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素养》试读:比特

第一章 比特 比特很重。这种在收件箱、手机和浏览器中进进出出的电子信息,尽管没有实际的重量,却会给使用者带来负担。一台笔记本电脑,不论存储着一封还是上千封邮件,其质量还都是一样的那几磅;但对那些处理邮件的人而言,份量可大不相同。比特常常大量涌现,需要人们投入大量注意力和精力,持续不断地挑战着人们的精神和感情负荷。 今天,比特无处不在,人们开始感受到它带来的压力。电子邮件往来愈发频繁,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日渐泛滥,新的技术术语和缩写名词侵入了我们的日常语言。许多人都感到,一个社会问题已然形成。我们都已不堪重负。“信息过载”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媒体也对此发出忧虑的声音。如今,各国经济体中充斥着信息过载的劳动者。他们面对海量的比特流无计可施,忧心忡忡,效率下降,幸福感也逐渐衰减。从CEO到教师,从设计师到医生,从学生到退休人员,全球范围内,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急需解决信息过载问题的办法。 培养“比特素养”也许是一种可行的对策。比特素养指的是一套管理信息的新技能。掌握这套技能的人将能够克服信息过载的障碍,在同行中脱颖而出。同时,他们还能更加轻松、健康地生活,与家人和朋友们共享更多的欢乐时光。比特素养能使人们在当下变得更有效率,甚至可以对未来挑战未雨绸缪。 然而,大多数信息使用者并不知道他们需要学习新技能,因为他们认为,学会使用计算机就足够了。这些用户长期以来只接受“计算机素养”的培训。诚然,他们能够在软件中进行普通操作:点击按钮,选择菜单,打开文件,关闭窗口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互联网尚未兴起的时候,使用这些技能应对信息世界绰绰有余,因为那时的计算机不过是高级的打字机罢了。但现在,这种观念早已过时。在比特时代,单纯依靠“计算机素养”,难免捉襟见肘。 如今,相比电子设备和软件本身,它们所承载的比特信息往往重要得多。毕竟,信息不再被禁锢在计算机内部——它们是流动的:从一台计算机到另一台计算机,再到各式各样的电子设备。每时每刻,比特流翻波于网海,肆游于天地。它们从个人计算机、照相机、手机和掌上电脑流出,继而呈现在收件箱里,万维网页面上和硬盘中。在一次次跨越世界的旅途之间,它们往往只作瞬息的停歇。在今天的信息世界里,占据最重要的地位不是软件,而是比特。 世界已经发生巨变,而大多数人尚未赶上这种变化。上百万的信息技术用户在新的比特时代仍试图依赖“计算机素养”生存发展。他们知道怎么收发电子邮件和打印文件,但面对如雪崩般涌来的比特流,却显得那么无力。由于缺乏对信息的管理,他们不断地被信息的汪洋淹没。这并非因为比特是一种邪恶或破环性的力量(远非如此),而是因为用户们尚未掌握恰当的信息处理技能和正确的思维方式。 许多人发现,尽管他们并非从事技术领域的工作,他们同比特的关系深刻地影响着自己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在大型非盈利组织工作的分析师,她主要关注世界贫困的问题,工作范围与信息技术相距甚远。但她却不断地感到自己因信息过载而心烦意乱。她告诉我,不论她是刚刚下班回家,还是在周末和假期,她总觉得“该去查查邮件了”。这种现象很普遍。比特几乎已经入侵了所有行业,它还渗入了人们沟通交流、商业往来、后勤保障和娱乐生活的方方面面。比特来了就不走了,我们必须学会和它们和平共处。 有些人错误地用一种“全天候待命”的生活方式来与比特共处,他们用尽时间,试图处理所有的信息。现在我们常常在机场看到的那些“大忙人”就是这样。大忙人手揣最新的电子设备,无视身边的所有人和事,他要么边走边浏览短信,要么一边小跑着穿过航站楼一边对着手机大吼。光是看着这些人,就让人压力重重、焦虑不已了。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忙人喜欢这种场面,因为这证明他是个人物。等待他处理的信息越多,他手头的工作就越紧迫,而对他而言紧迫感就等于重要性。假如他错过了一场会议,或者言行粗鲁,也有一个很好的借口——毕竟,他“太忙了嘛”。不管大忙人看起来有多忙碌,他的工作方式既非有效,也难持续。匆忙行事并非管理信息的合理之道。 另一些人对于涌入生活的比特流反应消极。或许他们甚至并未察觉到这些信息需要处理。不怨他们,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该怎么办,他们只能当甩手掌柜,眼睁睁地看着上千封邮件塞满收件箱。但消极处置也不是办法。随着比特堆积,消极的信息使用者逐渐感到对事情失去控制,似乎永远赶不上进度。信息越多,需要的注意力和时间就越多:有更多的邮件要读,更多的网页要看,更多的文件堆满桌面。他们因此感到工作超出了自己的负荷,开始占用家庭时间去处理信息——比如边吃饭边查邮件,或者在看孩子踢球时还把玩着iPhone。 “大忙人”和消极的信息使用者面对的问题有相同的根源,那就是对信息造成的压力无知或者无视。鲸吞蚕食也好,视而不见也罢,比特带来的负担都摆在那里。