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试读:文摘

二(A) 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他的身形[ (第三—七行残缺) []如同野牛一般,高高的[], 他手执武器的气概无人可比, 他的〈鼓〉能使伙伴奋臂而起。 乌鲁克的贵族在[他们的屋]里怨愤不已: “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 [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 [吉尔伽美什]是拥有环城的乌鲁克的保[护人]吗? 这是[我们的]保护人吗?[(虽然)强悍、聪颖、秀逸]! [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 [即便是武]士的女儿,[贵族的爱妻]!” [诸神听到]他们申诉的委屈, “天上的诸神,乌鲁克的城主,[ 这头强悍的野牛,不正是[阿鲁鲁]创造的? [他手执武器的气概]无人可比, 他的〈鼓〉,能使伙伴奋臂而起。 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 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 他就是[拥有环城]的乌鲁克的保护人吗? 这是他们的保护人?[ (虽然)强悍、聪颖、秀逸(?)[ 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 哪管是武士的女儿,贵族的爱妻!” [阿努]听到了他们的申诉, 立刻把大神阿鲁鲁宣召:“阿鲁鲁啊,这[人]本是你所创造, 现在你再仿造一个,敌得过[吉尔伽美什]的英豪, 让他们去争斗,使乌鲁克安定,不受骚扰!” 阿鲁鲁闻听,心中暗自将阿努的神态摹描, [阿]鲁鲁洗了手,取了泥,投掷在地, 她[用土]把雄伟的恩奇都创造。 他从尼努尔塔那里汲取了气力, 他混身是毛,头发像妇女,跟尼沙巴一样〈鬈曲得如同浪涛〉, 他不认人,没有家,一身苏母堪似的衣着。 他跟羚羊一同吃草, 他和野兽挨肩擦背,同聚在饮水池塘, 他和牲畜共处,见了水就眉开眼笑。 一位猎人,常在这一带埋设套索, 在饮水池塘跟他遇到, [一]天,两天,三天都是在池塘(跟他遇到)。 猎人望望他,他脸色僵冷, 他回窝也和野兽结伴同道。 猎人[吓得]颤抖,不敢稍作声息, 他满脸愁云,心中[烦恼]。 恐怖[钻进了]他的心底, 仿佛[仆仆风尘的远客]满脸(疲劳)。 三(A) 猎人开口[对其父]言道: “父亲啊,[打深山]来了个男妖。 [普天之下数他]强悍, 力气[可与阿努的精灵较量低高]。 他[总是]在山里游逛, 他[总是]和野兽一同吃草, 他[总是]在池塘[浸泡]双脚。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设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兽类、野物[都从我手中逃脱], 我野外的营生遭到[他的干扰]。” [其父开口]向猎[人]授计: “[我的儿呀],乌鲁克[住着]个吉尔伽美什, 他的强大[天下无敌], 他有[阿努的精灵]那般的力气。 [去吧],你动身[往乌鲁克]去! [到那里讲讲]那人的[威力]。 [去跟他讨一名神妓领到此地, [用更强的]魅力[将他降制]。 趁[他给野兽]在池塘[饮水], 让[神妓脱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他[见了]女人,便会[跟]她亲昵, 山野里[长大的]兽类就会将他离弃。 [聆听了]父亲的主意, 猎人便动身去找[吉尔伽美什]。 他启程,到了乌鲁克: “[]吉尔伽美什![ 有个人妖[来自山里]。 普天之下(数)他强悍, [他力气之大]可与阿努的精灵相比。 他[总是]在山里游逛, 他总是和野兽一同[吃草], 他总是在池塘[浸泡]双脚,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设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兽类和[野物]都从我手中逃脱, 我野外的营生遭到他的干扰。” 吉尔伽美什对猎人说: “去吧,我的猎人,把神妓领去! 趁[他]在池塘给野兽饮水, 让神妓脱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见了女人他就会跟她亲昵, 山野里长大的兽类就会将他离弃。” 猎人领了神妓, 他们起身,照直走去。 三天头上他们来到预定的地点, 猎人和神妓便各自在暗处隐蔽。 一天,两天,他们坐在池塘的一隅, 喝水的野兽都到池塘来聚集。

>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
作者: 佚名
原作名: The Epic of Gilgamesh
isbn: 7544776298
书名: 吉尔伽美什
页数: 366
译者: 赵乐甡
定价: 88.00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出版年: 2018-12
装帧: 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