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的遇难船》试读:前言

英国的威廉•雅各布斯写有一篇短篇小说《猿之手》,这篇小说作为志怪小说享誉甚高。我想在这里事先说明的是,在《猿之左手》当中提到了这部小说的梗概。这部作品虽然很有名,但是应该有很多人都没有读过,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留意一下。为了及时传达这个信息我决定写在前言而不是后记里。换句话说,即使没有读过这本短篇小说的读者,阅读本书也是没有问题的。 作品当中,围绕《猿之手》的解释,登场人物展开了一系列的论战。这也是在北村熏氏和我之间真正发生过的事。我正是以此为契机构思了《猿之左手》这个故事。我在这部作品中插入了我和北村对问题的讨论,也是征得了他本人同意的。只是,作品中有栖川有栖的见解并不是作者有栖川有栖的见解。明确地说,火村英生的观点才是我的观点。其对错暂且不论,不管是作为小说的作者还是读者,能够和平时自己很敬佩的北村氏愉快地讨论《猿之手》这部作品,我觉得是很幸福的事。这让我感到做推理作家真是不错。 《猿之手》有很多版本的译文,本书中引用的是森英俊•野村宏平编写的《乱步最佳恐怖小说选》(筑摩文库)中所收集的仓阪鬼一郎的译文。 本书是以犯罪学者火村英生为侦探的长篇小说(火村系列)的第八篇,写作的形式与之前的有所不同。我想对其原委加以说明。“等等,这是长篇吗?只是把发表在杂志上的中篇罗列在一起罢了吧?”或许有的读者会抱有这样的疑问,我想在这里一并加以解释。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从跟北村讨论《猿之手》中获得灵感而写了《猿之左手》这部中篇小说并发表在Giallo杂志2005年秋季刊上。我觉得这篇小说可以超越我们当初的讨论——虽然作者不应该是作出评价的人。当时写完的时候,我只想把它作为独立的作品暂时收录到中篇小说集里。 然而,两年后我再次受到了Giallo杂志的中篇约稿,这时我想到了《猿之左手》的续集,这是在我的预料之外的。更准确地说我在构思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时脑海里闪现的却是《猿之左手》里的人物。这种感觉就好像与之前和自己在街上擦身而过的人又见面了。 这样我就完成了《残酷的摇篮》,并相继刊登在Giallo杂志的冬季刊和春季刊上。我开始动笔写的时候头脑中就闪现出一种想法:把这部作品和前面的作品联系到一起不就成长篇了吗?这才是应有的形式。因为我是把这部分作为长篇的后半部分来写的,所以只阅读这部分的读者,可能会觉得结尾部分火村说的话有点突然。但是,如果把两部分联系起来作为长篇来读的话,就没有这种不协调的感觉了。 因为要把两部分联系起来写成长篇,所以我加了“幕间”部分。在这部分里面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幕间”只是起到了连接前后两部分的作用。在这部小说里似乎能听到一曲哀歌,我一直在搜寻着类似这种感觉的歌曲,偶然间我想起了阿玛利亚•罗德里格斯的名曲。这首歌在日本似乎比在葡萄牙更受欢迎。同时我还得到西川牧子氏的允许引用了她的译诗。 我最后思考的是这篇长篇小说的题目,在这里我依然是借用了前面那首歌的意象。想出题目后,我忽然觉得这个故事就是为这个题目而写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有同感。 前言有些长了。 这本书的完成过程得到了各方人士的鼎力相助。他们当中的大部分(包括即将阅读本书使其成为作品的读者)都是我不认识的人。在此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其中也有我知道名字的。 激发我创作灵感的北村熏氏。 谢谢各位。 二○○八年六月十九日

>王妃的遇难船

王妃的遇难船
作者: (日)有栖川有栖
副标题: 火村英生系列
isbn: 7513307970
书名: 王妃的遇难船
页数: 197
译者: 张倩倩
定价: 30.00元
原作名: 妃は船を沈める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年: 2012-9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