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中国缘》试读:第八章 耶鲁大学雷文校长访问中国

雷文校长(Richard Charles Levin)于1993年开始担任耶鲁校长,至今已经二十年,这使他成为常青藤盟校中担任校长时间最长的一位。下文第二十章我将具体介绍雷文校长。在雷文任职期间,耶鲁为许多著名高校输送了校长级人才:理查德•布罗德黑德(Richard H. Brodhead),曾任耶鲁本科生院院长,后成为杜克大学校长;朱迪丝•罗迪(Judith Rodin),曾任耶鲁大学教务长,后成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校长;埃里森•理查德(Alison Richard),曾任耶鲁大学教务长,后成为剑桥大学校长;苏珊•霍克菲尔德(Susan Hockfield ),曾任耶鲁大学教务长,后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校长;安德鲁•汉密尔顿(Andrew David Hamilton ),曾任耶鲁大学教务长,现任牛津大学校长。仅举几例,足见耶鲁不仅是培养总统的摇篮,也是大学校长的培养基地。 雷文校长是唯一受到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和习近平主席会见的西方大学校长。在担任校长期间(确切讲应该是从2001年耶鲁大学三百周年校庆开始),雷文校长曾十九次访问中国。前不久校长偶然谈及曾访华二十次时,我着实不解。 我争辩说他记错了, 因为校长的所有中国公务之行,从筹备到落实,包括所有的会见、会议、媒体采访、报道以及其他活动安排都是由我一手协调、具体操办的,所有这些我都保存详细资料。后来我才记起校长曾经和夫人一块专程去北京看望在北大学习的小女儿,那次的中国之行不是公务,我没有算进去。 现将几次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访问介绍如下: 2001年首次访华 2001年耶鲁迎来了建校三百周年。耶鲁第二十二任校长雷文教授首次率团访问中国。回美国后,雷文校长在耶鲁三百周年毕业典礼上, 向毕业生、家长、教职员工和校友作了中国的发展和中美交流的演讲。校董事会随后通过了雷文校长提出的耶鲁第四个世纪将以国际化为其主要奋斗目标的计划, 而中国则是耶鲁实施国际化的核心(center piece)。 当校长准备率团访问中国时,我还在雅礼协会任高级主管,而耶鲁也还没有设立国际事务办公室。雅礼协会的董事长和执行会长主动向耶鲁请战,并把我给“供”了出来。我应该感谢他们的大公无私, 为我提供了一个极具挑战性却又极有意义的机会。 代表团除雷文校长夫妇和主管国际事务的罗琳达副校长外,还有校董查理• 埃里斯(Charles Ellis),时任耶鲁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克林顿时期任副国务卿的泰博特先生(Strobe Talbott), 当时的护理学院院长凯瑟琳•吉利斯(Catherine L. Gilliss)、法学院的葛维宝教授(Paul Gewirtz),医学院许田教授(耶鲁大学校长中国科学和高等教育顾问)、生物系的邓兴旺教授以及东亚语言文学系的孙康怡教授, 再加上雅礼协会董事长大卫•琼斯(David Jones)、执行会长贾南希(Nancy Chapman)和我本人。 学校定于5月6日至13日访问中国。这是校长任职以来第一次率团访华, 成败影响到代表团所有成员对中国的直接印象, 也关系到耶鲁今后与中国合作的深度和广度。事关重大,我当尽全力做好。3月中旬,我只身前往踩点并做前期安排。除高层会见、在各大学的访问外,我的主要精力放在安排媒体采访、报道上。这也是耶鲁在大陆公关的第一步。后来证实这是非常成功的第一步。 正当雷文校长及耶鲁代表团准备访问中国时,中美之间因为撞机事件在外交上陷入了争端。大陆民众更是反美情绪高涨。当时中国的舆论环境使得校领导担心耶鲁作为美国的大学,派出的代表团是否会受到中国方面的抵制, 耶鲁代表团访华是否还受欢迎,在华活动能否按期完成?为此他们征求了我的意见。我十分理解他们的担心,但我认为耶鲁大学与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从容闳、詹天佑到今天的大批留学生,耶鲁曾经接纳许许多多中国学子;作为一个著名的教育单位, 耶鲁大学一直发挥着友好使者的作用。我们不应该知难而退,要在困难中见真情。就这样,雷文校长及其一行如期访华。事实证明,耶鲁代表团不仅没有受到抵制,反而被视为促进中美关系改善的积极力量而受到中方热情友好的接待。 耶鲁访华团于5月6日抵达北京,入住钓鱼台国宾馆的。那时正值春暖花开之际,钓鱼台国宾馆内十分幽静、美丽。当天下午代表团参观故宫, 通过北大的精心安排,我们还参观了一些故宫内不对外开放的地方和馆内“宝贝”。