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上不再有猫》试读:【星期一】魔鬼找上门

在死之前,我凑不满十件想做的事。这是我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中的情节。男主角临死之前,写下了十件想做的事。那根本是骗人的。不,不能说是骗人,至少那份清单上所写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想?因为,该怎么说呢,反正我也试了一下。虽然说出来有点丢脸,总之,我也试了“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那是七天前发生的事。 我感冒了很久,迟迟不见好转,但每天照常上班当邮差送信。这一阵子的低烧持续不退,头部右侧隐隐作痛。我吃了市售的成药撑了一阵子(你也知道,我超讨厌看医生),两个星期之后,感冒仍然没好,我才终于决定去医院。 检查结果发现,并不是感冒。脑肿瘤,第四期。这是医生告诉我的诊断结果。我最多只能活半年,但没人能够保证一个星期后,我还能够活在世上。虽然医生提议我可以接受放射线治疗、抗癌剂治疗、进安宁病房等各种选择,但我完全听不进去。 小时候,我在暑假期间常去游泳池。扑通一声,跳进凉冰冰的蓝色游泳池。嘴里吐着泡泡,身体沉入水中。“要先热身啊。”我听到老妈说话的声音,但是,在水中听到的声音很模糊,听不清楚。如今,遗忘已久的“声音记忆”突然在耳边苏醒。 漫长的诊察结束了——医生的话音刚落,我把皮包丢在地上,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我不理会医生叫我的声音,大喊着“啊啊啊啊!”冲出医院,撞到了刚好经过的人,不小心跌倒,又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手脚都不争气地发着抖,我跑啊跑,跑啊跑,跑到桥下,已经动弹不得,趴在地上呜咽起来……以上情节纯属虚构。 没想到人遇到这种情况时,竟然冷静得出人意料。 我最先想到的是,附近常去的那家按摩店的集点卡,只要再盖一个章,就可以兑换一张免费按摩券,还有不久前才刚买了卫生纸和洗碗精。满脑子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但是,悲伤渐渐涌上心头。 我才三十岁,虽然比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或涂鸦艺术家巴斯基亚活得久,但总觉得还有未竟之事。我相信一定有某些只有我能够为这个世界而做的事。 想了半天,仍然想不到有什么事非我不可。我继续呆然地走在路上,看到两个年轻人在车站前,弹着原声吉他放声高歌。 人生终将结束,在最后的日子来临之前,做想做的事,完成所有该做的事,迎接明天的到来。 我终于见识了什么叫缺乏想象力,你们就一辈子在车站前唱歌吧。 我心烦得要命,更不知道该怎么办,花了很长时间,慢慢走回公寓,咚咚咚地大声走上楼梯,打开木板很薄的门,看到狭小的房间时,绝望才终于浮上心头。前方一片漆黑,我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我在玄关醒来。 一团黑、白、灰色交织在一起的圆形物体出现在眼前。那个物体发出“喵啊”的叫声。我的双眼终于聚焦。是猫。 它是我的爱猫,和我相依为命了四年。猫走到我身旁,又担心地“喵啊”了一声。原来我还没死。我坐了起来。头很痛,烧仍然没有退。即将到来的死亡似乎是现实。“幸会幸会!”房间内传来一个开朗的声音。向屋内一看,发现我在房间里。不,我在这里,所以,正确地说,是另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那里。 分身。我立刻想起这个字眼。以前看过一本书,据说人在临死之前,会看到“另一个自己”。难道我终于发疯了吗?还是阎罗王已经派人来索命了?我快要昏过去了,但还是咬着牙,努力面对眼前的状况。 “呃……请问你是哪一位?” “你觉得我是谁呢?” “嗯……死神吗?” “差一点!” “差一点?” “我是魔鬼!” “魔鬼?” “没错,我是魔鬼!” 魔鬼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出现了。 你见过魔鬼吗? 我见过。 真正的魔鬼并不是青面獠牙,也没有尖尾巴,手上更绝对不会拿长枪。 魔鬼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分身其实就是魔鬼! 虽然眼前的状况令人难以轻易接受,但我还是决定用宽容的态度,接受这个搞不懂为什么一脸开朗地出现在我面前的魔鬼。 仔细观察后,发现虽然魔鬼的长相、体型和我一模一样,但它的打扮和我大不相同。