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离婚记》试读:一

我二十一岁,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妈突然给我打电话。 语气还是那柔柔弱弱的语气,态度还是那平平淡淡的态度,她说:“小五,我决定跟你爸爸离婚了。” 当时我根本不信,觉得肯定是个恶作剧。我说:“好啊,我支持你!”直到晚上我爸给我打电话,沮丧得像根放了半年的葱,我才发觉这事情是真的。 那时候也没什么课,我假也没请就买了火车票回家。我知道爸妈的事是爸妈的事,如果他们能给出合理的理由,我绝对接受。可是我在火车上想了一夜,实在想不出他们出过什么非要离婚的事儿。 别人的爸妈有过很多很多问题,争吵、冷战、找外遇、争财政大权,我家从来没有过。叔叔阿姨们都说我爸妈是难得一见的好夫妻,我妈贤惠脾气好,我爸老实又开朗。我从没见过他们吵架,也没见过他们摆臭脸或是冷战。我爸每天下班回家,就跟在忙着做饭的我妈屁股后面,把一天出了什么事悉数讲给她听。有什么好笑的事啦、有什么人不厚道啦、有什么事情出了岔子啦、有谁惹他生气啦、有什么晋升机会没争取到啦。 我妈总是认真听着,帮他骂讨厌的人、给他出主意。每逢他没自信、感觉沮丧的时候,我妈总是鼓励他、夸他,跟他分析事情会有什么转机。 小时候,常常是我和我爸在打电脑游戏,开怀大笑,我妈在做饭打扫卫生,经过时对我们笑一笑,或是看一眼电脑评价一下战局。长大后见识了别人的父母,我开始觉得,我爸在我家好像也是个小孩子,就像是我的哥哥。他跟我一起玩,周末跟我一起睡懒觉,跟我抢着对我妈唠叨一天发生的琐事。 别人家的父母吵架的事,大大小小的,我妈好像从来没有在意过。男人不做家务要吵一架,男人工资不上交要吵一架,男人出去喝酒打牌夜不归宿要吵一架,男人和别的女人开开玩笑也要吵一架,这些事我妈都不在意,还跟着我爸一起开玩笑。我爸从来不交工资,喝酒回来高高兴兴给我妈讲有意思的事,我妈也听得高高兴兴,哪个女的漂亮啦、哪个女的聪明啦,我爸也都一概告诉我妈。 我爸像个小孩子,在家说话开玩笑没正形,常常嘲笑我妈,说她笨手笨脚啦,说她长得难看啦。我妈从来不生气,就用手里的毛巾甩他一记了事。 这些和谐的往事历历在目。可如今,却三个人坐成三角,在讨论离婚的问题。我爸坐在沙发上,我妈坐在餐桌旁边,我坐在茶几上,我们家的猫小七趴在我妈腿上。 “闺女这么大了,也不用考虑跟谁,咱们也没啥财产纠纷,我搬到我名下那套房子里。租客刚搬走,我就搬过去好了。离婚了还是朋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我妈这话说得很和气,神态如常。可是我爸明显搞不懂何来如此晴天霹雳。连我爸都不明白,我又如何能明白。 我问:“总有个原因吧?” “我这辈子过了一大半了,实在想为自己做件事。” 为自己做件事?这是什么诡异的理由? 临回来之前我把这事跟我宿舍的姐妹张晓婉说了,她说:“真奇怪。到了这个年纪离婚,都是男方有了外遇,女方想到自己年老色衰,宁死不答应。”她又说:“你爸不会有外遇了吧?” 我连连摆手,说:“我爸不但没有那个胆,连那个心都没有。” 她说:“你怎么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突然问我爸:“你不会有外遇了吧?” 我爸像中弹一样猛地抬起头,大声说:“我要是有外遇,出门就被车撞死!” 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我想了想又问:“妈,不会是你有外遇了吧?” 我爸瞪大眼睛,一脸悲愤地盯住我妈。 我妈无奈地一笑说:“你妈又老又丑,哪来的外遇啊!” 我爸像个孩子一样嚷道:“胡说八道!我们单位的老孙每次一起吃饭都盯着你看!难道是老孙?!” 我妈瞪了我一眼说:“这死丫头,就会把事情复杂化!” 我只好有气无力地说:“好啦,我相信我妈。妈,你也不老不丑。” 我爸又像根半年葱一样蔫下去。 我妈生我的时候才十九岁,哪里老。她只是不打扮、不保养,在家里蓬头垢面的,出门也只是梳梳头,穿点干净的衣服。 我接着说:“妈,你提出这么大的事,你不给我一个解释,你也得给我爸一个解释。