5月7号是重头戏 : 代表团一行访问北大。雷文校长向北大师生作了有关大学全球化的演讲。雷文校长在演讲中强调了北京大学和耶鲁大学在各自国家里的重要作用:北京大学源自戊戌变法中的京师大学堂,自那时以来,北大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培养了无数的人才;耶鲁大学在2001年这一年迎来了建校三百周年校庆,在最近的六位总统里耶鲁毕业生就占了四位,有五十五名耶鲁毕业生进入了总统的内阁,多达五百三十三名耶鲁毕业生担任过美国国会议员。耶鲁的校友还成了商界知名人物,可口可乐、时代周刊、联邦快递、高盛集团、JP摩根、IBM等公司的总裁都是耶鲁校友。除此之外,历史上耶鲁的毕业生还担任了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芝加哥大学、佐治亚大学、威斯康星大学、加州大学等学校的首任校长。在论述耶鲁的“世界大学”理念时,雷文校长特别提到了耶鲁在重视文化多样性方面做出的努力:耶鲁开设了五十种语言课程和六百多门跟国际事务相关的课程。耶鲁重视国际与区域研究的传统最好的证明就是耶鲁的麦克米伦国际与区域研究中心(MacMill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Area Studies),在该中心之下,耶鲁集中全球最顶尖的学者,投入充足的资金和资源,保证耶鲁的国际与区域研究能走在世界学术界的前列。为了更加深入地进行国际研究,麦克米伦国际与区域研究中心开设了各种解决全球迫切问题的专门项目,比如秩序、冲突和暴力研究,全球公正研究,全球卫生研究,女性、宗教和全球化研究等等。雷文校长还强调说,耶鲁的研究生教育尤其体现了国际化特点。比如耶鲁的博士中有超过百分之三十是国际学生,他们来自世界各个国家。从爱沙尼亚到肯尼亚,从日本到葡萄牙,从乌拉圭到蒙古,在耶鲁几乎可以找到任何主要国家的留学生。此外,雷文校长还借“世界大学”这一观念阐述了耶鲁如何利用新兴科技扩大自身影响力。 在提问时,有一个北大学生问到网络教育是否会取代课堂教育。这是一个普遍受到关注的问题。雷文校长回答不会的,因为教授和学生面对面的互动是非常重要。 演讲结束后,校长为刚成立的北京大学—耶鲁大学植物分子遗传学及农业生物技术联合研究中心挂牌剪彩。午宴后我们前往颐和园参观。北大国际部的朋友在参观时介绍了颐和园的历史,给代表团成员上了很好的中国近代史课。 随后,我们前往中南海接受江泽民主席的会见。虽然从北大到颐和园很方便,但颐和园离中南海却不近。加上北京的交通情况不甚理想,我们不得不安排警车开道, 这也让代表团成员大开眼界。 4点30分我们准时来到中南海。在会见江泽民主席的时候,他开门见山地讲到他很羡慕名大学校长,并说自己也很想当个校长,但是已经不可能了。雷文校长介绍耶鲁大学此次来访的情况并和北大合作成立北京大学—耶鲁大学植物生物研究中心以及中国法律中心(The China Law Center)的情况。会见期间,江泽民主席还引用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的诗句。 他提到中国第一名留学生容闳,还提出希望中美两国能够通过加强高等教育的双边交流增进中美两国之间的互信。他同时也讲到了美国的文化,还特别提到当时正在放映的电影《泰坦尼克号》是部好电影。雷文校长则特别提到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对中国教育产生了深刻影响,尤其是邓小平推动的留学生出国学习计划,不仅让许多优秀的留学生自身获得了巨大个人成就,也让中国能迅速了解世界的先进动向、越来越主动积极地融入国际社会。雷文校长还提到中国的经济和贸易发展不仅对中国本身,对全世界都有好处。 雷文校长很赞成江泽民提到的人民对人民的接触和相互学习。他还就上午北大学生关于网络授课取代课堂教学的提问进一步阐明观点,并希望美中两国的教育、学术交流能够继续并扩展。 会见结束后与会人员在紫光阁门前合影留念。代表团告别时,雷文校长邀请江泽民主席访问耶鲁,并再次强调自由学术交流的重要性。当我们准备离开时,微风吹起洁白如棉的柳絮, 江泽民主席问起柳絮的英文,把我们几个懂双语的难住了。交头接耳议论后翻译员准确的翻译成“the willow catkins floating in the air” 。 由于这是雷文校长任职以来第一次率团访华,我安排了三十七家媒体采访并报道此次访问。雷文校长在多次访谈中谈到,美中经济发展取得了瞩目成就,但也都面临着国内的重大挑战:中国的经济发展虽然非常迅速,但是其经济制度和法律制度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变革;美国虽然已经是发达国家,但是还面临着改善底层人民生活、为贫困人口提供医疗保障等问题。中美两国作为世界大国,需面对共同的全球性挑战,比如资源问题、环境保护、重大疾病传播和维护世界和平等。