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虏伯的军火》试读:序幕 帝国的柱石

1914年奥地利的弗朗兹• 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而他所熟悉的欧洲也将难以为继。他的妃子、他的头衔甚至他的国家都在当时的红色疯狂中迅速消失了。刺客们搅翻了天,这也就是我们能记住他们的受害者的唯一原因。确切的事实是,他粗暴无礼而又冥顽不化——是个粗笨的家伙。但是每一个葬礼都有其令人同情的个人细节,而在由大公的意外死亡所造成的种种琐碎而又恼人的问题中,有一件事是其遗嘱执行人如何来处理他靠近奥地利威尔芬的田猎小屋。400年来,这座小屋(实际是座巨大的别墅),曾经是萨尔茨堡大主教们的宅子中的一座。他们曾经定期往来于这座别墅、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大教堂、慕尼黑东部的神学院以及萨尔查赫河畔的两座大主教宫殿之间。但是,在这个新的、文明的欧洲,教会集团已经匍匐于王权之下。念珠沉闷的咔哒声已经被冒险家们手中来复枪清脆、尖利的呯呯声所取代。弗朗兹• 斐迪南,无论他在其他方面多么差劲,但他曾经是个优秀的射手。在小屋周围丰饶的森林中,他打破了所有的捕猎纪录,战利品塞满了大厅小屋。 因此,多愁善感的维也纳人盘算着布吕恩巴赫(Blühnbach)的新主人应该对枪械有所了解。但是拥有80个房间的城堡价格不菲。最后他们的难题终于被来自德国埃森的古斯塔夫•克虏伯•冯•波伦-哈尔巴赫聪明地解决了。古斯塔夫•克虏伯通晓枪炮。实际上,他是欧洲大陆上首屈一指的火炮制造商。克虏伯家族一直在寻找一处新的乡村住所,远离其武器铸造厂所在的被煤烟熏得黑魆魆、臭哄哄的鲁尔山谷。于是,古斯塔夫和他的家族得到了这处房产,连同奥地利阿尔卑斯山极佳的风景。在阿尔卑斯山的某一座山峰之下,传说中12世纪的弗雷德里克• 巴巴罗萨大帝就睡在某一个山洞中,无论何时,只要在他头顶盘旋的大乌鸦向他发出警告,警告他第一帝国的神圣土地处在危险之中,他都准备好了出来施以援手。 在漫长曲折的历史长河中,布吕恩巴赫的出售似乎不值一提。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它是那个时代的寓言。从见到现代欧洲的第一缕曙光开始,神秘、强大的克虏伯王朝就伴随着战争和战争的喧嚣兴旺发达起来。它的钢铁熔炉里喷吐出装甲、刺刀、野战炮、炮弹、战舰装甲和一支支潜艇舰队,它们总是给克虏伯家族带来滚滚红利。弗朗兹• 斐迪南死后,同盟国就迫不及待地诉诸武力,一个惊人的市场呈现在克虏伯家族面前。一个酷似斐迪南大公的家族成员就这样搬进了大公的领地,同样是手指紧扣扳机,悄声追踪着猎物。他们实际上都是民族情绪的象征。 有关克虏伯家族的一切都是引人注目的:他们的生活方式(诡秘的)、他们的外表(狡猾的)、他们的帝国(国际性的)以及他们的顾客(国家首脑们),但没有什么像这种与此时的条顿人情绪相适应的习惯那样显著。在中世纪,德国还弱小无力的时候,克虏伯家族出现了,在城墙环绕的埃森城里本分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拿破仑时代,在这个国家沦亡的时候,这个家族的首领戴上了法国的帽徽,成了一名亲法分子。随后,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德国崛起了。征服的战鼓在1870年、1914年以及1939年里咚咚作响,而每一次都是某个克虏伯在自己家族的磨刀石上为容克们磨刀霍霍。在美国工业界或者任何其他国家的工业界都找不到一家类似的公司,拥有将德国政府与克虏伯家族绑在一起的那些联系。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二者是密不可分的伙伴,常常相互扮演对方的工具。而且这种情况在1945年那个可怕的春天里达到了顶点,当时它看起来已经变得致命了。
2人

>克虏伯的军火

克虏伯的军火
作者: [美] 威廉•曼彻斯特(William Manchester)
副标题: 德国军工巨鳄的兴衰
isbn: 7509730155
书名: 克虏伯的军火
页数: 1101
译者: 姜明新
定价: 168.00元
原作名: The Arms of Krupp: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Industrial Dynasty That Armed Germany at War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