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嫁》试读:第一章(6)

霍时英最后那句话说时微露些许轻浮,乌泰利在城墙下挠挠头皮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头,他身旁刚刚过来的人扭头问他:“如何?” 乌泰利又挠挠头,呲了一下牙花子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说:“我总觉得不对劲,这似乎太容易了,霍时英不像是会投降的人。” 他说着,卢龙寨方向忽然传出一声尖锐的哨声,此哨声乃是中原江湖人士互通消息之物,乌泰利作为一个常年在草原上游移居住的羌族高级将领,不知那是何物,虽心有疑虑却不知作何反应,和赣冬互望一眼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边霍时英下了城头,卫放和六个红巾护卫在她身后点燃火箭,一起射向城楼的墙根处,虽经昨夜一场大雨,屋檐虽湿墙根处却依然干燥,桐油遇火就着,很快城墙各处就窜起了缕缕黑烟。 卢龙寨在哨声过后不久也黑烟四起,城外的乌泰利脸色巨变,大叫一声:“不好,霍时英要逃了。快吹号,继续进攻!快啊!” 冲锋的号角再次“呜呜”的响起,更多的云梯搭上城墙,成群的羌人爬上城楼,然后又统统被熏了回来,城墙上已经到处是浓烟滚滚了,乌泰利气得在城下跳着脚问候霍时英家祖宗八代,赣冬充满鄙视地看了他片刻,扬马而去。 霍时英这边下了城楼,身后,浓烟开始四处弥漫,霍时英吩咐卫放带着那一百个放火的士兵先跑了,转过身来她爹的六个护卫都骑在马上等她,她师傅牵着飞龙立在当中。 霍时英过去牵过马缰绳,准备上马。往前走了一步,她师傅铁塔一样的身子立在那里不挪窝:“干啥?”霍时英抬头问他。 大汉一张方正的脸上,急赤白脸地憋得一脸便秘的样子,霍时英无奈地跟他说:“这卢龙寨,怎么也要烧一两个时辰,现在巳时都快过了,过午之前羌人绝对进不了卢龙寨,我爹砍不了我的头,你放心吧。” 大汉煽动着嘴皮,终于说:“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你说你,好,好歹是个王府的郡主,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那,那个乌泰利是,是个什么东西。” 霍时英无限懊悔,她刚才在城头上忽悠乌泰利,怎么把这个死愚忠的师傅忘了,她这个师傅据说是某远古武林世家的一方豪侠,年轻的时候快意江湖,好不自在,但这人有点傻,被她爹下了一个套,曾经救过他一命,从此就效命于她爹。按理说,他这种人的性格应该快意恩仇比忠义两全占得比例要大,可这人却偏偏对她爹忠义两全了,而且还特别死忠地忠义两全。霍时英晚生了几年,不太清楚她爹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把人家祸害成这样了,而且说实在的她也不想知道那种陈年烂事,她觉得哪天她就是知道了也会觉得丢人,因为她对她爹的人品一向没信心,只是她现在比较火大的是,这都火烧屁股了这爷们怎么还有心思跟她扯这个? 对付这种人霍时英一般不跟他死扛,因为这种人自有他的一番逻辑,他也理解不了你的思路,你真跟他辩,说不定你还说不过他,她一把抓过一直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小六,往她师傅怀里一推:“你带着他走,这娃太小了,你照顾好了。” 霍时英挤开她师傅,翻身上马,愤愤地想,什么王府郡主,王府郡主住的是锦绣小楼,穿的是绫罗绸缎,走个路要三个丫头扶着,出个门要八辆马车跟着,她是郡主?她就是边关一个从五品的破都尉,屁的郡主。 在马上,霍时英冲着要跟着卫放跑的秦爷喊了一嗓子:“秦川,你别乱跑,赶紧找匹马跟我一起走。” 秦爷苦着脸转过身:“都尉啊,这哪还有马啊,骑兵营都走了,马棚里只剩马毛了。” 霍时英一抬马鞭指着身后几个红巾护卫:“你去跟这几位军爷商量商量,看看他们谁愿意带你吧。” 秦爷苦哈哈地皱着脸说:“不了吧,我跟他们跑一样的,五十里就一个时辰的事。” 霍时英瞥了他一眼,一夹马腹冲了出去,扔给他一句话:“快点,你敢跑一个试试?” 秦爷期期艾艾地挪到那几个护卫中间,其中一个大汉伸手就把他提到马上,横着往马鞍前一甩,几匹马瞬间绝尘而去,留下身后一片火光冲天的卢龙寨。 燕朝景德三年,八月初八,羌族大军攻陷西北边关第一防线卢龙寨,至此被后世称为“景德国难”的一场燃烧了半个中原的抵抗异族侵掠战争正式拉开了大幕。 