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试读:第三章

这股恶心的气味到底是什么? 苏菲•纽曼正要把蓝牙耳机塞进耳朵,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就顿住了:她闻到了某种极其难闻的气味。她立刻关了电话,把耳机塞进口袋里,俯下身,闻了闻敞口的黑茶罐。 今年刚刚立夏的时候,苏菲和弟弟乔希来到了旧金山,从那时起,她就一直都在这间名为“咖啡杯”的咖啡馆里工作。这是一份很普通,但也不错的工作,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大多数来这儿的顾客都很和善,只有少数几个人显得有些傲慢,当然,她也曾遇到过一两个粗鲁至极的客人,可是,这儿的工作时间让她很满意,薪水也不错,小费也比别的咖啡馆要多。 而且在这儿工作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她的双胞胎弟弟就在马路对面的书店里工作。 自从去年12月过完15岁的生日之后,两姐弟就开始攒钱,准备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他们大致估算了一下,要想攒够买车的钱,这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如果他们能够做到在此期间不买任何CD、DVD、游戏机、衣服或鞋子,而这恰好对苏菲来说是最大的诱惑。 通常来说,咖啡店里除了她以外,还有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可是今天,其中一个生了病,提前回家了,而另一个,也就是这家咖啡馆的主人伯妮斯,在午饭后就匆匆忙忙地去批发市场购买新鲜的茶叶和咖啡了。临走时,她保证一个小时就回来,可是苏菲知道,她这一走至少需要两个小时。 经过了一个夏天,苏菲已经习惯了店里出售的茶叶和咖啡的特殊气味。现在,她只要闻一闻,就能将伯爵茶和大吉岭茶区分开来,她也很清楚爪哇咖啡和肯尼亚咖啡之间有何不同。虽然她并不喜欢咖啡的苦涩滋味,可是她却非常享受咖啡在冲制过程中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浓郁的香味。不过,她对茶却似乎更加情有独钟。在过去的几个星期当中,她已经品尝过店里所有的茶叶,她尤为喜欢充满浓郁甜香和特殊香气的花草茶。 可是现在,店里却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恶臭。 这种气味很像是烂鸡蛋所发出的臭味。 苏菲将一听茶叶拿到鼻子前,深深地闻了闻。阿萨姆茶特有的松脆气味立刻填满了她的咽喉:怪味不是从这儿来的。 “茶叶应该是用来泡茶喝的,而不是用来闻香气的。” 苏菲闻声便转过身来,看到书店老板的夫人佩里•弗雷明走了进来。佩里•弗雷明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而她的年龄似乎也是一个谜:你可以说她刚过四十,也可以说她已年近六旬。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年轻时一定很漂亮,时至今日,她仍然风韵犹存。她那双绿色的眼睛是苏菲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明亮,最清澈的一双眸子,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她还曾经很疑惑,这位上了年纪的女士是不是戴了彩色的隐形眼镜呢? 佩里原本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不过现在,苏菲发现那里面出现了几缕白发。眼下,佩里把长发编成麻花辫,束在脑后,长长的麻花辫一直垂到腰际。她的牙齿长得很好,而且很白。岁月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除了眼角处的几缕笑纹。相对于她的丈夫而言,佩里的穿着通常都显得更加高雅,今天她穿了一件翠绿色的无袖连衣裙,裙子的颜色和她的眼睛十分般配,至于裙子的质地,苏菲觉得那很可能是一条真丝裙。 “我以为是它发出的怪味。”苏菲回答说。说完,她又嗅了嗅茶叶。“现在,那股怪味好像没了,”她接着说道,“可是刚才,我闻到了一种奇怪的气味,我觉得那就像……就像……就像是臭鸡蛋的气味。” 说话的同时,苏菲一直望着佩里。她惊异地注意到这位女士的那双明亮的绿眸子突然瞪得浑圆,然后立刻将目光投向了马路对面……她们看到对面书店的正方形窗框突然破裂了,还有两扇窗户彻底地被震成了碎片,散落在一片尘土之中。一阵阵黄色和绿色的烟雾随即从窗户里飘了出来,空气里立刻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气味。苏菲又吸了一口气,这次,她还闻到了一股浓烈而清新的胡椒薄荷糖的气味。 站在她对面的那位女士的嘴唇开始颤抖,同时紧张地自言自语道:“噢,不……不是现在……也不是在这儿。” “弗雷明女士……佩里?” 那个佩里将头转了过来,她的眼睛瞪得溜圆,同时流露出一种极度恐慌的眼神,就连她平时一贯说得很流利的英语此时也染上了少许的外国口音。“待在这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出去。待在这儿,不要动。” 就在苏菲正想问她到底怎么了的时候,马路对面传来一声巨响,直震得她的耳朵嗡嗡作响……她费力地咽了一口口水……她看到对面书店的门被撞开了,她之前看到过的一个大块头男人随之飞了出来,然后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此时的他既没有戴帽子也没有眼镜可以遮挡,于是,苏菲便看到了他那如死人一般苍白的皮肤,以及他那双黑色大理石般的眼睛。