比特还有其他特征,这些特征使它成为一种全新的材料,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就像对待纸张、钢铁和火药一样,我们要想合理地利用比特,就先要充分地了解比特,尊重比特。 人们常常认为比特会取代纸张,我们就拿纸张来作个类比。几千年来,纸张承载着信息,这漫长的时间足以让人们明白纸张的优势,比如成本低廉和持久耐用。几美分一本的螺旋笔记本就能装下一叠手写的笔记,要是本子掉在地上,笔记上的字仍留在纸页上不会丢失(不像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那样不禁摔)。另外,纸张至少可以保持原貌几十年,不需要升级换代。而且,除了充足供人们阅读的光线之外,它基本上不消耗其它能源。 纸张会占据实际的空间,这提供了一种优雅的“用户界面”:翻动书页和书写文字都是那么简单明了,订书钉和书签等一系列附属产品同纸张永远兼容。纸张具有实际体积,这带来了额外的好处:人们很难对信息过载问题视而不见。一大堆报告、账单或者杂志会醒目地摞在桌子或写字台上,直到人们把它们搬走——这时,人们将通过重量再一次感受到它包含的信息量之巨大。纸张当然也有可能造成信息过载,但至少我们能通过切身体验,明明白白地认识到问题所在。 然而,纸张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缺点,那就是它们的生产和运输要耗费时间、能源和原材料。纸张是非常特定的原材料组合而成:纸本身取材于树木,而纸上大量使用的墨水、粘胶则是化学合成的。要将最终的纸制品(比如说一叠报纸)运到目的地,还要耗费更加昂贵的燃料来驱动运输工具。 比特和纸张几乎完全不同。首先,不用砍树就可以创造比特。尽管计算机硬件可能对环境有害,但比特本身只是由电子构成:它们是没有实际重量的细小脉冲,不占据肉眼可见的空间。这是个惊人的优势:不需要增加体积或重量,计算机就能存储近似于无穷的信息!其次,电子的传输速度很快,只需要一点电力来发射信号,比特就能够在几秒钟内周游地球。创造大量的比特也很容易。点击鼠标一下,无需印刷厂,不用大卡车,不出数秒,成千上万的人就能读到你发送的电子通讯或者网页更新。一旦信息抵达收件箱或者网页,比特就会以完全相同的措辞、图形和颜色呈现,年复一年,永不褪色,直到有人把它删除。 可见,比特具有一些独特的属性,可以为我们所用:体积微小,速度奇快,人们能够以无穷大的数量轻易地创造、获取、复制和共享它们, 它们不会随时间消逝,也不受空间和距离的局限。但在现实生活中,比特给人们带来了许多矛盾:它们没有重量,却让我们不堪重负;它们没有体积,事实上却在不断积累;它们只需要一瞬间诞生,能能持续到永远;它们飞速地移动,却并没有为我们节省时间。#回避或者无视这些矛盾将使我们不可避免地深陷信息过载的泥淖,而比特素养就是要教会你如何接受比特的特性并学会利用这些特性,从而掌控信息,掌控人生。 《比特素养》试读二:改掉文件命名的坏习惯 文件很多的时候,恰当地命名就显得尤为重要。比如,如果一个文件夹里有二十个名称相似的文件——比如“提案.doc”——要找到某个特定的提案,或者某个提案的修订版将会十分困难、耗时甚多。如果文件夹里有成百个这样的文件,用户几乎不可能迅速定位某个特定的文件。为文件恰当地命名能够避免这种窘境,大大提高用户的效率。 不幸的是,因为许多用户从来没有学习过如何恰当地为文件命名,他们无法选择最优的文件名。以下是常见的几种文件命名的坏习惯: - 描述性很弱的文件名,比如“议程.doc”和“笔记.doc”。这种文件名可能描述许许多多不同的项目,可能适用于各种背景。如前文所述,当多个类似的文件具有类似的文件名,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 在文件名中使用“最终”字眼,比如“报告最终版.doc”。一旦你把文件命名成“最终版”,那么进一步的修改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了。于是,更新的版本就变成了“报告最终修订版.doc”以及“报告最终修订可用版.doc”。日后要查到真正的“最终版”就十分困难了。 - 在文件名中使用“新”字。即便眼前的这个文件比老版本要“新”,如果更新的版本出现了怎么办呢?总不能用“新新新报告.doc”之类的名称吧。 - 将简历命名为“简历.doc”。作为一名雇主,我能够作证,求职者经常用这种方式为自己的简历命名。这样,在雇主看来,所有的简历文件都是一样的。我得先手动地将这些文件重命名,否则就根本无法处理它们。 比特素养倡导一种有效的文件命名方式,采用这种方式,上述的所有坏习惯都将一笔勾销。好的文件名包含的信息量正好可以描述文件的内容,不多也不少。文件名的每一部分都应该承载有用信息,或者说,每一部分都应该“有所作为”。用户所要做的只是持续地使用这种方法为文件命名,否则整个系统就会崩溃。比特素养所倡导的所有技能都是如此,只有持之以恒的努力才能换来回报。

>比特素养

比特素养
作者: [美]何马克(Mark Hurst)
副标题: 信息过载时代的生产力
原作名: Bit Literacy
isbn: 7121191016
页数: 205
译者: 郑奕玲
定价: 45.00元
出版社: 译言·东西文库/电子工业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1-1
书名: 比特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