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财富》试读:序言

致读者 作为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The Nature Conservancy,以下简称TNC)的总裁兼CEO(首席执行官),我一直宣传号召为保护自然增加投资。许多人鼓励我把这些想法写下来以便能传播给更多的人。此前我从未写过书,所以知道自己需要有人帮助。我找到了出色的科普作者乔纳森•亚当斯,我一直非常推崇他的作品。乔纳森和我在本书的写作中全程通力合作。我们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我为这本书构想出最初论点,然后乔纳森和我一起探索故事,进行研究,与专家谈话,写出一版又一版的草稿,不断对论述进行细致调整。我非常享受这次合作。乔纳森是一位出色的合作者。为了保留启发本书创作的那些演讲的精髓,本书是我们俩共同以我的口吻写成的。 马克•特瑟克 致中文版读者 我很荣幸,曾以投资银行家和自然保护组织负责人的身份访问中国,并和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工作。像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朋友一样,我非常敬佩中国带领亿万民众脱贫取得的成就。 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和中国百姓均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策略对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重要性。尤其是近年人们对空气清洁、水源清洁、食品安全等问题的认识显著提高,这三者对中国的未来至关重要。 特别是空气污染,这可能是中国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尽管政府的积极政策和创新的科学技术可以解决部分问题,但对大自然进行投资也是解决方案之一。正如稍后我将在书中写到的那样,一些令人鼓舞的研究发现:保护森林可以在减少空气污染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此外,保护森林还会带来许多其他的好处。同样令人鼓舞的是,这一发现源自环保科学家和陶氏化学(Dow Chemical)工程师的共同努力。要知道,陶氏是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 中国领导人也明白环境健康和经济发展并不具有直接冲突,他们经常提到绿色发展、生态文明以及中国梦。《大自然的财富》一书意在说明,保护自然生态系统既有益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有益于人类的健康。 中国拥有自然价值方面的直接经验,且最近中国在环保方面的努力给世界各国上了一课,例如1998年长江洪灾之后的全国性的“保护天然林”和“退耕还林”。 无论是商业性采伐,还是集约农业,都将是中国未来面临的挑战。但令我欣慰的是,在中国,我看到人们致力于以深思熟虑的方式实现目标,大自然的价值在这些活动中得以体现。 目前,中国正斥资数十亿美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确定并保护相关区域的行动,以解决生物多样性保护、水资源保护、土壤保护、风蚀控制、沙尘暴防治、防洪减灾等问题。生态功能保护区的网络覆盖了中国国土的15%以上,这很惊人。 这种行动基于对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两方面的最佳考量:将发展集中在对重要生态系统影响最小的地区、对生态系统发挥其作用影响最小的地区,这些考量包括防洪、水力发电、灌溉以及旅游;将环境保护和修复集中在对公共利益有高投资回报率的地区。中国正对这种关于环保和发展的方式进行充分的测试,这一过程,也正好证明了大自然是社会全面繁荣的基石,远非富人享用的奢侈品。 大自然保护协会感到自豪的是,从1998年起便来到中国以帮助实现这些目标。在云南省,我们支持了国家公园附近的一个项目,和当地人一起探寻其他的生计方式,以保持旅游景区的完整,保存其长期的魅力。我们谨慎地将森林管理科学应用于碳信贷项目,这些项目有益于气候、社区以及生物多样性,这些合起来即CCB黄金标准。我们提议改善长江的生态流,这将有利于提高水力发电的收益,补充冲积平原,将水道、湿地和城市湖泊连接起来以帮助防治洪灾。 以上这些仅仅是保护自然生态系统如何为人类提供服务、满足经济需求的几个例子。本书还将援引世界其他地区的各种例子。对于农业、健康的海洋以及可持续的城市而言,挑战是巨大的。本书会提供应对这些挑战的一些思索。 担任大自然保护协会首席执行官期间,我最难得的一次经历就是和中国企业家以及其他富有创意的中国人一起工作,他们帮助我们推进在中国的项目,其中包括颇富远见的马云(Jack Ma),他是我们全球董事会的成员之一,目前是大自然保护协会的中国理事会主席。这些创业者对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现在也正成为修复和保护中国环境的一支生力军。如本书中提到的商业领袖一样,在开展各自的商业业务的同时,他们开始在中国实践“创新型的社会公益保护地项目”。