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在唱什么》试读:李白的繁华与寂寞

唐世飞扬纵态的时代精神,投射在个人身上,突显着一一独特有力的身影。其间以横绝的气度最先令人惊艳的,该是那“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江上吟》)的李白吧! 面对李白,仿佛便有飒飒风起,回荡在天末远空,展现飘逸流荡的美;仿佛也有潇潇雨落,敲击着人间土地,执着于归向人世的追寻。而无论是风起云飞,还是雨落星沉,无论是飘逸逍遥的神仙风姿,还是纵横不群的侠士气概,李白,始终发散着他奔腾飞扬的生命气息。 相传李白出生那夜,其母梦见了天际闪耀的长庚星。长庚即金星,一名太白,所以以白为名,太白为字,好像这出生便结合了天上人间的性格,以后不可避免地要在两极之间摆动了。他的先世为陇西成纪人,后因犯罪被放逐异域,至唐中宗神龙初年才潜还蜀地。时李白大约五岁,此后便居于蜀。其父李客“高卧云林,不求禄仕”,先人的流徙经验、异域性格,或许也潜在地影响着他。而李白幼时见老婆婆铁杵磨成绣花针的传说,应是一种象征,为李白过于跳脱的生命注入一份人间的执着。成长后的李白同时展露了他壮丽的神仙性与人间性。二十岁开始漫游四川各地,五年后更“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天真烂漫地挥霍着生命与钱财,热切地投入陌生的中原社会,自云“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书》)。在安陆娶前宰相许圉师之孙女,并南游江湘洞庭,东至山东兖州,东北至洛阳、太原,作千里壮游。但他仍然保留自己随时可以抽离的姿态,又与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五人共同隐于徂徕山竹溪,酣饮纵酒,时号“竹溪六逸”。天宝元年,李白四十二岁,因道士吴筠推荐,被召入长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他意气洋洋,以为可以挥剑佩印,建立人间的功业。但是,入京三年,不过调笔弄墨,赏花吟诗,失望中对唐朝政局、社会现实有了较深切的认识。上疏求放后,他在洛阳逢遇杜甫,论交同游,数月光景成为文学史上千秋佳话。此后十年漫游,生活日渐窘迫,游侠的色彩渐转为游仙,而飞扬豪迈如昔,岁月的磨炼使他在“挥斥幽愤”(《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的创作中有了更巨幅的摆荡起伏。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起,李白在“白骨成丘山,苍生竟何罪”的感慨中,参加了永王李号召抗战的军幕。永王兵败,白亦下狱浔阳,不久流放夜郎。次年遇赦,往依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宝应元年(公元七六二年)卒,结束了自己繁华而寂寞的一生。 说李白繁华,因他曾酣畅飞扬地展露一己的生命性情;说他寂寞,因他在人间世的追寻始终难得相应。

>诗歌在唱什么

诗歌在唱什么
作者: 曹淑娟
副标题: 优雅05
isbn: 7508658051
书名: 诗歌在唱什么
页数: 264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 2016-4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