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试读:2

比利失踪一年之后,一个来自埃克塞斯投递邮件的司机在别的地方因为别的事情被抓了。 一开始,一个名字叫梅森•丁格尔的小男孩儿对那个司机对他的闪露性器官行为进行控告以后,警察只对阿诺德•埃夫里进行了询问。 阿诺德•埃夫里对一个小孩露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虽然,当然这件事情他一开始并没有向警察招供——但是,用计将十五岁的梅森•丁格尔引诱到他的厢式运货车上,埃夫里没有意识到会遭到报应。 梅森•丁格尔本人并不为警察所了解。他矮小的个头和唱诗班男童歌手的相貌仅仅是一个幸运的假象,这个幸运的假象掩盖了普利茅斯的“凤头麦鸡”身份这一令人恐惧的真实面目。胡涂乱画,敲诈勒索,非法侵入全都是梅森•丁格尔的先天遗传,警方知道,之前丁格尔少爷以传统的家族习俗追随他的弟兄们,只是个时间问题——这就是正在过着的一种关押生活。 但是,梅森•丁格尔到那儿以前(他绝对到那儿了),他帮助抓获了那个人,后来通俗小报将他称为“厢式货车的扼杀者”。 当然,警方根本就不知道这么一个小孩儿杀手逍遥法外了。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失踪,只发现了两三个死尸。但是,这事在全国都有发生,警察当局在八十年代除了最引人注目的谋杀竟然案在任何案件上都没有办法交换信息。因为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在对改进工作作风、人力资源和资料库进行低声抱怨,警方的案件侦破率始终停留在很一般的水平,他们往往会周期性地用在通常的嫌疑犯名单上扎上一针来达到目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知道梅森•丁格尔参与诉讼程序之前,阿诺德•埃夫里的受害人并没有被发现一人,埃夫里本人也从来没有被抓住过一次,就连开车超速处罚单都从来没有接到过,所以全世界的资料库都不会将他的名字扔到检察官的办公桌上。 于是,当他看到梅森•丁格尔独自一人毫无疑问地在破烂的凤头麦鸡儿童游乐场的一个红色塑料秋千的座上龙飞凤舞地写下流话时,埃夫里便将他的白色厢式货车开过来,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打了一声唿哨引起那个男孩儿的注意,这种情况就连自信的德文和康沃尔郡警察局也没有办法,任何其他地区的警察局也没有办法。 这时,梅森抬起头看了一下,看到他讨人喜欢的脸蛋儿,埃夫里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朝那个男孩儿招了招手,梅森缓步走到了那辆厢式货车跟前。 “能给我指指路吗?” 梅森•丁格尔扬了一下眉毛表示同意。埃夫里现在发现,有关他的一切情况都像是一个小男子汉。这里是一个小男孩儿和几个大哥在一起的场面,他是否以前见到过一个。他无精打采地坐在那儿的样子,坦率而又急于想得到帮助的态度,在刮净的太阳穴旁边柔软的小耳朵后面夹着一支香烟。但是,啊,他的脸!一张天使般的脸! “马上吗?老兄?” “是的,”埃夫里说,“你能在这张地图上给我指指工业园在哪个位置吗?” “就在那儿,往左拐,老兄。” “你能在这张地图上指给我吗?” 梅森叹了口气,然后把头伸进厢式货车,低头看着铺在埃夫里腿上的地图。 “你能把它给我指一下吗?” 停了一会儿,梅森•丁格尔没能明白他想要看到什么,然后他稍稍甩了一下头,把头撞到了门框上。埃夫里以前见过这种反应。现在会发生两种情况中的一种情况:要么那个男孩儿会开始脸红,说话结巴,迅速退缩,要么他会开始脸红,说话结巴,感到被逼无奈——因为埃夫里是一个问他问题的大人——指向地图的那个地区,因为他的手离那个地区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一旦那种情况发生的话,事情就能朝任何方向发展——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埃夫里宁愿要第二个反应,因为这能延长冲突时间,但是第一个反应也不错,因为能在他们的脸上看到恐惧,局促不安和羞愧的表情,在白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全都需要它。