保护大自然有很多种方式,包括通过完善政府规章或者建立激励机制。那些尝试创新保护模式的人可谓是建设“美丽中国”的先锋,而建设“美丽中国”毫无疑问也是中国政府的重要目标。通过阅读本书,你可以找到一种由政府、商业领袖、非政府组织、个人以及社区携手开发自然资本实现自然保护的新方法。我相信,这些努力将引导更多人参与到创造更加可持续的未来中。 若干年前,一个朋友给了我一本很精美的图集,介绍了中国众多自然保护区最美的自然风光。中国还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的国度,这一文化蕴含着“天人合一”的思想,意即人和自然和谐相处,彼此相依。 我非常高兴《大自然的财富》能够在中国出版发行。中国是世界经济的领军国家,我诚挚地希望,在提倡并维护大自然在人类未来发展中的作用上,本书可以推动中国崛起为这一方面的领军者。 引言 投资银行家为什么要插手拯救自然的事儿呢?在加入TNC之后的第一次大型活动上,我结识了一些专业领域内的巨头们,他们当中有环保思想领袖、慈善大亨,也有其他环保组织的领导人。 在人群中有一位客人格外显眼:这是一位年过90岁的老绅士,依然健朗敏锐。他举止优雅,甚至有些过于谦逊,但显然是一位不容小觑的人物。他似乎散发着一种气场,告诉别人“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我很快意识到这位先生一定是拉塞尔•E•特雷恩(Russell E. Train),一位环保运动史上的传奇人物:他是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以下简称EPA)的第二任主管,总统改善环境质量委员会(President’s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的第一届主席,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以下简称WWF)的创始理事之一。我那时还是业界新人,对这些大人物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 “你是哪位?”特雷恩先生问,语气生硬却不失和善。我向他解释自己是TNC的新总裁兼CEO,然后补充了一些关于我在华尔街任职的背景细节。 他不以为然:“你是怎么从华尔街跑来TNC管事儿的?” 我支支吾吾地想找到合适的答案,但是没找到。我们谈了些别的话题。在写作本书期间,拉塞尔•特雷恩去世了。下面就是我原本想告诉他的东西。 我是怎么来到TNC的 许多环保人士,特别是环境保护非营利性组织的领导人,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度过了自己的童年,他们曾经长时间在野外玩耍,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没当过背包客,也不是徒步旅行和皮艇爱好者,没有爬过树也没有收集过昆虫。我没有捆过干草也没有养过羊。我是个城市里的小孩,是克利夫兰的工薪阶层,我也有许多户外活动——打篮球、送报纸、铲雪、修剪草坪——但是并没有深思过“自然”一词背后的深刻含义。 我大学时读的是英语专业,热衷于表演或者诗歌写作,也没有花时间进行户外活动或积极投身环保活动。1979年大学毕业后我去了日本,在那里教授英语的同时学习武术,后来进入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工作。以此为起点,我进入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学习,随后开始了在迅速发展的投资银行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24年职业生涯。 我是在高盛公司做投资银行家的时候,开始逐渐转变为一名环保人士的——更确切地说,是在我做了父亲之后。与许多人一样,我很难把孩子们的注意力从电脑和电视上移开。徒步旅行和野营便成了我的工具。我发现自己以一种年轻时未曾有过的方式享受着自然。 我读了斯坦福大学环境学教授格蕾琴•戴利(Gretchen Daily)于2002年出版的著作《新生态经济:使环境保护有利可图的探索》。这本书解释了生态系统的运作方法以及它们是如何为人类提供产品与服务的。这种对自然输送价值的科学审视使我开始建立起自己对自然的欣赏,也触发了我对机遇与价格的思索。 读完格蕾琴的书之后,我给她打了电话。在我们的第一次对话中,格蕾琴谈的是生物学,我谈的是金融,所以有点儿尴尬,但是这场谈话对我产生了长久的影响。我开始按照自己在MBA培训中学到的对企业融资提问的方式向生态提问:自然有什么价值?谁向其投资,什么时候投资,原因何在?自然投资能产生多高的回报率?保护自然在什么时候是一项好的投资?自然资源保护不就是在积累自然资本吗? 在我华尔街职业生涯即将结束时,我有幸找到了一些答案。2005年我差一点离开了高盛,但当时的CEO亨利•M•保尔森(Henry M. Paulson)说服我留下为公司建立一个环保项目,他是一位坚定的环保人士,后来成为了乔治•W•布什总统手下的财政部部长。 我们的理念非常简单:雇用一组环保专家为高盛公司寻找商业机遇,这在商业上是一个英明的决定。我们的动机并非慈善事业或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尽管这些也很重要,而最核心的是纯粹的商业动机。 我们追求的是能产生两种益处的机遇:一是能为高盛公司创造好的商业利润,二是对环保有所助益。