你看我爸可怜见儿的,他要是做错了什么事,你说说看啊,你连个改正的机会都不给他啊?” 我爸跟着我的话,继续看着我妈,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里满是赞同。 “小五,你觉得你爸有哪里不好吗?有什么需要改的吗?” 我摇了摇头,转念一想,总得说点什么开个头啊,于是我说:“我爸跟个小孩似的。” 我爸死死瞪了我一眼。 我妈笑了:“跟个小孩似的没什么不好,多可爱啊!” “可爱你还要跟他离婚啊?你舍得吗你?” 我爸立刻像个复读机道:“你舍得我啊你?”他梗起脖子,带着哭腔说:“我告诉你!我不跟你离婚,我有错我改,你要是真有什么事,我也能接受,反正我不跟你离婚!” 我妈好像自己重大的决定和毕生的心愿遭到了阻挠一样,长长地叹了口气。三个人无言地呆坐了几分钟,我妈起身进了厨房。 我看着我爸的样子真心疼啊,他就像一个从小被妈疼被妈爱的小孩子,好端端地突然被告知,我不要你了,你是孤儿了。他搞不清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小心脏哇凉哇凉的。他也站起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过了好长时间都不出来。 我到厨房跟我妈说:“你去劝劝我爹啊,他都关在屋里半小时了。我帮你看着锅。” 我妈把炖鸡的火拧成小火,擦擦手进了房间。 我当然没忙看锅之事,而是扒在门上偷听他俩的动静。 我爹哭了。一个老爷们儿,四十好几了,工作也小有成就,长得也人高马大的,却在屋里关起门,哭得说话都一抽一抽的。 他说:“你就这么想离婚,就铁了心扔下我一个人啊?” 我在门外也掉了眼泪,真想摸摸他的头哄他别哭。我知道我妈肯定已经在这么干了。 我听见我妈柔声细气地说:“老徐啊,你二十岁就跟我谈恋爱,到如今闺女都快大学毕业了,连别的女人大腿都没摸过。” 我爸叫道:“我摸过!” 我妈说:“你舅妈大腿扭了,你帮她按摩那也算啊?” “我舅妈不是女人啊?你还想把我推到别人那儿?谁我都不稀罕,我跟谁都不熟!你跟我离婚,我怎么办啊?我再也吃不上炖鸡腿了。”我爸哭得越发惨烈。 半天,只有我爸的抽泣声。 我妈说:“你跟我在一起之前,自己住单身宿舍,什么饭不会做啊,以前你还做鲫鱼汤给我喝呢。”她又叹了口气说:“都是我把你惯坏了。” 我爸的抽泣声渐渐没了,他们俩在屋里沉默着。 吃饭的时候,也没人说话。我觉得如坐针毡。 吃完饭我妈要收拾碗,我爸突然叫道:“你别动,我去刷碗。” 我也突然叫道:“你们都别动,给我坐下!” 他们俩都吓了一跳,乖乖坐下。 “妈,你提出离婚没有合理的解释,我们都不接受。当然这事不关我屁事,但是我替我爸不接受。不过呢,你这想法也不是完全不能实现。咱家不是还有一套房子吗?你先搬过去,你们俩分居一阵子,冷静冷静。像你说的,这段时间我爸有事还能给你打电话。但是爸你也不能撒开了给我妈打电话,人家想要自己的空间,你给人家一点自己的空间,不然我妈分居得没意思,以后就不回来啦。” 我爸想了半天说:“那也得有个时间限制吧,不然分居得没完没了,等我都死了,跟离婚有什么区别?” 我妈说:“那就五年吧。” 我爸又跳起来:“五年?五年我早就默默死在家里了!” 我打断他:“爸你别老把死挂在嘴边儿上,不嫌晦气!妈,五年也太长了,五年以后我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咱们就两年吧,你们俩随心所欲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日子,万一双方都遇见更好的了,到时候再离婚也不迟,也不至于弄得伤心欲绝的。” “我看你妈已经遇到更好的了,憋着劲要改嫁呢!” 我妈又叹一口气,学嘴道:“我要是现在要改嫁,出门就被车撞死。”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我爸被巨大的打击压弯了腰,整天不言不语,下班回来谁都不理。我在家又待了半个多月,帮我妈搬家,又整天给我爸做饭、帮他收拾屋子,真把我累得够呛。 我妈说:“小五,妈任性,辛苦你了。” 我说:“你跟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前,别扯这些没用的。” 