通过加强中美两国在教育方面的交流,中美两国的学生们——也是未来各自国家的领导们,将增加彼此的了解和信任,迎接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 晚上我安排校长和北大校长许智宏一道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今晚八点半”节目的直播采访。第二天(5月8日)一早,代表团一行前往八达岭。我注意到校长及其他成员都很兴奋,他们告诉我北大负责接待我们的夏红卫处长告诉校长,中国人常说“不到长城非好汉”, 所以他们一直期待着上长城,证明自己是好汉。结果,不但每个人都上去了,还走得很快。在长城上,听着北大历史系教授讲述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 眺望万里长城,所有人都感慨万千,思索着这“好汉”该如何当下去…… 长城归来,我们直奔社科院, 除了会见社科院领导外,我们还和有关研究员进行了座谈,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泰博特、法学院教授葛维宝等都作了专题发言。讨论十分热烈。下午三时我和校长去中央电视台接受英文“对话”栏目的专访,这是我第一次安排雷文校长上央视节目。可以看得出来他坐在演播厅时多少有点新鲜感。“对话”十分顺利,播出效果也很好。从那以后,只要校长访华且时间允许,我一般都安排他上一个央视专访节目。校长可以说是那里的常客。 晚上则是在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举办的耶鲁大学三百周年校庆宴会。 虽然在踩点时和该饭店就有关具体事项作了沟通, 我也相信他们很有经验,故没有多花时间过问。没想到当罗琳达副校长提前赶到时,对宴会厅的布置、台布的色调等不满意。虽然当时所有安排都已就绪,饭店最后仍按照罗琳达的要求重新作了调整。这一次让我了解到罗琳达的品位以及耶鲁的标准和要求,同时也体会到“事无巨细” 的意义。 5月9日,代表团兵分两路, 一部分去北大光华学院;校长和我则前往清华大学,和清华校领导会见,并与有关学院举行座谈、交流。正是通过此次访问,我从王大中校长那里了解到,清华的前五位校长中,有四人早年留学耶鲁,可见清华和耶鲁缘分甚深。回校后,我立即查阅了耶鲁档案馆的历史资料,证实了此事。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让更多的媒体了解、报道耶鲁代表团的访问活动,9号下午,在代表团离京飞往湖南长沙前,我安排校长在钓鱼台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近二十家主流媒体报道了耶鲁校长“旋风”之行, 称其为“rock star(摇滚明星)”。我和北京的许多媒体从此交上了朋友。他们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对耶鲁的厚爱在以后的访问中一直体现出来。 长沙之行主要是为了庆祝雅礼协会百年诞辰。 5月10日,除在雅礼中学举行隆重的庆祝会以外,校长一行还参观了一百多年前由耶鲁校友和湖南地方政府联合创办的湘雅医学院和医院,并在医学院校园种下了象征友谊长存的松树。十一年后,当我再次访问湖南湘雅医学院时,这棵小松树已茁壮成长为一颗枝叶茂密、不畏风寒的大树。 看到它, 总使人联想到雅礼中学那块刻有“十年树木,百年育人”的石碑…… 除湖南长沙外,代表团还访问了宁波的两所中学,看望了在那里教英语的耶鲁毕业生。并参观了建于15世纪、至今保存完好的天一阁藏书楼。 它是我国现存历史最久的私家藏书楼,于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藏各类古籍近三十万卷,其中珍椠善本八万卷,尤以明代地方志和科举录最为珍贵。天一阁古木参天,花草奇特,我和校长夫人在观赏中都被蚊虫叮咬多处。记得临行前,耶鲁校医院打电话让我去注射蚊虫叮咬致病的预防针,我当时觉得没必要,但因代表团其他成员都注射了,我还是很不情愿的去挨了两针。 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看来医生的话一定要听。 离开宁波,耶鲁一行前往本次访问的最后一站:上海。由于我们是乘巴士去上海,途经杭州时,在西湖边上休息用晚餐。西湖的夜景十分迷人,湖边的餐厅更是别具一格。晚饭后我们所有人都恋恋不舍。2013年大学校长研讨班要在中国举行,教育部希望耶鲁提出举办地点的建议。当我问校长时,他不假思索的提到浙江大学所在地杭州。 看来西湖的回味从来没有在他脑海里消除…… 5月12号耶鲁代表团访问了复旦大学。我前面已提到,复旦大学自其创始人李登辉时代就和耶鲁结下了不解之缘。 复旦在办学理念上和耶鲁亦有相似之处。 校长一行在王生洪校长的陪同下参观了校园。 