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的忧郁》试读:20

冰冻刺骨的周六早上,一辆红色的扎波罗热人小车停在修道院公园附近的第聂伯河岸边,维克托、谢尔盖和企鹅米沙踏出车外。谢尔盖从后车厢拿出一个塞得鼓鼓的帆布背包扛在肩上,三人沿着石阶往下走到了结冰的河上。 第聂伯河覆着一层厚厚的冰,冬天的钓客基于礼貌坐得很开,有如一只只臃肿的牛,动也不动守着自己的钓鱼洞。 维克托、谢尔盖和米沙避开他们,直直走到河中央。 他们每经过一个没人的钓鱼洞就停下脚步,但洞不是太小就是冻住了。 “我们试试河湾那边吧,”谢尔盖说,“就是冬泳爱好者会去的地方。” 他们朝狭窄的岬角走,穿越突出的沙洲尾端。 “你们看,就是那里!”谢尔盖指着前方说。“看见那片蓝色没有?” 他们走到那个洞旁。洞非常大,边缘有许多赤足留下的脚印。米沙不等维克托同意就纵身滑进河里,几乎没溅起水花。 维克托和谢尔盖望着溅起的水和冰,几乎不敢呼吸。 “它们在水底下看得见吗?”谢尔盖问。 “应该吧,”维克托说,“如果底下有东西的话。” 谢尔盖放下背包,从里头捞出一条旧被子,铺在离洞一两米的地方。 “过来坐着吧,”他喊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找乐子的方法。” 维克托过去坐下了。谢尔盖又拿出一个保温瓶和两只塑料杯。 “我们先喝咖啡。” 咖啡很甜,冷天喝起来很舒服。 “我完全没想到要带东西,”维克托握着杯子暖暖手,一边难过地坦承道。 “没关系,还有下次。要来点白兰地吗?” 谢尔盖两杯各倒了一点,随即将扁瓶子收进夹克口袋里。 “敬一切美好的事物。”他举杯道。 两人将酒喝了,身心整个暖和了起来。 “它不会溺水吧?”谢尔盖望着钓鱼洞问道。 “应该不会,”维克托耸耸肩,“但我对企鹅真的一无所知。我找过关于企鹅的书,但一本也没有。” “我要是看到就拿给你。”谢尔盖向他保证。 维克托焦虑地左顾右盼。离他们最近的冰洞和钓客也有三十米远。那人坐在钓鱼箱上,不时拿起一公升大小的水瓶放到嘴边。 “我想去溜达。”维克托望着那名钓客说。 “最好不要。我们再坐一会儿,喝点白兰地吧。它会回来的。它不可能淹死,绝对不会!” 这时,钓鱼洞突然传来咕噜声。维克托立刻往那边看,可是只有水和碎冰前后翻腾。 谢尔盖举起酒杯。“来吧,让我们敬它一杯。人喜欢热闹,企鹅不是——我们应该珍惜这一点!” 两人喝到一半,一声哀号划破了冰寒的寂静。维克托和谢尔盖立刻转头,只见五十米外的一名钓客往后跳开,双手指着他的冰洞。两名钓客放下手中钓竿跑了过去。 “出了什么事?”谢尔盖自言自语。 维克托无视于五十米外的骚动,一边喝着白兰地,一边想着人每天都会遇到新的事情,永远出乎我们意料。迟早会遇到麻烦,甚至死亡。 “快看!”谢尔盖拍了他肩膀一下,高声大喊。 维克托回过神来。他先看了谢尔盖一眼,接着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发现米沙正从沙洲那边走来。 “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谢尔盖兴味盎然地问。 米沙走到被子旁停了下来。 “也许它想来口白兰地。”谢尔盖嘲弄道。 “上来吧,米沙。”维克托拍拍被子说。 米沙笨拙地踏上被子,看了看维克托,又看了看谢尔盖。 谢尔盖再次伸手到背包里,拿了一条浴巾出来裹住它。 “免得它着凉。”他解释道。 米沙裹着浴巾站了五分钟左右,接着将它甩掉。 维克托听见背后有脚步声,便转过头去。 是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冰洞的主人。 “鱼上钩了?”谢尔盖问。 “听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这只是真的企鹅,还是我眼花了?” “你眼花了。”谢尔盖斩钉截铁地说。 “天哪!”他惊诧地低呼一声。 说完他难看地挥了挥双臂,接着便转身回自己的钓鱼洞去了。 两人望着那人离去,谢尔盖期望地说:“希望这下他会少喝一点。” “你又不是在值勤,”维克托斥责道,“为什么要吓醉鬼,把他们吓得半死?” “这是职业病,”谢尔盖笑着说,“想吃点东西吗?还是再喝一杯?” 米沙突然开始不耐烦,拼命拍动翅膀。 “它是不是尿急了?”谢尔盖拧开白兰地笑着说。 米沙弃被从冰,滑稽地摇晃身子往前跑,接着再次潜入冰洞中。

>企鹅的忧郁

企鹅的忧郁
作者: [乌克兰] 安德烈·库尔科夫(Andrej Kurkow)
原作名: Smert’ postoronnego
isbn: 7559819567
书名: 企鹅的忧郁
页数: 302
译者: 穆卓芸, 天木 校
定价: 46.00
出版社: 理想国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9-9
装帧: 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