我爸说:“你看你妈有没有跟别的男的勾三搭四?” 我说:“我老去突然袭击,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 我爸又说:“你帮我盯着点,发现了就赶紧告诉我,我去揍那狗娘养的!” 我哭笑不得地说:“你还真怀疑我妈有外遇了,你自己不是老说她是又老又丑的黄脸婆吗?” “是啊,她就是黄脸婆。真有外遇,我才要离婚呢。我现在是黄金单身汉,什么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找不到啊我!” 我实在懒得搭理他了,到了这个地步,还嘴硬个屁。 这期间我还给我妈的闺蜜马阿姨打了个电话,马阿姨说让我自己去问我妈。 我只好又自己去问我妈。花猫小七正在洗脸,搬家的时候,我爸极力争取留下小七。这两人现在不用争夺我的抚养权,竟然煞有介事地争夺小七的抚养权。我担心小七跟着我爸会被饿死、会被眼屎糊瞎。不幸的人已经够多了,小七不能再被牺牲了,于是我竭力帮着我妈争小七,结果小七就在新家过上了幸福生活。我嗑着瓜子,喝着我妈煮的奶茶,声色俱厉地说:“现在我爸不在场,你还是老实交代了吧!我跟你是一头的你不知道啊,有什么破事我不能帮你兜着啊?!” 我妈一脸窘迫:“小五你别逼问我,我这些零碎的事跟你个毛丫头实在没脸细讲啊。” 我怒道:“毛丫头?你拍拍胸脯自己想想,你敢说我不懂事?我还是个小屁毛丫头?” “你还没有男朋友,这些事说了你不能理解。” “你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理解啊?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把马阿姨绑架了,插竹签子灌辣椒水逼问她!” 我妈一挥手:“算了算了,回头咱们俩叫上马阿姨一起喝个茶吧。” 马阿姨是我妈的发小,出生就在我妈出生的医院隔壁床,她们两个生日也没差几天。她们幼儿园、小学、中学、中专都是一个班。我妈生我的时候,马阿姨也在里面陪着。那时候马阿姨还是个姑娘,而且还晕血,当场就晕过去了。两个人从小耳鬓厮磨长大,互相没有任何秘密。 马阿姨和我妈性格不一样,她又泼辣、又嘴快。她人漂亮,但是脾气坏,又挑剔,愣是快三十岁了才嫁出去。她老公是个老好人,总是点头哈腰的,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婚后她生了个儿子,如今儿子还是小学生。她和我爸多年来互相看不顺眼,据说还大打出手过。 这天喝茶,马阿姨打扮得好像个二十八岁的摩登女郎,长长的头发拉得溜直,一下一下甩到肩后。在茶餐厅一坐下,就点起一支烟来。 她先来了顿:“小五我几年没见过你啦,一看就是大学生了,长得这么漂亮,就是赶不上你妈年轻的时候。” 我跟她斗嘴:“阿姨你这话说得就不好听了,什么叫我妈年轻的时候,我妈现在就难看啦?” 她指着我妈恨铁不成钢:“她好看个屁,你看看这头发,你看看这破衣服!”客套半天,转入正题:“小五,你妈日子过得多苦你可不知道。她小时候跟我差不多,有一次在大雪天跟你爸吵架,鼻涕一把泪一把跑到我这儿,跟我说甩了他一个大巴掌,发誓要跟他分手。结果这个人,什么都只是过过嘴瘾,到现在崽子都这么大了。” 马阿姨叫我崽子也算是叫了二十多年,我早就习惯了。谁曾经不是个崽子。 我妈对我说:“你没交过男朋友,你不知道,跟一个傻了巴唧的老爷们儿过日子,有多少委屈受。他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迁就。谈恋爱的时候,我跟你爸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你爸那时候年轻气盛,有点二百五。我一直一直都想分手,直到我怀了你,这辈子跑不了了。我就想,吵过这么多架,都没有用。道理都说不通,还不如不要吵了。既然要过一辈子,那就把委屈都忍了。吵一架还这样,不吵架也这样,吵架还伤感情,还不如别吵架。所以我再也不跟你爸争,什么都让着他。他的毛病我也不说,他早晚自己能发现。 “小五,你估计没看出来,妈妈是个大醋罐子。你上初中的时候,有个迈阿姨来咱们家吃饭,你记得吗?她年轻漂亮,又聪明又机灵,给你爸爸当助理,你爸爸整天回到家夸奖她,三天两头请她吃饭。