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试读:【第1章】历史的发轫


【第1章】历史的发轫 人类历史之初是一片混沌。虽然我们已经在世界很多地方发现了类似人骨的碎片,但它们未必能使我们了解多少有关人类起源的情况。比较解剖学家和胚胎学家们把智人作为动物的一个物种,同猿、猴和狒狒一起归入灵长目;但有关人类进化的所有细节尚模糊不清。经过打制的石块、陶器碎片和其他考古学遗物都是消失了的人类文化的证据,可惜这些证据都不充分。有经验的考古学家能通过对遗物的型制、组合情况及其所处地层的比较研究推断出有关人类系列工具逐渐进步的大量情况,并且推断出另外一些我们今天所不知道的人类生活方式的某些特点。但是,从上述调查方式中得到的图景也依然是非常模糊的。因此,专家们的意见分歧和学说上的争议是相当正常的,我们不必为此感到惊讶。 从旧大陆各地发现的各种头骨和其他骨骼清楚地表明,在更新世地质时代已经出现了不是一种,而是若干种人类生命形态。木器和石器的使用不限于现代人种,因为人们发现,中国的北京人已经毫无疑问地使用这类人工制品了,至于当时非洲和东南亚的其他猿人遗迹是否有人工制品,尚未完全确定。北京人在他们居住的洞口也留下了用火的痕迹,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同样既会使用工具,也会用火。 在非洲发现充足的类人和人类化石说明这片大陆是人类诞生和发展的主要摇篮。今天位于非洲赤道雨林地带东部和北部的大片弓形热带草原为人类生活提供了极好的自然条件,我们最早的人类祖先可能就是在那里繁衍发展起来的。这是一个巨兽出没之地,在茫茫草海中生长着密集粗壮的树林,而且没有冰冻之虞。大约在过去的50万年内,气候一定有过剧烈的变化,可能当冰川覆盖了欧洲部分地区之时,在非洲,也许还有阿拉伯和印度部分地区,可能存在着一个位置变幻不定的热带大草原。在这片陆地上,人类可以用植物充饥,并以动物性食物做补充,高大的树木是人类夜间栖息和遇险时的避藏所,那里的气候也允许人类赤身裸体。人类的幼儿出生时无法自立,生长发育又十分缓慢,这给成年人带来沉重的负担。因此,对于最初出现的人类来说,这样的地方无疑是最适合居住的了。 当初,幼年的人类毫无自立能力,他们能够生存下来,的确是一种极大的偶然。但这种不利条件得到了补偿,并最终促成人类独具的优点,因为它不仅在生物学上,而且尤其在文化上为人类的进化打开了宽阔的大门。尽管人类祖先的牙齿和肌肉并无出众之处,但一旦时机适当,文化进化就变成一种手段,使人类得以从群兽中脱颖而出,无可争议地确立了他的突出地位。根据条件许可,当然也是为环境所迫,人类教他们的孩子掌握各种生存技能。人类的婴儿期和童年期比较长,使人类群体有可能最终超出他们开始时的那种动物水平。生存的技能是可以逐步积累,并不断完善的,到一定的时候,人类就能掌握动物、植物以及矿产资源,从而越来越成功地让它们为人类服务。 文化进化一定是从现代人的前人祖先那里开始的。幼年期的初步教育在许多高等动物中都可以观察到,与人类祖先在亲缘关系上最为接近的那些动物,其生活方式都是社会性的,而且习惯于用嗓子发声。可以设想,正是这些特征为原始人群作为狩猎者而发展其高等技能提供了基础。当男人们学会通过语言和使用工具越来越有效地协调他们的活动时,他们便能经常地获得大量猎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想象,甚至在他们本人饱餐之后也常会留些多余的肉给女人和孩子吃,这就有可能在两性间产生新的分工。男人可以不再频繁地采集野果、根茎及其他食物(以前这些东西是他们的主要食品),而把精力集中在打猎上。相反,女人则像以前那样继续采集食物,她们可以从自我供养的艰苦生活中解脱出来,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保护和养育她们的婴儿。初生婴儿毫无自立能力,长大成人的时间又很长,只有生活在这种原始人类群体中,且主要食物由熟练的猎手提供,这些幼儿才可能生存下来。 现代人的起源仍是考古学和体质人类学上未能解决的疑题之一。现代人的不同种族可能是人类各支祖先在旧大陆各个相互隔绝的地区平行地向着完全形成的人进化的过程中形成的,但我们手头一些十分零碎的证据也许同样能有力地支持另外一种假说:智人是在某一个中心地区兴起的,在向世界各地迁徙的过程中产生了种族的变异。 大约在三万年以前,当最后一次大冰川开始向北消退之时,智人出现在欧洲。有理由认为,他们是从西亚分两路而来,一条是地中海南岸,另一条是地中海北岸。这些新来者都是熟练的猎人,他们无疑是被鹿群、猛犸象、野马和其他食草动物吸引到欧洲这块沃土上来的,因为这些动物就栖息在冻土带和冰川退却后的南部稀疏森林地带。尼安德特人在欧洲生活的时间比智人早,但随着智人的推进,尼安德特人却消失了。也许是新来者把他们赶尽杀绝了;也许是发生了其他变化,比如流行病,致使尼安德特人遭到了毁灭。尽管在欧洲没有发现具有混合特征的骨骼,但也不能据此推断没有发生过杂交。与之相对照,在美洲,智人出现在一个过去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但是他们到达的时间(公元前10000—前7000年?)以及第一批美洲移民的骨骼特征至今仍不清楚。 在世界上那些冰川消退而且几乎没有引起剧烈的生态变化的地区,生产工具看起来也几乎没有什么发展。确实,在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发明创造事实上可能已经在欧亚大陆有人居住的北部边缘大部分地区发挥作用,特别是在偏西一带。这里气候比较严酷,动植物群变化剧烈,迫使人类为生存而接受大自然的挑战。因此,我们在欧洲找到的一些旧石器时代的杰出遗物,或许不能说是偶然的发现。 智人看来从初次到达欧洲那时起就能自如地使用大量的各种各样的工具。用骨头、象牙、鹿角制作的工具补充了此前尼安德特人所使用的燧石器(可能还有木器)。骨头和鹿角能做成燧石所做不到的某些形状,像针、鱼叉头这类有用的工具,就只能利用那些比燧石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材料来做。制作骨质或角质工具的秘密是在制作特殊的削石器的过程中发现的。用工具来制造工具似乎首先是智人发明的,这是人类能成功地适应欧洲近北极地区自然条件的一个关键。 根据当代孑遗的这类狩猎民族推测,旧石器时代的人类可能生活在一种不超过20~60人的小群体内。这样的集体便于迁徙,一年中只有部分时间回到他们居住的洞穴或其他固定的避藏所。狩猎过程中的领导权很可能是以某个人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他以技术娴熟、本领高强而赢得了权威。估计在分布得相当分散的猎人群体之间存在着一种关系,或者至少是邻近的群体之间划定了猎场范围。可能还存在着族外婚姻和集团间的礼仪性交往。毋庸置疑,当一个集团侵犯了另一个集团的领地时,有时也会发生争斗。有证据表明,当时已经有了远距离贸易,但往往很难断定,某件物品究竟是从远方通过交换带进来的,还是在季节性迁移或其他形式的迁移过程中偶然拾到的。

>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

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
作者: [美]威廉·麦克尼尔
原作名: The Rise of the West: A History of the Human Community
isbn: 7508648595
书名: 西方的兴起:人类共同体史
页数: 1064
译者: 孙岳, 陈志坚, 于展, 郭方 李永斌 译校
定价: 128.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