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桌子》试读:启程:(节选)

我听见门底下塞进一张字条,上面指定我一律到七十六号桌用餐。另一张铺位没有被人睡过。我穿好衣服出去。我不习惯爬楼梯,战战兢兢地走过每一阶。 在餐厅,七十六号桌上有九个人,其中有两个是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 “看来我们坐的是猫桌,”被称作拉丝凯蒂小姐的那名女子说,“我们是最没地位的。” 我们的位置明显与船长的餐桌相去甚远,它在餐厅另一端。我们桌上有两个男孩,一个叫拉马丁,一个叫卡西乌斯。前者温和文静,另一个面带轻蔑的表情,我们互不理睬,可我却认出了卡西乌斯。我们上过同一所学校,尽管他比我年长一岁,但我知道很多他的事。他声名狼藉,甚至被开除过一个学期。我相信势必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才会开口说话。但我们这张桌子的好处是似乎有几个有趣的成年人。我们有一位植物学家,一位在北部康提开店的裁缝。最令人兴奋的是,我们有一位喜称已“走了下坡路”的钢琴家。 那就是马萨帕先生。晚间,他与船上的管弦乐队一同演出,下午,他开设钢琴课。因此他的船票有折扣。第一次用餐完毕后,他讲起自己的人生故事,逗拉马丁、卡西乌斯和我开心。正是在马萨帕先生的陪伴下,他用他所知晓的令人费解又常带猥亵之意的歌词逗乐我们,才使我们三人开始接纳彼此。我们都很害羞木讷。我们中甚至没有谁向其他两人打过招呼,直至得到马萨帕的眷顾,他建议我们睁开双眼、竖起耳朵,说这趟航行将是一堂让人获益匪浅的课。于是,到第一天结束时,我们发现我们已经可以一起唤起好奇心。 猫桌上另一位有意思的人是奈维尔先生,一位退了休的拆船工,他在东方待了一段时日,正欲返回英国。我们经常去找这位魁梧友善的男士,他对轮船的构造知之甚详。他拆解过许多知名的船只。不像马萨帕先生,奈维尔先生很谦虚,除非你知道怎么从他身上套话,否则他不会讲起那些往事。如果他在回答我们连珠炮似的问题时不是表现得那么谦虚,我们就不会信他,也不会那么着迷。 此外,他可以自由出入这艘船的任何地方,他正在为东方航运公司做安全调查。他把我们介绍给发动机房和锅炉房的同事,我们目睹了底下所进行的工作。比起头等舱,发动机房——位于地狱一层——搅动着令人难以忍受的噪声与热浪。经过两个小时跟随奈维尔先生走遍奥朗兹号的每个角落,我们认清了所有危险的和不那么危险的可能状况。他告诉我们,荡在半空中的救生艇只是看似危险而已,因此,卡西乌斯、拉马丁和我经常爬到那里面,占据一个暗中窥视乘客的有利位置。拉丝凯蒂小姐那番有关我们是“最没地位”、毫无社会声望的话,向我们灌输了一种准确无误的信念,即在诸如事务长、总管和船长这样的大人物面前我们是隐形的。 …… 安静的拉马丁、活跃的卡西乌斯和我之间的友谊发展迅速,但我们对彼此依然有很大保留。至少我是这样。我攥在右手里的东西从来不泄露给左手。我已被训练出这种谨慎的个性。在我们所上的寄宿学校里,对惩罚的恐惧造就了撒谎的本领,我学会了隐藏细小而切中要害的真相。事实证明,惩罚,永远无法把我们中的一些人培养或挫伤成彻底的正人君子。我们表面上频频挨打,因为惨不忍睹的成绩单或种种劣行(佯装得了腮腺炎在隔离病房休养三天,为给高年级学生配制墨水,把墨丸化在水里,永久地污染了学校的一个浴缸)。我们眼中最凶狠的刽子手是低年级部的校长,巴纳布斯神父,他依旧纠缠着我的回忆,带着他精选的武器,一根破裂的竹棍。他从不言语或理论。他只是虎视眈眈地在我们中间踱步。 然而,在奥朗兹号上,有机会逃离一切陈规。在这个看似梦幻般的世界里,我脱胎换骨。这里有拆船工和裁缝,有在晚宴上戴着硕大的动物头套蹒跚挪步的成年乘客,有一些翩翩起舞、裙摆飞扬的女士。同时,船上的管弦乐队,包括马萨帕先生,全都穿着清一色的紫红套装在音乐台上演奏。

>猫的桌子

猫的桌子
作者: [加拿大] 迈克尔·翁达杰
原作名: The Cat's Table
isbn: 7532173852
书名: 猫的桌子
页数: 320
译者: 张芸
定价: 68.00元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 2020-1-2
装帧: 精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