王校长指着一处空地告诉我们, 复旦大学要在那里建一片学生宿舍楼, 解决宿舍拥挤问题。 没想到两年之后我们再次访问复旦大学时,那片空地上数幢宿舍楼拔地而起。 从大楼窗外挂晒的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床单来看,里面已住满学生。直至今日,每每谈到中国的发展和建设时,罗琳达副校长总要提到那片空地和以惊人速度建造的学生宿舍。 返回美国前的最后活动是当时的上海市长徐匡迪的晚宴,之后乘船游黄浦江。这一个星期折腾下来,我已筋疲力尽。公务活动基本完成我也就放松了,因此,吃晚饭时我的眼皮直打架,到游黄浦江时,我一坐下就睡着了,错过了欣赏黄浦江美丽夜景的机会。数年后我在北京中国工程院见到徐匡迪先生时谈及那次的会见,他善解人意地说:“我并没注意到你在打瞌睡,但我相信你是代表团中最辛苦的一个。” 第一次访华获得巨大成功,也为以后耶鲁与中国的广泛合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2003年访华 2003年11月8日至15日,雷文校长率领以教授为主的耶鲁代表团访问中国,先后到复旦大学、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机构访问,受到国务委员、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女士的接见。这次中国之行,我除了安排上海、北京的大报跟踪报道外,还安排了东方卫视、《大学生》杂志、由王志主持的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面对面”节目的专访,反响很热烈。 在上海,雷文校长应邀参加了在复旦大学举办的“中美教育交流:联结太平洋两岸的桥梁——中美教育交流25周年学术研讨会”, 并就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教育改革和中美教育交流方面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此后,雷文校长和时任复旦校长的王生洪签署了 “复旦大学—耶鲁大学教育合作中心”和“复旦大学—耶鲁大学生物医学研究中心”的备忘录, 以共同拓展教育资源、共享学术合作。通过这些合作,复旦和耶鲁两校能够通过远程视频连接起来,使复旦师生能够接收到耶鲁的实况教学课程。此外,耶鲁和复旦的研究人员还可以通过网络视频开展网上学术交流。 抵达北京后,耶鲁一行访问了国家行政学院。雷文校长与当时在行政学院学习的三百多名中国大学领导人会见,结下了广泛的友谊,并发表题为“创建全球性大学:从学生交流到合作(Creating Global Universities: From Students Exchanges to Collaboration)”的演讲。次日,代表团与耶鲁大学在中国的百余名校友举行早餐会。接着在下榻的饭店同时举行两个圆桌讨论会,分别以学术(acdemic)和 企业(business)为主题,由耶鲁代表团的教授主持,中方应邀参会的多是这两方面的专家和资深人士。 11月13日耶鲁一行访问了清华大学。 由于时间紧,雷文校长和罗琳达副校长兵分两路:我和校长一道拜会了顾秉林校长及其他清华校领导,主要就两校宏观规划交换意见;罗琳达副校长则和国际交流与合作处及有关院系的负责人就具体合作意向交谈。 第二天是“北大耶鲁日”。耶鲁大学历史系的史景迁教授、法学院的葛维宝教授、管理学院的盖茨曼教授(William N Goetzmann)等同时举办讲座,并与北大的同行开展学术交流活动。雷文校长接受了北京大学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并就北大和耶鲁如何开展更广泛的合作进行协商并达成共识。 进一步合作涉及到教学、科研、图书馆等领域,并将建立两校间频繁的师生交流等。 2003年耶鲁的中国学生和访问学者差不多已有三百人,是耶鲁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雷文校长在访问中国期间特别提到,中国留学生是耶鲁的宝贵财富之一。雷文校长表示,中国将在未来十年内在世界经济中占据非同一般的地位,中国的大学要成为一流大学,其实路程并不十分遥远,但需要在两个方面有所改变:一是可以效仿美国的教育科研制度,扩大研究项目的自主权,对项目的立项采取学者建议、专家评审的手续,尽量避免政治因素的干扰;二是中国的大学应当和国际一流大学增加合作和交流。 雷文校长尤其向中国的教育界介绍了他希望把耶鲁建成“国际化大学”的目标。他在演讲和采访中中说道,所谓的“国际化大学”至少包括四个特点:第一,国际学生在全校人数中的比例应该增加;第二,教学和研究中增加国际的内容;第三,同世界其他大学合作,形成广泛的合作关系;第四,通过日新月异的通讯技术同全世界的受众沟通。