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上下册)》试读:唐泰斯父子

唐泰斯走后,内心充满仇恨的腾格拉尔费尽心机在船主莫雷尔面前说他的坏话。这一点我们暂且不谈。且说唐泰斯,他穿过卡纳比埃尔街,来到诺埃伊街,走进了梅朗街左边的一栋小房子里。楼梯里一片黑暗。唐泰斯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按住他那颗突突直跳的心,径直向四楼跑去,最后停在一扇虚掩的门跟前。 在那虚掩的门后面,有一个小房间,小房间里住着唐泰斯的父亲。老人还不知道“法老号”已经到港。唐泰斯进来时,老人正站在窗口的一张椅子上,用颤抖的手指捆扎牵牛花和萎草花,打算编一个花棚。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双手臂紧紧地抱住,随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父亲!亲爱的父亲!” 老人惊叫了一声,转身看见是儿子,就颤巍巍地倒进了儿子的怀里,他的脸惨白惨白的。 “您怎么啦?是不是生病了?亲爱的父亲!”年轻人吃惊地问。 “不,不,亲爱的埃德蒙,我的宝贝儿子!我没想到是你回来了。你突然回来,真让我高兴!真让我激动!天哪,我感觉自己都快不行了。” “亲爱的父亲,别这样!是我,真的是我啊!我听人说,高兴是不会损伤身体的,所以我才偷偷地溜进来的。嗨!笑一笑啊,不要这么疑惑嘛,真的是我回来了!我们要过好日子。” “孩子,我们是要过好日子……我们是要过好日子,”老人说,“可是,我们怎样才能过上好日子呢?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再离开我了?还是你交了什么好运?来,快跟我说说。” “我的幸福是建立在另一家人痛失亲人的基础之上的。不过,上帝也知道这并不是我能左右的,愿上帝能够宽恕我!如今,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要我假装悲哀,我实在做不到。父亲,我们那位好心的船长莱克勒先生死了。莫雷尔先生说,他会极力推荐我来担任新船长。父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想想看,我才二十岁,竟然有可能当船长!当上船长以后,除了一百金路易的薪水之外,还能参与分红呢!这在以前,可是像我这种穷水手根本不敢想的事!” “是啊,亲爱的孩子,这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老人回答。 “嗯,我一拿到钱,就买一所带花园的房子给你。这么一来,你就能在里面种花了,比如牵牛花、萎草花、皂荚花呀……父亲,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没什么,没什么,一会儿就好了。”老人毕竟已经年老体衰,说着说着就力不从心地倒在了椅子里。 “来,来”年轻人说,“父亲,您先喝一点儿酒,喝完酒就好了。酒呢?” “不,不用找了,我不喝。谢谢。”老人说。 “喝,一定要喝!父亲,您把酒放哪儿了?”唐泰斯说着就打开了两三个碗柜。 “你找不到酒的,酒都喝完了。”老人说。 “什么?!酒都喝完了?”唐泰斯的脸逐渐变白。他先看了看老人那深陷的脸颊,又看了看空荡荡的碗柜,接着说,“酒都喝完了?父亲,你是不是没有钱了?” “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都有了。”老人说。 “可是,”唐泰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小声地说,“可是,我临走时留了两百法郎给你呀,前后也不过三个月……” “没错,一点儿也没错,埃德蒙。可是,你还欠邻居卡德鲁斯一笔钱呢,你当时都忘记这事儿了。后来,卡德鲁斯跟我说,如果我不替你还债,他就会去找莫雷尔先生要钱,为了不让你受影响——” “你就把钱还给他了?” “是的。” “可是,我欠卡德鲁斯的钱足足有一百四十法郎啊!”唐泰斯叫着说。 “是的。”老人含糊不清地说。 “也就是说,你从我留给你的那两百法郎里拿出一百四十法郎,然后还给了卡德鲁斯?” 老人肯定了儿子的说法。 “这么说,”年轻人喃喃自语地说,“这三个月以来,你的生活只能靠六十法郎来维持!” “我花不了多少钱的,这个你也知道。”老人说。 “上帝啊,请您宽恕我!”埃德蒙忍不住哭了起来,同时跪到老人面前。 “孩子,你怎么了?” “看到您这个样子,我很伤心!” “这有什么呀,孩子,”老人说,“我一看到你就什么都忘记了。只要能像现在这样,就一切都好。” “是啊,我回来了,”年轻人说,“不但带回了一个远大的前程,还带了一些钱回来。您看,父亲!拿着,快拿着吧,赶紧叫人去买一些东西回来。”年轻人说着,就把口袋里的十几块金币、五六块埃居和一些小额银币全都倒在了桌子上。 老人看了,顿时露出一脸的笑容,接着问年轻人:“这些钱是谁的?” “是我的!也是你的!是我们的!拿着吧,去买一些吃的回来。