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雅?

冷杉 评论 麦田里的守望者 3 2005-08-21 00:45:05
荒芜的城
荒芜的城 2005-08-21 10:38:53

是阿城的观点吧,不错。
强调节奏和语言的氛围,在翻译中是非常关键的。对于小说,氛围更重要一些,对于诗歌,节奏就是上帝了。

白夜协奏曲
白夜协奏曲 2005-11-15 10:50:18

严重同意,我是看到第二遍才体会出中译本的那种怪异感觉的,就像在一个朋克穿着西服打着领带那么怪异~~然后就发挥想象,塞林格在这里到底用了什么词,DXXX?FXXX?抑或是SXXXXXXXXX?哈哈

无机客
无机客 (倒计时开始了) 2005-12-22 21:23:27

非常同意你的说法!

呓语之森
呓语之森 (我听说有一座森林叫低语之森。) 2005-12-25 22:15:50

恩。。强烈同意关于翻译的断词问题

只.是.偶.然
只.是.偶.然 (设计提高品质) 2006-01-08 19:05:17

我忘了看的是谁翻译的了,感觉就是这样。严重同意。
看完这部小说的中译本,我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要猛k英文,要看原著。

[已注销]
[已注销] (我的征途是文字大海) 2006-09-04 21:55:11

我不喜欢你的挑剔和卖弄,不过,我佩服你能卖弄出阿城的文 中国的戏里打单皮的若错了节奏,台上的武生甚至会跌死,文字其实也有如此的险境。

冷杉
冷杉 (少着急,多喝水,别害怕,不要脸) 2006-09-09 19:58:29

呵呵……
我承认卖弄,而且技术非常不成熟——太生硬,一点弯都不会拐——一字er没改,直接整段全搬上来了。
不过也挺高兴的,终于有识得阿城的人了。

菲菲思嘉
菲菲思嘉 2006-09-12 00:10:04

不错不错。。。虽然在读的时候没觉察出不对劲~要说不对劲那就全不对劲了~~看原著~!遥远的梦想!!!

气定神闲
气定神闲 (Both sides,now) 2006-09-29 16:43:23

翻译的的确够滥,还有一堆上海话,这对中国其他地区的读者,完全是挑战,难道本小说主人公是上海人不成,堪称绝对的TMD糟踏文学作品。别说达雅了,翻译的信都让我不得不怀疑,这家伙应该刨坑埋了,可怜我的钱还有这部被强奸了的作品.

望月|南部之星
望月|南部之星 (FC Bayern, Deutscher Meister!) 2007-01-13 21:05:34

我看的是某个盗版。。。的确 翻译的很烂 估计原作的F words大多数都被翻译成他妈的和混账了 许多地方这样说就有点牵强

我买的这个盗版的序还是八十年代写的 大谈社会主义青少年沐浴在D的阳光下。。。

感觉这种叙述风格的确让我们可能会有点不知所措

[已注消]
[已注消] 2007-05-06 14:22:36

比起发条橙的译本已经很不错了。里面的俚语那么生硬的译法搞得我到现在也没看完这本书。

我是12岁时看的麦田,怎么说呢,关键还是直接地被故事的核心煞住了,这么些译法——虽说译法也顶重要——倒是其次的。

说实在的,真要愤怒起来,一句“他妈的”就足够用了。

大睿
大睿 2007-05-31 23:51:52

我没有看完这本书。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要看原著,因为我看不下去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这么出名。

[已注消]
[已注消] 2007-06-28 03:08:36

大概因为现在已经是个谁都可以用各种途径大声喊出不满的时代了。

james
james 2007-08-20 20:14:07

应该直接翻译成“操”,简短有力,脱口而出。

冷杉
冷杉 (少着急,多喝水,别害怕,不要脸) 2007-08-20 23:11:46

原文是goddam、damn、hell之类的,翻译成“肏”不合适

Oly
Oly 2007-09-06 13:26:20

顶!!
译得确实不怎么样,这些语言语气用词等等使人物显得太僵硬了,看到一半真想扔了去翻原版

yvette
yvette (闭关 考板ing) 2007-09-11 20:46:15

奇怪啊,我倒是觉得译得不是太坏啊

吕抠抠
吕抠抠 2007-11-10 21:57:11

我觉得翻译不错啊。。
问题也只不过是吃在几个damn fuck之类的词语而已,
其他的都不错。

shirley
shirley 2008-07-04 01:58:05

我也觉得,翻译得不好,很不流畅,我能想象原版里人家说fuck 和god 时那种自然和顺理成章,但是生生的翻成中文就不对头了,咱们中国人不这么说话,看起来很别扭,另外有的话一段甚至出现三次,让人难以忍受。强烈想看原版,如果自己有这个能力的话呵呵