其实你爸老实,他不会干对不起我的事,只不过心眼子太实。” “什么心眼实,那是缺心眼!”马阿姨插嘴道。 我妈没理她,继续说:“这些事妈觉得跟你说太丢脸。可是仔细想想,你这孩子从小就懂事,什么事都看得透透的,我也不把你当小孩儿了。后来呢,那个迈阿姨以为你爸爸在追求她,就对你爸动了心。 “你爸又说他没那意思,这下子小姑娘受不了了。本来没多深的感情,一发现自己自作多情,这感情就变得情深似海了,要死要活了。于是她就开始大肆地追求你爸爸,要么就撒娇,要么就以死相逼,你爸爸什么事都回来告诉我。 “那时候你爸爸也有点动摇,不是为别的,他是觉得这小姑娘太可怜了,对他感情那么深,他要是回绝人家,人家真的上吊自杀怎么办?结果呢,人家小姑娘整天缠着他,他又一天到晚地跟人家促膝长谈,经常喝茶聊天到深夜,人家更觉得他其实有那意思。这事情纠缠不休,直到后来,姑娘耗不下去了,非要你爸给她一句准话,逼他离婚,不离婚就自杀。你爸这才烦了,跟她发火,姑娘打了他,他觉得颜面大失,开除了她,断了联系。 “这就是这么多年的事里,我拿出一件闹得比较大的给你讲。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到,我是他的妻子,从那姑娘第一次来,我就看出她不对劲。可是你爸不管,硬要跟她来往,出了事又不当机立断,而且什么事都回来跟我讲,话里话外都是欣赏她,疼惜她。这事儿两说,一来他什么都跟我说,也算值得信任;可二来,当人妻子的人,整天听这话,心里跟被刀割被火烧一样。我多想发顿脾气啊,我多想威胁他说再不断就离婚啊。可是我知道没用的,一句难听话都没说。直到现在你爸还没事就提起这个小迈,还在说她年轻的时候真漂亮。 “这样的事儿,这些年出得太多了。你爸人不坏,只是缺心眼。” 我听得都心肝疼。我交过男朋友,只不过我妈不知道罢了。我的男朋友多看别人一眼都不行。若是我男朋友这么折腾,我一定大嘴巴伺候,狗屎扣在他头上,扬长而去。 我爸确实常常在我们家夸奖别的女人漂亮,还顺便贬低一下我妈。我一直觉得我妈脾气真好,从来没想到她心里也憋着火。 我妈说:“这事啊,放在哪个男的身上都一样。哪个女人不是包揽家务还要上班,哪个女人不是受了欺负,说了还要遭嫌弃。” 马阿姨扬声道:“我家老王怎么就不这样?” 我妈说:“那是你命好。” 马阿姨又说:“你妈生病,高烧不退起不来床,你爸还让她做饭,帮他熨衣服,连杯白开水都不给她倒。你妈腰不好,疼得晚上睡不着觉,可是这么多脏活累活粗活,什么时候你爸沾过手?” 我妈说:“小五,妈不是觉得委屈。你以后再大点就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你爸这么老实不乱搞的男人,天下难找。他其实也疼我,对我也好。我感冒发烧,觉得冷,他一个晚上搂着我睡,一点不怕被传染。只不过,妈忍了半辈子,在家里没说过一句想说的话。这些原本都不是事,可是……”她脸红了:“现在我到更年期了。有时候小七多叫几声,我都烦得要死。你不知道,上次我擦灶台,一块油擦不下来,结果我突然失控,把碗砸了好几个。” 我瞠目结舌,心想怪不得我最喜欢的那个碗不见了。 “你爸再给我讲他单位的事,有时候叨叨没完,我手心痒痒死了,真想打他。心想这么大的人了,屁大的事都不能自己做主。我最近腰更酸了,看他那个懒洋洋的样子,好几次都想用扫帚抽他。可是在他面前我忍惯了,你让我说,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前一阵子我失眠了一个礼拜,一到夜里,心慌气短,看满天上都是鬼影儿,我都快疯了。小五,我太累了,手上有这么多事,一件都推不掉,一看见你爸的脸,火就‘噌噌’地往头上冲。我怕我哪天实在忍不住,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全扔到他脸上。他心里得多难过啊,还不如就分开算了,也算互相留个好印象。” 我无话可说。我想说你隐忍是自己选的,我爸也是你惯坏的,可是又想,若是不这样隐忍,像一般夫妻那样生活,摔桌子打板凳大声嚷嚷,日子难道就好过一些吗? 她又说:“上次我去了医院,查出来小叶增生已经很严重了。医生劝我有事别憋在心里,对身体不好,这话我听了很多年,但是没办法啊。