高兴一点儿嘛,明天我们还会有更多钱呢。” “小声点儿,小声点儿,”老人微笑着说,“我还是省着点儿花比较好。如果大家看见我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肯定会说我根本买不起这么多东西,除非等我儿子回来。” “随你怎么花吧。可是,父亲,最重要的是要雇一个佣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你都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这种苦了。我私下里带了一些咖啡和上等烟草回来,不过它们现在都还在船上的小箱子里放着。明天一早,我就可以把它们拿给您了。嘘,别说话,有人来了!” “是卡德鲁斯。一定是他知道你回来了,又听说你交了好运,所以过来道喜的。” “哼!心口不一的家伙!”埃德蒙小声说,“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邻居,又帮衬过我们,所以我们要对他以礼相待。” 埃德蒙话音刚落,卡德鲁斯就出现在了门口。卡德鲁斯留着一头蓬松的黑发,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是一个裁缝,手里还拿着一块布料,他打算用它来做衣服衬里。 “啊?!埃德蒙,真的是你回来了!”卡德鲁斯用浓重的马赛口音说,同时笑了笑,露出一口像象牙一样洁白的牙齿。 “是的,是我回来了。卡德鲁斯,我正在想怎么让你高兴呢。”唐泰斯有礼貌地说,他内心的冷淡却没有因此被掩饰住。 “谢谢,谢谢。不过,好在我什么都不缺,有时还能帮助别人。”卡德鲁斯说。 唐泰斯听完这句话,不禁动了一下。 “孩子,你别误会,我没有说你啊。不,不!你虽然借了我的钱,可是你已经把那笔钱还清了,我们现在互不相欠。这种事情,在好邻居之间是很常见的。” “对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唐泰斯说,“因为,我们虽然不欠他们钱了,却还欠他们一份情。”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必再提了。孩子,我们现在来谈一谈你这次幸运而归的事吧。我刚才去码头配细花布时,在那儿遇到了腾格拉尔,就大声对他说:‘啊!没想到你也在马赛!’他说:‘是啊。’‘你不是去士麦拿了吗?我以为你还在那儿呢。’‘没错,我确实去了士麦拿,不过现在我已经回来了。’接着,我又问:‘我那亲爱的小家伙埃德蒙呢?’腾格拉尔回答:‘肯定回家看他父亲了。’我听他这么一说,就赶紧高高兴兴地过来了,来跟你握握手。” “卡德鲁斯,你心肠真好,待我们也很好!”老人说。 “是啊,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对你们,不仅有爱,还有敬重。在这个世上,好人不多喽!孩子,你这次回来,好像发财了。”裁缝说,同时斜视着唐泰斯刚才倒在桌子上的金币和银币,一双黑眼睛里流露出贪婪的光芒。 年轻人已经看出了邻居的贪婪,却漫不经心地说:“这些钱不是我的,而是父亲的。我担心我不在时父亲会缺钱花。父亲为了让我放心,就把他的钱都倒在了桌子上,以证明他不缺钱。父亲,快把这些钱都放回你的箱子里吧。当然了,如果我们的邻居卡德鲁斯需要钱花,我们还是很愿意帮忙的。” “不,不,孩子,”卡德鲁斯说,“我不需要钱。干我这一行,足够养活自己。我说,你还是收起你的钱吧。一个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不过,我虽然不需要你的钱,却很感激你的好意。” “我是真心想帮助你。”唐泰斯说。 “那是,那是。嗯,你跟莫雷尔先生关系不错吧?我听说你这只小狗得宠了!” “莫雷尔先生对我向来很友善。”唐泰斯回答。 “既然如此,那么在他邀请你吃饭时,你就不应该拒绝。” “什么?!你拒绝了莫雷尔先生?”老唐泰斯说,“莫雷尔先生真的邀请过你和他一起吃饭?” “是的,亲爱的父亲。”埃德蒙回答。 父亲看到儿子受到别人的器重,露出了惊慌的表情,这让儿子忍不住笑了笑。 “孩子,你为什么要拒绝呀?”老人问。 “因为我太想你了,想早点儿回家看你呀,我亲爱的父亲。”年轻人回答。 “可是,你这么做一定会惹恼可敬的莫雷尔先生,”卡德鲁斯说,“而且,你马上就要升任船长了,正是关键时期,不应该得罪船主。” “关于我拒绝他的理由,我已经向他解释清楚了,我想他会体谅我的。”唐泰斯回答。 “可是,既然你想当船长,那么你在船主面前就应该恭顺一些。” “不恭顺也照样当船长,这才是我所期望的。”唐泰斯说。 “如果能这样,那就更好了!如果这个好消息传出去,那么那些老朋友一定会很高兴的。除了那些老朋友之外,圣尼古拉堡有一个人也会很高兴。” “你说的是梅塞苔丝?”老人问。 “是的,亲爱的父亲。我已经见过您,知道您很好,又什么都不缺,也没什么需要我担心的,所以我打算去加泰罗尼亚人的村里,可以吗?” “去吧,亲爱的孩子,”老人说,“愿上帝像保佑我儿子一样保佑你的妻子!” “他的妻子!”卡德鲁斯说,“唐泰斯老爹,这话您可说得早了点儿,她毕竟还没有过门呢。” “现在的确是这样,可是,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她将来都会是我的妻子。”