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来信》试读:与纳粹领袖罗森堡斗智

当父亲休假完毕重回纽伦堡时,他被提升为执行审判律师。在这个职位上,父亲需要及时地协调和管理美国方面在法庭上每一天的检控工作,尤其是当大法官杰克逊不在纽伦堡的时候。父亲的来信表明,在整个审判的推进过程中,他的耐性日益增长;他也尽可能多地在对被告进行盘问。杰克逊想要将这种负责任的精神加以推广。因此,父亲的责任心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但也是令人瞩目的。 举个例子,当年审判阿尔弗雷德•罗森堡期间,父亲在检控他作为东方占领区事物部长所犯罪行的庭上交流,至今仍能撼动我心。 根据《纽约时报》西德尼•格鲁森的报道:“从纳粹哲学家阿尔弗雷德•罗森堡的口中能说出的,除了认罪还是认罪。今天,美国的检察官托马斯•J. 多德粉碎了罗森堡口中自我美化的一个好心恩人的形象,迫使他承认了纳粹政权应担负的罪责……在多德的盘问之下,罗森堡显得局促不安。” 接下来的一小段文字是摘自1946年4月17日的官方记录。那天,我父亲试图让罗森堡在庭上认罪,为他曾做过的行为担负起相应的责任——这段文字记录的也是当时法庭上很典型的斗智过程。父亲很擅长在语言上设圈套,这点也是在法庭上进行盘问的关键技巧。 多德先生:有关你对犹太人的态度,在你法兰克福讲话中,你建议所有犹太人都应该离开欧洲和德国,你是这样说过吗? 罗森堡:你这个说法—— 多德先生: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你1938年在法兰克福的讲话中做过这样的建议,有还是没有? 罗森堡:是的,但是基于你这样不正确地从我的讲话稿中进行引用,然后再这样问我,我很难用“是”还是“不是”回答你的问题。 多德先生:我认为你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进行任何解释。我只是问你是否在法兰克福的党日讲话中曾提出过这个建议。 罗森堡:是的,基本上算是的。 多德先生:现在就是这个党日讲话,昨天你还曾提到这个讲话,你说你在其中曾对犹太人使用过很恶劣的语言。我想,在那段时间里,你是很反对犹太人从事一定的职业,以及类似的一些事情的。现在你觉得那样对待犹太人公平吗? 罗森堡:昨天我就说过,在那两个讲话中,我曾要求一个正直的裁决和平等的对待,而且我也说过只有那样,其他国家才不会指责我们歧视犹太人。 多德先生:是的,很好。你在过去谈到过犹太灭绝吗? 罗森堡:我一般没有在发言中用过犹太灭绝这个词,或表达这个字面意思的措辞。任何会用这个词的人都应该要考虑到这个词的含义。“灭绝”这个词只有英国首相使用过—— 多德先生:你以后会提到这些词语的。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有没有曾经说过那样的话?你说过那样的话,是不是? 罗森堡:从来没有在任何发言中提到过那样的意思。 多德先生:我知道这个意思。那你有没有曾经和任何人在谈论国家政治或党的政策的时候谈到过犹太灭绝呢? 罗森堡:在元首会议上曾有一次机会对这个问题进行过公开讨论。当时我是准备在会上进行一个发言,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发言。而在我准备的发言中表达的意思也是:战争已经在进行,战前就提到过的威胁不应该再拿出来讨论。而这个发言最终没有在会上发表。 多德先生:当时你是准备什么时候进行这个发言的呢?大概是在什么日期? 罗森堡:1941年的12月。 多德先生:那样的话,你曾经在你的发言稿里写过关于犹太灭绝的相关言论,是不是呢?请你用“是”或“不是”回答这个问题。 罗森堡:刚刚已经说过了,我用到那个词时的意思,不是你强调的那个词本身的字面意义。 多德先生:我接下来会谈到那个词,以及它所包涵的意义。而我现在问的是,你是否在1941年12月准备在体育馆里发言的演讲稿里使用过“犹太灭绝”的字眼?现在请你用非常简明的语言回答我。 罗森堡:有可能使用过,但我不记得了。演讲稿不是我亲自准备的,其中措辞的使用我也不清楚。具体是怎么表达的,我也说不准。 多德先生:既然这样,也许我们会帮你回忆起这个演讲稿的内容。我恳请法庭能向你出示编号为1517-PS的文件。当然它现在也已经是编号为USA-824的证据了。 (证人面呈文件。) 现在,这里还有你自己写的关于在1941年12月14日与希特勒见面并讨论的备忘录。而这份备忘录很清楚地从开篇第一段就记录下了你和希特勒讨论关于你们将在柏林体育馆进行演讲的发言稿;如果你再继续往下看,在第二段你就会发现以下文字: “我说过的犹太人问题上,关于纽约犹太人的相关评论应该做一定程度的改变,尤其是从现在的这个结果来看(战争东线的情势)。我采取一个立场,是不要提犹太人灭绝这个字眼。元首却坚持这点,并且说是犹太人将这场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他们会招来毁灭;因此,毫无疑问,理应首先打击犹太人。” 从那一刻开始,罗森堡面临的情势变得异常艰难。首先,他极力申辩说德语单词Ausrottung和英语单词extermination没有关系(前者是德语:消灭,后者是英语:灭绝)。父亲就问罗森堡:“你是真的一定要用徒劳申辩再次强调你对我的观点无比赞同呢,还是在这里浪费时间?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法庭上有很多人都是说德语的?而且他们都认同你强力申辩的那个词的意思就是‘清除’或‘灭绝’的意思?” 接下来,父亲出示了关于东欧屠杀的文件,很明显这个文件是由罗森堡草签的。即便如此,被告罗森堡仍然以很可怜的样子试图申辩说大写的“R”顶上部分不像是他惯常写这个字母的笔迹。 罗森堡试图使用这个策略脱身:是的,他的属下可能已经知道有屠杀这回事,但是他却不知道。当他自己给自己挖这个陷阱的时候,父亲让罗森堡承认了直接向他报告这件事情的有五个人,这五个人对种族灭绝这回事完全了解,并且都参与和协助执行了灭绝行动。最终,罗森堡说:“是的,他们知道被杀犹太人的具体数目。我承认,他们有向我做过相关报告。如果他们没有向我报告过,那么我一定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个信息的。”

>纽伦堡来信

纽伦堡来信
作者: 【美】克里斯多夫·多德 拉瑞·布鲁姆
副标题: 爱与正义的亲密档案
isbn: 7229065410
书名: 纽伦堡来信
页数: 340
译者: 周楠, 李静
定价: 35.00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出版年: 2013-8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