我们越是追求这样的双赢机遇,找到的就越多。比如,我们要求自己的投资研究部门评估某些公司的环保记录及其财务净收入。我们请私募股权投资的同事为可再生能源公司的投资进行排序。在对企业客户进行咨询服务时,我们向他们展示了提高环保行为能力会对他们的商业增长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公司甚至在智利南部的火地岛开辟了一块令人惊叹的保护区——此举成功地激励了员工和雇员,引起了客户的兴趣,也令政府合作部门非常高兴,这项投资回报颇丰。 在开展这些环保活动的同时,我们开始与非营利性环保组织建立合作,其中包括TNC、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未来资源研究所(Resources for the Future)等。从这些合作伙伴那里的诸多获益使我们既惊喜又心生敬佩。我们认为他们从我们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环境保护组织以及它们与私营机构高效合作的前景让我非常兴奋。 在保护自然的事业上,我是一个后来者,但它变成了我的目标与激情。 为大自然定价 2008年,我离开了高盛,转而担任TNC的总裁兼CEO。当手机铃声响起,我被告知可能获得这个职位的时候,由于过度兴奋,我倒车的时候竟然撞到了树上。车的后窗撞碎了,好在树没事。 TNC对于我来说似乎是个完美的选择。这是一个有着64年历史的组织,旗下4 000名员工在美国的50个州和全世界35个国家为了自然资源保护的理念而工作,TNC的口碑极好,它总是能以实际、科学、毫不拖泥带水的方法解决问题。TNC让我想起了投资银行——而它的客户是大自然本身。自然资本概念即为自然定价,将其看作一项资产,我认为TNC是宣传这一理念的理想机构。 给大自然定价是一项棘手甚至充满争议的工作。环保人士倾向于热爱自然本身,喜爱户外活动,相信他们的孩子和后代应该享有和今天一样充满活力和多样性的世界。这是保护大自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然而,商业视角揭示出了其他也许没那么崇高但同样重要的环保原因——比如,保证自然能够提供清洁的水源,保证人们可获取建造房屋和制作家具所需要的木材。为自然定价并不是要用一套具有说服力的环保理论取代另一套,而是为支持环境保护提供新的非常重要的合理解释。 我开始就商业、商业原则和自然的真正含义进行系统性的思考。大自然是一个复杂的词语——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人们常谈起人类的自然天性或大自然母亲。但真正思考这个词语时,我意识到人们常常把自然当成一种与自己分离的东西。 我想脱离这种简单的二分法。大自然不能仅仅在少数地区受到保护,而在其他地区遭受忽视。大自然无所不在。然而自然也不仅仅是人类获取实际具体好处的资源,它对全世界的人有着更深刻的意义。在我的定义里,自然就是所有的动植物,它们的栖息地和支持它们的生态过程。这个广泛的定义包含了人类,但是不包括人类试图错误地控制自然所建造的事物。人类想要主宰自然的努力一般都会失败,但是如果将自然带回到人们如何构建社会、经营企业、设计城市甚至日常生活中来,也许我们会获得新的希望。 商业,环境保护的伙伴 对大自然价值的思考促使商业分析师启用了其他熟悉的思维方式。诸如使回报最大化、向自己的资产中投资、管理你的风险、多样化和及时创新等观念都是商业与银行业中常见的行话。这些概念很少被应用于自然保护,但其实可以适用于此。 透过这些基础商业原则审视自然使我们更聚焦于资源保护的收益。你不需要成为一名环保人士,但是你会意识到自然资源保护——即对大自然的保护——是经济活动的中心和重要驱动力,与生产制造、财务金融、农业等具有相同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环境保护者,我在高盛公司的工作经历揭示了新的可能性,但是我也认识到,环保组织与商业机构之间的关系可能极其复杂且带有风险。铁杆环境保护者一旦得知TNC这类组织与企业之间建立合作关系,第一反应可能就是批评抨击。他们有时认为这种合作是里通外敌。然而,在我看来,当一些公司为了加强自己的商业能力而追求环保策略时,如果环保组织能够抓住机会与之合作,将在自然资源保护活动中取得极好的结果。 企业在其他方面也可能是环境保护者的好伙伴。大型企业手中控制着巨大的自然资源,常常超过政府的影响力。与一般的观念相反,在为资源作长期计划时,企业可能比政府更有能力,因为政府常常被政治分歧和换届选举的短期利益所左右。而只顾眼前利益、忽视长远计划和投资的企业往往已经被市场所淘汰。许多企业能够极为现实地看待问题。比如,它们面对科学结论时倾向于接受而非否认;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它们在市场中就会受害。当然也有例外——一些商业界的反面教材企图钻空子、破坏规则或误导大众——这么做通常是出于对短期利益的盲目追求。但是在一个透明度越来越高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意识到,从长远来讲,只有遵守规则并做出正确的选择才有益于自身的发展。它们也越来越懂得在自然中进行投资能够获得巨大的商业回报。 不过,风险无法完全避免。批评者常常问我:“你能保证与企业合作可以获得环保收益吗?”当然,我不能保证。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试试看。