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常识》试读:第27章 伊朗

27.15 伊朗经济走向何方? 伊朗的变化一直都很迅速。这些变化部分发生在沙统治时期,部分发生在伊斯兰革命之下,农村已经有了学校、电力、卫生保健和拖拉机。卫生保健的一个重要衡量标准是婴儿死亡率,从1960年的169‰降低到2007年的38‰。公众的平均预期寿命提高了20岁,从50岁提高到了70岁。有文化的人从不到1/2上升到3/4。与以前相比,更多的伊朗妇女可以上学和进大学(当然,是和男性分开的)。 伊朗的经济受到革命、战争、孤立和管理不善的打击。尽管总的石油收入一直在增长,但只是到最近,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才恢复到1979年以前的水平。伊朗非常依赖于世界石油价格的上涨,如果石油价格跌落的话,伊朗就会陷入麻烦之中(就像俄罗斯和尼日利亚一样)。现在虽然有增长,但是,通货膨胀、失业和贫困非常严重。伊朗每年需要大约150万个新工作,因为工资很低,所以人们做两到三份工作以满足要求。就像在俄罗斯那样,许多工作和商业交易是在黑市上完成的。依然是伊朗经济的骄傲和基础的石油工业,需要替换零部件和最新的技术,它的生产力很糟糕。美国的压力使大多数石油公司一直不能与伊朗合作。烈士基金的管理糟糕且腐败,而渐渐地,伊朗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由于给了所有伊朗人极高的福利水平(包括食物和汽油补助),与此同时又破坏收入的重要来源(伊朗与西方的石油联系),伊朗一直使自己处于财政赤字和通货膨胀之中。伊朗不得不以2美元1加仑的价格进口大约40%的石油,再以34美分1加仑的价格卖出,因为其自身缺乏炼油能力。习惯了廉价汽油的驾车人在2007年发起骚乱,因为政府当时开始实行的汽油定量配给。补助制造了昂贵和危险的价格扭曲,但是很难去结束它。 伊斯兰革命并没有废除沙的中央统制经济。国家依然控制着60%的伊朗经济(最大的部分是石油工业),烈士基金控制了另外的10%—20%,只有大约20%的伊朗经济掌握在私人手中。理论上,外国人可以在伊朗投资,但是,大多数人被繁多而复杂的限制和规定吓跑了。投资者必须支付大量的贿赂,伊朗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国家。一大问题是:它会成为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国家吗? 在马吉利斯关于经济政策的辩论中出现了相反的观点,这已经成为关于严厉伊斯兰统治的未来的几乎没有掩饰的战斗。正如我们已经讨论过的那样,伊斯兰教义是一种替代的社会主义;也就是说,它融合了伊斯兰的正确性和集体主义的经济。在许多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想法中,社会主义是伊斯兰的逻辑延伸,因为伊斯兰宣扬平等和消弭阶级差别。因此,他们宣称,伊斯兰是真正的、也是唯一的通向一个由平等的市民构成的正义社会的道路,在这个社会中,没有富人和穷人。他们说,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谈论的东西,他们也能提供。 大多数温和派回应说,那种社会主义或国家主义并不是伊朗要走的道路,那只会使伊朗继续贫穷和落后,伊朗经济的衰落揭示了国家主义的无效。此外,他们指出,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并没有《古兰经》的基础。更切实可行的是把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与穆斯林的救济要求结合起来,并实现社会正义。如果伊朗在经济上继续衰落的话,温和派也担心将永远不能建立一支一流的军队,因此也将会在敌对的外部势力面前虚弱无力。而且,如果不能很快解决大量失业问题的话,整个伊斯兰革命可能就会死亡。解决这些问题最好也是最快的办法是自由市场。对主要工业尤其是石油进行国有化,这是沙尝试的做法,我们肯定不想步他的后尘。这些是伊朗温和派的论点。注意,对伊斯兰革命的直接反对并不是他们的观点之一。

>国家的常识

国家的常识
作者: [美]迈克尔·罗斯金(Michael G. Roskin)
副标题: 政权·地理·文化
原作名: Countries and Concepts: Politics, Geography, Culture
isbn: 7510057779
书名: 国家的常识
页数: 518
译者: 杨勇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3-4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