雷文校长特别强调了学生交换项目的重要性和跨国学术教育机构交流的重要性:随着不同国家的学生到其他国家去交流,自然会推动各国教育学术机构之间的合作。在耶鲁,中国学生自容闳以来就是校园重要的组成部分,耶鲁为中国学生提供了一个了解世界的窗口;同时,耶鲁也向自己的学生提供大量去其他国家交流学习的机会,几乎每个耶鲁学生都有机会在学校资助下前往其他国家访学。雷文校长特别强调了中国对于耶鲁来说之所以重要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庞大的人口、日益重要的国际角色和巨大的经济发展潜能,更为重要的是中国长达几千年的连续文明为耶鲁的师生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文化和知识宝库,耶鲁的师生们从中国文明中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人性和美好的普世价值。 2004 年访华 2004年7月30日 至 8月6日,为纪念容闳从耶鲁大学毕业150周年, 耶鲁大学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并同时召开雷文校长所著《大学工作》的中文版新书发布会。 此书由我主译,由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外文出版社出版、发行。出席这次活动的中国国家领导包括国务委员陈至立女士、时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的赵启正、时任教育部部长的周济以及近百名大学领导和各界人士、政府官员。 这次中国之行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访问国家行政学院,并和行政学院的领导就举办每年一期的中国—耶鲁高级公务员研讨班进行具体协商。我们还参观了行政学院的培训大楼及生活设施,罗琳达副校长对行政学院配套齐全设施十分赞赏。那时耶鲁还没有自己的培训中心,耶鲁大学所有的研讨班就只能利用暑期学校设施空闲时举办。 两年后耶鲁大学筹建葛林伯格国际会议/培训中心(Greenberg Conference Center), 该中心于2009年落成使用。雷文校长还应邀参加了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并就“大学校长的领导力”议题向100多位中国大学校长作了演讲。 在这一周的访问期间,除安排了《中国日报》、《人民日报》、《大学生杂志》采访雷文校长外,我还请由水均益主持的央视“高端访问”栏目、容闳故乡珠海电视台、央视第九频道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分别对校长进行专访和报道。后来很多来耶鲁上学的中国留学生都说曾在央视一套看过水均益对雷文校长的采访。 同年9月下旬,以耶鲁大学医学院教授为主要成员的代表团访问了北京和上海。代表团成员中包括后来担任牛津大学校长的耶鲁副教务长汉密尔顿先生,耶鲁大学副校长、大学总法律顾问罗宾森女士(Dorothy K. Robinson),医学院副院长斯莱曼女士(Carolyn Slayman)以及七位耶鲁医学院教授/系主任, 再加上我和我的同事库克女士(Sheila Cook)。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代表团。我们首先抵达上海访问了复旦大学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正如前面提到,复旦大学和其所属医学院的创始人李登辉和颜福庆均为耶鲁大学校友。因此到这两个地方访问大家倍感亲切,纷纷在颜福庆的铜象前留影纪念。耶鲁医学院的教授门还和自己的同行们就有关癌症研究、病理分析、细胞生物学、内分泌以及儿童心理学等座谈讨论,并参观访问了医学院附属中山医院、华山医院以及有关研究所和实验室。在上海期间复旦大学还安排我们访问了朱家角水乡。我的同事库克女士对朱家角非常有好感,提出要在朱家角买房退休后来住。很可惜她那时没有付诸行动,否则她的房产到今天很可能房价翻了四五倍!在朱家角的那顿午餐也十分丰盛,其中一道是炒牛蛙。我看到后急忙告诉陪我们前往的复旦大学副校长“美国人不吃这东西”,请将此道菜换下。坐我旁边的汉密尔顿先生坚决不让换,说已经做好了就尝尝吧。 结果这盘菜差不多被吃光。大家一致反映说“吃起来和鸡肉差不多”。 9月30日,代表团结束上海访问之后来到北京,与北京大学的领导以及医学院院、系负责人座谈有关医学教学和交叉学科的科研,讨论了双方感兴趣并且今后有可能开展合作的领域和项目,之后 代表团一行访问了北大附属医院。 第二天,大家来到了期盼已久的长城。9月底的山间,已能感到寒气逼人,长城上风非常大,我们大都穿上了保暖的外套,而我们随行的莫罗教授却穿的是短裤。他说他经常锻炼身体, 不怕冷。