如果其他组织有别的办法,我认为那样也很好。我们只需要观察哪种方式更好。我们需要更多的环保策略,并且需要以热情与信心进行实践,同时也要虚心接受批评和改善的建议。 三条腿的凳子 所有的这一切思考都是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环保人士应该如何与企业合作?我相信最好的前进方式是将企业当作三条腿凳子的其中一条腿,另外两条腿是政府和个人。挽救世界环境恶化需要三者的共同努力。 政府与个人应当鼓励并欢迎企业自愿发起的环保号召。但是为了使这些号召能够真正起作用,政府需要强有力地执行有效政策。政府的职能远远不只是规范责任。想象一下政府每年要投入基础建设中数十亿美元。应该加大对自然资本的投资力度。 另一方面,为了使政府与企业做出正确的决策,个人需要在投票与消费时对二者的行为予以鼓励。这三者——企业、政府和个人——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进行合作,创造出以环保方式投资自然资本并从中获益的新方法。环保组织应该尽力推动这种合作。 环保人士通常相信自然所蕴含的内在价值。这种认识是环境保护运动的基石。然而,环保人士不可能说服每一个人都按照同样的思维方式看问题。仅仅关注自然内在的神奇可能面临疏远潜在支持者的风险,也限制了环保组织接触更广大群体和获取新鲜构想的机会。这种“大自然多么神奇!”的论调可能使他人误以为自然只有审美意义,甚至认为自然仅仅是富人或富裕国家才能享受的奢侈品。我们需要让企业、政府和个人都理解自然不仅仅神奇,更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的确,自然是人类繁荣发展的根本基础。 这么做的方法之一是将自然与人们最关心的话题挂钩,比如如何过上更好的生活、保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加强经济建设。不论人们成长在城市还是乡村,在美国、巴西或印度尼西亚,不论他们学过什么知识,读过什么书,每个人都关心这些问题。在世界各地,很多人认为他们有比关心自然更重要的事,除非他们对自然的给予更加了解,这些“更重要的事”会一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解决之道 我是个乐观的人。我相信大自然极其坚韧,只要我们做出明智的投资,自然便会积极回应。尽管心存乐观,但想要找到基于科学的可行办法意味着我们要毫不退缩地面对现实。现实令人担忧。即使全世界热心而努力的环保人士在辛勤地工作,我们离目标也很远。我们必须加快步伐使计划步入正轨。 可以肯定地说,自然资源保护的确取得了许多关键的胜利。仅仅是在美国,半个多世纪以来政府已经禁止了DDT农药的使用,创立了EPA,通过了《濒危物种法案》、《清洁水源法案》与《清洁空气法案》。亚马孙雨林的森林滥伐有所缓解,太平洋各处都建立起了海洋保护区。科学家、活动人士与政府部门合作,将一些物种从灭绝的边缘挽救了回来,也致力于保护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地区。 然而,几乎每一个大自然的宝贵组成部分都在减少,比如丰饶的珊瑚礁、广袤的草原、郁郁葱葱的森林和生物本身的多样性。而人类本该减少的东西,比如郊区无序开发、乱砍滥伐、过度捕捞、碳排放却在增加。地球历史上最热的13年全部发生在1998年之后,而2012年是美国历史上最热的一年。尽管每日天气变化与气候变化之间不能建立确定的联系,但大规模的旱灾、涝灾、热浪、巨型风暴和降雨量激增明确地要求我们立即行动起来。 居民社区与国家曾经成功地推动自然资源保护并取得巨大进展,它们也能够再次成功。而这一次,不会再由西奥多•罗斯福和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等大人物创造环保历史,新兴的极富创新精神的环保人士将成为催化剂——比如2011年英年早逝的肯尼亚创新先驱旺加里•马塔伊(Wangari Maathai)。马塔伊勇敢地将环境保护、经济发展、人权及民主目标成功凝聚在一起,取得了环保事业的重大发展,她的影响首先惠及肯尼亚,后来又遍布全球。展望未来,我们需要更多能够挑战传统观念、承担风险并且迎接全球环境保护重大挑战的人才。看似不可能的合作联盟将陆续出现——企业、投资者、政府与农民、牧场主、学生和城市居民携起手来,以对自然依赖的共同理解为前提寻找策略。 这些新的联盟将推动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自然资源保护。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企业和政府减少对自然的伤害,更要将它们转变为广泛合作的一分子。拯救大自然就是拯救野生物种和野外环境,但同时也是拯救我们自己。这个机遇千真万确,也许失不再来,人类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尽快彻底完成这个目标。
1人

>大自然的财富

大自然的财富
作者: 马克•特瑟克(Mark Tercek, 乔纳森•亚当斯(Jonathan Adams)
副标题: 一场由自然资本引领的商业模式革命
isbn: 7508641396
书名: 大自然的财富
页数: 256
译者: 王玲, 侯玮如
定价: 45.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