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寻仙记》试读:黄帝的新装

小时候看《皇帝的新装》乐于皇帝和大臣们的愚蠢,长大了再看,却折服于这骗子的手段和演技,首先要他们十分聪明地制定了一个悖论:“只有傻子才看不到。”随后他们又配合自己的演技,成功骗倒了所有的人。又聪明又有演技,这两个家伙如果生活在现代,不当骗子,一定是个出色的演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也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才做出了这么大的成就,他们的前辈也是经历了无数的失败才达到这个境界的。 早在战国时期,韩非子就介绍过这么一个骗子,这骗子倒不是织布的,而是声称自己是个微雕大师,他对燕王说,他能在荆棘的顶端雕刻一个母猴,前提条件是大王三月不吃肉,三月不进王宫,等到大雨初晴,彩虹架空之日,这母猴就能雕刻而成。燕王一听就奉为奇才,将这骗子养了起来,但是作为大王他不可能三月不进王宫上班,也做不到三月不吃肉,于是也就看不到这荆棘之端的母猴,这骗子成功当上了享受燕王特殊津贴的专家。后来有人告诉燕王,荆棘之尖容不下刀锋,所以普通人雕刻不出,他若能在荆棘上雕刻母猴,就必然要有这样小的刀,你让他把刀拿出来看看就知道真假了。燕王一听有道理,当即将骗子找来要看刀,骗子谎称回家去取,结果跑掉了。 这骗子制造的悖论已经和《皇帝的新装》两个骗子的手法有点相似了,但是这种微雕的做法存在漏洞,他的徒子徒孙们开始设法避免这一漏洞,他们一定勤学苦练,博采众长,终于有一天在高僧明德法师那里听到了这么一个故事,《高僧传•鸠摩罗什》里明德法师为了讲清一味追求空的危害,说了个比喻。某人要求绩师织缕务必要细,绩师竭尽所能织出细缕,这人还是嫌粗,无奈之下,绩师指着虚空说:“这就是我的布。”这人说我怎么没看见呢,绩师说:“我这专业人士都看不见,何况你。”这人拜服。 那骗子听到这里估计如当头棒喝,这可真是一个好手段啊,恰好这个时候遮须国国王(这个地方的人估计都羞于让别人见到大胡子,都小心翼翼地把胡子挡住,所以这个国家被称为遮须国)就要织出非常细的布,细得如早晨的薄雾,织出来封侯赏地,织不出人头落地,杀人无数,这个骗子终于得到了机会,双手捧着虚空说:“这是我的布。”国王大喜,重赏了这个骗子。 这个故事出自明朝文人陈际泰为他人诗集做的序言里,他说这是一个西方故事,初看之下你还以为他读的是《皇帝的新装》,其实陈际泰死后将近二百年安徒生才出生,这说明骗子的徒子徒孙们后来又一路向西到了欧洲,为安徒生创作世界名著奠定了基础。 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国王都爱这么细这么轻的布呢? 欧洲的国王我们不知道,这遮须国却可以说一说。因为这遮须国国王是个比较熟悉的人。 他叫刘聪,原是十六国时期前赵的国王,《晋书》上说他有个儿子叫刘约,刘约魂离身体,遇见了前赵的创始人也就是他的爷爷刘渊,刘渊带着他从不周山到昆仑山进行了游玩,最后回到不周山,来到一个叫蒙珠离国的地方,这个国家宫室壮丽,人民众多,当年跟着刘渊父子打天下死去的王公大臣都在这里,估计是刘渊的地盘,刘渊对刘约说:“东北的遮须国久没有国王,你爹爹死后将来要做遮须国国王。” 从这个国家所处的地方来看,在不周山附近,从上任的条件来看,要死后才能去,这个地方应该不在人间。而且从他叙述来看,不周山的周围有好多国家,除了这个蒙珠离国和遮须国外,还有一个猗尼渠余国,这个国家的国王还让刘约给未来的遮须国王带上一份礼物,还说将来把女儿嫁给刘聪。这个架构很像佛教里须弥山周围的“欲界六天”。当然以刘聪的造化不会到这么高的层次,估计他就是居住在不周山的最下端,连欲界六天中的四天王天的层次都达不到。不周山的神仙们把他招过来,估计是看上他能打的本领,让他拱卫不周山。 这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身为国王的刘聪要那么细的布了。 因为他想要结交上层神仙。 在凡间要参加一个富豪宴会,首先要准备的就是一件得体的衣服。神仙肯定也是如此。刘聪要那么细的布匹,就是要做一件这样的衣服。 而神仙衣服最大的特征就是轻。 有多轻呢? 