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北京》试读:《留学北京》的作者与背景

1975年,由于英国文化委员会的一个交流项目,十名中国学生赴英学习,而我和另外八名英国学生到北京学习了一年。赴英的中国学生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学习英语以便继续进行“文化大革命”。可是我们却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 从1966年开始,中国就被受到“炮打司令部”鼓舞的红卫兵闹得天翻地覆。大学教授、外科医生、艺术家、画家、小说家、电影导演等纷纷受到批判,被说成是追求资产阶级东西的人,他们的思想被说成是与封建的或腐朽的西方思想一脉相承。 到了1975年,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暴力冲突。我们发现由工人、农民和党员组成的革命委员会在管理北京大学。这个革命委员会认为我们不需要学太多的东西,以免变成脱离群众的专家。当时学校的生活很清苦。寒冬腊月的时候,洗过之后晾在绳子上的衣物会冻得硬邦邦。洗澡只有一个淋浴头,还得和二十个朝鲜的女学生合用。 我们和同班的中国学生一样,有半年时间在工厂里,跟制造火车头的工人们在一起;或者在农田里,向农民学习如何捆白菜;在泥水里,学习如何插秧。我们艰苦奋斗,挑灯夜战,挖出了一些很浅的,据说是可以防止核攻击的防空洞。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教室里度过的。每个星期六上午,有两个小时要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是必修课。此外体育课也是必修的,包括练太极剑、推铅球和扔手榴弹。我学的是中国历史,可是邓小平第二次受到批判之后,历史书随即作了改写,他的名字被抹去了。从树上的喇叭里不时传来政治宣传,不停地播放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说教。这种宣传只有在播放又一位老革命家逝世的消息时才会暂时中断。 我刚回国不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就去世了。过了几个星期,“文化大革命”不仅宣告结束,而且被定性为‘一场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复出后的邓小平宣称致富光荣,我曾在农村和工厂参加过的那些活动都成了被否定的错误行为。 吴芳思(Frances Wood)1972年至1988年间先后在剑桥、伦敦和北京学习中文,到过中国的许多地方。她曾长期担任英国图书馆中文组组长,是英国著名的汉学专家。她的《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受到人们高度赞扬。该书后来被改编成英国广播公司四频道的文献片。她的近期新作《狗与华人不得入内:中国通商口岸的生活,1843—1943》受到许多报刊杂志的赞扬,被称为“一流……杰作、非常有趣”(《泰晤士报》),“绝妙佳作”(《晚旗帜报》),“一流文章”(《星期日泰晤士报》),“文笔生动、可读性强,非常幽默”(《每日邮报》)。她近年已经退休,现在生活在伦敦。

>留学北京

留学北京
作者: [英] 吴芳思
副标题: 我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的经历
原作名: Hand-grenade practice in Peking: my part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isbn: 754955014X
书名: 留学北京
页数: 200
译者: 王侃, 张丽
定价: 32.00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