那个男人跌倒在地之后在马路上趴了一会儿,很快,他就举起双手,挡在脸的前面,遮住强烈的阳光。 苏菲感到一种冰冷的固态物质正在自己的胃里慢慢溶化。 那个男人手上的皮肤正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移动。一种粘稠的膏状液体慢慢地顺着他的袖子流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他的手指正在一点点地融化。一滴看起来像是泥浆的灰色液体滴落在地面上。 “傀儡石人,”佩里惊呼道,她的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起来,“天啊,他已经制造出了傀儡石人。” “咕噜姆人?”苏菲反问,她感到嘴巴里的皮肤组织开始膨胀,一种干涩的感觉迅速蔓延至整个口腔,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舌头有点胀。“《指环王》里的咕噜姆人?” 佩里疾步向门边走去。“不,是傀儡石人,”她漫不经心的回答说,“泥巴人。” 对苏菲而言,这个名称没有任何意义,她正带着一种既惊恐又疑惑的复杂心情凝视着马路上的那个怪物——傀儡石人——看着他慢慢地从马路中央爬到遮阳篷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鼻涕虫,爬过之处都会留下一道湿漉漉的泥巴印记,在炽烈的阳光下,那道印记很快就被晒干了。 在他还没有爬到遮阳篷下时,苏菲又看了一眼他的脸。他的五官已经像融化的蜡一般,变得模糊不清,只留下一个布满了裂纹的硬壳,看起来就像是一张蜘蛛网。他的脸让苏菲想起了沙漠里那干涸的土地。 佩里不顾一切地冲过马路。苏菲看到她解开了编好的麻花辫,同时摇了摇头,让头发尽数散开。那头黑亮的长发并没有伏贴地搭在背上,反而扬了起来,仿佛是被风吹起的一样。只不过,当时的街上一丝风都没有。 苏菲犹豫了片刻,然后,她便抓起扫帚,跟在佩里的身后冲过了马路。 乔希还在书店里! 书店里一片狼藉。 原本干净整齐的架子和精心堆叠起来的桌子全散了架,房间里到处都是成堆的木屑。书架也全都不复存在,有的架子被从中劈成了两半,精美的装饰画和地图的碎片散落在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气味:纸化成了黑色的纸浆,木头也全都变干、腐蚀掉了,就连天花板都被划得面目全非,表面的石膏全部脱落,露出了里面的木质结构,被切断的电线悬挂在半空中。 一个身着灰色西服的小个子男人站在房间的中央。他正小心翼翼地拂拭着沾在袖口处的灰土,而他的两名傀儡石人手下正在地下室里四处搜索。另一个石人,也就是之前受了伤,在街上差点被太阳烤化了的那个,正痛苦地斜靠在一对已经散架的书架上。他那像泥巴一样的灰色皮肤正在不断地从他的手上剥落下来。 小个子男人转过身来,看到了刚刚冲进来的佩里,以及她身后的苏菲。他微微向前欠了欠身。“啊哈,佩蕾娜尔女士。刚才我还正在想你去哪儿了呢。” “尼古拉呢?”佩里质问。她又说了一遍那个名字:“尼古拉。”苏菲看到这位佩里的头发如海浪般激起了一阵阵小的波浪,同时,飘起的发丝间也闪现出一些类似于静电的蓝白色小火花。 “我想,他应该在楼下。我的手下也正在找他。” 苏菲一边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扫帚,一边悄无声息地退到了房间的另一侧。乔希,乔希在哪儿?她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丝毫不关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弟弟,她要马上找到他。 “你看起来永远都是这那么的迷人,”小个子男人说道,他的目光也锁定在了佩里的身上。“看起来一点都没老。”他又向着面前的女士微微鞠了一躬,以一种非常传统的方式。“看到你总是一件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 “我也很想对你这样说,迪,只是这真的很难。”佩里向前走了几步,同时用她那犀利的眼神将各处都扫了一遍。“我闻到了你带来的那种恶臭。” 迪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实在是很喜欢硫磺的气味。这种味道真是……”他顿了顿,“真是太奇妙了。”说到这儿,迪睁开了眼睛,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我们是来这儿找那本书的,佩蕾娜尔。请不要告诉我你们已经把它给毁了,”他接着说到,“你的好气色和健康的身体就是证明它还存在的最好证据。” 什么书?苏菲听了,满脸疑惑地看了看四周,这家书店里有各种各样的书。 “我们是这本书的守护者,”佩里说,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常,令苏菲忍不住看了看她。结果,女孩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呆若木鸡般地杵在那儿,一动不动。佩里•弗雷明已经完全笼罩在一层银色的薄雾之中,透过银色的微光,她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一层网状的薄纱。围绕在周围的银色薄雾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唯独只有她的双手处,银色雾气显得很浓很厚,看起来就像是戴了一双金属护具。“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它。”