《法苑珠林》里说须弥山最底层的四天王天的衣服重半两,古人以二十四铢为一两,也就是才重十二铢,其上一层的忉利天人的衣服,还要减少一半,重六铢,再往上的炎摩天人的衣服重三铢,以此类推,越往上越轻。 刘聪所在的不周山大概也是如此,所以他才要设法获取非常细非常轻的衣服,就为了追求时髦。只是他为这骗子所诳,估计要跟《皇帝的新衣》里的那位愚蠢的皇帝一样光着屁股去见诸位神仙了。 这也算为艺术而献身了,这也不算丢人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比如还有— │黄帝的新装│ 黄帝当年对新衣服的追究不亚于安徒生笔下那位皇帝。当然我们这位老祖先追求的是全新的衣服,因为据说衣服是他老人家发明的,在这之前估计大家还穿着树叶。黄帝对此不满,他开始了对衣服的追求,从他周围一些人的发明来看,你会发现为了做出新式的衣服,大家费尽心力。 先是他媳妇嫘祖发明了养蚕业,这样就有了线缕,随后他的大臣伯余发明了织布机(见《淮南子》,也说他直接发明了衣),这样线缕就成了布,紧接着大臣刘海发明了针,刘海本来最著名的形象是戏金蟾,但民间传说里还把他奉为针匠祖师爷,例如康熙五十一年《重修针祖刘仙翁庙记》里说刘海是黄帝手下的大臣,发明了缝纫的针和针灸的针,帮助黄帝做衣服。有了布,有了针,发明织布机的伯余做出了上衣,另一位大臣胡曹做出了下裳。然后黄帝集其大成—穿到了身上—终于穿上了新装。 当然黄帝他老人家并没有像那位愚蠢的皇帝一样,为了衣服而耽误工作,我们这位老祖先穿上新装,工作样样没有落下,出去战炎帝、打蚩尤、抢地盘,无往不利,捎带手还写了本《黄帝内经》,虽然后来被证实是代笔的,但谁在乎,就跟衣服一样,什么伯余作衣,胡曹做裳,黄帝往身上一穿,发明权就是他老人家,伯余胡曹不过是供货商而已。 司马迁说“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更是将黄帝和他的新装形象进行了完美统一。但是有一点,司马迁没有明说,那就是黄帝做衣服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就在司马迁的那个时代,出现了黄帝的传说,《史记》上公孙卿对汉武帝说:“当年黄帝一边打仗一边学仙,最终天上飞下来一条龙把黄帝接走了。”这么说来黄帝做衣服的目的跟刘聪差不多,也是为了结交上仙。 按说汉武帝听了这个故事应该立刻下令寻求非常轻的衣服,以备神仙召见,但汉武帝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感叹了一句:“如果我能成仙,就把妻妾子女当鞋一样脱掉。”(刘备那句名言 “妻子如衣服”也许是从汉武帝这里得来的灵感。) 为什么汉武帝要拿脱鞋作比喻,他大概知道了成仙跟衣服关系不大,凡间再好的衣服都要脱下来,公孙卿虽然在这里没有提到这个细节,但后来汉武帝到了黄帝陵前,询问众人:“他不是升天成仙了吗?为什么这里还有他的坟墓?”就有方士给汉武帝解释:“黄帝成仙走了,这里埋葬的是他的衣冠。” 也就是说黄帝费了那么大劲发明了衣服,在升天之前还是脱光了,最终留在了人间。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天上的衣服和凡间的衣服完全不是一回事。 如果天上的衣服跟地上的衣服是一回事,那既然衣服是黄帝发明的,在黄帝之前的人应该没有衣服穿的,清朝有个小说叫《豆棚闲话》,里面有个喷子陈斋长,他就提出这么一个疑惑,玉皇大帝这样的神仙都在黄帝之前,难道玉皇大帝就不穿衣服吗?可是为什么庙里的塑像都是冕旒冠裳的模样? 他这就是混淆了凡间衣服和神仙衣服的区别,即便在人间,富人和穷人穿的衣服都不一样,富人穿范思哲,穷人穿地摊货。何况神仙高高在上,其间的差别,又岂是穷、富能够形容的。 神仙看凡人的衣服,第一感觉肯定是重,唐朝诗人贾至拍薛瑶英(丞相元载的爱妾)的马屁说她“舞怯铢衣重,笑疑桃脸开”,说她身体轻盈得连六铢衣都嫌重,这分明就夸她是神仙了;接着又夸是“方知汉成帝,虚筑避风台”,这是将薛瑶英比作汉成帝的赵飞燕了,她的著名事迹就是身体轻,轻得可以在手掌上跳舞,轻得风都可以把她吹走,汉成帝为了保护她,专门修建了七宝避风台。《聊斋志异•云萝公主》中那位神仙云萝公主就说这赵飞燕不过是她九姐姐的一个婢女罢了。一个婢女到了人间尚且这样,云萝公主这样的神仙就更轻盈了,她那个俗子老公给她做了一件新衣服,她穿了一下就受不了,说:“尘浊之物,几于压骨成劳。”—压得我都受不了。 