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叶子》试读:最后一片叶子

  在华盛顿广场的西面,有一个小区,小区的街道很是奇怪,被分割成很多狭窄的长条,人们称这些长条为“小巷”。这些“小巷”相互间穿插,形成许多奇特的角度和曲线。有的一条街自身也会交叉一两回。有一次,一位艺术家发现这条街也有它的可贵之处。如果一个商人去收颜料、纸张和画布的账款,不成想却在这条街上大兜圈子,最后猛然发现自己转来转去又回到原点,更令他生气的是到头来一文钱也没收到,落得空手而回,那才有意思呢!   于是,没过多久,一些搞艺术的人便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这个古色古香的格林威治村。他们四处打听,寻找朝北的窗户、18世纪的三角墙、荷兰式的阁楼,更重要的是,房租还要低廉。接着,这些人又从第六大街买来了一些锡蜡杯子和一两只烘锅,把这个地方弄成了一个“艺术区”。   苏艾和琼珊的画室就是在这里成立的,画室设在一座矮墩墩的三层砖屋的顶楼。“琼珊”是琼娜的昵称。两人一个是从缅因州来的,另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她们是在第八大街上一家名为“德尔蒙尼戈”的饭馆认识的,那时她们都去用餐,恰巧碰到,她们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她们谈艺术、饮食、着装等等,竟发现彼此的口味也十分相投,于是便一起租下了那间顶楼作画室。   那还是五月发生的事。到了十一月,一个冷酷无情,肉眼看不见,医生称之为“肺炎”的不速之客,潜入到了艺术区,他用他那冰冷的手指这儿碰碰那儿摸摸。在广场的东面,这个坏家伙明目张胆地行动起来,他每闯一次祸,总有那么几十个人受到伤害。不过,当他来到这错综复杂、狭窄,并且长满苔藓的“巷子”里之后,他的脚步已经没有原来那样畅行无阻了,他开始用一种缓慢的速度行走。   这位“肺炎先生”并不是大家眼中的那种有风度的老绅士。一个弱小的女人,已经被加利福尼亚的西风吹得毫无血色了,自然无法和那个有着红拳头、气吁吁的老家伙相对抗。所以,琼珊被他击倒了。她躺在那张漆过的铁床上,一动也不动,一双眼睛望着荷兰式小窗外的砖屋,那是空荡荡的邻居家。   一天早晨,那位忙碌的医生,把苏艾叫到过道里,皱着他那灰白色的粗眉毛。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她的病很不乐观,只有一成的希望了。”他一边对苏艾说,一边把体温表里的水银甩下去,“那一成的希望主要看她自己,看她自己有没有强烈的求生欲望。这个你应该明白,如果一个人情愿照顾殡仪馆的生意,那么一切的治疗都是毫无意义的。现在,你的这位小姐一门心思以为自己不会好了。你知道她有什么愿望吗?”   “她——她希望有一天能去那不勒斯海湾,她想画它。”苏艾说。   “绘画?——简直太荒谬了!那她心里就没有很让她思念的东西?——比如说,男人?”   “男人?”苏艾像吹小口琴似的哼了一声说,“难道男人就值得——但是,唉,大夫,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   “这样说来,一定是身体虚弱的缘故了。”医生说,“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只要科学能达到,我一定可以救治好她。不过,每逢我的病人开始盘算有多少辆马车送他出殡的时候,我就会把医药的治疗力量减去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能诱导她对今年冬季大衣的袖子式样发生兴趣,并提出一个相关问题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保证,她康复的几率可以从十分之一提高到五分之一。”   送走医生后,苏艾来到工作室,她狠狠哭了一把,眼泪把一张日本餐巾纸浸湿成了一团纸浆。然后,她拿起画板,吹着拉格泰姆音乐(美国流行音乐形式之一。产生于19世纪末,是早期爵士乐的一种)的口哨,摇头晃脑地走进琼珊的房间。   琼珊躺在床上,脸朝着窗口,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苏艾以为她睡着了,便赶紧停止了吹口哨。   她架起画板,开始替杂志画一幅短篇小说的钢笔画插图。青年画家通常都会有这么一段经历,他们不得不以杂志小说的插图来为将来能够进入艺术殿堂铺平道路,而那些青年作者,为了给自己铺平文学道路,便创作了那些小说。   ……

>最后一片叶子

最后一片叶子
作者: 欧·亨利
副标题: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isbn: 7807698578
书名: 最后一片叶子
页数: 331
译者: 沈樱
定价: 32.00元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