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的忧郁

念远怀人 评论 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 4 2006-06-08 12:10:50
月鸣
月鸣 (最爱卧蚕眼,十里春风俏~) 2006-06-08 12:37:39

要是豆瓣可以收藏评论就好了。肯定录入囊中!

林兮
林兮 (^囧^) 2006-06-08 16:37:25

独上高楼
望断天涯路
为伊消的人憔悴
衣带渐宽终不悔
蓦然回首
那人 竟在灯火阑珊处!

记得高中时候很喜欢他的诗词。这么久了只记得这些了,先添上去吧!

Martyrer
Martyrer (务实,别飘。) 2006-06-08 18:27:11

LZ 很棒

好思想好文字
赞~

桉树
桉树 2006-06-08 20:46:54



人生过处惟存悔,知识增时只增疑。
欲语此怀谁与共?鼾声四起斗离离!
王国维《六月二十七宿峡西》




xiaoping
xiaoping 2006-06-09 07:51:00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不可不历三种之阶级:“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同叔《蝶恋花》),此第一阶级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欧阳永叔《蝶恋花》),此第二阶级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首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辛幼安《青玉案》),此第三阶级也。未有不阅第一第二阶级,而能遽跻第三阶级者。文学亦然。此有文学上之天才者,所以又需莫大之修养也。
摘自王国维的《人间词话》

小山行止
小山行止 2006-06-09 14:42:11

看了非常感动.王国维好象是学术界的诗人,以死相殉他心目中的传统.能这样做,这样去理解生命的人太少了.真是高贵高洁的生命.也对作者以文字悼他的心情感动.其实他若活着,未必不能看到传统文化的希望,但是势必折辱,而他说,他受不得一点的.这样宁折不弯的,真成了烈士了.这样的人生哲学,不肯变通,反而不是中国式的了.

蓝叶子
蓝叶子 2006-06-09 14:47:39

很喜欢他的诗,真诚自然清新

一湄
一湄 2006-06-09 15:57:59

好文。才气尽现,写的非常的流畅,内容丰富,用词不俗,观点独特.读到这样的评论,很高兴很高兴啊.

芬雷
芬雷 2006-06-09 16:14:15

文章之“五”说到的问题,我觉得值得注意。我们把大学从西方“拿”过来,是否就必然的适用?在一种教育的传承和移植上,是否还有商榷?单是从学术上讲,我是不赞成现今的方式的,但又无奈,如果当初陈寅恪真的做了历史研究所的所长,那会是怎么样的呢?但是没有,他没有做成,他提出的条件,即使在现在,也没有谁能答复他。

老版的春天
老版的春天 (信心清净 即生实相) 2006-06-09 16:19:25

2006-06-08 12:37:39: 一羽垂天
  要是豆瓣可以收藏评论就好了。肯定录入囊中!
是啊,豆瓣要增加一个我喜欢的评论就好了!

shayyun
shayyun (走过风景走过你) 2006-06-09 20:46:02

这竟然是你11年前的一篇旧文,已经如此才气过人,令人折服.

王国维的悲剧结局似乎一早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海明威在得到诺贝尔奖后曾说:写作其实不过是一场孤独的人生.



ptbxdf
ptbxdf 2006-06-09 21:41:42

由王国维反观当今的所谓知识分子,在商品金钱大潮的裹挟下,不要说为了某一文化理念坚守了,连起码的遵守都遑论了,这既是知识分子的悲剧,更是民族的悲哀。所以,我们对王国维只有肃然起敬的份儿,他的迂阔其实就是他坚守的极致。只可惜“五四”已降,我们把他归入到为传统封建文化殉道的遗老遗少的行列。一路走下来到了今天,看看中华文化和中华精神遍体鳞伤,他的纵身一跳应该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

萝卜头
萝卜头 2006-06-10 10:43:47

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

梧桐@饭粥天下
梧桐@饭粥天下 (雷雨还要排练吗?就是讲义气嘛) 2006-06-10 11:52:20

清华研究院4位导师都具是人杰,我最喜王先生和陈先生

鱼的列车
鱼的列车 2006-06-10 22:48:32

王国维说人生的三个过程是:1无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2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3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他说人生是树立目标为之而奋斗然后实现理想

易恒
易恒 (@西安) 2007-10-31 10:45:38

如果是这样,在他看来,他少时之作的问题是什么呢?既然有深悔,想必有决裂,可是在你的文中似乎看不出王国维前后有什么变化。

文衣
文衣 (发扬天赋之知能,不受环境之陷溺) 2010-03-12 10:15:44

写得够可以了

Superking
Superking 2016-05-23 23:27:18

王国维的忧郁气质很浓厚,他执着于真、善、美,对这些问题的探讨也都都带着忧郁悲观的色彩,可谓“以我观物,一切皆着我之色彩”。于是,我常想,是王国维想得太多,还是常人想的太少?