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境》试读:第十七章

最初,我近乎绝望地想着, 这必定会压垮我此刻的信念; 但我隐忍着,且承受着这一切—— 只要莫有人问我是否尚好。 ——海涅 当曙光来临,行动便开始有了可能,虽然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当我看见第一缕渐渐明亮起来的光辉,我把视线投向那个深坑,凝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但我看得不太清楚,无法将坑里的环境看得真切。最终,我发现它几乎是一个垂直的洞,看上去大致像一个被凿开的井,只不过还要再大一些。我无法感知它有多深,直到太阳完全升起,我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天然的阶梯,许多台阶比能想象的还要窄小,这道阶梯沿着崖壁一圈又一圈地、呈螺旋状向下,通往深渊。我立刻明白这就是我要走的路,于是我没有片刻的犹豫,便欣然抛弃那极度无情灼烧着我的阳光,独自一人开始沿着弯弯曲曲的道路下行。如此行进是非常困难的。经过某些地方,我不得不像只蝙蝠一样紧紧地贴在岩壁上。我还从某条小路上摔了下来,跌落到阶梯的下一个回旋的路上——这个特殊的路段刚好比较宽敞,以一个合适的角度从崖壁上延伸出来,安全地接住了我的双脚;虽然我受到惊吓有点儿木然,不过我还是站起来了。往下边延伸了很长一段路之后,这道阶梯便终止在一道狭窄的、横楔入岩石的缺口前。我爬进去,发现刚好还有能够转身的位置。我又把头探回刚刚离开的竖井,回望那条来时的路。我抬头看着天空,虽然此时肯定已经日上三竿,我却看到了星星。我把视线投向下方,看到竖井的侧壁像镜面一样光滑,直插深渊;在那遥远的深渊里,我看到了天上星星的倒影。我又转回身,向里面爬了一些距离,当通道变宽时,我终于能够站起身来,直立行走。我一直朝前,这条通道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高,一条条岔路向两边分道扬镳,一个巨大宽敞的大厅出现了,最后我发现自己正漫步在一个地下王国之中。在这里,天空是岩石,没有树木和鲜花,只有奇岩怪石。当我行走时,思绪变得越来越忧郁暗沉,直到最后我不再抱有找到白姑娘的任何希望。我也不在心中把她唤作我的白姑娘了。每次出现岔路口时,我总是选择那条看似通往深渊的路。 最后,我开始意识到这片区域有人居住。在一个岩石的后面传来一阵粗粝刺耳的笑声,充满了邪恶的幽默。我转过身回望,看到一个古怪的丑精灵,长着一个大脑袋,带着可笑的面容,就像德国的传说和游记中被描述的那些小鬼。“你想要对我做什么?!”我问。他用一根长长的食指指着我,食指的根部非常粗大,指尖削细,他回答说:“呵呵呵!你又在这里做什么呢?”然后他改变腔调,带着一种虚伪的谦逊,继续说:“尊敬的先生,请您开恩,在您的奴仆面前放下您尊贵的威严,因为您的奴仆无法衬托这份光芒呢。”第二个丑精灵也出现了,插话道:“你这样高大,挡住了我们的阳光。因为你,我们啥也看不到,这样让我们觉得很冷。”于是乎,四周爆发出悚然至极的笑声,发自那些身形如同儿童的丑精灵,但音质却像风烛残年的老人的声音一样刺耳粗粝,只可惜缺少了那种虚弱感。这一切——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显露出各种荒诞丑陋的矮精灵们发出的嘈杂喧闹声——似乎突然之间把我围困其中。他们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互相唧唧歪歪了一通之后,相互之间不住地打手势、商讨、推肘抖臂,伴随着一波接一波的笑声,这一切看似永无休止。随后,他们绕着其中一只丑精灵围成一个圈子,那个家伙爬到了一块石头上。令我惊讶又有些沮丧的是,他开始唱那首歌——我曾经唤醒白姑娘,将光明带到她眼中的那首歌——从始至终都用一种类似念经的声调歌唱着。[ 丑妖精会唱这首歌暗示他们代表着安诺德的一部分,是他心中的恶魔。只有当安诺德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和恐惧(唯恐有人抢走他的白姑娘),恶魔的嘲笑才停止下来。与第十章中遭遇高扁怪精灵相似,安诺德都是在干燥的岩石地上碰到这些丑妖精的,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之后他都会乘上一艘神奇的小船,前往治愈之地。]他摆出那种相同的架势唱着,一直都保持着一种虚假的乞求和崇拜的表情,给他伴奏的是一阵拙劣滑稽的鲁特琴声。整个集会都保持肃静,除了在每一节的结尾,他们会喧闹起来,手舞足蹈,大声欢笑,扑倒在地,真实或假装地兴奋着。当他结束歌唱时,演唱者就从石头顶上扑了下来,在下降的过程中,做了好几次过头顶的高抬腿;当他快要触地时,他又用脚尖在自己的头顶上临空做出一个最怪诞的姿势。紧接着爆发的大笑声无法用语言描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小石雨,来自那些数不清的手。