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漂流》试读:力保健

这就是一个失去家园的过程。 只不过恰巧发生在我家。 我无意借此抒发个人的怀旧或是乡愁。子宫的毁灭对我的意义,就是让我从此告别自己的乡愁。 这小小的家屋事件不仅发生在我的周遭,它是时代潮流中必然发生的情景片段。我家的房子,被时代的风吹到了一个少不更事的我不了解的地方。 一九六○年(昭和三十五年)。 一九六○年,我的“子宫”被拆除殆尽。这一年正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的起点。 地方城镇都市化、现代化,列岛改造与社会机构管理化。时代的齿轮飞速转动,开启了急遽动荡的六十年代(如无特别提及,书中涉及年代均为二十世纪。)的序幕。也就是说,在六十年代的第一年,我的家就被夷为平地。门司港是位于本州与九州岛之间的交通要冲,在日本列岛都市化的过程中被赋予前哨的角色,我的家正对着这个重点都市的主干道。 六十年代,凡事以扩大与效率为原则,在生产至上的基础上力行全国各地城市化是时代的主题。这也是日本人的既有价值体系在明治维新与战败两个重大事件中受到极大冲击之后,残余片段进一步流失的时代。养育我的家屋与土地,可说是早已被吸入六十年代那百花缭乱的旋涡中了。 我住过的老式日本家屋随着现代化的脚步被拆除,可以作为既有价值体系随时代崩坏时,颇具象征意义的一个例证。 而后,日本人住宅样式的改变也伴随着经济成长加速进行。 这种改变最早是以集合住宅的形式体现的。在切割平整的农地上盖出的第一座白色集合住宅,也就是所谓的日本第一栋“团地”,出现在我老家被拆的四年前,即一九五六年(昭和三十一年)。早在技术革新口号提出的一九五五年(昭和三十年),时代便已开始改变。 集合住宅这种住宅形态相当耐人寻味。它是日本的不合理传统向西欧合理思考改进这种时代潮流的空间呈现。 社会转型期的集合住宅早在日本的工业革命时代,也就是经济高速增长期两百年前的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就已现出雏形,可以说是家宅建筑实践近代合理主义“效率、扩大、生产”三大方针迈出的第一步。有趣的是,集合住宅的构想据说是一位英国建筑师从当时的监狱建筑样式中得来的灵感。当时的监狱以典狱塔为中心兴建,所有囚犯都在典狱塔的掌握之中。在典狱塔上可以监视所有狱舍,更加便于管理。 社会转型期集合住宅的构想,就源自监狱的监视管理系统。 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后,集合住宅在全国各地普及,让我感受到一个强烈的暗示: 日本从此进入了一个人被管理的时代。 战争期间的住宅营团战后变成日本住宅公团,有组织地兴建了许多大型团地;几乎是与此同时,大企业也开始大量推出格局固定的模造式文化住宅(基本上也是一种集合住宅)。这两种住宅形式,大大改变了日本人与住宅的关系。 这种改变也导致了住宅建造者与住宅关系的质变。过去的土木业或小型建筑公司有各式各样的建筑工匠,还有梁柱师傅、土水师傅、木工、玻璃窗工等外包的专业技术人员,如今他们的生计被剥夺,巧手精工建造的传统住宅渐渐退居幕后。充满手工质感与人性温暖的住宅,逐渐变成系统量产的、冷冰冰的容器。 屋顶从茅草堆、瓦片变成油漆涂过的铁皮板,墙壁的材质从灰泥变成塑料板,天花板从杉木板变成塑料贴皮的合成板,榻榻米变成人造纤维地毯,窗户从木窗变成铝窗,电灯从钨丝灯泡变成日光灯管,房间四周的边廊消失,竹木篱笆变成砖墙,在家中占据核心位置的神龛佛坛也不见了。 改变前的日本住宅虽然不讲究功能性,但具有对外敞开的特质,就像一种在自然环境中呼吸的生物。 经过各种变化,住宅的结构基本可以说是从过去的对外开放,渐渐倾向于闭锁。各家各户之间渐渐由交流变成隔绝,这种隔绝还不只体现在人际关系上,因为日本传统的住宅在向邻居开放门户之余,还具有与天地灵气(自然)交流的不合乎科学理念的功能。 由此具备的两个代表性的构造,一个是“缘侧”(外侧边廊),另一个是“神棚”(神龛佛坛)。 缘侧这个名称,由来于有缘无缘的人都能在此坐下歇息,喝杯茶再走以结善缘。另一种边廊“缘台”也是如此。有句俗话“要谈事情,先到屋檐下”,意思是说没有特别事情就不需要上缘侧,在屋檐下说清即可。“里口”是直通厨房的后门,也是住宅重要的出入口,更是与不方便从正门玄关出入者(包括乞丐等)交流的重要场所,具有广泛的功能。这样的住宅结构,同时可以接纳经过玄关来访的人、从里口来访的人、缘侧外的人,以及站在屋檐下说话的人;人世间的四种基本社交关系都能容纳其中。 此外,在与天地灵气交流方面,装饰有四季花草或山水画的中庭就如同庭院,是江户时代都市文化兴盛时,为了与天地灵气沟通而被创造出来的交流之窗。神龛佛坛是人与自然或超自然交流的玄关口和边廊。边廊上栖息着天地万象的化身,不论是修罗还是观音,全都汇聚于此。人的欲望与烦恼都受到修罗的意象制约,悲苦都由观音的意象得到救赎。 然而,当这种四方来客络绎不绝、所含理念不尽科学的住宅结构遭遇经济高速增长期时,人们纷纷将自己奉献给生产与扩大,开始调整生活习惯。有太多非效率性因素的传统住宅逐渐被排除在外。过程中最典型的,便是住宅中神龛佛坛的变化。 神龛佛坛不是消失无踪,就是被移至住宅的角落;在黑白电视机成为家庭中心的六十年代初,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个神谕般单方面刺激欲望的口号,每天透过未知的虚像驱策大众:“努力工作,用心存钱,开心消费!”还有一支电视广告,像是要冲出屏幕一般夸张地大喊着:“喝下干劲!力保健D !”这支广告造成轰动,正好也是这个时期(一九六四年,昭和三十九年)前后。

>东京漂流

东京漂流
作者: [日] 藤原新也
原作名: 東京漂流
isbn: 7513326134
书名: 东京漂流
页数: 249
译者: 黄大旺
定价: 49.00元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