大家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而我们称赞莫罗教授是“非常好汉”!代表团登上长城照集体照前,库克女士还给每个人买了一顶中国军帽,既帮助我们抵御寒风,又让照片里多了一点中国味。 从长城回来,代表团的成员在北京选购纪念品。除了我之外,其他成员都不懂中文。然而令我惊讶的是,所有人买到的纪念品价格都低得出乎我的意料。问了他们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来中国之前都看过一本叫Let’s Go China的旅游书,其中专门讲到在中国买东西怎么砍价,所以他们不用说中文,而是在计算器上打出自己愿意付的价码,交给店主,然后店主再把可以接受的要价输入交回来,就这样几次来回往返后,终于在双方都满意的价格上成交。这种方法买方卖方都不需要多说废话,非常有效率,又不伤感情,很容易就能达到各自的目的,有时候比语言更加有效。 临回美国前一天晚上,我们整个代表团一起吃晚饭,高兴地回忆这次中国之行的种种经历。回到各自房间后不几分钟,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儿童研究中心的伦布洛索教授(Paul Lombroso)的太太突然发现护照找不到了。伦布洛索太太是另一所大学的教授,这次随同我们一起访问中国。我和我的同事库克一起到伦布洛索太太的房间里寻找,我们钻到床下找,甚至把床都掀起来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她的护照。第二天,我们来到当地派出所,虽然这天是周末,但我们欣喜地发现派出所还在正常工作。我们向民警说明了情况后,他们帮我们联系了我们去过的各个旅游景点的派出所,但是都没有找到护照的下落。我们得知这种情况下伦布洛索太太必须临时补办护照,便让派出所的民警给我们出具了证明,然后直奔美国大使馆。由于是周末,美国大使馆一开始不让我们进门,后来门卫只让需要补办护照的伦布洛索太太一人进入,而我和库克则被留在了外面。两个小时过去了,伦布洛索太太还没出来, 而库克女士急着要上厕所,但周围没有公厕,旁边小店的厕所又不让用,大使馆我们也进不去,她只能憋着坐在马路牙子上。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大使馆的一位工作人员唐纳德正好出来,我以前曾见过唐纳德先生,忙上去打招呼。唐纳德先生得知我们的窘境后,马上回头责问门卫,既然库克有美国护照,为什么不让进大使馆?这下我们才终于得以跑进大使馆方便。回来以后我们和库克女士还经常拿这件事说笑,而其他成员则交流起在北京砍价的心得体会,分享每个人的有趣回忆。 回到美国后,汉密尔顿教授升任教务长,以接替即将赴麻省理工学院担任校长的原教务长霍克菲尔德(Susan Hockfield)教授。不久后我们在教务长的官邸举行了非常美好的聚会, 大家都戴上了在长城脚下买的军帽。波拉德(Thomas Pollard)教授后来升任研究生院院长。虽然大家工作很忙,但是偶尔开会见面时大家都会谈起那次中国之行的有趣回忆。 2005年访华 雷文校长在2005年9月19日至9月24日之间,再次率团访问中国的众多高校,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和复旦大学。除安排《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等报纸做专门的报道外,我还安排凤凰卫视以及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采访了校长。 耶鲁代表团抵达北京后,拜访了国务委员陈至立女士。随后,雷文校长一行人开始了中国的大学之行。在清华大学,雷文校长同清华校长顾秉林先生举行会谈,双方强调了国际合作和学生交换对于大学发展的重要性,并就此对双方可能的合作开展了深入的会谈。在北京大学访问期间,雷文校长和北大校长许智宏共同签署了关于建立了“北京大学—耶鲁大学微电子和纳米技术联合研究中心”的备忘录。从此,北大和耶鲁将携手建立一个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微电子和纳米技术联合研究中心。 在复旦大学,雷文校长一行参加了复旦大学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正如前面提到的,复旦大学的创始人及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即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首任校长均毕业于耶鲁大学。两校的缘分随着 “复旦大学—耶鲁大学教育合作中心”和“复旦大学—耶鲁大学生物医学研究中心”的建立而进一步加深,两校的学术和学生交流也在不断扩大、发展。