重了自然就显得笨拙,所以神仙看凡间衣服第二个感觉肯定就是丑。《仙传拾遗》上有个《许老翁》的故事,说唐朝大将章仇兼琼的手下有个姓柳的士兵到吐蕃出差,结果一去不复返。他妻子李氏苦等三年,忽然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姓裴的人就和这李氏同居了。而章仇兼琼这个时候也得知了李氏的美貌,也想把李氏拥为己有,他让妻子办了一个大派对,邀请成都府各级领导的妻子都来参加,这个李氏自然也在邀请之列。李氏去之前把最好的衣服穿上了,结果这位裴相公就很不屑地说:“凡间的衣服,最好看也不过如此。”回头对仆人说:“把箱子里的第三套衣服给她拿来穿上。”李氏说:“为什么不拿第一套?”裴相公说:“这是神仙的衣服,第三套已经足够亮瞎他们了。”果然,李氏穿着这套衣一到现场,立刻艳惊四座。章仇兼琼这时候也不想着美色了,他要李氏脱下衣服(买椟还珠的真实版),直接把衣服送给李隆基。同时再去找那裴相公,人已经不见了,后来多方打听才知道那姓裴的是天上第二号女仙上元夫人的衣库官,偷了上元夫人的衣服下界的。 从这个衣库官不屑的语气来看,就知道人间的衣服在神仙们的眼里有多丑了,有道是人类一思考,神仙就发笑,从衣服的角度来看,人类一穿衣,女仙们就会撇嘴。当然光丑也就忍了,闭目不看也就是了,最让神仙受不了的是臭。 《博异志》中有个传奇故事叫《阴隐客》,说有个叫阴隐客的人在家里打井,已经挖了两年没有挖出水,这阴隐客却像愚公一样不抛弃不放弃,让工人继续挖,挖着挖着,一个工人忽然听到鸡犬声,就见旁边有一个石洞,走进洞里,就到了一个仙境梯仙国。工人一进去刚走到门口,被卫兵拦住了,随后就见一群人捏着鼻子跑过来说:“怎么这么臭啊。”卫兵赶快领着这人去洗了洗澡,又好好洗了洗衣服。 或许有人会说,这是挖井的工人,属于蓝领,身上有汗味那是正常的。那好,我们可以看《纂异记》里另外一个唐传奇故事《嵩岳嫁女》,这个故事的主角一个叫田缪一个叫邓韶,都是当时帝都长安的公务员。这一年八月十五两人骑马带酒,想找个地方赏月饮酒,从这一点看,两人还都是文艺青年,一定非常讲究,身上肯定没有汗臭。这两个人被路过神仙邀请去参加一个神仙的婚礼,席上两人拜见了西王母,结果西王母说:“这两个人虽然懂礼仪,但身上臭味难当。不能让他俩靠近新人。” 正因为我们凡人衣服有这些缺点,所以那些到人间出差的神仙对穿衣服都不太讲究,都跟济公一样穿得破破烂烂的,好像不修边幅一样,实际上他们是受不了凡间衣服,他们一旦穿上天庭的衣服,那可讲究了。《仙传拾遗•司命君》上有个人见到了司命君,见司命君穿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有点怜悯之心。但后来司命君请他到家里来做客,却见司命君衣衫华丽,光佣人就有三十多个,大起惭愧之心。司命君还只是个男人,如果是个女人,衣服上还要带着各种装饰。《拾遗记》上有种鸟叫藏珠鸟,每次飞翔都要吐出好多珍珠,非常轻便还非常华丽,在日月之下熠熠生辉,仙人就用来装饰衣裳。 所以凡间这衣服成仙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带到天庭的,必须要脱下来,汉武帝肯定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不像那个没有文化的刘聪一样对什么轻如晨雾的布匹孜孜以求。 这两个公务员在婚礼现场还见到了汉武帝,这说明他已经成仙了。但众所周知,陕西的茂陵就是他的陵寝,难道那也是衣冠冢? 也是也不是。 汉武帝跟黄帝不一样,黄帝是生前成仙,所以要脱了衣服上天。汉武帝是死后成仙,按照《汉武内传》的说法,他死了,尸首是埋进陵寝的,不能算衣冠冢。但过了几天却突然发现那些原本陪葬的东西或是在市面上被人出售,或是在山洞里出现,而汉武帝的墓穴里也传出声响,内有香气传出,作者说这是成仙了,这种成仙的方式叫尸解,就是死后突然人间蒸发。这个时候如果打开汉武帝陵寝就会发现汉武帝的衣服纽扣整齐,而尸体已经不见了—这时候坟墓就变成了衣冠冢。(实际上汉武帝的陵墓肯定是被盗了,官员们编这套瞎话是怕追责吧,不过我们这里讨论鬼神,就姑妄信之。) 