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恶的化石》试读:1

有乐剧场的观众席又是客满,这世上还真有不少闲人呢。若再晚些,大概很难购到五个座位连在一起的戏票吧!文子边想边用节目表当扇子,轻轻扇着胸口。虽然已是深秋,但今晚却有些闷热。 再过一阵子,神崎惠美子——她们的好友之一就要结婚了。所以,其他四个人请她看一场戏剧表示祝贺。坐在四人正中间的惠美子兴高采烈地聊天,脸上溢满幸福的光辉,即使只是一些小动作,也有着其他四个人所没有的活力!丝毫不因为少女时代即将画上句号,而显露出一般同龄人特有的感伤忧郁。 对文子而言,好友的婚事一方面让她高兴,另一方面则令她感到落寞。而且,坦白说,还有些许的嫉妒!但觉得眼红的人并不只有文子,其他三个人也一样。 惠美子的准夫婿就职于丸之内的某矿业公司,深受上司的器重,自身又有才能,未来的发展不可估量。他皮肤虽稍黑,却颇具运动员的风貌,除了花钱有些大手大脚这个缺点之外,可说没什么可挑剔的。这是惠美子常挂在嘴边的话。 在这普通观众席里,谈话声、翻阅节目表的声音、衣服摩擦椅子的声音不绝于耳,混合了开幕前的期待、兴奋、不安,形成某种独特的气氛。文子边用节目表扇着胸口,边仰起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进入剧场后,文子通常不喜欢说话,一方面是懒得开口,另一方面则是喜欢把愉快的感情融入这种气氛中。 “你在看什么?” 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惠美子笑盈盈地站在身旁,五官轮廓分明的苹果脸上,明眸皓齿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文子常常想,自己若是男人,一定也会迷上惠美子吧! “方才我和大家商量了一下,待会儿回去时,去吃俄罗斯料理,怎么样?上次我跟他去吃过,非常好吃呢,有一种叫皮洛西卡① 的炸面包。” 惠美子又说今晚由她请客,并且加上一句,有一种名叫科瓦斯② 的饮料口味绝妙。 “就在车站附近,很方便的,好不好?” 她轻拍文子的肩膀,不等她回答就起身朝通道走去。 文子从未吃过什么俄罗斯料理。但是,俄罗斯小说中常常描写用餐的场面,所以心想尝尝看也不坏。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让惠美子请客!今晚的聚会是替惠美子祝贺,应该由大家请她才对。 文子这么想着,碰了碰邻座良江的手臂。良江赞成她的意见,马上通知了另外两个人。 “我想尝尝伏特加酒呢,听说喝过后划一根火柴,肚子里就会烧起来。” “啊,你千万别试,烧伤了怎么办?” “不会有事的,没有氧气的地方,怎么烧得起来?”最后一人说道。 几个人立刻岔开话题,天南地北地闲聊起来。这次,文子也加入她们。一旦兴致来了,她也挺聒噪的。于是,清脆、开朗的笑声频频在四个人之间响起。 “怎么这样慢?” 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文子回头望向通道,注视着通道尽头的那扇门。 “一定是人太多了。” “上洗手间?” “不,是打电话。给‘他’!”说话的女人浮现出暧昧的笑容。 四个人又开始了另一个话题。她们四个人虽然丝毫都没意识到,其实却是基于一种置惠美子于不顾的心理作祟,也就是,被遗弃的被害妄想所引发的慰藉和同情,将她们的心紧密联系在一起。每个人都有意记不起惠美子的事,继续闲聊。 开幕前两分钟,铃声响了。文子再次回头望向后面的出口。 “还没打完电话吗?怎么这么慢?” “这也难怪,现在正是最甜蜜的时候。” “一旦结了婚,就算彼此再怎么看不顺眼,也要每日面对,何必呢!” “所以呀,趁现在好好享乐。” 尽管调侃了几句,但她们似乎也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其他三个人也和文子一样频频望着大门的方向。门开了又关上,每一次都有观众进来,而后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几乎没有人再往外走了。 加上左右两边和后墙,通往影院大厅的门共有十二扇,也不知道惠美子会从哪个大门进来。文子和良江撑起上半身,死盯着各自看着的那扇门。门开关了不下几十次,不久,进出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大门不再被推开了。铃声又响了一次,天花板和墙壁上的灯光随之缓缓熄灭。 舞台的布幔拉起,演员出场,戏剧开始上演了。绚烂的布景、精心创作的剧本、演员生动的演出,立刻抓牢了观众的全副心神,所有的人都进入忘我的剧中世界。但,惠美子却始终没回来! 三十分钟过了。文子她们更加担心了,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奇怪!电话不应该打这么久啊。” “我觉得有些不安了。” 从后排座位传来嘘声。文子缩了缩脖子。 “我去看看。” “等等我,我也去。” 两个人迅速起身,察觉到她们起身的良江也跟在后面。四个人微低着头,走过铺着地毯的通道。舞台上,演员做出了滑稽的动作,观众们哄堂大笑,但文子她们已听不进任何台词,她们鱼贯着走出了侧门。

>憎恶的化石

憎恶的化石
作者: [日] 鲇川哲也
原作名: 憎悪の化石
isbn: 7513306478
页数: 272
译者: 吴函璇, 吕灵芝
定价: 33.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3
书名: 憎恶的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