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与未知》试读:题解

2010年秋天,在互联网上搜索“已知未知”会得到超过30万条结果,其中25万条左右都会链接到我的名字。维基百科上有一个相关条目,其参考链接转到了一首“诗歌”,那首诗歌还被谱了曲,你在搜索结果页面的首页就能看到。 这个短语看起来如此熟悉,但事实上,有些讽刺的是大部分人仍然不知道其来源及含义。 早在2002年初,这条短语就首次与我联系在一起。在一次新闻简报会临近结束时,一名记者告诉我说有“报道”称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与恐怖分子寻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间缺乏必然联系。提问者认为这些未经鉴别的报道可以作为缺乏“直接联系”的证据。 抛开(至少此刻抛开)记者的问题本质不谈,我将问题上升到了关于人类认知的局限性这一更高层面上。我回答说: 我对那些针对没有发生的事的报道常常很感兴趣,因为我们都知道,有已知的已知,就是我们知道有些事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也知道有已知的未知,就是说我们知道有些事我们还不知道,但也有未知的未知——那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有不知道的。如果一个人看一看美国和其他自由国家的完整历史,就会明白:意识到后一类是很难的。 乍看之下,逻辑似乎含混不清。但是在这段谜一般的语言背后是关于认知的简单道理:有很多事情是我们完全不熟悉的,事实上,有些事情我们太不熟悉了,甚至都不知道我们不熟悉它们。 已知的已知是事实、规则和法律,我们肯定知道。例如,我们知道使物体落到地上的是重力。 已知的未知是我们在认知上的空白,不过我们知道存在这样的空白。例如,我们不知道伊朗核武器计划的确切内容。如果我们提出正确的问题,可以潜移默化地填补认知上的空白,最终使其成为已知的已知。 未知的未知一类是最难掌握的。它们是我们认识上的空白,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有这样的空白存在。真正的意外往往从此类中产生。19名劫机者将商用飞机作为制导导弹,将3000男人、妇人和儿童焚为灰烬,也许是美国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一次未知的未知。 20世纪90年代末期,我与前国家宇航局(NASA)局长威廉•格雷厄姆当时都在弹道导弹威胁评估委员会工作,在一次会议中我首次听说了“已知的未知”这个短语。我们这个代表两党的委员会成员当时有一种担心,担心美国情报界的一些情报官在面对缺少情报的可能情况时会预设一种想法:事情没有发生,事情不会发生。换言之,如果某事不能证明是真实的,就可以假设是不真实的。这种想法会导致对其他国家弹道导弹能力的误判,在某些情况下,一些国家的技术要比之前预想的先进得多。 已知的未知和未知的未知这种思想说明,那些在政府中占据负责岗位的人,以及在其他行动的负责人手中可支配的情报几乎总是不完善的。它强调了在思想上保持谦逊的重要性,在决策或制定战略时,谦逊是极为宝贵的特质。我们很难认识到(知道)可能有很多重要的未知。最好的战略家会想象并考虑各种可能性,包括看上去不大可能的因素,然后就可以做更充分也更机动的准备,在出现新的或意外的情报时可以根据需要调整,那时,曾经明显是未知的事情就会成为已知。 从托马斯•谢林给罗伯塔•沃尔斯泰特的《珍珠港:预警和决策》一书写的序言中我也读到了这种理念,其中谢林用“预期不足”作为对美国未能预计到并阻止日本袭击夏威夷的主要解释。谢林所要表达的想法很明显,而且有先见之明:我们必须准备好,敌人可能会以我们想象不到的方式袭击我们。回想一下历史,19世纪非常有影响力的德国军事理论家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曾强调处理不完整或有缺陷情报时的困难以及难以避免的意外。一个对哲学感兴趣的人可能会记得苏格拉底有这样一句话:“我从来不知道,也不认为我知道。”这句话解读起来就是说:要做智者,首先要意识到一个人真正知道的有多么少。 对我而言一个已知的未知就是如何去写一本书。我之前从来没有尝试过,我不知道是否需要或如何将个人存档的成百上千页原始资料编纂在一起。我仍保留着父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每天写给对方的信,还有写于20世纪60年代我在国会任职期间投票原因的笔记,以及我作为白宫办公厅主任时为确保福特总统的要求和指示得以执行而写的详尽备忘录。我还有近2万份备忘录—它们被幽默地称为“雪片”,这些备忘录是我在乔治•沃克•布什政府任国防部长期间记录的,有些是重大决策,也有些都是小事,甚至包括理发的时间安排。还有存放在国会、国务院和国防部的图书馆里数以千计的加密档案。 虽然档案数量庞大增加了很多困难,但我还是认为这些档案能够唤起我的个人记忆。另一方面,文件能够给我的记忆补充细节和内容,也能更严格地验证我的记忆是否准确。伴随着这本回忆录同时推出的还有我的一部分档案文件,可以在我的个人网站找到电子版(www.rumsfeld.com)。我也发布了一些本书没有直接引用但具有历史价值的文件,我也还会继续发布下去。 我的岁数超过了美国这个国家岁数的三分之一,所以我很重视这本回忆录,尤其是书名,“已知与未知”看起来很贴切。这本书写的是我的人生,有些是人们觉得已经知道的,有些则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与很多人曾经读到的、听到的或假设的完全不同。这本书还写了我曾经经历过的很多事件,这些事件包括民权斗争期间在国会任职时、在越南战争期间、在冷战期间,以及在恐怖主义横行时代任国防部长时经历的。我想要在这本回忆录中呈现给读者的既有已知,也有未知,但都是我们伟大国家的历史片段。能够成为这些历史的一部分,我深感荣幸。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已知与未知

已知与未知
作者: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副标题: 美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录
原作名: Known and Unknown:A Memoir
isbn: 7507539571
书名: 已知与未知
页数: 536
译者: 魏骍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华文出版社
出版年: 2013-5-5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