我的衣服非白即黑,通常都是黑色长裤配白衬衫,外加一件黑色开襟衫,是一个彻底贯彻黑白色调的人,老妈以前就经常骂我:“整天都买一样的衣服”,但每次去血拼,还是会拿起类似的衣服。 魔鬼的衣着很花哨,黄色阿罗哈衬衫上印着椰子树和进口车,下面穿一条短裤,头上还挂了一副墨镜。外面的天气还很冷,它居然一身夏天的打扮。 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浮躁,魔鬼一派轻松地开了口。 “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啊?” “你不是活不久了吗?” “噢,是啊。” “你有什么打算呢?” “这个嘛,我打算先想一下‘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就像那部电影一样?”“嗯,差不多啦。”“你确定要做这么丢脸的事?”“不行噢……”“也不是啦,很多人做这种事,决心要在临死之前,完成所有想做的事。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反正不会有第二次!”魔鬼独自狂笑起来。“一点儿都不好笑……”“啊,啊,是啊,不好笑!心动不如行动,你就赶快列清单吧!”于是,我开始在A4影印纸上写“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我都快死了,却在做这种事。我很难过,觉得自己愚蠢之至,在写的时候,脑筋一片混乱。 但我还是闪躲着探头偷看的魔鬼,不顾爱猫踩了好几次我的纸(我家的猫和世界上所有的猫一样,特别爱玩纸),总算写完了“在死之前想做的十件事”。 从喷射机跳伞。 攀登圣母峰。 开法拉利在德国的高速公路上狂飙。 吃满汉大餐。 穿钢弹机器人的装备。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爱情。 和风之谷公主娜乌西卡约会。 在转角处撞到手拿咖啡的美女,一见钟情。 在大雨中躲雨,遇到以前暗恋的学姊。 想谈恋爱…… “你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唉,那个嘛。” “你又不是国中生!连我都觉得丢脸,太离谱了。” “……对不起。” “第六个绝对是在恶搞。” “我知道。” “太离谱了。” 我觉得自己很逊,烦恼了半天,竟然只能写出这些内容,爱猫似乎也对我感到失望,对我不屑一顾。我沮丧不已,魔鬼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嗯,不过,可以先完成第一项跳伞。你去领钱,马上去机场!” 两个小时后,我搭上了喷射机,在离地三千公尺的高空飞行。“那就开始跳吧!” 魔鬼爽朗地一说,我就从空中跳了下来。 没错,这是我多年的梦想。眼前一片蓝天,庄严的云,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从高空看地面时,一定可以颠覆我的价值观,忘记日常的琐碎事,充分感受生活在这片大地的喜悦。 我曾经在哪本书上看过类似的描述,但是,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在跳伞之前就感到厌烦,太高、太冷、太可怕了。为什么有人喜欢做这种事?我想做这种事吗?我在空中降落时,茫然地思考这个问题,再度感到前方一片漆黑。 当我再度醒来时,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 “喵啊。”听到猫的叫声,我再度睁开眼睛。坐起来时,脑袋仍然隐隐作痛。这一切果然不是梦。 “真是受不了你!”阿罗哈(我决定在暗中这么叫魔鬼)在我旁边。 “给你添麻烦了。” “真的差一点儿没命……不过,也没差啦,反正你本来就快死了!”阿罗哈独自笑了起来。 我默默地抱着爱猫。爱猫柔软又温暖,浑身的毛很蓬松,虽然以往抱它时没什么感觉,此刻却觉得这就是生命。 “但是……在死之前,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 “是吗?” “至少绝对没有十件事,而且,即使有,十之八九应该都是无足轻重的事。” “也许吧。” “对了,我说你啊……” “我吗?” “你为什么来这里?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阿罗哈收起刚才的笑容,诡异地笑了笑。 “你真的想听吗?那我就告诉你啰。” “等、等一下。”阿罗哈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我被它吓到了,有点手足无措,内心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千万要小心谨慎。