冷杉
冷杉 (少着急,多喝水,别害怕,不要脸) 2008-07-05 00:30:41

读外文小说有个诀窍:第一遍囫囵吞枣——不查字典过一遍,第二遍生吞活剥——把生词查出来再过一遍,第三遍细嚼慢咽——把每句话的意思都搞明白,第四遍唇齿留香——享受阅读小说的乐趣。(这样下来可以写书评了。)

熊
2008-12-16 11:24:32

读两页就读不对劲了。
很不爽 译者根本不知道怎么骂人的?
悲哀啊。
别扭得老火 看找个原文的或者看能不能坚持 不知道这个译本的顶得这么多。。。。。。。。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2-02 19:43:07

我对他翻译的“晚上好”和“好运气”很摸不着头脑
那明显就是good night和good luck
白痴都知道那是“晚安”和“祝你好运”
其实国内很多的外文小说的中译本都是这一个德行~~~
那个风格很教人受不了~~
就像欧美电影的中文配音一样~~
都让人没有继续看下去的心情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2-06 06:16:57

同楼上和楼主. 当我看到翻译的粗话很生硬时还可以忍受,当我那个“运气好”的时候我崩溃了.我看原著算了.

Sophie
Sophie (一个人要像一只队伍) 2009-07-06 23:56:05

我还记得当年看的那本,还译了很多“混账”在里面,看的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太古板了,老觉得里面是个穿袍子住拐棍的老爹爹在骂。。。

冷杉
冷杉 (少着急,多喝水,别害怕,不要脸) 2009-07-07 00:14:02

----------------------------------------------------------
2009-07-06 23:56:05 Sophie
我还记得当年看的那本,还译了很多“混账”在里面,看的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太古板了,老觉得里面是个穿袍子住拐棍的老爹爹在骂。。。
----------------------------------------------------------

“老觉得里面是个穿袍子住拐棍的老爹爹在骂”
哈哈,说得好!
老不怕,老夫子装小愤青是最可怕的。

飞毯
飞毯 2009-07-23 23:08:02

译的很糟,但更糟的是,译者施老师是中国研究引进赛林格的鼻组了。

波米
波米 (我是卷毛,我怕谁!) 2009-08-12 20:13:02

说实话,这本书让我很失望,一开始冲着他的名气来的,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总是不能很深刻的吸引我,后来发现问题所在,翻的太烂

飞毯
飞毯 2009-11-11 15:07:03

林少华最早译的村上春树也很糟,很明显的,这位老爷爷并不了解爵士乐、电脑和威士忌,也难怪嘛,这些现在德高望重的译者当时接受的都是“批评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的教育呢...

一瓢
一瓢 (经后忧郁症is killing me) 2010-01-06 10:19:37

挺飞毯。挺冷杉。
翻译界应清理门户。

冷杉
冷杉 (少着急,多喝水,别害怕,不要脸) 2010-01-30 11:21:47

有的人要是不死,沒人知道他還活著。
全中國竟然都成他的書迷了,連電視臺都在紀念,老頭兒若是泉下有知,會不會罵一句damn?

@老茄
翻譯界清理門戶?開玩笑呢吧,如果原汁原味譯出來,現在這些讀者至少損失一半。就算老先生們答應,出版社也不干啊。

一瓢
一瓢 (经后忧郁症is killing me) 2010-02-01 15:02:33

不敢强求原汁原味,但原著作者的文化背景,译者应该懂不是一点,从文学到影视贻笑大方的例子太多了……

【长啸不止】
【长啸不止】 (做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2011-05-17 15:12:20

其实我们都知道的东西,比如“good luck”是“祝你好运”,这些译者难道真的会不知道?

我几乎敢肯定他们知道,可为何还要翻译成“运气好”?

真的很奇怪,恐怕得了解一些当时情况再说吧,不要盲目指责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10-20 10:57:31

我觉得翻译得挺好的!

laojiang
laojiang 2014-11-30 17:25:56

我也觉得别扭!可以说这个译者是个学者!是个书中所说的那种“假模假式”的人,他不会用中国人熟悉的方式把少年的反叛脏话翻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