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人类学》试读:一种生命哲学的尝试

近十来年,我们发现,围绕一批重要的哲学人物又在形成一些声势浩大的思潮和学派,这批人物提出了一项诉求,并发出了一种预言,“生命哲学”将会也应该到来。我用“尝试”自然不是指那种在任何时代都有的来去匆匆的通俗哲学的文学,这种文学也想把哲学“运用”到“生命”或“实践生活”上去,它们一半是聪明论,一半为开化“心和意”,时而从对诸如“我怎样变得精力充沛”、“我怎样发富”、“我怎样受女人喜爱”、“我怎样保持健康”之类问题答疑的顾问身份,时而制造宗教代用品,以图巴结不蒙昧的精神。 这些事情总是有的,不是新鲜事。它们把哲学与生活中的“运动”割裂开来,然后才要从这种“运用”中去获得哲学,这表明,即使人们由此在生命上首先想到的并非“生意”和诸如此类的东西,也仍然与一种生命的哲学了不相干。我也不是指的那种一向存在的尝试:从理论上去探究出现在许多其他哲学问题中的有机生命的问题,那种“生命哲学”的尝试部分地可能与现代生物学在远景上为我们展示的东西相关。 “生命”一词用得极为宽泛,正因为如此,这个词有一种不确定性,恰是这种不确定性赋予这个词以支配着新一代思想者的力量,同时又赋予这个词一个时代要求的特征:要求最高的欧洲知识阶层中新一代的思维方式与渴望的统一;因而,这一最普泛的词所意指的是与流俗哲学不同的东西:一种“生命哲学”;在这一称谓中,“生命”即指“生命的”,是属格的主词,这就是说,生命哲学源于充溢的生命,说得更鲜明些,源於生命的丰富体验。据说,并非那已然以某种方式摆在我们面前的东西,并非某种存在类型、数字或星辰或有机生命过程,并非已活过的、我们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发现”的所谓“心理体验”等,应该成为这种新哲学的内容;同样,这种哲学也不是以一种现存的“文化”和“科学”为内容,以便探寻其前提和在精神之根中的“条件”;因为这一切从根本上看都是死的,尽管它们在另一完全不同的意义上也可以被看作“活的”,并与(比如说)无机死物有别。它们充其量不过是曾经活过的生命而已,已然完成并固定下来,因而可供人观察和从概念上把握。但生命与这些东西迥然不同,生命在体验本身之中直接展示为一种深刻的创造性行动,每当我们瞥视已活过的生命那死的“体验”,这种行动就已捕捉到另一新的内容。在这种体验中,并且只有在这种体验中生命才闪现,随之颤动的反思才敞开大门。关于内感知与反思的区别,请参见拙文《自我认识的偶像》。(中译见《价值的颠覆》,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5。——译注)这种新的哲学尝试认为,它所拥有的内容是在体验中直接呈现给我们的意蕴,是在对世界的直观和思维中,有意愿、创造和对牴牾的受苦中(世界只在牴牾中向意愿者、创造者和受苦者呈显自己)给予的一切,是在涉及世界、人、上帝、女人、艺术等的爱与恨的运动中通过意蕴、价值、感觉单位回映给我们一切,是在祈祷、预感和信仰中通过新的宗教世界和价值上展示给我们的一切(这一切并不在此,即如果我们只关注活着的生命,这一切就不会在此),是在与大全和上帝的最为直接、最为紧密的体验交往中向我们露面的一切(一旦这一切成了过去的生命,便已然消失、死亡,即被消灭、被扬弃);概言之这一新哲学的“意蕴”是可能世界的全部东西,它们显得遥远,但却只如此被给予。

>哲学人类学

哲学人类学
作者: [德]马克思•舍勒, 刘小枫 主编
isbn: 7303169482
书名: 哲学人类学
页数: 288
定价: 48元
出版社: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