本能在内心大叫。 “怎么了?”阿罗哈问。 我慢慢深呼吸,先让心情平静下来。没问题,只是听他说话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不,没事,请你告诉我。” “不瞒你说……你明天就要死了。” “什么!?” “你明天就要死了。我就是来通知你这件事。”我终于感到绝望。 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我曾经感受过或大或小的绝望,原来眼前才是真正的绝望。彻底的无力感令我感到惊讶。看到我呆然地说不出话,阿罗哈爽朗地开了口。 “你不要这么沮丧啊,亏我还特别为你准备了大好机会!” “……大好机会?”“你愿意就这样死吗?” “不,如果有机会,我想活下去。”阿罗哈立刻回答说: “有一个方法。” “方法?” “或者说是魔法,总之,可以延长你的寿命。” “真的吗?” “但有一个条件,说白了,就是这个世界有必须遵守的原则。” “什么意思?” “有得就必有失。” “……那我该怎么做?” “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只要完成一场简单的交易就好。” “交易?” “没错。” “什么交易?” “让某样东西从这个世界消失,你就可以多活一天。” 我一时无法相信。虽说我已经死到临头了,但我的脑筋并没有出问题。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魔鬼的呢喃”吗?不,好像没这么简单,况且,阿罗哈有什么权限做这种事? “你是不是在怀疑我有什么权限?” “啊?没有,没有……”这家伙真的是魔鬼吗?能够透视人心吗? “透视人心根本是小事一桩,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魔鬼啊。” “嗯……”我沉默不语,阿罗哈又突然恢复了刚才的爽朗说了起来。 “嘿嘿!你是不是被吓到了?装严肃太累了,这太不像我的风格了。” “怎么回事?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因为这件事很严肃,所以我想用魔鬼的态度说话,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魔鬼啊!” “真的别闹了。” “你以为真的要死了吗?那是开玩笑的,但交易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吗?” “我把这场交易的来龙去脉告诉你,因为你好像完全不相信。”然后,阿罗哈说了起来。 “你听过创世纪吗?” “《圣经》中的吗?听过,但没看过。” “是吗……如果你看过,说起来就简单多了。” “对不起。” “反正,简单地说,就是上帝花了七天创造了这个世界。” “是噢……” “咦?你不相信吗?真的啊,我是魔鬼,见证了这一切。”它的语气太平淡了,根本不像是在谈论这么了不起的事。我决定姑且听它说下去。 “首先是第一天,世界一片漆黑。于是,上帝创造了光,区分了白天和黑夜。”事情哪像它说的这么轻松啊。 “第二天,上帝创造了天;第三天,创造了大地。这就是天地创造!于是,有了大海,植物开始生长。” “太伟大了。” “没错!第四天创造了太阳和月亮,宇宙就诞生了!第五天创造了鱼和鸟,第六天创造了野兽和家畜。最后,上帝创造了和他很像的‘人类’,人类终于出现了!” “天地创造、宇宙诞生,然后出现了人类。” “你的总结能力很强!” “第七天呢?” “第七天是休假!上帝也要休息!” “所以是星期天。” “真厉害!你说对了。你不觉得很厉害吗?只花了七天就创造了一切,上帝太了不起了,简直太尊敬他了!”我觉得上帝应该是超越尊敬的对象……先听下去再说。 “最先创造了亚当这个男人,但只有男人太孤单了。 所以,就用男人的肋骨创造了名叫夏娃的女人。他们两个太闲了,所以,我就问上帝,可以诱惑他们吃苹果树上的苹果吗?” “苹果?” “对,他们住在伊甸园,可以吃任何东西,做任何事,而且长生不老,只有一件事不能做,就是不能吃‘善恶知识树’的果实——苹果。” “原来是这样。” “但我诱骗了他们,结果他们就吃了!” “太过分了,果然是魔鬼。” “是啊是啊,于是,亚当和夏娃就被赶出了伊甸园,人类不再长生不老,开始了发动战争、你争我夺的历史。” “不愧是魔鬼。” “其实也没什么厉害啦,于是,上帝就派了自己的儿子……耶稣到地球上,仍然无法促使人类反省,最后还杀了耶稣……” “这我听过。” “之后,人类又擅自创造了很多东西,创造了无数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必要存在的东西。” “原来如此。” “所以,我向上帝提议,我降临到地球,让人类决定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我向上帝要求,只要人类愿意消除某样东西,就可以让他多活一天,上帝赋予我这种权力。