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知的自己》试读:34 婚姻是一场修行 亲密关系的联结

(2012爱藏版《遇见未知的自己》内文展示)
(2012爱藏版《遇见未知的自己》内文展示)
若菱莞尔一笑,说,“进来吧!”让女孩进了屋。 女孩进屋后,好奇地打量四周环境,看到若菱的家窗明几净,种了不少绿植,知道她已经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了。 若菱看着女孩,轻声地问:“怎么称呼你?” 女孩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只拿着老人的“尚方宝剑”就登堂入室啦。 “哦,不好意思,”女孩害羞地说,“我是王雪,你叫我小雪就好啦。” “嗯,小雪,”若菱还是忍不住地问,“老人好吗?” 小雪看看若菱,双眼藏不住笑意,“当然好,还是那个样儿。他倒是要我问你好不好!” 若菱听了也不回答,像是被勾起什么往事似的,发呆了好一会儿。看到小雪好奇地端详她,这才幽幽地回答:“四年了。老人了无音讯,而我,却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风风雨雨,岂是‘好不好’这个问题所能涵盖得了的!” 小雪看着若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双眼充满了“愿闻其详”的期盼。 若菱帮小雪倒了杯茶,邀请她到阳光房的藤椅上坐下,这才打开话匣子。 “我和我丈夫志明的婚姻结束了。”若菱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小雪“啊”了一声。 “知道他有外遇之后,我们曾经和好如初过一段时间,双方都试着去弥补创伤,修复疤痕,但是彼此间的芥蒂已经很深了。”小雪理解地点点头。 “后来,反倒是我有了外遇。”若菱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雪又“啊”了一声,只是这次嘴巴没有合拢起来,张得大大的。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建新,”若菱的语气开始柔和起来,“我引荐他去见老人,他也获益良多,我们志同道合,意气相投,最后终于擦枪走火,控制不住了。” 若菱放慢了语调,轻声地说,“我当时觉得非常非常的罪咎和羞愧。我才发现,原来‘被外遇’还是比自己外遇来得好。” “为什么?”小雪不解地问。 “被外遇,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扮演一个受害者,责怪对方,大家也都同情你。你有一个可以发泄愤怒、怨恨的对象。而你自己外遇,只能被内在那份愧疚感日日啃噬,这个滋味,就像被凌迟一样地痛苦难受。”若菱轻描淡写地说着,小雪却已经感受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停了一会儿,小雪看若菱陷入了若有所思的状态,忍不住又问,“外遇问题是现代社会非常普遍的现象,如果从心灵、灵修的角度来看,它具有什么意义呢?” “嗯,”若菱俨然成了婚姻问题的一派宗师了,“对一些婚姻来说,外遇其实是双方都想要更进一步亲密联结的手段。” “啊!?”小雪脸上全是问号。 “两个原来素不相识的人,婚后开始如此紧密地生活在一起,双方其实都有一个不自觉的自动保护机制,想要抗拒两个人变得更加地亲密。两人僵持在那里,无法再进一步亲近,就有个关卡过不去。” 若菱说。 “所以,”小雪试探着说,“为了打破这个僵局,其中有一方会向外发展,探索别的领域,其实是向自己的伴侣发出求救信号?”若菱以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初生之犊,颇有惺惺相惜的味道。 “没错,”若菱愉快地回答,“所以,如果双方的感情基础深厚,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外遇之后,感情反而会更加地紧密相连。 当然,这是要建立在被外遇的那一方,能够面对并且放下自己‘被抛弃’‘无价值感’的痛苦信念之后 ,愿意真心原谅,就能以喜剧收场。” “哦,原来是这样,”小雪点头称是,但是一转念又有问题了,“可是,你,你……”小雪不好意思问下去了。若菱何等剔透,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 “当然不是每一种外遇都是这样的模式。”若菱自在地回答,“对我而言,我的婚姻是我的身份认同、我的堡垒、我的避风港,但我和志明并不是真的志趣相投的伴侣。所以,老天要借由我的婚姻破裂,来打破一些我的执着,让我接受赤裸裸的审判,面对自己不想承认的一切。” “哦,那,”小雪谨慎地问,“你和李建新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若菱想想怎么回答比较好,“其实没有所谓的‘有一个人,在此生等着你,要和你完成你们累世的盟约’。”若菱摇头,“不是这么罗曼蒂克的。我们的人生,在适当的阶段,会有不同的人出现,提供你灵魂需要学习的课题,甚至帮助你完成这个课题。” 若菱看着风华正茂的小雪,“不要期待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满足你所有的心理需求,从此你就不再寂寞了。没有这回事。”若菱直截了当地说,“有些亲密关系是业力关系,对方扮演黑天使的角色,用痛苦的方式让你学习课题。有些伴侣是疗愈关系,对方可以让你在一个比较理性、温和,具有安全感的环境下,疗愈你内在的一些创伤。这两种都可以说是灵魂伴侣啊!” “所以,”小雪又勇敢地总结,“亲密关系不是拿来谈风花雪月的恋爱,而是拿来修行的?” 若菱开心地笑了,“是的,是的。”
1人

>遇见未知的自己

遇见未知的自己
作者: 张德芬 著, 范薇 绘
副标题: 都市身心灵修行课
isbn: 7540457570
书名: 遇见未知的自己
页数: 225
定价: 29.00元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