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变》试读:国王与解梦师

踏莎行 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 去人成百归无十,后者安知前者难。 远路碧天唯冷结,砂河遮日力疲殚。 后贤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 ——唐义净三藏《西域取经诗》 古时,龟兹有位国君,在八十岁上喜得一子。国中虽已立下太子,但老国王对新生幼子爱若至宝,寻思将来由他继承王位。一日早朝,他向大臣们提出了这一想法,却遭到众人激烈的反对:太子乃是国本,轻动国本,灾祸必将不远。 最终,老国王力排众议,决定将龟兹裂土为二,由两兄弟各治其半。 国王死后,两位王子遵照遗嘱分疆而治。哥哥的国家仍叫龟兹,弟弟的国家名为乌苌。 国王与解梦师 哥哥龟兹国王沉迷艺术,大肆搜罗三代所遗铜簋大鼎、画砖旧瓦,以及各国珍玩玉器等物,用来装饰宫殿园林。日子一久,原有宫殿渐已无法盛放源源流进的珍宝。国王于是下令,另造宫殿百座,园林千所。他告诉监造的大臣,要想配得上那些光彩夺目的宝贝,行宫园林必须建造得尽量奢华。 为应对昂贵花费,官府只得不断加重赋税。几年下来,龟兹百姓渐渐陷于贫困。他们衣食无着,却要长期为国王无偿服役,帮他建造行宫园林。不仅如此,不少国中大臣也渐至食不果腹,因国库长年亏空,在善于逢迎国王的宰相号召下,他们被迫把大半俸禄捐献出来。 一天夜里,龟兹境内所有臣民做了同样一个怪梦:梦里他们纷纷变作王孙贵胄,家中屋舍绵延,财宝成山,良田似锦,仆役成群。他们不必劳作,就能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在生命的末端,他们梦见了自己平静的死亡和豪华的葬礼,在梦里感到此生已了无遗憾。但是当他们发现死后的自己还能发出这种慨叹,就会陡然惊醒,面对惨淡的现实人生,陷入长久的失落。 同样的梦境一再浮现,许多做过富贵梦的百姓醒后再也不愿劳作,也拒绝再为国王服役。他们不惜变卖家产,也要过上梦里的生活,哪怕这种生活只能维持几天。当他们挥霍完有限的家产,便纷纷离开故土,四处流浪乞讨。国人竞相效仿,越来越多的臣民加入到了流浪者的队伍。 国家税收很快减少大半。眼见国库一天天消瘦下去,不日就将见底,国王只得下令一应行宫园林停止建造。 国王每日心忧如焚,一连数月无法安眠。最后,在大臣的建议下,他许下重金,从西域招来三位解梦师。 三位解梦师齐聚宫中,国王命人赏给他们每人一小袋金币,又命宰相把臣民的怪梦复述一遍。 宰相复述完毕,对三人说道: “你们中倘若有谁的回答能让陛下满意,便能额外得到百倍的金币。但如果谁的回答令陛下不快,将会被立即拉出去斩首!” “你们可以留下继续回答,也可以立即退出,免遭杀身之祸。但在离开之前,必须交出到手的金币。”国王语带疲惫地补充道。 三位解梦师思虑片刻,最终谁也不愿退出。 第一位解梦师是一个青年男子,但见他踌躇满志走上前来,朝国王躬身行礼,然后说道: “以我看来,造成目前困境的最大原因,乃是陛下不能施行仁政。百姓不堪苛政折磨,这才不得不抛弃家园,四处流浪。所谓怪梦不过是他们精心编织的谎言,用来愚弄陛下,同时也自我欺骗。为他们编造那个梦境的,一定是一个狡猾的刁民,或许就是某个隐秘反抗组织的首领。陛下只需找到这个首领并杀掉,再好心安抚百姓,解除他们的劳役,减轻他们的赋税,不久他们自会重返家园。” 国王听罢,满意地点了点头,命人赏给解梦师一大袋金币,同时派人前去缉捕那个隐秘组织的首领。 第二位解梦师是位妙龄女子,她上前给国王行礼,随后说道: “我的看法全然不同。龟兹臣民所做的梦是真实的,他们梦到的不过是自己的某个前世。那一世,他们挥霍完了多生多劫积下的福报,到这一世又沦为悲惨的贫民。我见过很多懒惰的人,他们曾多世过着养尊处优、游手好闲的日子,这一世投生贫寒人家,却依旧保持着富贵闲人的习性,沉溺享乐,厌恶劳作,对家人的苦难视而不见。现在,陛下的臣民忆起了前世的富贵,一夜之间都变成了这种人,幻想他们某一天忽然变回原样也绝无可能。 “不过在我看来,陛下也并非全然无计可施。您统治着这个国家,又何尝不是一场大梦?现在,这个梦像春雪一样即将消融,而陛下却对梦境执意不放,这就是您全部痛苦的来源。