他本人更是需要通过正当手段得到它。 但是,梅森•丁格尔偏偏选择了第三条路;这时,他从里面把厢式货车的窗子摇下,转动了点火开关的钥匙。“你这个下流的老混蛋!”他说着咧开嘴笑了一下,把那串钥匙提了起来。 埃夫里立刻勃然大怒。“把钥匙还回来,你个小混蛋!”他从箱式货车里出来,艰难地把自己的裤子拉链拉上。 梅森从他身边一跃跳开,哈哈大笑。“日你!”他大喊一声,跑了。 阿诺德•埃夫里对梅森•丁格尔重新进行了评价。外表终究是个假象。他长着一张天使般的脸蛋儿,但是显然他是一个粗野的孩子。因此,埃夫里希望那个男孩儿拿着他的钥匙很快再出现,或者要钱,或者至少一个上年纪的男性亲戚或者警察能够拿着他的钥匙出现。 这个想法没有使埃夫里感到害怕。梅森•丁格尔的城市环境中巧妙生活的能力目前为止对他是起了作用,但是埃夫里认为,城市环境中巧妙生活的能力使用起来也会对他不利。像这种事情好孩子也没有一个人敢相信——就更别提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了。尤其是,那个被指控下流和性变态的人只是坐着没事可干等着警察的到来,而不是安分守己,好像他有事要隐藏似的。于是,埃夫里点了一支烟,在游乐场里等着——他在游乐场里一点儿也不会使人感到惊奇,因为梅森•丁格尔会返回来。 一开始,警察真的没有把梅森当回事儿。但是,他知道他的权利,他坚持不懈,所以两名警察最后把他拉进了巡逻警车里,对他正在浪费警察的时间进行了大量的警告,然后开车把他带回到了游乐场,在那儿他们发现了那辆白色的厢式货车。他们核对了梅森拿出的那串钥匙,正是那辆厢式货车上的钥匙,这时,阿诺德•埃夫里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对两个警察说那个男孩儿偷了他的钥匙,企图用那串钥匙进行敲诈。 “他说如果我不付钱给他,他就要向警察告我企图对他胡来!” 警察的注意力转回到了梅森身上,但是,那个男孩非常详细地诉说了真情,埃夫里可以看出,警察还是相信他自己对事情的陈述,只是太着急了点儿。 于是,一切事情都正在按照埃夫里的方向发展,随着一阵颓丧感,他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和一个看起来好像是正在暴跳如雷的父亲的男人走了过来。 和两个警官在一起,他仍能泰然自若,埃夫里在心里暗骂自己愚蠢。他必须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等待!如果他只是等待的话,一切事情就都OK了!可那儿是一个儿童游乐场,所有的儿童游乐场都对孩子们有吸引力,虽然那个敦实的八岁男孩现在正嚎啕大哭着朝他走来,可那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类型,第一个男孩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他想干什么? 那么,在最后的分析中,这全是梅森•丁格尔的过错。虽然阿诺德•埃夫里对一个负责杀人罪的警察大胆进行了这个建议,六个小尸体在历尽风雨的埃克斯穆尔高地的浅墓中被发现以后,那个警察用反手一掌打烂了他的鼻子,而他自己的律师只是耸耸双肩作罢。 这件事情整个崩溃了。 慢慢地而又铁定地理清了关系,点也对上了,阿诺德•埃夫里被指控犯有六桩谋杀罪和三个绑架儿童罪。谋杀指控限定在他们的高沼地能够找到的尸体的数字,绑架指控限定于在埃夫里的家里和小汽车里发现的件数,这些都与儿童失踪案有着密切的联系——虽然埃夫里从来对任何一宗指控都不承认。一只胳膊的芭比娃娃属于温彻斯特十岁的马里尔•奥森伯格的;口袋有一个独角兽肉冠的一件绛紫色的轻便短上衣曾经温暖过西沃德•何村的保尔•巴雷特的身体,在那辆白色的厢式货车前面的乘客座位底下还发现了一双几乎是新的耐克软底运动鞋,鞋舌底下用毡头笔自豪地标着:比利•皮特斯。

>挖掘

挖掘
作者: [英]贝琳达·鲍尔
原作名: Blacklands
isbn: 7513308020
书名: 挖掘
页数: 304
译者: 孔保尔
定价: 28.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年: 2012-9-5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