我开始四处寻找交易的对象,到目前为止,和各种人做了交易,真的有各式各样的人,你是第一百零八个人!” “一百零八个?” “对!人数出乎意料地少吧?全世界只有一百零八人,所以,你是超级幸运儿!只要从这个世界消除一样东西,就可以多活一天,很划算吧?” 它的提议太唐突,所以我有点混乱。这件事未免太荒唐了,简直就像电视购物的周年庆活动,延续生命怎么可能这么简单?话说回来,不管我信不信,没理由不敢和它赌。反正我快死了,没什么好怕的,也没有任何损失。 我重新整理了目前的状况。 只要让某样东西从世界上消失,我就可以多活一天。 三十样东西可以交换一个月,三百六十五样可以交换一年。 这个交易太简单了,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垃圾和不必要的东西。像蛋包饭上的洋香菜、车站前发的广告面纸、厚厚的家电说明书,还有西瓜籽……只要稍微想一下,就可以想到一大堆不必要的东西。好好整理一下,绝对可以列出一两百万样随时可以消失的东西。如果我原本可以活到七十岁,那么还有四十年。只要让一万四千六百样东西消失,就可以活到原本的寿命;如果继续消除,搞不好可以活一百年、两百年。 阿罗哈说得没错,人类在数万年的时间内,创造了无数废物,即使让某些东西消失,也不会造成任何人的困扰,世界反而可以变得更简单,大家一定会感激我。 我目前做的邮差工作也在逐渐消失,搞不好十年后就不存在了。但是,仔细想一下就发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处于“可有可无”的边缘,搞不好人类本身也是如此。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乱七八糟的世界。 “好啊,那就消除啊,请你延长我的寿命。”我同意和它交易。一旦决定之后,顿时涌现了勇气。 “哦!你终于答应了!”阿罗哈似乎很高兴。 “是你说服我……算了。要消除什么?呃,先说第一个……墙上的污渍!” “……”“还有书架上的灰尘!” “……”“浴室磁砖上的霉菌!” “……喂!我可不是清洁大叔!魔鬼不发威,你就把我当菩萨!” “不行吗?” “当然不行啊!要消除什么,得由我来决定!” “怎么决定?” “怎么决定……凭感觉!” “感觉?” “消除什么好呢……”说完,阿罗哈开始打量我的房间。 千万别盯上那个公仔,那双限量的球鞋也不行。我很小家子气地在心里祈祷着,追随着阿罗哈的视线。 但仔细一想,这个交易可以让我延续生命,这可是魔鬼的交易,不可能轻易打发它。太阳?还是月亮?大海?还是大地?真的要赌这么大吗? 我终于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时,阿罗哈的目光停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阿罗哈拿起那个小盒子。它摇了摇,小盒子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 “呃,这个是……蕈菇山。” “蕈菇?” “不是蕈菇,是蕈菇山。”阿罗哈似乎无法理解,歪着头思考。 “那这个呢?”它又拿起旁边另一个相同尺寸的小盒子。它摇了摇,再度发出咔嗒咔嗒的声音。 “这是竹笋故乡。” “竹笋?” “不,不是竹笋,是竹笋故乡。” “根本搞不清楚!” “对不起,这些都是巧克力。” “巧克力?” “对,巧克力。” 蕈菇山和竹笋故乡都是几天前在商店街抽奖抽到的奖品,我回家就扔在桌子上。仔细一想,就觉得这两种巧克力的商品概念莫名其妙,难怪魔鬼也搞不清楚。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就听说日本人很迷巧克力,没想到竟然迷到这种程度。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是竹笋和蕈菇呢……?” “的确……但我之前没想过。” “那就让巧克力消失吗?” “啊?” “让巧克力从世界上消失啊!” “就这么轻易决定吗?” “因为是第一样啊。” 如果巧克力从世界上消失,这个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不由地想象这个问题。世界各国的巧克力迷一定会整天叹息、尖叫和悲伤,血糖值降低,不得不面对绝望的人生。 那些“二月十四日被害人”一定会喝彩欢呼。巧克力公司居心叵测地创造了情人节,至今为止,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因为这个讨厌的节日深受其苦(我也是其中之一)。 当巧克力从这个世界消失后,棉花糖或牛奶糖会取而代之吗?不,它们都没有那种实力,人类一定会研发新的糖果取代巧克力。