虽然这些石子打在我的头上和脸上,但实质上,它们伤不到我。我尝试逃跑,可是矮精灵们都扑到我的身上,逮住一切空隙,紧紧地抓住我不放。他们蜂拥一般包围住我,冲我嚷嚷,声音像蜂鸣一样让人心烦,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不应该拥有她,你不应该拥有她,呵呵呵!她是为了一个更好的男人而存在的;他怎么会亲吻她!他怎么会亲吻她!” 这一连串恶毒的话语电流一般刺痛了我,唤醒了我心中尚存的那一丝高风亮节,于是我大声说道:“好吧好吧,如果那人真的比我好,就让他拥有她吧!” 他们立刻放开了抓住我的手,向后退了一两步,带着某种意料之外又失望透顶的默许,发着牢骚,哼哼唧唧地咒骂着。我向前走了一两步,他们便立刻为我让开一条小道,当我从他们中间穿过笑嘻嘻的古怪小精灵,他们在我的周围向我致以最礼貌的鞠躬。在我已经走出几码之后,回身张望时,我看到他们都静静地站在那里,在我的身后凝望着,像一大群男孩子,直到其中一个小精灵突然之间转过身,发出一声大叫,冲进其他丑精灵的中间。一瞬之间,整个精灵群变成一堆扭动和翻筋头的小鬼。这使我想起那些旅行者们的描述,一堆堆蠕动纠缠的蛇堆起的移动“金字塔”。一旦其中一个从精灵群中摆脱出来之后,就跳到一边,离开几步远,然后他翻了一个筋头和奔跑了几步,旋转着翻入空中,随后全力下降,落到那支古怪队伍的最高峰,他们抛举、挣扎,混乱成一团,仍然沉湎于这场疯狂和显然漫无目的的娱乐之中,于是我离开了他们。我边走边唱道: 若一位贵族为你守候, 我会在旁哭泣; 或许你真的注定要成为, 贵族的新娘。 若爱能为心灵筑巢, 一个自由的爱巢, 我无家可归的心, 必定要流浪四方。 我,为了她,必须忍受 放弃我对她的职责 带她走吧,你比我值得拥有她—— 如同止水,是我的心! 我痛失了一份上天恩赐的礼物, 此刻万念惧灰! 但怀着深情,把她放弃 亦是一份温柔之礼。 那时,我的灵魂深处又浮现出一首小歌,而这一刻,当它在我心中悲伤地沉落下去时,我感觉自己又一次在精灵宫殿里的白色幻境大厅来回踱步。但这种心境持续的时间并不比这首歌长多少;它是这样唱的: 莫要惹恼你的紫罗兰 所散发的香气, 因你不会在他处 再寻得它身上藏的幽微气息。 莫要长久地凝望, 情人亲切的双眸 不然其中的光彩飞逝, 你将铸成大错。 不要靠近那少女, 温柔地拥抱她就好, 莫不然那光彩褪去, 你的心将一落千万丈。 一阵大笑突然爆发,灌入我耳中,这种声音比我曾经听到过的任何声音都更加不谐调,更带有侮蔑性。我转过头朝声音的方向观望,只见到一个小老太太。她坐在小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但她的身材比我刚刚离开的那些丑精灵要高许多。当我走近她时,她站起身迎了上来。 她相貌平平,外表普通,也并非丑陋得让人讨厌。但此时她面带愚蠢的冷笑,抬头看着我的脸,说道:“你独自一人,没有一个漂亮姑娘陪你走过这个甜蜜的国家,难道不可惜吗?如果有这么一个姑娘,一切看上去会非常不同,对不对?奇怪的是,一个人永远不会拥有他最喜欢的东西!即使是在这个地狱般的洞穴,玫瑰不也会绽放吗!其它美好的东西不也是吗!它们不会吗,安诺德?她的眼睛会照亮这个古老的洞穴,是不是?” “这取决于这个漂亮姑娘会是谁。”我回答说。 “那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回答道,“来这儿瞧瞧。” 当时我已转身准备离开以表回应,但是此时,我停下脚步,向她望去。这时,我就像看见了一颗粗糙难看的蓓蕾突然绽放成最美丽的鲜花,或者说,就像一缕阳光突然穿透一片无形的云彩,把大地映照得美妙绝伦——就是这样,老太太的脸上突然出现一张美艳夺目的面容,仿佛是掀开了她那并不美观的面纱一样。当那张脸渐渐显露清晰时,她的光芒将丑脸摧毁了。我的头顶升起了一片夏日的天空,因为热度显得有些发灰。它穿过发着光的沉闷景色,从远处眺望那些白雪覆盖的山峰;从我身旁的一块大岩石上降下一帘欢快奔腾着的水花。 “跟着我,”她说道,一面抬起她那精致细腻的脸庞,直视着我的眼睛。 我向后退缩。地狱的笑声又一次碾压我的耳朵,发出刺耳的声音。又一次,岩石在我的周围靠拢过来,那个丑陋的女人看着我,淡褐色的眼睛中带着邪恶与嘲弄。 “你应得到奖赏,”她说道,“你将再次见到你的白姑娘。”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回答说,然后转身,离开她。 当我走自己的路时,她跟在我的身后,发出阵阵尖声的大笑。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里有足够的光照亮我的路径,照亮周围几码远的地方,但我一直没发现这个阴森森的光源是从哪儿来的。

>幻境

幻境
作者: [英]乔治·麦克唐纳
isbn: 7568053237
书名: 幻境
页数: 288
译者: 徐艳华, 吴燕明
定价: 39.8
出版社: 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9-8-1
装帧: 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