他的后代里当然没人敢去挖他的陵墓验证一下,这一点是从那个帮助汉武帝见他亡故王夫人的李少君那里推论来的,李少君神神叨叨,最终却病死了,按说这是打脸的事情,但《神仙传》上说这不是死掉了,这是化去了—入殓的时候,忽然发现尸体不见了,但衣服纽扣系得好好的,尸体却蒸发了,就像蝉蜕去壳一样(蝉蜕也得有个口),这种尸解的方式称为蝉蜕,那层皮显然指的就是衣服—这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光着屁股上天了。 这种成仙的方法非常好地照顾到了凡间衣服不能带到天庭的设定,所以在古代十分流行(当然,更重要的是可以解释为什么修道的人也要死这样一个尴尬事实—我们固有一死,但我们死后轻如鸿毛,要尸解成仙,你们重如泰山,自然要沉沦下去)。好多人都通过这种方法号称自己成仙了。从汉朝的费长房到唐朝的司马承祯比比皆是,这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套路,每当一个有道之士死掉,一阵风刮过,尸体忽然不见了,只留下一具衣冠。 这种场面看多了让人也腻歪,作为神仙,你们能不能有点新意,再说你们这样处理死后的垃圾,把我们人间当成垃圾场,不太好吧。 随着神仙修炼技术的进步,后来成了神仙的人就开始设法处理自己的垃圾。比如葛洪当年在罗浮山修行,最后一天到来的时候,他沐浴焚香,盘膝而坐,然后就死去了。弟子将他装入棺材,忽然觉得轻飘飘的,再看里面已经只剩下一件衣服了,他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蒸发”了,附近的百姓都来看这个稀罕事,葛洪大概是反对偶像崇拜的,于是他的衣服变作了一只只蝴蝶—一直到现在成了一个景点,为当地旅游部门创收。葛洪真不愧是神仙的集大成者,将垃圾再利用到了极致。 既然衣服是累赘,那如果修行的时候光着屁股是不是更好。这个是自然,但是我们生活在世俗之间,就怕被世俗所不容,所以最好要有一个封闭的环境。《萤窗异草》中有个《仙涛》的故事,主角仙涛是个美女,她爸爸将之居为奇货,待价而沽。仙涛某天晚上在外面捡了一只猫回来,结果这猫到了屋内就变成老虎,驮着仙涛就跑,一口气跑到深林里,从此老虎就将仙涛“包养”起来,每天供她饭食,她身上衣衫烂尽,每天就裸身而居,骑虎而行,游历山川。后来仙涛身轻如叶,不用骑虎也能随心所至。这么快乐的生活,她突然动了凡心要回家去。老虎就把她驮了回去。结果被一个男人看见了肉体,于是仙涛就嫁给他(修了这么多年还这么俗气),后来这个男人考上状元,仙涛也当了官太太,两个人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其实这世上最封闭的环境就是坟墓了,那如果死后尸解成仙,不穿衣服岂不是更好,反正尸解的人都会将衣服如蝉壳一样褪下,那直接不穿不就得了吗,何必费那事?理论上也行,但关键的问题是死后你穿不穿衣服不是你能做得了主的。 《右台仙馆笔记》里有个善于看风水的窦老汉,为人看风水,从来都是挑最吉利的,老头临死前,两个儿子问:“你看了这么多年风水,有没有为自己看一个呢?”老汉说:“我已经看好了,就在咱们这屋子里。”他要孩子将他尸体裸葬,头朝下,脚朝上,面朝东。埋葬之后闭门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去。 老头死后,俩孩子觉得这样安葬毕竟不孝,于是进行了变通,用布帛将身体缠裹,直立着进行了埋葬,其余完全听父亲的安排。接着就闭门谢客,结果他舅舅过来串亲戚,见俩人不开门,一问知道他们父亲亡故,当即大怒:“父亲死了不告诉我,还这样不按礼法埋葬,快快开门,否则我将报官。”二人无奈只好开门。当晚就见五彩气在他们家房顶徘徊,第二天雷雨大作,将老头葬身之屋击坏,两个孩子去看,就见老人尸体已经变成了龙形,头角毕备,两眼紧闭,只是身上缠满了丝网,正是裹身的布帛。随后一声雷响打下来,老人身体糜烂成泥。 这老人显然也是想化龙登天,可惜他功败垂成,就是为这世上俗礼所害。所以“道法自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别人咋着你咋着,该穿衣服就穿衣服,然后再想法脱掉就是,不能随便省掉程序的。

>纸上寻仙记

纸上寻仙记
作者: 锦翼
isbn: 7532164462
书名: 纸上寻仙记
页数: 486
定价: 78.00元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18-4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