在校庆纪念活动上,雷文校长代表海外大学校长致词,为复旦大学—耶鲁大学友好纪念石碑剪彩;复旦大学还授予了雷文校长名誉教授证书。 在同济大学,雷文校长与时任同济大学校长的万钢先生及同济大学领导座谈、交流大学管理体系及心得,并与同济学子探讨大学生活感受和对未来自身教育的规划。 结束同济大学的访问后,我们来到上海交通大学访问,参观了交大新校园区和实验室。 雷文校长仔细询问大学的科研以及实验设备,听取正在实验室工作的学生介绍自己的课题并饶有兴趣的观看学生的实际操作。 在上海和北京, 我安排了多家媒体对雷文校长及耶鲁代表团进行采访、报道。除了耶鲁与中国的悠久渊源外,雷文校长所阐述的许多教育观念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比如教授上台讲课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教授应当研究和教学并重而不能偏废其一;大学校长是需要全神贯注的职业,校长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雷文校长担任校长二十年,在此期间没有带过一名研究生,因为校长只有保证对学生付出了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并且保证对学校管理工作全心投入,才是对校长这一职务的尽责。雷文校长还特别提到了学术抄袭的问题,他认为学生考试抄袭是道德问题,而非单纯的法律问题。美国对于考试舞弊并没有用立法形式予以惩罚,而是各个学校自己制定管理条例做出裁决,中国的学术抄袭比美国要严重,这可能跟中国教育强调识记和背诵,而忽视思辨有关系,也有可能是缺乏针对抄袭问题的教育的缘故。在美国,从初等教育开始,就会教导学生如何引用别人的文章,别人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观点都要明确标出,然后再在此基础之上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美国对学术抄袭为零容忍,一般惩罚是停学一年或者直接开除学籍。此外,雷文校长还特别提到了美国年轻科学家一般都拒绝担任行政职务,以保证专心从事自己的科研工作,但是很难评价科研人员热衷当官是不是好事,因为的确实有些年轻学者不仅学术能力强,也具备领导能力。 2008年访华 2008年5月,雷文校长、罗琳达副校长再次访问中国, 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葛维宝教授也加入了我们的部分活动。和往常一样,我提前先去做安排。这一次除安排访问中央音乐学院、为7月底耶鲁在北京举行的文化奥运召开新闻发布会以外,我的重要任务就是安排高层会见和媒体采访、报道。我在北京期间,四川汶川发生了地震。虽然当时有关的高层领导会见已经落实,但我还是提醒校长和副校长做好取消高层会见的准备。幸运的是,实际上我们的活动并没有因此受影响。5月14日上午我和雷文校长、罗琳达副校长首先访问了中央音乐学院,拜访了王次炤校长及耶鲁大学在该院任教的校友,并就即将共同举办的文化奥运召开新闻发布会。下午,我们前往中组部拜会李源潮部长及干训局有关负责人。从2005年开始,耶鲁大学和中国有关部委合作,组织了不同类型和层次的研讨班, 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了具体贡献。我们和部领导交流了这几年的项目开展情况, 并听取了中组部的反馈意见。第二天上午,我们在中南海拜访了刘延东国务委员。刘国委就教育交流、特别是耶鲁与中国重点大学的合作问题提出了建设性意见。当天下午,习近平副主席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了我们,并就进一步加强中美教育交流与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习近平副主席说教育和青年交流是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的重要桥梁,也是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力量。他还提到耶鲁大学与中国的交往源远流长,目前与中国政府部门和大学建立了广泛而卓有成效的关系。习近平对雷文校长为中美两国关系所作的贡献表示赞赏,并希望耶鲁大学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交流合作。 他欢迎更多的美国青年人来中国留学。除此之外,校长还访问了清华大学并接受央视“世界周刊”等节目的采访和报道。 2011年访华 2011年4月清华大学迎来建校百年华诞,雷文校长和我应邀前往参加记念活动。清华大学的邀请发得很早,并和我沟通希望雷文校长能代表国外大学嘉宾致辞。