埃德蒙回答。 “没错,没错,”卡德鲁斯说,“孩子,你这次回来得这么快是对的。”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也知道,漂亮姑娘总是有许多追求者。梅塞苔丝长得很漂亮,所以也不例外,而且她的追求者还不只一打。” “是吗?”埃德蒙笑着回答,可是他的内心里却有一丝不安。 “呜,没错,”卡德鲁斯说,“而且那些追求者的条件都还不错。不过,你也快当船长了,所以她应该不会拒绝你的。” “你是说,”唐泰斯微笑着说,却掩饰不住他内心的焦虑,“如果我没当船长——” “唉,唉。”卡德鲁斯说。 “好了,好了,”唐泰斯说,“一般来说,我比你更了解女人,尤其是梅塞苔丝。我相信她对我是忠诚的,无论我是不是船长。” “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卡德鲁斯说,“一个人快要结婚时充满信心总是好的。好了,孩子,别说这些了,快去找她吧。” “我这就去。”埃德蒙回答,他拥抱了一下父亲,又挥手向卡德鲁斯道别,然后就走出了家门。 卡德鲁斯又待一会儿才下楼,去见正在西纳克街拐角等着他的腾格拉尔。 “怎么样,见到他没有?”腾格拉尔问。 “见到了,我刚刚从他家里出来。” “他有没有提起他希望当船长这件事?” “听他的口气,好像他做船长的事已经成定局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看他未免太心急了。”腾格拉尔说。 “看样子,莫雷尔先生好像已经同意他当船长了。” “这么说来,他已经开始洋洋自得了?” “是的,骄傲得不行,还要关照我呢,说是要借钱给我,好像他是银行家之类的大人物似的。” “你有没有拒绝?” “我当然拒绝了。不过,我即便是接受了,也没什么好愧疚的,毕竟我曾经借过银币给他。在此之前,他还没有摸过发亮的银币呢。可是现在不同了,唐泰斯就要当船长了,他已经不再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呸!他现在还没有当上船长呢!”腾格拉尔说。 “他不当船长更好,”卡德鲁斯说,“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再跟我们说话了。” “如果我们愿意,他还可以向上爬,”腾格拉尔说,“可是,如果他爬不上去,那么他的境况或许比现在更糟糕。”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说着玩儿的。他还爱不爱那个漂亮的加泰罗尼亚小妞?” “爱,疯狂地爱着。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可能会为此而遇上麻烦。” “你把详细情况告诉我。” “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呢?” “因为这件事也许没那么简单。我知道,你不知道唐泰斯,是不是?” “我确实讨厌目中无人的人。” “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把有关加泰罗尼亚人的事都告诉我。” “我是知道一些,但是这些都不太确切。我就只说我亲眼见到的一些事吧。我想,那位准船长可能会在老医务所路一带出现。” “把你知道的事都告诉我!” “事情是这样的。我每次在城里看见梅塞苔丝,都能看到她身边跟着一个加泰罗尼亚小伙子。这个小伙子身材魁梧,眼睛是黑色的,褐色的皮肤中透着红色,看上去既神气又威武,是她的表哥。” “真有其事?你觉得这个小伙子也是她的追求者?” “没错。你想啊,一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子面对一个漂亮的妙龄少女,除了有爱慕之情以外,还能有什么想法?” “你刚才说唐泰斯已经到加泰罗尼亚人那里了,是吗?” “在我离开他家之前,他就已经去了。” “那我们就去这条路上的瑞瑟夫酒店吧,一边喝拉玛尔格酒一边等他的消息。” “有人向我们通报消息?” “没有,但是我们可以在半路上等着他。只要看到他的神色,我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走吧,不过,我可先把话说明白了,酒钱需要你来付。” “那是当然的了。”腾格拉尔说。接着,他们就迅速地走到了目的地,然后叫了一瓶酒。 听邦费尔老爹说,就在十分钟以前,他曾亲眼看见唐泰斯向加泰罗尼亚人的村里走去。腾格拉尔二人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就在嫩绿的梧桐树叶和枫树叶底下坐了下来。 小鸟在树枝上唱着动人的歌儿,歌唱美好的春光。

>基督山伯爵(上下册)

基督山伯爵(上下册)
作者: [法]大仲马
isbn: 751331084X
书名: 基督山伯爵(上下册)
页数: 960
译者: 汪洋
定价: 58.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