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试读:U盘化生存

何为“U盘” 记得有一次我到一个大学去讲课,我随机做了一个调查。我说大四啦,咱们班同学谁找着工作了,一堆人举手。我又问都加入什么样的组织了,有说考公务员的,有说进入大公司的。我说啊,你们这些找着工作的还真别看不起那些到现在还没找着工作的同学,没准10年或20年之后,你们混得还不如当时那个没找着工作的人好。大家说你这是心理安慰,我说还真不是这样。为什么呢?因为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存活,往往以一个独立的手艺人方式存活,比加入组织要好得多。 这也是我今天想提出来供80后朋友参考的第一个生存困境解决方案:U盘化生存。 我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现在也没有单位,我是什么,U盘嘛。所以我的口号总结起来,十六个字:“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 苹果公司的产品刚开始都不是主机,当时戴尔、联想已经在做主机。苹果公司杀出来,但是是做可以随时插拔的外部设备。比如刚开始的ipod,还有后来的ipad,其实都是外设。只不过随着整个计算机的生态系统和产业链发展的成熟,这些外设可以自己独立成为主体。这也是我们这个社会今后发展很可能出现的一种模型,就是这些自由插拔的外设,最后可能是最光辉的一些个体。 其中的原因何在? 这跟我们社会结构的变迁密切相关。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和人的协作变得更加自由,那么衡量一个节点价值的方式,就出现了非常重要的变化。在一个组织内部,无论是政府机关组织,还是一个公司的组织内部,衡量个人价值的尺度是什么?是领导啊。一个人干得好不好,讨不讨领导喜欢这是关键。他的喜怒哀乐、他的个人的偏好,都对一个人的市场价值产生致命的影响。而个人喜好这个标准的不确定性恰恰非常大。也许他就是看你不顺眼,那你这一辈子可能有几年就要被蹉跎掉。 可是作为一个手艺人,作为一个插件,在市场当中,你所面对的衡量个人价值的整个环境就不一样了。所以我说,市场是一个最公道的价值评价体系。你可能从来没有做过生意,扛着一筐萝卜进了农贸市场,这时你就应该有自信,只要你的定价合理,你的萝卜是一定可以卖掉的,因为市场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 市场是靠无数节点和你联系之后,在你身上形成一种定价机制。比如说多年前我家装修房子时认识了一个小木匠。他刚到北京来的时候举目无亲,只好投靠他们村长的儿子,在一个包工队干活。那个村长的儿子就是他们包工头,他只能加入这个组织,然后他挣多少钱、接多少活儿、加多少班,都由包工头说了算,这就是组织内的处境。可是一旦到了大城市,一旦进入互联网社会,他的命运就在发生一点一滴的改变。比如我就觉得这个小木匠的活儿做得好,干活也认真。于是当我的一些朋友、同学装修房子时,我就把他推荐过去了。推荐的方式非常简单,把他的呼机号、手机号、微信号以及QQ号告诉朋友就可以了。 他作为一个节点,就不是只跟这个组织的上线发生联系,评价衡量他价值的标尺就不只是一把。所以木匠他就可以以一个手艺人的方式,以一个插件的方式,以一个U盘化生存的方式,随时随地插拔到各种系统上。可想而知,衡量这个小木匠的价值就不再那么僵化了。据我所知,这个木匠现在每个月收入六千到八千,最好的月份甚至能达到一万块。 历史记住的往往是一门手艺 其实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真正的社会底层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社会偏见当中认为的那些清洁工、临时工或者收破烂的。要知道在北京,收破烂儿这个行业的人也是一些U盘,也是一些自由职业者,月收入达到两万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还有那些快递员,不要看他们的工作非常累,实际上收入并不低,像顺风这样的快递公司,据说他们业务最好的快递员,月收入也能达到一万到两万。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我们已经发现活在社会底层的,往往是在那些5A级写字楼里面,每天上班打卡、中午吃盒饭的刚毕业的大学生白领。为什么?因为评价他们价值的标尺只有一把,那就是他们的上司、领导的眼光。