五十里外巍峨矗立着的嘉定关,城头无兵把守,城门紧闭,方圆不见人烟,如一座空城,对着卢龙寨的那方天空,火光冲天,空气中有风吹过来的淡淡烟尘味。 雨后的天空碧蓝如洗,日光炽烈,快到正午时分,嘉定关空无一人的官道上忽然冒起一阵滚滚烟尘,一群爷们在大道上挥汗如雨地奔跑而来,远远就听见他们在嘶吼:“快给爷爷们开门,爷爷们是卢龙寨的守军!” 城头上,嘉定关的城守,捏着胡子笑骂了一句:“这帮混蛋兵痞。”转身吩咐身边的护卫:“把城门开了,放他们进来吧。” 一个个丢了兵器,没了军服,一路跑得灰头土脸的兵痞,就像一帮难民,冲进城门就找个地方一摊,歇气了。后面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城门口挤不开了,先来的就挪到后面去,最后一条对着城门的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挤满了这帮难民,这些人秩序混乱东倒西歪,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乱跑,也没有一个人进入空无人烟的民居。 霍时英带着六个她爹的亲卫军压在最后冲进城门,这一路上她像赶鸭子一样赶了这帮兵痞一路。 嘉定关的城守站在城门口迎霍时英,霍时英定住马身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抬手向城守行了一礼道:“王大人,情况怎么样?” 城守姓王,年过花甲,身体微微有些发福,行动间右腿微跛,他迎着霍时英还了一礼道:“十日前大军已经开拔,嘉定关商户和百姓这几日也撤离的差不多了,现在城里除了自愿跟我留下来的几十个老兵外,已经基本没人了。” 霍时英看看街上空荡荡的房屋,心下了然,她又问:“大将军走时可有给我留话?” 老城守望着站了长长一条街的人群,为难地对霍时英说:“大将军走时给都尉留了两百匹军马,托老夫带话给都尉,可一路向南,去追大军。可实在没想到都尉竟然据守卢龙寨三日还能带回这么多人。”老城守望着街心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满脸的焦虑。 霍时英微微抬手道:“王城守无需担心,我自有安排。” 霍时英把卫放,卢齐和冯峥招到身边吩咐了一番,霍时英从卢龙寨带出来的两千人在城门口被分成四队,卢齐,卫放,冯峥各带一队,每队六百人,士兵各自随身携带干粮,从现在起开始急行军,霍时英带两百人,骑马断后。嘉定关通往甘宁道有一百多里官道是沿山而行的山路,是通往凉州府的必经之路,只要出了这一百里的官道,就是一马平川的甘宁道,到时候三队兵打散混进逃难的百姓中间性命就算是保住一半了。 两千兵勇随着一连串的命令,动作迅捷地分成几队,霍时英身边的一个人若无其事地要越过她走入那些要提前开拔的队伍中。 霍时英眼望着前方忽然伸手就搭在他肩上,一把把他拖了回来:“干什么去?” 秦爷一脸豁出去地转过身:“我要跟他们走。” 霍时英直直望进他的眼底:“不行,你要跟着我走,你不在我心里不踏实。” 秦爷脸上露出哀求之色:“我家在罗城的余湾镇,离凉州就二十里的路。” 霍时英冷冷地望着他:“那又怎样?” 秦爷扭头望望正要开拔的队伍,小声地哀求:“我家就我一个独儿,一个妹妹十几年前就嫁人了,家里就剩一个老娘了。” 霍时英冰冷地道:“你要做逃兵吗?你是军籍,你们乡里户籍记录在案,等到天下太平了,你想东躲西藏地过一辈子吗?” 秦爷都要给霍时英跪下了:“我就一个老娘,我当了十八年的兵了,没孝敬过她一天,我不逃,真的,安顿好我老娘,我就去找大将军的队伍。” 两人的眼神直达对方的眼底,最终霍时英薄薄的嘴唇微微一动,冷冷吐出两个字:“不行。” 秦爷抬头望天,绝望地闭上眼睛,眼角落下泪来:“霍时英,老子是欠你的吗?我是你爹啊?你就这么离不得我?” 霍时英的语气依然冰冷:“十二岁,我第一次出关巡逻就遇到羌人,全队二百人几乎全死光了,没死的也全跑了,你半夜回来从死人堆里把我扒了出来。十六岁,我们出关去做斥候(注:古代的侦察兵,起源于汉代,并因直属王侯手下而得名。分骑兵和步兵,一般由行动敏捷的军士担任,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兵种。),回来的时候我掉进了狼窝里,摔断了腿,几头狼围着要吃我,本来你可以跑,可你跑了却又冲了回来,杀了头狼,自己也差点死了,马被狼咬死了,你背着我走了整整七天还剩下一口气拖着我回了卢龙寨。十七岁,我们被围在卢龙寨外七十里的斩马坡,我身负重伤,援军迟迟不到,我们没水没粮,被围十七天,到最后我高烧昏迷,每每饥渴难耐之际总有温水送到嘴边,你跟我说是马血,我装不知道,心里却清楚马肉都吃完了哪里还有马血,那是你的血,我靠着喝你的血活了下来。