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菜花螺蛳过老酒》试读:独家真爱在厨房

当一对恋人常常喜欢将谈恋爱的场地转移到厨房的时候,这段恋情必将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并且一般情况下两人能够将爱情顺利演绎,也就是世俗所谓的“白头偕老”。因为他们已经参透爱情的法门—厨房,才是爱情真正的阵地,而非卧室,更不仅仅局限于卧室那张温暖柔情的大床。 爱厨房,爱做饭,应该是我们的天性。几乎每一个小孩都曾经玩过“过家家”这样的游戏,每一对新婚夫妇都曾抢着为最爱的他(她)烧个菜做个饭。热腾腾的白米饭,热腾腾的水饺面条,热腾腾的鱼汤、红烧肉和炒青菜,热腾腾的一对人儿,在那里美滋滋地眉目含情,笑靥如花。但,岁月是把杀猪刀,是块儿多功能的抹布,一来二去,它可以把当时做饭的肉麻劲儿、热乎劲儿擦得一干二净。当做饭成为麻烦的代名词,当做饭成为指责的理由,那再真的爱,也即将走到尽头。 每一次在菜场遇上某位仕途得意或者商场得意的男士,心里会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窃喜,然后又很纠结地冒出几分好感:叱咤风云的男人也一样要来菜场,一样需要下厨—这样的男人,接地气,应该点赞!为什么不呢?男人去菜场、下厨房、做清扫,应该是时代进步最显性的特征,是家庭文明最宝贵的征兆之一。试想在当下这样一个男女同工同酬的社会,男人都能将下厨房当作一件乐事,那对于女人来说,该是怎样一件值得高兴的好事呢? 我公公今年80 岁,婆婆77 岁。婆婆只负责买菜时对食材质量的监督(公公在前问价,她在后面评论,确定是否购买并且讲价,然后公公付钱并且搬运所购食材)、洗切食材时候的细致要求,还有就是掌控最为重要的、最需要水平的烹调过程。尽管我们饭前饭后也会帮忙,但两位老人之间这样的工作节奏似乎很难被打破。老太太菜做得好,对老爷子的粗陋水平嗤之以鼻。老爷子呢,则表示对老太太的烹饪水平心悦诚服,所有食材洗好切好,按老太太的搭配要求把食材归置在灶台旁边的桌子上:鱿鱼花和雪菜笋丝;肉丝、香干和蘑菇;山药和排骨;牛肉和芹菜…… 一碟碟一碗碗一盆盆整整齐齐排列在擦得锃亮的桌面上,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吆喝一声:“老太婆,菜好烧了!”于是,老太太就从正在看的《报刊文摘》或《广播电视报》中抬起头来,站起身来到厨房,洗手开始煎炸蒸煮。这样的仪式感历久弥新,可又让身在厨房边缘的我不堪它的繁重:每一天与前一天,除了菜式不同,所有过程都那么相同,居然要坚持那么多的日子! 可是,爱,难道不就是坚持和忍耐的叠加吗? 热爱厨房,忍耐厌倦,用一道道家常的美味叠加成一个个日子,叠加成一段段生活,叠加成一世朴实精彩的人生。就如我的公公婆婆,耄耋之年依旧奋战在厨房,就为了制造出美味的家常菜肴,温暖我们奔波劳碌的胃,慰藉儿女身在职场偶尔焦灼无助的心灵。就如我家隔壁的小邻居,一对特别热爱烤箱特别擅长制作各式蛋糕的小夫妻。他们把美味用细心和耐心烹饪,添加爱心与柔情,以积年累月的坚持做底料,制作出各具特色的独家美味,撩动味蕾,暖心暖胃。

>好日子,菜花螺蛳过老酒

好日子,菜花螺蛳过老酒
作者: 沈春儿 著
isbn: 712231801X
书名: 好日子,菜花螺蛳过老酒
页数: 304
定价: 49.80元
出版社: 化学工业出版社
出版年: 2018-7-1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