佩里突然厉声喝道。 “我会得到的,”迪说。“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我们已经得到了其它所有的宝藏,就差这本书了。现在,你也别和我过不去了,这样大家都好,告诉我书在哪儿……” “不!绝不!” “我知道你会告诉我的。”迪说道,一挥手,那个巨大的石人开始向佩里发起了攻击。“人类的行为从来都不难预测。” 尼克•弗雷明和乔希从地下室出来,打开干洗店的门的那一刻,他们看到佩里,以及跟在她后面的苏菲,冲过了马路,进了书店。“让这扇门开着,”尼克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向身上所穿的体恤,从体恤脖领处摸出一个正方形的布袋,从布袋里又掏出了一个金铜色封面,看起来像是书的东西。 乔希立刻从门上拔出插销,同时费力地推开了门。尼克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翻看着那本边角已经被磨毛了的书。乔希跟在他身后,侧过头瞅了一眼,只见发黄的页面上印着一些华丽的花体文字,以及一些几何图案。转眼间,他们二人就到了书店门口。 一进门,尼克和乔希就看到魁梧的石人向佩里发起了攻击。 紧接着,就发生了爆炸。 瞬间,空中布满细小的沙砾粉末,厚重的黑色大衣被炸成碎片,落在地上。一阵小旋风腾空而起,一时间,尘土飞扬,但很快一切就随着旋风的离开而恢复了平静。 尼克和乔希的到来分散了佩里的注意力。她向后微微转了一下头……就在她扭头的那一瞬间,迪将左手抬高至于眉间,向地面扔出了一个细小的水晶球。 顿时,水晶球发出了极其耀眼的光芒,那情形就像是太阳被塞进了这个房间,随即便炸开了一样。 异常强烈的光芒立刻填满了房间。刺眼的光线让人根本无法睁眼,伴随强光而来的还有一股焦味:那是一种混合了烧焦的头发和食物,以及燃烧的树叶和烤焦的金属的气味,还掺杂了一股强烈的柴油味。 迪抛出水晶球的那一刻,乔希看到了站在屋里另一侧的姐姐。站在他前面的尼克和佩里被强光击中,倒在了地上,同时也间接地帮他挡住了一部分强光。这才使得乔希能够勉强眯着眼睛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一切就像是透过一个黑白的万花筒看到的场景:由于强光的照射,所有的人或物都有了多重影子,同时在炽烈的光线下,一切东西都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他看到尼克倒地之后,他手中的那本金属封面的书也随之滑落……两个黑色的阴影围住佩里,同时,他似乎还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佩里发出的尖叫声……他还看到迪一把抓过掉在地上的书,嘴里随即发出一阵胜利的欢呼声,什么都看不到的尼克正在地上摸索。 “你输了,尼古拉,”迪得意地说道,“和以往一样。现在,你最珍爱的两样东西都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上:你深爱着的佩蕾娜尔,还有你的书。” 说时迟那时快,乔希突然冲上前——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一行为。他冲到迪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这个矮小的男人,他这一出其不意的举措让迪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惊讶地望着他。尽管才刚满15岁,可是乔希的体型已经远远超过了同龄人:他是他所在的球队里年纪最小的一名球员,但是庞大的体型已经使他完全能够胜任中后卫一职了。乔希一使劲把迪推倒在地,原本被他抓在手中的书也掉在了地上。 乔希感到了金属封面发出的阵阵凉意,一把抓住了它,乔希却被一股向上的力量吸离了地面,这股力量向后一甩,他便不由自主地向房间的一角飞去,落在一堆散落在地的书上,书的缓冲让他的身体并没有因为这次意外的摔落而受到太大的伤害。但尽管如此,强烈冲击还是让他眼冒金星,无论乔希如何眨眼,浮现在眼前的都是一些黑色的斑点和许多七彩的光芒。 身着灰色西服的迪向乔希逼近,他伸出手想将他手中的书抢过来:“我想,这是我的。” 乔希更加用力地握住书,可是迪却轻而易举地把书从他手中夺了过来。 “离、我、弟、弟、远、一、点!”苏菲•纽曼这时已经闪到了迪的身后,拼命似的用手中的扫帚狠狠地击打迪的后背,每打一下,她便斩钉截铁地吐出一个字。 然而,迪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只见他一手握着书,一手抓住扫帚,轻轻地吐出几个字:“你很幸运。今天,我心情很好。”苏菲手中的扫帚就像枯萎的花一样,耷拉下来,转眼间,一个大大的扫帚就在她的手中化为了灰烬。“不然,你也会和它一样。”说完,他便和他的两名傀儡石人手下押着佩里•弗雷明离开了一片狼藉的书店。 他们刚刚走出门口,书店的大门就“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接着,就是一片长时间的寂静,直到房间里最后一个看似完整的书架轰然倒地,激起一片尘土。

>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
作者: 迈克尔·斯科特
副标题: 永生的尼古拉·弗莱梅的秘密1
原作名: The secrets of the immortal NICHOLAS FLAMEL 1 The Alchemust
isbn: 7530967215
页数: 327
译者: 王甜甜
定价: 32.00元
出版社: 天津教育出版社
出版年: 2012-5
书名: 炼金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