。 三位家老商量道: “我等收大人的封赏全都是依仗德川家的恩典,如今这倒霉的右府公要来拉拢我们怎么也是不可能的啊。我等就不用向大人汇报,我们自己知道就好,直接回绝了他们的邀请吧。” 他们对吉村平右卫门回答说: “我等怕是没有办法听从右府大人的命令行事了,也用不着向大人汇报,在下等就直接回绝了。” 吉村很快就赶回去了,可是他们于二十日再次来到和歌山城,向三位家老提交了秀赖的书信并对他们说到: “右府公说还是想要依着旧情依赖浅野家,因此与东军作战得胜之时,希望但州能加盟纪伊,并给他大和国,给浅野右近大人和泉国,给左卫门大人摂津国,给大隅大人河内国。务必请您各位给予帮助。” 浅野右近等人认为这次不能就这样依据个人的看法就进行回绝,于是将秀赖的意思转达给了长晟。 长晟立即向右近等人下令道: “不能答应右府公的要求,那些使者带来的书信要赶紧交给大御所大人,如果有所耽搁的话就会招来别人的怀疑的。” 治长从秀赖那里领了命,希望能够获得细川忠兴的协助: “大阪城的武器弹药足够支撑十年之用的,而如果能够再获得您的援助的话,胜利就会毫无疑问的属于我们,有很多的人都支持右府公大人的。” 忠兴拒绝了提供协助,他这样说到: “在下认为现在右府公能采取的上上策就是一心遵从大御所大人的命令行事。” 治长明白想要得到各位大名的帮助是很难的了,于是他谋划着要在东军来袭之前袭击距离大阪城很近的和歌山、以使得浅野家能够降服。能够攻下三十万石的大领国的话,战争形势将会有所好转的。 治长向老臣北村善大夫命令道: “给纪州的乡士、吉野、熊野当地的武士以金钱,在长晟集中兵力往大阪进发的时候,就让他们包围和歌山城,浅野军方面后方有难就会惊慌失措,我们趁此机会进攻的话必然能够将它们一举击垮。” 和歌山的乡士们在浅野家接管纪州以后,受到十分严厉的土地检查,还要缴纳很重的贡奉,所以他们一直对浅野家怀恨在心。 于是乡士们都接受了治长的邀请,他们得到了军事资金因此开始谋划着伺机就进行起义。 家康于四月十日到达了名古屋,十二日,义直的婚礼在名古屋举行,义直的妻子是浅野长晟的妹妹春,年龄是十四岁。 第二天十三日,离开大阪城的织田有乐斋和他的儿子尚长到达了名古屋,觐见了家康,向他详细报告了大阪城内的情况。从这个月初就有传言说伊势、尾张、美浓、三河的部队将前来袭击,这在大阪城中引起了很大的骚乱。而主事者中间大家都各自为政,形不成统一的意见。大阪城中的各种意见一共可以分成四派。 “哦,那这样就是说这对他们而言成了一个难题了。” 家康双眼闪着光芒。 “一派是七支分队那些人,一派是大野修理(治长)、同主马(治房)、后藤又兵卫他们,一派是木村长门守、渡边内蔵助(糺)、真田左卫门佐(幸村)一群人、再有一派就是长宗我部宫内少辅(盛亲)、毛利丰前守(胜永)、明石扫部助(全登)他们。另外秀赖的母亲淀君有事也会表达自己的意见,因此军事会议经常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明确的决议来。” 家康通过本多正纯等人,于第二天的十四日向土佐的山内忠义等下达了出征的命令: “紧急通知。大御所大人将会于这个月的十七、八日抵达京城。将军大人将会于本月的二十四日、五日上京,召集军队尽早地渡海赶往纪伊领国,与浅野但马守(长晟)大人进行商议,哪一方会出征敬请听候命令。 另外要给予海军以扶持和金钱,请做好准备,备好粮草,这是一定要的。惶恐谨言。 卯月(四月)十四日 本多上野介 正纯 成濑隼人正 正成 松平土佐守大人” 家康的身边的侍从们向山内忠义告知了以下当前的情况: “大阪方面虽然几次前来道歉,可是两位大人却并不予以接受,因此与去年议和的消息有所出入,最近一段时间内我们就会出兵进攻大阪方面,因此要把晚上也当成是白天,就算只有一艘船也要希望能够尽快出海。” 四月十四日天降大雨,所以家康就停留在了名古屋,十五日巳时(早晨十点)大军出动,渡海到达桑名后,又于十六日往龟山进发。 这日,尾张的一直得知的事态的紧迫而从名古屋一路追着家康到了桑名。 家康十七日来到了水口,他收到报告说松平忠直已经率兵在近江的坂本安营扎寨,于是家康下令道: “通知越前少将在明日之内要占领山城西岡向明神(向日市)。” 这天,将军秀忠的使者成濑正成到达了水口,报告了秀忠出兵江户的事,说到: “大人已经于十日到达了江户、十四日到达了骏州清水。到达京都可能会在二十三、四日左右。请您在那之前先等待将军大人、不要开战,他希望可以做您的先锋部队。” 将军秀忠诚恳的请求家康不要提前开始战斗,希望他可以任命自己为先头部队。 根据家康的布阵,动员部队的大名中间很多人都在冬之阵中将军事资金全部用光了,他们是靠着借的钱来度过紧急情况的。也有人依靠西本愿寺,借到了数千两的钱才勉强得以出征的。 家康于十八日上京了。《义演准后日记》中这样记载着: “十八日,大御所上京。到达了京城。(中略)寒风猛吹犹如冬天。北山有积雪,白的好像天上的云朵。不用说那是当月的雪。” 在如此不合时节的雪当中,上京的大御所进入了二条城,从奈良叫来了表演能的演员,举行了能的表演宴会。 十九日,家康将近臣大野治纯派往大阪城,命他去探望哥哥治长的伤势如何,家康这样说到: “你哥哥修理大夫意外受伤,你就去大阪探病吧。如果能知道伤得深浅、是什么人所为的就更好了。” 家康另一方面命令细川忠兴、岛津家久、锅岛胜茂等九州有影响力的大名们出兵。 将军秀忠于二十一日进入了伏见城。秀忠认为这次的出征也要听从家康的意向,用小部队抄小道前进,绕了好多道才上京。家康知道以后大怒道: “公方的人将奥州的大名们安排在后面,如此轻率的举动实在是岂有此理啊,告诉对他们会面要延后两三天。” 家康虽然说将会面延后,可是又考虑到有必要召开军事会议,于是在二十二日将秀忠叫到了二条城。 伊达政宗、黑田长政、加藤嘉明、前田利光、上杉景胜、池田利隆等各位大名都陆续到达了京都。 二十一日,丰臣秀赖对即将成为战场的摂津、河内一带的寺庙、神社发布了以下的禁令: “一、本军队的士兵不准烧杀抢夺。 二、禁止放火。 三、禁止砍伐竹木。 要严格遵守以上各条规定。如有违反者将进行严刑处罚。 庆长二十年卯月二十一日 (秀赖)黑印”

>德川家康

德川家康
作者: (日) 津本阳
副标题: 乾坤梦3
isbn: 7807557087
书名: 德川家康
页数: 250
译者: 仉丽
定价: 25.00元
出版社: 花山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