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和校长商量后,校长欣然答应。 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清华时,顾校长非常高兴地说这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在给雷文校长准备的有关资料里详细介绍了耶鲁大学和清华的悠久历史渊源。如前所述, 清华大学前五位校长中, 有四名曾在耶鲁留学。 耶鲁大学培养出五位美国总统,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也有不少毕业于清华大学。除此之外,近年来耶鲁和清华开展了广泛合作, 其中包括由高盛公司赞助的“巾帼圆梦—中国女性医疗管理领导力培训课程”项目;清华大学—耶鲁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高级干部培训项目;由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赞助的留学基金委—耶鲁生物医学世界学者项目;清华大学—耶鲁大学暑期项目等。清华还数次派团访问耶鲁,详细考察耶鲁的住宿学院及通识教育,对此耶鲁一直给予大力支持。 4月23日,作为清华大学校庆的前奏,大学校长峰会及亚太地区研究性大学联盟举办的全球社会经济发展及高等教育大会开幕。刘延东国务委员向大会致辞。担任本届主席的美国加州圣芭芭拉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校长杨祖佑先生做了主题讲话, 还有多位大学代表分别就高等教育及经济发展等发言。我们日程很紧,大会一结束, 我和校长急忙离开前往参加耶鲁校友安排的企业界活动。这期间,我和清华的同事多次会面,抽空改写、翻译校长在人民大会堂的讲话稿。此讲话稿我们在离开耶鲁前就发给了清华,内容极其丰富,对清华大学在教育、科研、国际合作以及培养领导人材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给予高度赞扬。我们的确认为清华和耶鲁在培养领袖人物方面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巨大影响是有目共睹的。但清华大学及有关方面对此有所顾虑,讲话稿一改再改, 直到 4月24日早上出发去人民大会堂前才算最后定稿。清华大学的百年庆典于24日上午 10点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胡锦涛主席、习近平副主席等多位国家领导人、清华大学师生、校友代表以及兄弟院校代表均在主席台就座。雷文校长作为海外大学代表获邀在主席台上就座。我注意了一下, 他是台上唯一的西方面孔。按顺序,雷文校长在北大周其凤校长讲话后致辞。出于中国的礼仪习惯,所有发言人都先向主席台鞠躬,然后转身再向观众鞠躬。大家都司空见惯,没有任何反应。 然而当雷文校长走到前台两鞠躬时,主席台上的嘉宾和观众十分好奇,并鼓起掌来。坐在我旁边的英国牛津大学校长汉密尔顿先生(前任耶鲁的教务长,我们曾与2004年9月一块儿访问上海和北京)问是否我提醒校长这样做的,我告诉他我不能“无功受禄”,这次他是真的现学现卖。汉密尔顿的回答是雷文校长学习速度和反应很快!我不得不赞成他的评价。雷文校长的讲话有多处得到热烈掌声, 特别当他讲到清华大学创始人及其他四位早期校长都曾在耶鲁留学时, 台下的清华人起立鼓掌,气氛甚是热烈、动人。后来在午宴时人们还在谈论耶鲁和清华渊源流长的友好交往。 庆典结束胡锦涛主席在离开主席台时专门停下和雷文校长讲话。我虽然事先知道这一安排,但仍然忐忑不安 —— 此前一般这种情况我都会在场,校长也会更放心。不过我在台下从他们的表情可以感觉到谈话非常顺利、友好。结束后校长告诉我胡锦涛主席特别提到他2006年访问耶鲁大学的情况,感谢耶鲁的精心安排,并希望耶鲁大学进一步加强、拓展和中国大学的合作,培养更多人才等。 庆典午宴上我们见到了许多在过去几年曾参加中国—耶鲁领导高级研讨班的校长们,他们高兴地称自己是“黄埔一期” “黄埔二期”等各期的学员,纷纷合影留念。校长也许还不十分理解, 但我却十分感动和欣慰: 毕竟中国—耶鲁领导高级研讨班的成功有我的心血和付出。回到饭店后,在校长和校友见面前,我见缝插针安排央视来饭店采访了雷文校长。 第二天校长整理行李时才发现清华大学赠送的唐装。他当即穿上,还挺合身。希望将来某日他在什么场合“秀”一下!

>耶鲁中国缘

耶鲁中国缘
作者: [美]王芳
副标题: 跨越三个世纪的耶鲁大学与中国关系史(1850~2013)
isbn: 751331196X
书名: 耶鲁中国缘
页数: 345
定价: 55.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