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梦》试读:第一章

昨夜我又一次梦游曼德利。我似乎站在那扇通达车道的铁门前,由于去路受阻,一时进身不得。铁门上挂着大锁和链条。身置梦境的我高声呼唤守门人,但无人应答,于是我趋前透过锈迹斑斑的门缝仔细一瞧,发现守门人小屋已是一片荒芜。 烟囱里不见炊烟,小格窗敞开着,满目苍凉。后来,我跟所有的梦中人一样产生了超人的力量,似幽灵般穿过了眼前的障碍。那车道还和以前一样曲曲弯弯,我举步前行,随即意识到了其中的变化——只见那车道又狭窄又杂乱,跟我们所熟知的不大一样。起初我茫然不解其故,待我低头躲开那在眼前摇荡的树枝时,方才察觉到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大自然偷偷摸摸、阴险毒辣地步步紧逼,又恣意横行起来,把它那长长的贪婪的手伸向了车道。甚至在过去,那片树林就一直对车道虎视眈眈,最后终于占了上风。车道两旁的树木又稠又密,黑魆魆,无拘无束。山毛榉一株株紧挨在一起,裸露出发白的树杈,枝条纵横交错,怪诞地相互拥抱,在我的头顶遮出一片穹隆,活似教堂里的拱道。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树木——敦实的橡树、扭曲的榆树以及很多叫不上名的树木,它们跟山毛榉盘根错节,拱出沉寂的大地,和一些已经从我记忆中消失的畸形灌木及植物杂居一处。 在杂草和青苔的挤压下,车道成了细细的长带,砾石路面已不复存在。低垂的树枝使行路人步履维艰,而多瘤的树根看起来好似骷髅的手。在这片密林之中,处处可见曾经充为路标的灌木,它们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美观典雅,也可见曾经以蓝色的枝头享有美誉的绣球花。而今,由于无人打理,它们恢复了野性,不开花结实,一味往高处长,又黑又丑,跟旁边的那些没名堂的寄生植物一个模样。 昔日的车道,现在的羊肠小路朝前延伸,忽东忽西。有时我以为它已消失,谁料它又从别的地方冒出来,也许从一棵横卧的树下,或者从冬雨冲出的泥泞水沟的彼岸挣扎着向远处蜿蜒。我万万没想到这段路程竟如此漫长,肯定和那些树木一样已成倍增加。眼前的道路似乎是一条迷途,根本不通向我们的房宅,而是通向遮天蔽日的荒林。蓦然,我一眼瞧见了那房宅,它隐没在铺天盖地、自然生长的灌木丛中。我站在那儿,一颗心在胸腔里怦怦乱跳,热辣辣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这就是曼德利,这就是我们的曼德利,缥缈,静谧,一如往昔,灰色的石壁在梦境的月光下闪闪发亮,竖棂窗户映出绿色草坪和游廊。整齐对称的围墙以及宅院本身并未因时光的逝去而稍有逊色。曼德利宛如掌心的一颗明珠!

>蝴蝶梦

蝴蝶梦
作者: [英] 达芙妮·杜穆里埃
原作名: Rebecca
isbn: 7549626758
书名: 蝴蝶梦
页数: 488
译者: 方华文
定价: 65.00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出版年: 2019-1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