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人类对饮食的欲望多么贪婪。 我身旁的爱猫正在吃我刚才给它的“猫饭”。不用说,猫当然吃猫饲料,但人类不一样,对“吃”这件事很讲究。 只有人类会花时间加工食物、调味、塑形、摆盘,巧克力这种食物正是最极致的表现。把果仁包进巧克力,点缀在饼干上,或是做成蕈菇、竹笋的形状,巧克力激发了人类对“吃”这件事的创作欲望,对“吃”这件事的贪婪欲望也促使了人类的进化。 但是,我觉得很幸运。 这个世界上,应该找不到任何一个笨蛋会说:“我今天愿意为了巧克力舍弃生命!” 能够用巧克力交换生命太幸运了,世界上有太多这种程度的东西了,这么一来,只要让这些东西一一消失,我就可以一天一天活下去。 当我从和魔鬼之间的交易中发现隐约的希望时,阿罗哈开了口。 “这个好吃吗?”阿罗哈依次看着蕈菇山和竹笋故乡问。 “还不错啊。”我回答。 “是噢……” “你没吃过吗?” “没吃过。” “想吃的话,不必客气。” “不,人类的食物不合我的胃口。该怎么说……整体的味道有点……” “是噢……” 我很想问魔鬼,他平时吃什么,但还是努力克制了这个冲动。 阿罗哈似乎输给了自己的好奇心,拿起蕈菇山,闻了闻味道,又从右到左细细打量,然后又闻了闻味道,小心翼翼地拿到嘴边。 它用力闭上眼睛,放进了嘴里。寂静。房间内只听到它咬碎蕈菇山巧克力的声音。“怎么样?”我战战兢兢地问,阿罗哈仍然闭着眼睛不说话。 “你怎么了?” “呃……” “你没事吧?” “呃……” “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呃……太好吃了!” “啊?” “未免太好吃了!实在太好吃了!真的要让它消失吗?不好吧,太可惜了。” “是你说要让它消失的。” “是啊,是没错啦。太失策了,没想到这么好吃,太可惜了。” “但如果它不消失,我就会死吧?” “是啊。” “那就让它消失。” “这是你的最终回答吗?” 阿罗哈皱着眉头,一脸难过地问。 “……最、最终回答啊。” 我忍不住有点同情它,但还是这么回答。 “那就,最后……” 阿罗哈突然叫了起来。 “怎、怎样?” “我可以再吃一个吗?” 阿罗哈很没出息地哀求,它的眼中好像泛着泪光,可见它多爱巧克力。它背着我偷偷把两三个蕈菇山巧克力放进嘴里,花了很长时间细细品尝后开了口。 “我觉得……还是不能让它消失。” “什么?” “不能让这么好吃的东西消失!” “这……”它说得倒简单,我可伤脑筋了。这可是攸关我性命的重大问题。 照理说,我已经接受了不久于人世的命运,但想到有可能多活几天,无论是多么荒唐的交易,仍然抱着一线希望。我原本告诉自己,死的时候干脆一点,心平气和,安详地死去。我做好了这样的打算,也认为自己可以做到。但是,死到临头时,就想要抓住救命稻草(魔鬼)。我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人类龌龊的本性。 “那我怎么办?”我忍不住哀求。 “咦?你开始怕死了吗?” “那……当然啊,你可以凭自己的喜好,轻易决定什么东西消失,什么东西不要消失吗?” “当然可以啊,我可是魔鬼啊。” 太扯了,我无言以对。 阿罗哈继续说道:“好了,好了,你不要这么难过嘛!我会马上、十万火急寻找其他替代的东西!” 说完,它以惊人的速度巡视房间,可以察觉到它很焦急地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疏失。 这个魔鬼的格局太小了。我冷眼旁观着,手机响了。是我工作的邮局打来的。一看时钟,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打电话给我的是上司。虽然他对我迟到很不耐烦,但我昨天因为身体不适提早下班去医院,所以他也有点担心。 “没事,不会有问题,只是身体还很虚,所以要请一个星期的病假。”我成功地请到了一个星期的假,立刻挂了电话。 “那个……” “什么?” “就是那个了。”我回过神,发现阿罗哈指着我的手机。 “那个好像不需要。” “什么?电话吗?” “对,让它消失吧。”阿罗哈笑了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用电话换多活一天?” 如果电话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会得到什么?又将失去什么?我还无法充分发挥想象力,阿罗哈就靠了过来。 “怎么样?决定了吗?” “啊?”我想了一下。用电话交换一天的生命。嗯,这笔交易值得吗? “不赶快做决定,就要消失啰。” “等、等一下!” “二十秒……十五秒……十秒、九、八、七……” “不要像将棋一样倒数计时!那就让它消失吧!让它消失吧!”我回答道。虽然眼前无法判断,但现在没时间犹豫。生命和电话,当然以生命为优先。 “最终答案吗?”阿罗哈语气爽朗地问。 “……最、最终答案。”我回答时很害臊。 “那我就让它消失啰。” “啊!” “怎么了?” 我想起还没打电话给父亲。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老妈死了四年,我从来没有和父亲联络过,当然更没有见过面。偶尔听说他在邻町继续开钟表店维生,却从来没想过要去看他。只是既然知道自己离死期不远,不联络父亲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不知道是否感受到我的迟疑,阿罗哈一脸奸笑地说:“我能理解,每个人都这样,一旦决定要消除,就会想很多。所以,我会附赠一个独家大优惠。” “独家大优惠?” “没错,就是可以最后一次使用即将消失的那样东西的权利。” “原来如此。” “所以,你现在可以使用一次电话,不管打给谁都没关系。” 听它这么一说,我又开始烦恼。照理说,应该打给父亲,但想起他的脸,就忍不住想起四年前发生的事,事到如今,还能对他说什么。我决定放弃给父亲打电话。那要打给谁呢?最后一通电话要打给谁?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K吗?那家伙的确很好,只要双方都有时间,常一起玩。但自从认识他到现在,我们的聊天内容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 如果我突然对他说“我快死了”,或是说“电话马上就要消失了,这是最后一通电话”,他一定以为我脑筋出了问题。 “这个笑话是怎么来的?”我才不要被他在电话中一直追问这个问题,浪费宝贵的最后一通电话。所以,我立刻否决了好友K的方案!那邮局的前辈W呢?无论我遇到工作上的事,或是恋爱方面的问题,他都设身处地为我提供意见,就像我的哥哥。但是,他正在上班,现在打电话给他,一定会造成他的困扰。 事到如今,我还在顾虑这种事,但随即又觉得W并不适合成为我打最后一通电话的对象。回想起来,我从来没有找他商量过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因为喝醉酒(我酒量超差,只要喝一杯啤酒就醉了)时,脑筋不清楚,误以为经常向他请教重要的事,我很怀疑他哪一件事深入说到了重点。我们只是以为彼此聊了重要的事,但其实并没有真正推心置腹。 哇噢噢噢。 没想到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发生了最糟糕的情况。 我以惊人的速度浏览着手机里的通讯录,朋友的名字一个接着一个出现,随即又消失了,这些人的名字仿佛变成了符号,我的通讯录被无数看似和我有关,但其实毫无关系的人淹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在人生的最后关头,居然没有任何人值得打电话吗?我这个人就建立在这么淡薄的人际关系上吗?死到临头居然发现这件事,也未免太悲哀了。 我不希望阿罗哈察觉到我眼前的窘态,走出房间,坐在楼梯上。 我用力握着手机,一个电话号码闪过我的脑海。是那个人的电话。我早就忘了这个号码,但身体仍然记着。我慢慢拨了手机上没有输入的这个号码。 几分钟后,当我打完电话回到房间,阿罗哈正在和猫玩,正确地说,是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 “呜哈哈哈哈哈,别这样,呜哈哈!” 我不发一语地看着宛若一尾弹涂鱼的阿罗哈。三分钟过去了。 “啊!”它终于察觉到我冷若冰霜的神色,有点害羞地坐了起来,然后转头看着我,露出冷酷的表情问:“……结束了吗?” 现在才假装严肃也没用!我很想呛它,但还是作罢了。不管怎么说,这家伙毕竟是魔鬼。 “对,结束了。” “那就让它消失吧。”阿罗哈露出微笑,对我使了一个眼色(但它好像不会使眼色,只是把双眼用力闭了一下)。 这时,我发现手上的手机不见了。 “那就明天见啰。”我只听到这个声音,抬头一看,魔鬼已经不见了。 “喵啊。”只有爱猫的叫声寂寞地响起。 我要去见那个人,要去见刚才通电话的那个人。 我想着这件事,陷入了深眠。于是,不可思议的七天拉开了序幕。
3人

>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作者: [日]川村元气
副标题: 你能看见自己内心的黑洞吗?
isbn: 7535476783
书名: 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页数: 214
译者: 王蕴洁
定价: 38元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14-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