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只来得及爱一次》试读:精彩书摘

我的好奇心总是让我受伤,一条条不该我看的短信,暴露了他与孙莉的频繁往来;收拾书架翻出他和赵珂写给彼此的手记,记满了眷念与抱怨。 非常漂亮的记事本,封面上简单的一行字:我最喜欢的2012年。无可复制的时光与记忆,那是在我之前发生的事。我不伤心,却嫉妒。 孙莉为他生了一个宝宝,那是他一生的珍宝至爱,所以他给她责任。 赵珂背着骂名和不认可跟了他两年,所以他给她爱,给她恨,给她刻骨铭心。 我不觊觎,所以关允你不必对我说抱歉。 你问我喜欢你什么,我都自负地想,是否我对你太好,以至你到了惶恐的地步。 我喜欢你对赵珂的爱,无论你能否理解。 我的矛盾就在此。 若你不能忘了她,我又算作什么? 若你马上忘了她,我又爱你什么? 所以别说给予,因我还不知自己要什么。 2012年11月12日 听完了狄双羽平静的叙述,吴云葭问:“说实话,小小,偷看他短信,你有羞愧感吗?” 狄双羽想了想,“开始有。其实我看了比不看闹心,每次都想,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再也不看了。可是每次他手机一落单,我还是忍不住想看。后来我甚至都有点理所当然了,觉得他摆在那就是让我看的。” 吴云葭叹口气,“如果这场谈爱把你变成一个苟且的人,就趁早结束它吧。” 趴在茶几前玩拼图的小云云被新鲜词吸引了,“什么是狗茄?” “不够光明正大的、见不得人的行为。”吴云葭瞥着狄双羽,直接拿这现成的例子给女儿做名词解释,“比方说偷看别人短信这种行为。” 五岁的小女孩理解不了,“为什么要偷看?你直接跟他说‘短信让我看一下’,不行吗?” 吴云葭也说:“你为什么要偷看呢?总要有个目的吧?或者你敢把它拿出来同关允对质,或者你获取一些信息准备密谋什么。我看你现在就自己气自己来着。” 狄双羽摇摇头,“你不也说过我么,典型的有报复心没报复能力的人……可能只是寻求一种自我保护吧。”提前知道坏消息,或许并不能改变坏消息本身,但起码在这消息公布出来的时候,她可以不至于惊慌失措,不至于那么沮丧——因为都已经沮丧过了。 “不想被动地等着男人把第三者带到你面前?” “谁是第三者啊?我觉得我才是第三者。你说我提起孙莉,怎么就那么亏得慌啊,就完完全全一个偷人家汉子的……反正就是不能理直气壮。多可笑啊,我和一个单身男人谈恋爱,结果变成了第三者。” 吴云葭拍拍脑门,“你疯了,小小,你被这个男人折磨疯了,快了。” “现在再加上个藕断丝连的赵珂,我他妈就快连小三儿都排不上,算什么啊,小四儿?见过我这号的吗?” “你要不休个假吧,躲开他一阵。去易小峰那散散心怎么样?这会儿那边正春暖花开呢,干脆咱们一起去吧。” 狄双羽瞪那成心起哄的女人,“我是散心了,小峰可闹心死了。纯属瞎出主意。” “所以说啊,你不缺人爱,怎么就非得在那个离异有孩儿的身上找自信呢?” “想当万人迷呗。”万人迷若迷不倒自己迷恋的那个,也就徒有虚名了。 “没见过大礼拜耗在家里拼图的万人迷,孩子王还差不多。” 狄双羽说:“数九寒天的,有什么比暖炉热茶更有魅力的呢。” 偏就是这种恶劣天气,债主水月找上门来。 狄双羽头天晚上在小云云房间睡的,早上也没捞着睡懒觉,孩子醒了就很乖地自己给自己讲故事,一直把狄双羽嘟囔醒。 水月电话也打进来,“亲,靴靴穿得合脚吗?别忘了要给好评哦。” 狄双羽听着窗外呼号的风声,“一定得今天评吗?” 水月兴致勃勃,“今天风大,能见度高,最适合拍照……不过我们还没找好外景地。” 说到外景地,狄双羽倒是想起一个好地方。 数十天不见,向阳的小庄园已出落成另一番模样了,冬季落满了雪的鱼塘丧失原有功能性,但别有韵味。狄双羽她们来的当天,正赶上向老爷子也在,冰面上刨个窟窿下了把钩,跺着脚站在塘边剥烤地瓜吃。 狄双羽啧啧两声,“这还有鱼敢咬钓吗?” 向阳低声道:“压根儿就没鱼。前阵子一看要变天,我就下了几网,肥的全捞上来了,剩下的估计都是比网眼细的货。” 说得就跟不是自己家的似的,狄双羽无语地看着他。 向阳乐龇龇道:“他钓着玩吧,这两天腰椎不大舒服,大夫让适当增加运动,这不,跑我这儿溜狗来了。” 水月见了陌生人格外亲切,攀谈了两句,不打草稿地谎称是来帮庄园做软性宣传的,从老爷子手上分到半块热腾腾的地瓜跑开了。老爷子不懂软硬,听闻“宣传”二字,不太情愿地递给向阳一个介乎于赞赏和意外之间的眼神,“你小子还办出了点正事儿。” 向阳大言不惭地接道:“那是。” 得知狄双羽也是瑞驰出来的人,向老爷问:“小昱还成天那么牛逼哄哄的?” 狄双羽顺嘴就答:“啊,还那样。”扭脸问向阳,“小玉是谁呀?” 向阳撇着嘴,“老容。” “哦。”狄双羽了然,有代沟。“容总没来过你这儿钓鱼么?” 向阳说你开玩笑吧,“他怎么可能钓鱼,他炸鱼还差不多。” 狄双羽爆笑,她能想像容昱拿着雷管站在塘子边兴高采烈的样子,超级恰当。 向阳说:“狄姐,我觉你还是笑好看。虽然酷起来挺忧郁挺神秘的……” 连玩带闹在户外疯了一天,狄双羽晚上到家就流清鼻涕了,围着被子坐在电脑前看今天的工作成果。 关允来电话说要去西直门那边唱歌,“你来开开嗓啊麦霸?” 狄双羽奇怪道:“你不是礼拜一才回来吗?” “改签嘛,正好客户要来北京。” “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落地啊。” 狄双羽轻嗤,“飞机上还有酒局怎么着?”听他乱乱儿的发音就知喝了不少。 “快点过来,你不在木头他们都唱不起来。” “我不去,感冒了。” “啊?这么不给面子……” “我真感冒了,头疼得要死。” “出来喝点酒就好了。” “滚吧,你也少喝点!”生气地挂了电话,莫名其妙又伤感起来。 想到第二天还要去甲方那修改方案,狄双羽翻出两片感冒药就水吞了,正准备躺下,手机响了,穆权问:“双羽你在几单元啊?允哥让我来接你。” 狄双羽头大如斗。 ……

>人生苦短,只来得及爱一次

人生苦短,只来得及爱一次
作者: 吴小雾
isbn: 7539980877
书名: 人生苦短,只来得及爱一次
定价: 38.00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