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知的自己》试读:01.一场奇怪的对话


我是谁? 冬夜,下着小雨。 一辆凌志跑车在弯曲的山坡路上疾驰着,加速、急转、超车,熟练的车技不输赛车选手。 在雨天以这样的方式开车,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赶路,或者逃命。 而若菱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 但若是后一种情形,她却又似乎并不在乎命。 “万一对面来车怎么办?”若菱想,“那正好!死个痛快!” 念头一出,自己都吓一跳!为什么最近老有想死的念头? 其实这种“自我毁灭”式的思想和行为,对若菱来说已经是经年累月的习惯了。 “活着好累!” 这感觉一直是若菱人生的一个背景音乐,伴随着她从小到大,每一个场景都不曾缺席。 而今晚和老公大吵一架,仍旧是重复过很多次的模式,把她推入哀怨的心理氛围,又一次凭空跌落在一个未经修葺的乱岗。 心在乱岗,身却又一次地夺门而出,想都没想要去哪儿。 等回神过来,车子已经在上山的路上爬坡了。 突然,车子响了两声,居然熄了火。 引擎怎么点也点不着了,仔细一看,汽油早已告罄。 “该死!”若菱咒骂着,伸手在身上找手机。摸了半天,还打开了车内灯,就是不见手机的踪影。“这下好了,手机也没带!” 若菱环顾窗外,一片漆黑。 在冬天的雨夜,在这样一个荒郊野外的山区,一个没有手机、车子又没汽油的孤单女人。 “每次这种事都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 若菱又忍不住自怨自艾起来。 这时,若菱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线灯光,来自于路边不远处的一间小屋。 若菱想:“也许天无绝人之路,试试看吧!” 她提心吊胆地走到小屋前,找了半天看不到门铃,鼓起勇气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居然没锁门?”若菱起了疑心,“到底要不要进去?嗯……先推开门看看再说吧!” 门“嘎”地一声被推开,眼前是一间温暖的小屋,居然还有壁炉在生着柴火。一位面目慈祥的白袍老人,正兴味盎然地看着她。 “进来吧,孩子。” 若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随着召唤进了小屋。 “坐吧!”老人招呼若菱在壁炉边的椅子上坐下,若菱却只顾站着,戒备地看着老人,随时准备情况不对就夺门而逃。 老人坐在炉边,向她示意:“桌上有为你备好的热茶。” 她嘴里说着谢谢,脚可没有移动半步。 老人一点儿也不在意若菱的防备,笑着问:“你是谁?” “我……我车没油了,手机没带,需要跟您借个电话……”若菱嚅嗫着。 “电话可以借给你,不过你没回答我的问题,”老人摇着头说,“你是谁?” “我叫李若菱……” “李若菱只是你的名字,一个代号,”老人微笑着坚持,“我问的是‘你是谁’。” “我……”若菱困惑了——他到底想问什么? “我在一家外企计算机公司上班,是负责软件产品的营销经理。”若菱试着解释。 “那也不能代表你是谁,”老人再度摇头,“如果你换了工作,这个‘你是谁’的内容不就要改了?” 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跟一个奇怪的人,进行这样一场奇怪的对话? 这个时候,若菱感受到了屋子里的一种神秘的气氛,以及老人身上散发的祥和宁静的气质。这种神秘和安详总让人有所震慑。 于是她不由自主地坐了下来。 “我是谁?” 她的心终于在乱岗上听到这个问题,像山谷回音般地在那里回响着——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而那一瞬间,若菱禁不住回想起过往的种种,潸然泪下。 “我是个苦命的人,从小父母离婚,只见过父亲几面,十岁以前都由外祖父母抚养。继父对我一向不好,冷酷疏离。为了脱离家庭,我早早地就结了婚,却久婚不孕,饱受婆婆的白眼和小姑的嘲讽,连老公也不表示同情。工作上老遇到小人,知心的朋友也没几个……” 若菱陷入了悲伤自怜的情绪里,迷蒙中,一生的种种不幸、不公,好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 她自己都惊讶,在一个素昧平生的人面前,居然把酿了很久的辛酸苦水全倒出来,一点儿也不吝啬。 老人的目光现出同情。 “这是你的一个身份认同,”他缓缓地说,“一个看待自己的角度。” “你认同自己是一个不幸的人,是多舛的命运、不公的待遇和他人错误行为下的受害者。你的故事很让人同情,不过,这也不是真正的你。” “等一等!”她的心念突然一动,“我天生聪明伶俐、才华横溢、相貌清秀、追求者众!我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收入丰厚,我老公……” 张嘴就提起了老公,却又戛然而止。 “是、是,我知道,你很优秀!”老人理解地点头,“但这又是你另外一种身份认同,也不是真正的你。” 若菱刚刚被激起的信心又告瓦解,低头沉思。 “老人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 若菱一贯的好胜心此时蠢蠢欲动,她想,老人显然不是要找一般世俗的答案,我就朝哲学、宗教的方向试试看! 于是她答道:“我是一个身、心、灵的集合体!” 说完,她有些得意地看着老人,心想:这回,总应该答对了吧!

>遇见未知的自己

遇见未知的自己
作者: 张德芬
副标题: 都市身心灵修行课
isbn: 7540460709
书名: 遇见未知的自己
页数: 192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