要知道,真正的智者内心是绝对自由的,他既不会被鸟鸣花香的外在梦境系缚,也不会被内在妄想构筑的幻梦支配。如果梦境即将消融,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早将其击碎。击碎梦境,您就是它的主宰;执着梦境不放的人,最后必将像乞丐一样失去一切。陛下何不遣散臣民,变卖园林和行宫,余生潜心艺术,把一个残破痛苦的梦转变成一个天青月圆的新梦呢?” 面对第二位解梦师的建议,国王起初未置可否。片刻过后,久违的孩童般纯真的笑容像山洪一样在他脸上突然暴发,显示出他对这位解梦师的话事实上非常欣赏。他同样下令赏给这位解梦师一大袋金币。 接着,第三位解梦师走上前来。这是一位佝偻老者,双目泛着柔和而奇异的光彩。他对国王说道: “不瞒陛下,我刚刚从乌苌国都赶来,在那里,我为令弟解了另一场怪梦。 “与龟兹的情形相反,令弟的乌苌国治理有方,百姓富庶安宁。只是近半年来,从国王、大臣到平头百姓,每晚都被同一个梦境折磨:梦里他们遭遇了延续数十年的旱灾,最后江河枯竭,井水干涸,食物耗尽,民众不得不离开国土去远方乞讨。他们每当从噩梦中惊醒,虽也大感庆幸,但是日日如此,屡经折磨之后,面对眼前的良宅、美食和妻妾,也早已提不起享乐的兴致。 “更糟糕的是,这个国家慢慢无人敢再上床睡觉。到了白天,他们个个无精打采,疲倦至极,仍旧不敢入眠。因为在白天睡觉的人,同样逃不开凄惨梦境的追逐。有钱人纷纷从邻国雇来唤醒师,唤醒师一旦发现雇主陷入昏沉,立即将其叫醒。那些穷人没有多余钱财雇人,只得在床上、长凳上撒满尖利的碎石,一旦躺下昏睡,立即会被刺醒,从而得以避免掉入不幸的梦境。 “乌苌国王本人也被梦境折磨得苦不堪言,终致朝政废弛,国家陷于瘫痪。最后,他下令从各国召集解梦师,来解除这场灾难。现在,其他解梦师都已身首异处,唯有我幸存下来。换句话说,唯有我的回答让令弟感到满意。” “那你是如何为他们解梦的?”龟兹国王迫不及待地追问。 老年解梦师目光凝视着遥远的虚空,缓缓答道: “事实上,乌苌百姓与贵国百姓的梦源自同一个地方。 “据我所知,在数百里外的沙漠里有片绿洲,绿洲中有座恍若仙境的巨大园林。园林主人乃是大雪山下孤竹国的王子。奇怪的是,不知从哪一天起,王子突然陷入漫长的沉睡。据说,他陷入梦境已达百年之久。家人和仆役早已不知所踪,而他依然独自躺在园林的某个房间或亭台内沉睡不醒。百年以来,他的梦境重重叠叠,越积越深,最终,他一个人的内心已无法盛放。这些梦境开始四处泛滥,最初只淹没了他入睡的床榻,后来渐至整片园林,再后来,周围的村民也开始怪梦连连,被迫迁居他乡。现在,梦境的水流又淹没了乌苌和龟兹两个国度。” “既然如此,为何不去把做梦者唤醒?”龟兹国王一脸疑惑。 解梦师答道: “想要唤醒园林主人是徒劳的。最初,有几位仆役和家人想要唤醒他,但是一靠近他的床榻,便立即陷入昏睡,后来就再也无人敢于靠近。不久,其余仆役和家人也开始噩梦连连,他们出于恐惧,纷纷搬离了那座园林。 “曾有几次,不怀好意的外乡人发现了那片园林,想要将其据为己有。但是一踏入园中的道路,他们很快就躺倒在路旁昏睡过去,从此再也没有醒来。此后,旅行者只敢远远观望园中的风景,据说,他们时常看见园林上空布满奇异的云霞,仿佛沉睡者的梦境在回旋飘荡。” “我一定要带人烧掉这座园林,死人是不会继续做梦的!”龟兹国王傲慢地说道。 听到国王的话,老年解梦师立即劝解道: “目前这种非常时刻,陛下切莫冲动,您要知道,那座园林周围方圆数百里,如今都已沦为灾区,越靠近园林的地方,人就越容易陷入睡梦,只怕陛下还未靠近它,就已陷入种种幻境。 “据我所知,由龟兹往西千余里,有国名中天竺,国中藏有一部《楞严经》,您一定要派遣最得力的人前往求经。据传这部经书法力巨大,能够将重度昏睡的人轻易唤醒。一旦得到这部经书,陛下和臣民要日夜念诵,让它的法力像阳光一样融化重重叠叠的梦境。终有一天,那些怪梦会像烟雾一般消散,使一切恢复旧貌。到那时,你们兄弟再带着经书进入园林,就能将园主从漆黑无边的梦境中唤醒。”

>楞严变

楞严变
作者: 姚伟
isbn: 7570208579
书名: 楞严变
页数: 306
定价: 42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19-4
装帧: 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