而对于自由职业者来说,评价他们的标尺则有很多把,借助互联网环境下这种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机理,他们反而能得到更为公正的价值衡量。 这样一种机理在历史上是古已如此。《水浒传》里宋江被招安,一百单八将里面活得最舒心又有比较好的下场的,不是宋江、李逵,这两个人最后服毒自尽,因为宋王朝不再需要他们了。最后活下来的有这么几个人:一个是神医安道全,一个是兽医皇甫端,一个是刻字匠叫金大坚,一个会写字的叫萧让,还有一个会唱歌的叫乐和。他们都是手艺人,这几个手艺人分别投靠在不同的部门或大官老爷那里,因为他们有技能。 技能就有点像U盘,没有特定的用处,但它有一个独特的社会节点的价值,插到哪儿它都可以运作。这也是我的一种人生主张,就是在这个社会,你要学会用U盘化的方式,以一种手艺人的精神和这个社会进行协作,而市场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 从更长的历史跨度看,一个人在什么组织内真的那么重要吗? 一个人留给历史的背影,往往真的不是组织内的身份。比如说杜甫这个人,我们都知道是一个震铄古今的大诗人,提起杜甫他的第一个称号是什么?诗人杜甫,而不是什么工部员外郎。 所以历史上真正想明白的人,不会把组织内的身份看得那么重。比如说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他墓碑上的墓志铭写道:“这是独立宣言的起草者,这是弗吉尼亚大学的创始人,杰弗逊埋葬在此。”绝口没提美国第三任总统的身份。 中国有一个叫吴梅村[1]的人,也就是著名的《圆圆曲》[2]的作者,他去世后只留下一块墓碑,墓碑上写着:“诗人吴梅村。” 我们留给历史的背影往往是一门手艺,而不是某个组织内的一级官衔,所以80后想要活得好,学会这种U盘化生存的思维方式很重要。如果我今天的讲述还不是那么完整的话,建议你去读一本书,大前研一的《专业主义》,那里面有更详尽的理论推导。 罗胖荐书:《专业主义》 作者:【日】大前研一 当个组织内的U盘,不用溜须拍马 我其实想表达的是,人还是要把握住时代的大趋势。 比如刚才讲的U盘化生存方式,你说我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不忍心放弃怎么办?那你就在组织内以U盘化的方式生存。 经济学家一直认为行业的发展,是以大规模的行业间的协作为基础,越分越细,然后行业越来越多。古时候我们有三百六十行,但是现在可能三万六千行都不止,所以在任何组织内,其实都可以诞生手艺人,诞生专业主义者。 我身边的朋友就有这样的例子啊。比如他在工作单位当中,PPT做得特别好,他就发挥自己的优长,做专门研究,写书告诉大家怎么把PPT写好。他现在就可以辞职开一间小工作室,教大家怎么做优秀的PPT。 所以当一个手艺人,并不是说你头一天递了辞职报告,第二天才可以去当一个手艺人。你完全可以切换自己的想法,你现在就当自己已经是一个工作室了,只不过现在你有一个最确定的大客户,就是你的老板或者你的直任上司,而你跟他结账的方式就是你的工资卡。 只要你用这种手艺人的心态在组织内工作,你会发现你的生存处境马上就是另外一片天地。为什么?因为你只需要对自己的价值成长负责,你可以不必去陪老板洗桑拿,你也可以不必用花言巧语、甜言蜜语拍他的马屁,因为这和你的个人市场价值成长完全无关,这就是手艺人的方式。只要假以时日,你的价值一旦积累起来,你就完全可以脱离那个限制你才能发展的组织体系。手艺人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古人讲相面时有一套说法,说人的相分三种,分别是骨相、肉相和皮相。骨相是天定的,生下来什么样就长成什么样。但是肉相和皮相是随着人的发展而不断发生变化的。所以夫妻俩在一起生活几十年后你会发现,他们越长越像,这就是肉相和皮相发生了变化。 古人算命还有一句话叫:“命由天定,运由自造。”如果80后的朋友觉得自己的这个“命”实在不太好,那么“运”这个事儿,是完全可以通过切换自己的思维来重新改造的。 罗胖荐书:《失控》 作者:【美】凯文•凯利
15人

>罗辑思维

罗辑思维
作者: 罗振宇
副标题: 有种、有趣、有料
isbn: 7535469973
页数: 328
定价: 36.00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3-10-25
书名: 罗辑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