这些事我爹从来没为我干过。” 秦爷扭曲着一张脸听完,吼道:“你既然还记着老子救过你那么多次,为啥就不能放了我一回?” 霍时英拍拍他肩,冷漠地说:“算是我徇一回私,后面的仗不知会有多艰苦,放你走了我怕你死于乱局之中,不放你在身边我心里不安,我不安就打不好仗,你也不要再想着跑,我会让卫放他们分出人手来,势必安排好你的母亲。”说完她回身一喝:“李成青,你给我看好他,他若跑了我唯你是问。”接着她毫不留情地把秦爷往她师傅怀里一搡,再不理会他。 霍时英处理完秦爷,回过头来卫放、卢齐他们已经整军完毕。 霍时英对卫放和卢齐交代完秦爷的事情就没对他们说多余的话,她带了他们两年知道他们有本事活着逃出生天,她把冯峥叫到跟前,然后把小六推到他身边说:“这是我霍家的家生奴才,这孩子从生下来就是为我培养的,他还小,以后的路还长,拜托冯守御帮我把他活着带出去。” 冯峥用惯常冷漠的眼神看着霍时英,然后说:“你说的责任我懂,我不会不管六百人的死活寻死的,你不用特意把这孩子托给我。” 霍时英笑笑拱手道:“拜托冯守御了。” 小六很乖地站在冯峥旁边,什么也不说,他懂,他这个时候还跟着霍时英是给她拖后腿。冯峥对霍时英说:“都尉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要是没有我们就要走了。” “稍等一下。”霍时英转回身朝着身后的六个红巾大汉伸出手,不客气地说:“有钱吗?有的都拿出来。” 几个大汉由霍时英她师傅李成青带头,老老实实地从怀里摸出钱来,霍时英收拢过来有几十两的碎银,还有两张五十两的银票,她全部塞给小六:“拿着,大将军的兵马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追得上,羌人一入关就是乱世了,路上拿钱能换些吃的。” 小六一阵手足无措,小脸憋得通红,眼里憋着一泡眼泪磕磕巴巴地推着霍时英的手:“都,都尉,小六,有,有钱,您自己留着。” 小六哪里推得过霍时英,霍时英手腕一翻就把一把零碎银子和银票塞进了他怀里,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挥挥手说:“走吧。” 冯峥转身就往自己队伍走去,卢齐,卫放各自给她行了一礼齐声道:“都尉保重。”然后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 小六一步三回头,眼泪终于没憋住掉了下来,霍时英转身一喝:“上马!”两百士兵,豁然蹬马,动作整齐划一。 两百骑兵目送着一千多兵甲卷起一道烟尘,穿过长街,穿过整个嘉定关最后终于消失在视线里。 霍时英在马上与王城守道别:“我们走后王城守有何打算。” 老人布满风霜的脸上笑得温和:“都尉放心,老夫虽老迈也必定会坚守到最后,定会为都尉拖到最后一刻。” 霍时英蹙眉道:“王老,羌人势大,你就开了城门吧,暂且忍得一时,等我们再回来。” 老城守但笑不语,拱手向霍时英行了一礼,然后退站到了一边。 霍时英知道再劝无用,打马奔驰而去,隆隆的马蹄声中一个苍老的声音振声高呼:“望郡主来年祭祖之时,给老将军带个话,我王守业下辈子还给他老人家牵马。” 霍时英回头的瞬间,一个老迈的身体再次躬身深深地弯向地面,一直到她再也看不见都没有起身,王守业的官阶比她大,他这个礼是行给她祖父的,她代表霍家受了他这一礼,王守业年轻时为她的祖父牵过马,十七岁参军,驻守边关四十余载,最后竟是要埋骨边关。 八月初八嘉定关破,城守王守业带领五十位残兵死战到最后一刻,以身殉国。 霍时英带领两百骑兵断后,被破了嘉定关一路追上来的羌人堵上,霍时英在山路上和羌人打了一个小伏击,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带领残兵逃入荒山,和羌人在崇山峻岭里打了半个月的游击,直到弹尽粮绝,跟着她的两百士兵几乎全军覆没。最后一次遭遇战中,她带着的六个护卫和秦川跳进了横江。 横江是横穿整个中原的渭水的一支支流,他们一路向南被冲出两百里,等他们上了岸已经出了凉州府了,几个人身无分文,混在流民里几经周折一路走到渭水江畔,等他们几个人在渭水的江北一路彪悍地横刀杀过羌人军营,冲到江对岸的时候已经距他们离开卢龙寨整整两个月了。 而这时羌人大军一路横扫过半个中原,和中原大军对峙在渭水两岸。

>将嫁

将嫁
作者: 绕梁三日
isbn: 7511228119
书名: 将嫁
页数: 288
定价: 29.80元
出版社: 光明日报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