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道·深山夏牧场》试读:一

雨时断时续地下了大半天,下午第一遍茶时,斯马胡力端着碗望着木屋外的蒙蒙水气说:“明天还有雨,是小雨。到了后天,就有大雨了。” 我一听,真神啊,马上问:“怎么看出的?你是看的哪朵云啊?” 他笑嘻嘻地答道:“中央二套。”我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他又说:“瑞丢。”咳,原来是从收音机里听来的。 在哈语里,一些家用电器的单词发音和英文是一样的。比如“电话”,就是“telephone”了。 但是中央二套怎么会专门播报吾赛这个只住着几家人的深山老林里的小地方的天气呢?可能是新疆其它大城市的天气吧。无论如何,山下热,山里凉;山下小雨,山中就大雨。山里的气候总是比山下冷几拍,中央二套的天气预报多多少少也能有个借鉴吧。 除了“瑞丢”,我们与外界的联系方式还有“telephone”。 南边牧场上高高住在山顶上的一家人就装有卫星电话。上午他家托人捎信过来,说他们的羊群里进入了我家的一只羊。于是喝完茶后,斯马胡力就冒着雨骑马过去领羊了。出发前他翻出记有电话号码的小本子,打算顺便在那里打一大堆电话。 我问:“这一带只有他家有电话吗?” 他向东指了指:“那家人也有电话。”又向北指:“那里有一家人也有……还有那边……” 我打断:“为什么我家没有?我们家好穷。” 他笑着说:“不是穷,我们地方不高,没信号嘛。” 天啦,吾塞这样的地方都不够高的话,那些有电话的,大约都住到天上了。 话又说回来,就算没有电话,大家信息渠道还是相当顺畅的。就连我这个总是最后一个得知各种新闻的人,也能熟门熟路陪大家聊一会东家西家的这事那事。 但是有一天和沙拉在山下沼泽边洗衣服时,却惊闻八号那天沙依横布拉克有一场盛大拖依!八号不就是后天吗?太突然了吧?这么大的事怎么现在才传来消息呢?我赶紧跑回家和妈妈卡西她们说,她们也一头雾水。两人议论了很久,后来妈妈又亲自跑去问沙拉,才知道误会了,沙拉所说的八号其实是“八月”。而八月的这场拖依,大家早就知道了,长久以来都在期待着。

>羊道·深山夏牧场

羊道·深山夏牧场
作者: 李娟
isbn: 7532144887
书名: 羊道·深山夏牧场
页数: 270
定价: 24.00元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2-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