小五,妈妈性格太懦弱,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就只想逃跑。” 她喝了口茶,沉默半天,又说:“还有个原因,我实在不好启齿。这些年你爸一直对我有意见,看着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手脚又笨,又不好看,又不会说话,带出去不给他争脸。我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真应该把他甩掉,让他和别的女的处处试试,看看别的女的是什么样子。别的女的能受得了他这个样子吗?别的女的愿意为他做这么多吗?当年那个小迈,她年轻娇气,恨不得能让你爸帮她洗脚。你爸和别人过得下去吗?他第一个女朋友就是我,他什么都不懂啊!”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爸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说你不好都是跟你闹着玩的,要是真的,他至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你别离婚吗?” 马阿姨兴高采烈:“哎呀,老徐都哭啦?” 我们俩谁都没理她,我妈接着说:“真的也好,开玩笑也罢,这么多年我辛辛苦苦地做他的妻子,一句好话都没听过。哪个女人不想听听人家夸自己漂亮,夸自己贤惠啊?要是只有孬话,还老夸别的女人好,谁能忍得了啊?” 马阿姨又来劲了:“小五,你妈妈以前多漂亮,你记得吧?三十多岁了,还像根水葱似的,她那个时候也吹头发,也穿高跟鞋。可是你爸一个劲地说她难看,还拿她跟小迈比。小迈个丫头片子屁股还没长开呢,能跟你妈比吗?你妈是伤透心了,从此再也不打扮了。她跟我说,嫁给一个男人,打扮了就是给他看的。他不觉得好看,打扮还有个屁用。” 我替我爸争辩道:“他那是嘴硬,你看他这两天还在说你难看,可是别的男人多看你一眼,他都要跳起来打人。” 马阿姨说:“他那是觉得你妈不检点,哪回有男人追求你妈,他不是一心怀疑你妈勾引别人?” 我知道我爸刀子嘴豆腐心,可是这些事办得确实够二百五的。我简直都没法帮他说话了。 我想起小时候,我不懂事哭闹,我爸冲我发火,把我吓得躲在屋里发抖。我妈抱着我,一直跟我说:爸爸工作辛苦,爸爸心情不好,我们一定要体谅爸爸,给爸爸端茶,给爸爸送面条吃,给爸爸讲笑话。好多人都夸我懂事,现在一想,我之所以懂事,都是因为我爸太不懂事了。 我妈说:“我非要离婚,其实也是一时到了气头上。我心想,我一个人孤独终老,又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我自己把什么活都干了。以后老了,生病他也不管,残废了他也不管,干吗要跟他继续过下去?大不了,我还有我闺女疼我呢。你既然说了,我跟你爸分居一阵子,那这样也好,我跟你爸就分居一阵子好了。大家都冷静冷静。” 我妈为什么闹离婚基本上已经一清二楚了。我爸是个缺心眼嘴上不把门的蠢蛋,我妈是个忍无可忍的自虐狂,他俩生下我,负负得正,我是个天才,可是天才目前也没什么办法解决这件事。 虽然说我妈是自虐狂,可她对我爸的态度也影响了我。我小时候在学校受了欺负,上体育课受了伤,我都不跟我爸说。我知道他只会添堵,他心里难受了又只会发火。找他也是白找。要说我妈跟我爸过日子,好比是添了个儿子,可儿子还有长大成人能扛事儿的一天呢,我爸却到现在都没什么长进。说到底,他这样子都是我跟我妈惯的,我们俩没法推脱责任。我妈确实如她所说,性格懦弱,遇事只知道逃避。她怕吵架,所以宁可憋着也不解决问题。这些事积累这么多年,若是她心胸开阔能想开也罢了,偏偏自己是个玻璃心,更年期稍一闹腾,就终于走到了死胡同。 我回我爸那儿的路上,原想,这些事得跟他说道清楚,让他自己知道错在哪,好好改,把我妈接回来。可是我想到他硬着嘴梗着脖子的样子,又泄气了。他若开始不讲理,谁都别想说一句在理话。
1人

>妈妈离婚记

妈妈离婚记
作者: 毛冷瞪
isbn: 7545913329
书名: 妈妈离婚记
页数: 280
定价: 38.00
出版社: 鹭江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